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第420章 勘探完成

    第420章 勘探完成

    在出发之前,执委会已经召开过专门的会议,对于一些注意事项也已经向乔志亚叮嘱过,因此尽管符力的劝说似乎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乔志亚的态度依然是比较慎重。

    乔志亚叮嘱道:“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居住地,教会他们种植粮食或者从事别的工作来养活自己,但不会直接给他们发银子发田地,这点你一定要跟黄三木说清楚。至于其他的条件,比如供应粮食之类的,可以适当放宽一些。石子峒是我们的首要目标,这个地方要是谈下来处理好了,我们再联系其他黎峒的时候就会相对容易一些。”

    几人又好生商量了一番,才各自回到帐篷中歇息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双方便开始磋商一些具体的条件,例如迁往山外之后的生计问题,就必须细化到如何解决所有人的住处,在获得的耕地取得收成之前,每个人能够得到多少粮食补贴,以及今后石子峒究竟是应该向大明朝廷效忠,还是向海汉执委会效忠等等问题。

    这些问题当中有些解决起来非常简单,比如粮食供应,要养活石子峒几百口人一段时间并不会造成太大的负担,胜利港现在每个月新来的移民至少是上千,也没见把后勤部门给吃垮掉。这些黎民一旦迁出深山搬到执委会的辖区地盘,那自然就是成了考察期的移民,财政上也能获得执委会的专向拨款,生计肯定不是问题。

    但有些事想在当下解决就比较困难了,例如执委会所推行的土地政策,在黄三木看来就有些无法接受。他认为既然海汉一方的搬迁计划是利用另外的土地来置换石子峒现有的辖区,那换来的新土地就应该归石子峒的黎人所有,而不是仍然归属于那个高高在上的海汉执委会。

    为什么执委会要犟着脖子搞土地集体所有制,符力倒是也去上过相关的培训课,但他所学到的理论太粗浅,而且理解的深度也很有限,对于黄三木这种一辈子没出过几次山的黎人而言,符力的宣传实在无异于对牛弹琴,而这种商议一旦其中一方认了死理,就很难再进行下去了。

    迫不得已之下,符力只能换了一套说法,称只要愿意让石子峒的黎人都纳入到执委会的治下,那么在取得归化民籍贯之后,他们所开垦的耕地也将得到执委会的保护和认可——当然这种认可并不是土地所有权,而是使用权。但这种抠字眼的事情对于黄三木来说就完全是不会注意到的细节了,至于他今后要是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会有什么反应,符力倒是并不担心。当这些人真正被纳入到海汉社会制度之后,很快就会发现个人或者极少数人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对抗这个强力的制度。即便这个石子峒有好几百口人,但他们在海汉社会体系中也不过只是庞大机器上的一颗小小螺丝钉而已,并不会影响到整个体制的运转。

    不管是劝服也好,连哄带骗也罢,总之在符力的努力之下,特派小组总算跟黄三木达成了初步的协议。海汉商会将在三个月之后向石子峒提供一块耕地面积不少于三千亩的居住地,并且会提前在当地建好房屋和基本生活设施,另在黎人们迁往当地之后,会教导他们更先进的粮食耕种方式。而在获得第一次收成之前,这些黎人的食物和生产工具将全部由海汉商会免费供应。

    而石子峒的黎人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三个月内配合海汉商会对附近地区的勘探开发工作,并在协议生效时迁离此地,最后最为重要的一条,自然是要在进入新领地定居之后,宣誓对海汉执委会效忠。

    关于最后一点,黄三木还是有些顾忌的,毕竟黎人一直走不出去,很大程度就是因为斗不过汉人朝廷,而大明朝廷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依然是一个巨无霸,绝不是海汉商会这样一群实力不明的人能够相提并论的。但符力最终还是说服他接受了这一点,因为符力恳请他派出使者,亲自去海汉执委会治下的崖州看一看当地的状况,看看到底是哪一方的统治更加有力。

    黄三木考虑再三,最后决定派出自己最信任的侄子黄雀跟着这帮人去看看传说中的海汉统治区是否真的那么厉害。黄雀现年十八,比符力还大一岁,小时候被送去昌化在汉人的私塾里读过两年书,算是石子峒少有的文化人了。平时峒里组织去昌化城卖土产山货,买生活用品,都是由黄雀在全权负责。

    符力一看黄三木派的这人选,就知道大事已成。他自己就是过来人,深知海汉体制中有诸多让人着魔的地方,十七八岁的人正是好奇心最旺盛的时期,只要去到海汉人的地方,很容易就会沉迷在光怪陆离的海汉文化中难以自拔。符力现在就可以断定,等一两个月之后黄雀回到石子峒,肯定已经变成了海汉的忠实拥趸,届时黄三木的身边也就很自然地多了一个说客。

    有些话像符力这样的外人说了不见得有用,但同样的话从黄三木亲近的人口中说出来,效果应该就会不一样了。符力在进入司法部之后主要的工作对象便是黎苗两族,对此也算是积累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在见过黄雀之后,他在心中便已经将其作为了下一个工作对象。

    特派小组以三百斤盐,三百斤糖,二十瓶白酒和生铁、稻米各一千斤作为订金,换取了近期在石子峒自由行动的权力。不过特派小组也并未携带这么多的物资进山,这笔交易中的大部分东西,石子峒还得自行派人去昌化渔村搬运才行。

    在获得了行动自由之后,特派小组终于在到达石子峒的第四天开始对石碌铁矿的矿脉展开勘探。在大资料库关于石碌铁矿的资料中,既有开采点的详细经纬度记载,又有卫星图作为参考,虽然中间有数百年的时间跨度,但仍然可以为田叶友领军的勘探行动降低不小的难度。

