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第866章 来势汹汹

    第866章 来势汹汹

    即便有再多的不甘,在绝对强大的武力面前,林氏三兄弟也只能选择屈服。当然了,仅仅只是屈服,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最好的出路,福广两地众多已经靠着抱海汉大腿发达起来的商家才是他们想要效仿追赶的榜样。投靠海汉一方面是为了活命,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傍着这个大靠山实现发达的心愿,现在虽然还是干着跑腿的事情,但说不定过段时间海汉人就会把更多的资源交到自己手上。

    三兄弟简单商议之后,便决定了具体分工,由老三林德负责六横岛与石浦港之间的航运,而以前跑过福建的老二林思负责石浦港与澎湖马公港之间的运输补给线。老大林行继续留在六横岛,协助海汉人接管并改造原属于海沙帮的这片地区。至于以后的打算,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海汉人如何安排了。

    联军在六横岛的行动告一段落之后,仅仅只进行了一天休整,便开始对东边的元山岛、凉潭岛、走马塘岛、金钵孟岛、虾峙岛等邻近岛屿进行清剿。这其中面积较大且有人居住的主要是元山岛和虾峙岛,前者与六横岛之间仅仅只隔着几百米的海面而已。岛上定居的几乎都是海沙帮的家属和相关人员,不过海沙帮覆灭的消息此时已经传开,除了一部分已经出逃的人员,留在岛上的这些人基本没有对联军舰队的到来采取像样的抵抗措施,所到之处闻风而降,没有出现什么麻烦。

    舟山群岛的众多武装势力对于突然杀出的海汉舰队完全没有提防和准备,更不清楚为什么海汉人要千里迢迢地赶来浙江灭掉海沙帮。虽然也有人想到海汉的目的大概不仅仅只是对付海沙帮而已,但由于所能获得情报消息太少,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撑这样的猜测。也就难以凭借这些猜测来推断海汉人的真实目的。

    与海沙帮同处一岛的三林帮却平安无事,据说三林帮已经与海汉人联手,并且在剿灭海沙帮一役中帮了海汉人一把。于是众多海商或亲自登门拜访,或派人潜伏到新双屿港,用各种办法从三林帮这边打听事情真相。

    直到六横岛爆发战事后的第四天,终于有比较可靠的消息传出——海沙帮是因为在东海劫了海汉人的移民船,才会遭受如此重创。另外据说海沙帮近期还胆大包天地攻击了石浦所城,却正好撞上了在当地休整补给的海汉船队,结果海沙帮被对方从石浦港一路追到六横岛老窝。经过两天一夜的战斗之后,海沙帮三名当家全都生死未卜,但原来由其控制的地盘已经易主为海汉。

    这个消息并不是来自六横岛,而是从宁波府的驻军中传出来的。据说是石浦所千户马灵写给上司的报告,可信度还是相对较高的。马灵在报告中还提到了海汉人的剿匪行动并未结束,所有曾经跟海沙帮勾结在一起的海盗都将会被清算罪行,而海汉舰队将亲自执行相关的惩罚措施。

    聪明人能从这个消息中发现两个有价值的信息,第一是大明官军有份参与到对付海沙帮的作战中,当然这也比较好理解,毕竟海沙帮作死去攻击石浦卫所,招致官军报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大明官军与海汉人合作,端掉了海沙帮的老窝,这个行动的性质就值得琢磨了。海汉人在福建协助官府剿灭当地海盗的各种事迹,在江湖上早有传闻,如果同样的事情在浙江这边也照着来一次,那很多人从现在开始就得担心自己的饭碗了。

    第二是海沙帮的覆灭并没有意味着这件事的结束,海汉人的言论明显是给他们自己留下了进一步行动的余地,也就是说他们还可能以这件事为借口,向东海上其他势力发动攻击。至于海沙帮是不是动了海汉人的利益,由于其三个大头目都已失踪,这事也没法再查证对质,海汉人单方面的发声就成了舆论的主要方向。

    这两个信息中无论哪一个,对于东海上的走私商和海盗们来说,似乎都算不上是利好消息。而海汉人接下来在六横岛东北方向采取的一连串清剿行动,似乎也印证了某些不好的猜测——海汉人想要的可能不止是一个六横岛而已。

    面对这种风雨欲来的形势,有意欲托关系找门路,趋炎附势者;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作壁上观者;有不甘被外来势力压制,准备作困兽之斗者。各种心态,不一而足。不过真正的意见博弈并不是在舟山群岛展开,而是在宁波府这边的各种公私场合中。

    在东海舟山群岛站得住脚排得上号的势力,其实都与宁波乃至浙江的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各地流入舟山群岛的银子,并不是全都进了海盗和走私商的口袋,相当一部分是通过各种秘密渠道,送进了宁波的各处衙门和官老爷的府邸。因此对于东海上的局势变化,涉及到的可不仅仅只是那些身处法外之地的人,但凡有利益牵扯其中者,都在默默地关注着六横岛事件的发酵与进展。

    处于石浦港与六横岛之间的昌国卫是首当其冲的官方机构,因为出事的石浦所便是昌国卫下属的卫所。从地理位置上看,昌国卫卫城就位于石浦港以北仅仅二十多里的地方,马灵在战后所递交的报告便是送到昌国卫这边。

    昌国卫指挥使严国伟对于海上纷争一向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而且他已经快到退休年龄了,主要的精力已经从治理地方、屯田戍边,转移到如何能在告老还乡之前利用手中职权多捞一点养老金,以便回到家乡之后能够做个富家翁,顺便给子孙多留下一点家产。

