867.第867章 转移焦点

    第867章 转移焦点

    严国伟的应对策略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换句话说就是拖,拖到形势变得明朗为止。六横岛的事情,目前他只能看懂个大概,知道海汉人、石浦所、三林帮这三伙人已经勾结在一起,但其中具体是什么状况,接下来形势会如何发展,他暂时还难以作出明确的判断,也不想冒着承担责任的风险去做决策。

    浙江都司那边虽然是昌国卫的上级机关,但他严国伟堂堂卫指挥使,也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小人物,至少在象山县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说的话肯定比浙江都司的公文管用。除非浙江都司自行来人调查处理,否则六横岛这个事情的官方解释,还是要着落在昌国卫这边。到底是民间私斗还是官兵剿匪,严国伟并不想急于把这件事定性,因为他隐隐有一种预感,海汉人的出现所将带来的不仅仅只有麻烦,或许还会有某些潜在的利益。那三林帮的林氏兄弟和石浦所的马灵都是趋炎附势之徒,绝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跟海汉人绞在了一起,其中必定还有某些促使他们做出这种选择的客观因素。

    但拖归拖,严国伟也不会傻傻地坐等,他下令派出人手,分别去石浦港和六横岛的新双屿港打听消息,并且命令钱仓、爵溪两个卫所进入备战状态。明面上还给石浦所发去一纸公文,对马灵的做法加以勉励,并要求他尽快到昌国卫这边说明具体情况。严国伟知道马灵多半不会回应召唤,但有必要通过这种方式向其表明昌国卫的关切态度,免得这帮人一直将昌国卫视若无物。

    四月二十八日,在六横岛上逃亡多日的海沙帮头领茂木忍与手下出现在岛北部地区。他们是在寻找补给的途中被驻守的三林帮帮众发现,很快被赶来的上百名武装人员围困在了一处民舍中。在进行了象征性的劝降后,三林帮帮众发动了进攻,最终茂木忍及其手下二十七人全都战死,首级全部被砍下来用盒子装了,当天便送到岛南边的联军指挥部报功。

    “林行这人办事倒是稳当。”钱天敦命人查验了送来的首级后,对于这个结果也还比较满意。虽然用了四天时间才消灭了这股残匪,但这是在联军基本没有介入的情况下,由三林帮自行组织完成的行动,能达成这样的结果也算及格,至少在此期间茂木忍等人没有在岛上再给联军制造出什么麻烦。

    “钱将军,这批首级是否也一并送去昌国卫?”马灵就是负责查验首级的人,听到钱天敦夸赞林行虽然有点不甘,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请示道。

    前几天在六横岛上收割的一波人头,昨天已经用船送去了昌国卫,没想到今天就又割了一波新鲜的。这也是指挥部转移外界注意力的一个手段,这么多首级送到昌国卫之后,那卫指挥使如何处理就会成为公众注意的焦点。是上报战功还是责难手下滥杀,这难题就交到马灵的上司严国伟手上了。

    “送,当然要送!”钱天敦吩咐道:“但这次不要只送人头了,等下你去军需处领一万两银子,一起送到昌国卫去,看你那上司收还是不收。”

    “以小人的了解,严大人就算不收这些人头,银子还是肯定要收的。”马灵应道。他大致也能琢磨出海汉人的意图,是要借着人头和银子投石问路,试探严国伟的态度了。

    第一次送去的上百个人头,无疑是对严国伟的一种警告,让其不要轻易介入六横岛的事务。而第二次送去的既有人头又有银子,那就是看严国伟如何选择了。如果严国伟收了银子,后续的事情就还有谈判的余地,如果他态度坚决,不愿与海汉这边合作,那想必海汉人也会有别的手段对付他。但说到底马灵还是希望严国伟不要一时糊涂,招惹了海汉这尊大神,不然海汉人一怒之下再攻了昌国卫,那可就没法再像石浦港一样编个故事来摆平了。

    “他只要肯收银子就好办。”钱天敦点点头道:“跟昌国卫沟通的事情,我就交给你自行处理了。记住,你觉得上司对你不利的安排,你都可以选择不用搭理。你现在为我们做事,谁要让你为难,我们就会为难他,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多谢钱将军照顾!”马灵忙不迭地应道。

    虽然给海汉人办事有点低声下气的感觉,但至少海汉人说话算话,说罩着那就真是罩得严严实实,滴水不漏。昌国卫发来要求马灵去说明情况的公文直接送到了六横岛上,钱天敦看过之后,当着马灵的面就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里,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用搭理”,这霸气震得马灵当时都没敢作声——起码严国伟当着他的面,绝对不敢把浙江都司发来的公文如此处理。

    当然了,海汉人原本就不受大明官府直接管辖,不给这个面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马灵明显能感觉出海汉人不像其他海外来客那样对大明保持了足够的敬畏,而是随时都是表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马灵就这个问题后来还私下跟林行讨论过,林行当时的回答也挺有意思:“你有海汉人钱多吗?你动武打得过海汉人吗?若是都比不过,人家有优越感不是理所当然?”