    而执委会为了这次行动还专门动用了库存的探矿仪器,这玩意儿也就是在当初开发田独铁矿的时候用过一次,然后就被封存到了库房里。有了这个好东西,就比较容易确定近地表处的矿脉状况,不用到处乱挖了。

    除此之外,特派小组还用了二百两银子的“高价”,从石子峒雇佣了二十名黎族青壮,专门负责挖掘矿石样品。本来刘山夏对这种方式还有点担心,要是这黎人发现铁矿矿脉之后不肯搬走怎么办,但符力出了打了包票,称黎人非常信守承诺,既然已经答应了未来会迁出这片地区,那就不需担心今后有什么大的变化。

    这二百两银子花得非常值,雇来的这些青壮不但干活的时候非常卖力,就连这个过程中的辎重任务也一起包了。这当然也是跟他们的收入水平有很直接的关系,像石子峒这样的黎峒山寨,周围百里就只有昌化县城这么一个并不繁荣的小城,也别指望能卖出多少山货,靠这种简单原始的贸易方式,整个寨子一年下来的收入也就三四百两银子,特派小组这一出手,就是石子峒差不多半年的收成了,黄三木自然不会吝啬让自己手下的儿郎多出一点气力。

    以前黄三木倒也听过海汉人出手阔绰的传闻,然而并没有真实的感受。在他看来,出手阔绰大概也就比昌化县城里的汉家商人们好一点,比如一张鹿皮能从五分银子加到八分银子之类的。但当真正的海汉人上门之后,他才明白阔绰这两个字的意思,光是给石子峒的协议订金,就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这些货物的价值,起码够石子峒全体黎人奋斗好几年了。

    亲眼见证了海汉人的慷慨大方之后,黄三木和他的子民们也对符力所宣称的种种优厚待遇有了更多的期盼。像符力所说的那样,全峒的人可以每顿都吃到香喷喷的白米饭,可以不用为汉人官府服劳役、缴赋税,可以不再担心受到汉人的欺压,这对黎人而言简直就是渴望而一直都不可及的梦想。黄三木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怀疑,慢慢转变成配合,甚至还主动派出了寨里的几个老猎手充当特派小组在野外活动的向导。

    天时、地利、人和,特派小组基本都算是占齐了,因此探矿的工作也进行得非常顺利,只用了五天时间,就大致确定了后世最大一片铁矿露天开采区的范围,并且探明了最方便开挖的基础地点。只要人手和工具到位,立刻就可以开采这片宝藏了。除此之外,田叶友还在这个过程中大致确定了铜、银、金几处高价值金属的矿脉地点。当然了,这几处矿脉的勘探工作,田叶友就刻意地避开了石子峒派来的青壮劳工,毕竟财帛动人心,要是被这些黎人知道了这里还有金银矿这种值钱的玩意儿,弄得节外生枝就不划算了。

    5月20日,在基本完成了勘探工作之后,特派小组终于踏上了返程。而与他们一起走出石碌深山的还有石子峒的五十多人,他们是跟着去海边搬运这次协议的订金。

    一行近百人花了两天时间才到达昌化县城,特派小组让黎人留了几个在县城,跟办事处的人办理稻米、盐、糖的交接手续,而剩下的东西就要到海边的船上去搬了。

    在昌化休息了半日之后,一行人来到海边渔村,交割了最后的一批货物。按照黎人的规矩,自此这次的协议便开始正式生效了。如果黎人要反悔,那么必须双倍退还这些订金,而如果海汉这边反悔,那么这些订金就自动归石子峒所有了。

    黎人用背篓背着铁锭等货物离开了,他们当中只有一个人留了下来,那就是黄三木派出的使者黄雀。虽然黄雀只有十八岁,但大概是因为从小在汉人学堂里待过的缘故,单枪匹马跟着这帮海汉人出山的黄雀并没有显得很紧张或者手足无措。当然了,这还跟一直与他同行的符力有关,有符力这个通晓海汉、黎人两边文化和价值观的人存在,特派小组的工作的确是要轻松得多,也不需再费心跟黄雀这个石子峒的代表慢慢沟通了,一切交给符力来处理就行了。

    田叶友虽然主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但并不表示他就可以立刻离开这里回黑土港去了,接下来他还得跟着大队伍回一趟胜利港大本营,一来是对工作的阶段性述职,二来这些矿石的分析和相应的开采计划也还需要由他来主持工作,不出意外的话,他至少得在海南岛这边待上个大半年了。

    田叶友在得到执委会的调令时,上面就已经把工作安排写得很清楚了,因此他在黑土港的时候也做了一些相应的准备,一是派人去老丈人那边送信,告知工作地点调动的事,二是安排自家老婆收拾家当,准备好将家搬到胜利港住下来。至于住处倒是不用担心,像他这样的核心技术骨干,民政部早就给他留了福利房,随时回来随时都可以入住。

    5月22日,特派小组回到了胜利港,然后立刻就被执委会召见,进行这次行动的当面汇报。开采计划方面的细节倒是先不用提,毕竟分析矿石,制定计划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执委会重点关心的便是从昌化海岸到石碌之间的道路勘测,以及石碌当地的黎人是否已经接受了己方所提出的条件。

    跟黎人达成协议这件事,符力无疑是头号功臣。看到符力连石子峒的黎人代表都带回来了,众执委也对他夸赞有加。顾凯当场就代表司法部表了态,要给符力记功。而陶东来也代表执委会表示,适当的时候会以执委会的名义给符力颁发特殊贡献奖。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