    严国伟手底下钱仓所、爵溪所、石浦所几个地方的千户会在每月按时将孝敬银送到昌国卫城这边,至于他们如何得来这些银子,是靠着军中吃空饷喝兵血的手段,还是与东海上的走私商进行非法交易换来,严国伟并没有兴趣知道。只要昌国卫所辖区域内风平浪静,没有发生大的事件,严国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守在自己的官邸收银子一直收到退休那天。

    但马灵递交上来的报告打破了这种平静的局面,说得直接一点,是突然出现在昌国卫辖区内的海汉人导致了这种变化。严国伟虽然一心向钱,但并不代表他是个只认得银子的老糊涂,能够稳稳当当收了这么多年的黑钱没出过事,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头脑和能力。严国伟很清楚六横岛的海沙帮是什么来头,也知道他们背后的靠山是谁,对于海沙帮向石浦港和石浦所城发动突然袭击这件事,严国伟根本连报告上的一个字都不相信。

    海沙帮的李罗头虽然是个粗人,但并不是疯子,事实上严国伟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因为每年李罗头都会安排让严国伟到六横岛去“秘密巡视”,不但照顾得十分周全,而且临走都会献上一笔不菲的大礼。在严国伟看来,李罗头可不是那种分不清地位尊卑,吃不准自己有多少份量的糊涂蛋,他在六横岛上赚钱赚得好好的,为什么会发兵去打石浦所城?海沙帮的后台就是军方的人,难道他李罗头吃撑了变着花样作死不成?

    严国伟对海沙帮及石浦所城的状况都很清楚,这两方打起来,海沙帮肯定是占优的,但想在短时间内攻下石浦港和石浦所城,却也不太可能。马灵就算再怎么吃空饷,石浦所始终还是有保底的部队编制,职业军队要依靠城防工事对付一帮民间武装分子还是没问题的。再说这昌国卫城距离石浦港不过二十里,急行军一个多时辰就到了,海盗哪里来的勇气冒着颗粒无收的风险去攻打石浦所城?反过来说,就石浦所那几条破船,又怎么可能一路追杀海沙帮追到六横岛上,最后连海沙帮的老窝都给端掉了。海沙帮要是真这么不堪一击,早就被他们的邻居三林帮给吞并了,哪等得到石浦所去下手。

    零零总总的各种不合情理之处太多,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了此事中的第三方海汉人。严国伟身为三品武官,消息来源更多更可靠,对于海汉人在南方的种种事迹自然比下面的人更为了解,他知道这些所谓的海外汉裔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且武装水平和作战能力都极高,所到之处无人能敌,就连前些年在福建猖獗一时的十八芝也败在他们手下。海汉人到了这里,那吃苦头的只会是他们的对手了。

    海沙帮是怎么招惹到海汉人已经无从考证,但严国伟认为马灵在没有请示自己的前提之下,选择跟海汉人站在同一阵营,这样的态度似乎也能说明一些问题。石浦港出事之后马灵并没有向昌国卫这边求救或是报告,攻打六横岛一事更是没有知会过昌国卫这边,也没有要求距离六横岛更近的钱仓、爵溪两个卫所予以配合,而是过了数天之后才交了一份公文过来说明情况。而马灵本人甚至以“战事未平”为由没有亲自出现,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严国伟这个上司放在眼中。

    马灵所辖的石浦所城被人攻破,丢了价值几十万两银子的货物,然后又攻击了有浙江都司大人物当靠山的海沙帮。在连续犯了两个大错之后,马灵居然还不向上司寻求庇护,而是以一种轻描淡写的态度在处理善后事宜,严国伟认为这种状况只有两种解释,一是马灵已经疯了,二就是他现在找到了更为有力的靠山——比如说参与此事的海汉人。

    严国伟放下已经被他翻看得皱皱巴巴的这份报告书信,拿起了刚刚送抵的另一份公文。这是从浙江都司送过来的加急公文,内容是让昌国卫尽快上报石浦港及六横岛所发生的状况,并要求参与此事的军官立刻赴杭州府当面汇报。从这份公文的遣词造句来看,严国伟认为都司那边的大人物真的有些急眼了。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海沙帮的产业是其利益所在,海沙帮一倒下,每年送到浙江都司的银子估计起码要少个几十万两,换作自己也得跳脚。

    浙江都司那边接到的消息恐怕还有些不尽不实,难以对形势作出正确的判断,远不如严国伟在昌国卫这边看得明白。如果仅仅只是石浦所与海沙帮之间的利益纠葛,那倒是好解决,严国伟这边就能直接安排让马灵跟李罗头碰个面,有什么问题可以在酒桌上当着自己的面说清楚。但现在有海汉人这个第三方的介入,这恐怕就不是浙江都司一纸公文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海汉人会听浙江都司的指令吗?严国伟认为不太可能,福建那边的军方高层恨不得能把海汉人供起来当神仙拜,甚至连澎湖都送给了海汉人当贸易港,享受如此待遇的海汉人又怎么可能对浙江都司低下头颅。如果他们真的尊重浙江明军,就不会把昌国卫视若无物,径直去了六横岛抄了海沙帮,直到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才让马灵发了一纸文书过来。

    马灵的公文中提及了此次攻打六横岛的任务是由明军和海汉协同完成,并且还有六横岛上的“海商林氏兄弟三人”也参与了此事,这就将事情进一步复杂化了。严国伟知道这封书信在递交到自己案头之前,肯定就有人提前看过,并且消息应该已经在外面传扬开了,说不定浙江都司新的问责公文已经在路上了。

    “又不是本官下的命令,这个责任本官可背不起。这海汉人来势汹汹,本官也不想招惹这群煞星。”严国伟哼了一声,吩咐道:“先安排杭州来的信使住下来,就说本官正在调查此事,一旦有了消息就立刻起草公文答复都指挥使司。”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