    林行的话虽然有一定的局限性,但话糙理不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双方目前的实力对比状况。大明虽然疆域辽阔,但具体到一省之地,除了人口肯定比海汉控制区要多,其他可供比较的参数多半都处于下风,特别是取决于生产力和科技水平的经济和军事方面,海汉更是具备了绝对的优势。马灵和林行这些海汉体制之外的人并不了解这样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但他们的确已经在短暂的接触中感受到海汉在这些方面所具备的超强实力。

    这两人一个是武装走私商,一个是戍边军官,对于来到浙江的这支舰队需要花多少金钱打造,他们也都有自己的看法,而且至少有一点是两人已达成了共识——浙江官府绝对没法兴建并维持一支同样规模的作战舰队,更不要说把它派到千里之外的陌生环境中作战了。而海汉人在作战中所表现出来的纯熟也表明了他们绝非单纯依靠犀利枪炮才能打仗的暴发户,而是训练有素,作战目的明确的职业军队。大明的京营精锐或许可以与之一战,但浙江这边却很难有哪支部队能够与其匹敌了。

    官军都难以匹敌,更别说东海上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民间武装了。林行在见识过海汉民团收拾海沙帮的过程之后,已经确信舟山群岛不会再有任何势力能够阻止海汉行事,唯一不能确定的,大概只是海汉民团需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平定这片海域罢了。所以他给马灵的建议,是牢牢抱紧这条大腿,必要时争取把昌国卫上上下下一起拉下水。

    严国伟这边在接到马灵送来的海盗首级后的确是哭笑不得,他当然能觉察到这是马灵有意识地朝自己甩锅推卸责任,将这事的官方走向交到自己手上。如果严国伟把这事压着不往上报,那么日后浙江都司追究责任,肯定要先找严国伟的麻烦。如果他以剿匪斩获之名往上报,那马灵无疑是立下大功一件,但都司那边与海沙帮有利益关系的大人物肯定会把这笔账记到他严国伟的头上。

    严国伟还有一条出路,就是干脆向上面举报马灵杀良冒功,把相关责任都推到马灵头上,顺便撇清自己在六横岛事件中的干系。但这样做一个极大的隐患,那就是把马灵彻底推向海汉人一边,将自己与海汉对立起来,而这在目前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他倒不是害怕海汉人兴兵攻打昌国卫,而是目前看不透海汉、三林帮加上石浦所这三方合力的背后是否还有别的什么隐藏势力,毕竟这东海上的武装势力几乎家家都有靠山,谁也说不准这次的六横岛事件会不会有什么官场大人物授意。严国伟马上就到年限退休,对于继续上进已经没有追求,一心只想平安拖到仕途完结的一天,所以只要有风险他都会尽可能地提前回避。

    就在严国伟还没考虑妥当的时候,马灵的手下又送来了第二批首级,其中也包括匪首茂木忍的首级在内。严国伟也曾见过茂木忍几次,这个东瀛倭人整天都是面无表情,不知道是天生面瘫还是全世界都欠了他的钱,感觉很难打交道的样子,想不到这次也栽在海汉人手里。

    严国伟并不知道海汉攻打六横岛的时候让茂木忍逃出了包围圈,还以为这首级是故意分了两次送来,而这次随首级一起送来的万两白银,就让严国伟更是琢磨了良久。

    严国伟琢磨的并不是收不收这笔钱,而是这笔钱收下之后,要如何向浙江都指挥使司解释六横岛发生的事情。他想了半天还是拿不定主意,最后不得不请自己的幕僚张师爷帮忙参详。

    这张师爷倒也是个明白人,听完来龙去脉之后便直接问道:“大人可是想要收下这笔银子,又担心没法向上面交代?”

    严国伟默默地点了点头,认可张师爷的猜测。

    张师爷略一思忖便道:“此事何须大人费脑,那马千户递上来的公文中如何说,大人照抄便是。或者干脆就把马千户那封公文直接送到杭州去,上面的大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此事即非大人指使,昌国卫也未参与其中,皆是马千户一人所为。”

    “那首级如何处理?”严国伟想想觉得有理,便又追问道。

    “首级的确是个难题,所以就交给都指挥使司的大人们处理好了。”张师爷解释道:“他们认为是战功,那便是功,他们认为是杀良冒功,那便是过。但不论功过,皆是马千户所为,大人无需争功,也不用替他人揽过上身。”

    严国伟犹豫道:“就怕此种说法,难以让都司的人信服。”

    张师爷道:“不信那也是马千户的说辞有问题,与大人无干。都司不是要传见马千户吗?那便据实已告,这不守军令的人是马千户,不是大人您啊!”

    “但如此一来,本官难免要遭人记恨了!”严国伟还是有些举棋不定。

    “大人啊,指挥使一职,您顶多做到明年就卸任了,即便有人记恨于你,又能怎样?”张师爷急得要敲桌子了:“恨的人还能把这银子给抢走不成?”

    严国伟一想,说得也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哪有银子要紧,就算都司那边有人因此记恨自己,也没时间留给对方慢慢找机会来针对自己了。这万两银子一拿,回到家乡就能起个三进的院子,再买上几百亩地妥妥的,到时候管他东海上马打死牛还是牛打死马,也不会碍着严老爷在乡下享清福了。

    “就照你说的办,写封公文先把浙江都司搪塞过去。他们要来验首级,便派人来验,要找马灵,让他们自己派人到东海上去找。本官收了这笔银子,那就两不得罪,装聋作哑便是。”严国伟拿定了主意,便对张师爷下了命令,末了还大方地赏了张师爷二十两银子,以奖励他出谋划策有功。

    严国伟一纸公文,便将球又踢回给浙江都司。都司里的利益相关者虽然对于昌国卫的这种态度极为不满,但却没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能够改变现状,也只能自行派人前往宁波,调查事情真相。

    明军还在内部扯皮撕逼的时候,宁波官府却已经开始了私下的活动。三林帮作为中间人穿针引线,安排了知府的幕僚上岛,与海汉人秘密会面,商议事情的解决办法。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