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第320章 董烟云的借兵计划

    第320章 董烟云的借兵计划

    “海汉军工”所给出的采购项目和采购范围,让兴冲冲赶来的买主们都有些沮丧。弹药这种东西,他们自己其实也能造,要不是考虑到今后双方需要在军火贸易方面长期打交道,谁会花这冤枉钱买海汉人的高价弹药?

    当然了,即便是最挑剔的买家也不能否认,在弹药的制造工艺和使用效果上,海汉人的原装货的确要大大强于买家自行仿造的山寨品。使用同样份量的发射药,原装货的射程就是要比山寨品多出近四分之一,而这么一段距离已经足以让交战双方决出生死了。

    至于火炮就更少不了海汉的原装拉火管了,有了这玩意儿,开炮时就不用考虑使用导火索点火延时造成的射击误差,也不用担心受潮的导火索燃到一半就熄掉了之类的坑爹事发生。只要用过这玩意儿,炮兵们都不愿意再用回以前的老式导火索,买主们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承受海汉人开出的高价。而且拉火管是跟原装发射药包和铸铁炮弹搭配卖的,想买拉火管就得先买一定数量的弹药,买主们即便不是很情愿,但也只能乖乖地掏腰包。

    北越使团再三确认目前不能购买火炮之后,悻悻地定了五百支火绳枪和一批弹药。不过这笔钱他们暂时还只能以借款的方式欠着,毕竟两个月之前那场战役的后续费用都还没有结算完,现在实在拿不出足够的现银来买海汉人的军火。多年的战乱加上对穿越集团巨大的贸易逆差,让掌握了千里疆土的北越政权在这场双方实力并不平等的交易中反倒处于了弱势地位。

    虽然目前北越政权在内战中取得了一定的胜势,并占据了主动权,但掌权者也很清楚眼下的有利局面与海汉人的支持密不可分,有些明知吃亏的事情,也只能闭着眼选择接受。比如穿越集团在安南国内的据点,就已经由最初的黑土港发展成为目前的三个港口,控制范围已经基本覆盖了北越的海岸线,常驻的军力也会在年内继续增加。

    看着北越使团全体黑脸的模样,军方代表颜楚杰好言劝慰道:“小王爷,战争当中对胜负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武器,而是人,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才是你们统一安南的希望,至于更精良的武器,只是让这个过程能够顺畅一点而已。”

    郑柞叹道:“颜将军所说的道理,在下又何尝不知?只是这火器部队训练期长达数月,若要形成可观战力,一次投入训练的兵员势必越多越好。如今贵方不能提供足够的武器,我方成军的速度也不得不跟着放慢了。”

    “慢一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颜楚杰笑眯眯地说道:“贵国与我方情同手足,只要贵方战事需要,我方随时都可以再次组织远征军,协助贵方攻打南越叛军。”

    “这……还是不要频繁劳动贵军出动为好。”郑柞赶紧婉拒了颜楚杰的“好意”。

    前次破釜沉舟的北越不计后果地雇佣了海汉民团跨海作战,到最后这仗虽然打赢了,但经济上却是因此而大出血,需要偿付给海汉方一笔昂贵的军费。战后北越一些高层人物认为,如果将雇佣海汉民团这笔钱用来购买军火,那么仅凭北越自己的力量,也有很大的机会能够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对手。这么想的思路倒是没什么错,但这些人却忽视了他们即便当时能拿出来这么多钱,海汉这边也没足够多的武器可卖;即便海汉的库存中有这么多武器,海汉人考虑到长远利益,也未必肯满足他们的求购要求;即便真卖给他们了,当时的情况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北越来训练出一支火器部队了。

    虽然安南国内对于当时是否应该雇佣海汉民团跨海作战还存有一些异议,但有一个观点是各方意见都比较一致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花钱去雇佣海汉民团来作战了。虽说打仗就是打钱,但海汉民团的军费那已经不是打钱的程度,而是烧钱了,不到一个月的作战,就将北越军方大半年的军费烧完了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南越虽然输了这一场,但顶多只是伤筋,还没到动骨的地步,接下来的几年双方还有得打,北越要是还想再雇海汉民团参战,就得先做好砸锅卖铁付军费的准备。

    当然了,对于这个难题,海汉一方也早早就给出了解决的办法——钱不够,那就拿粮食,拿人力,拿北越能够出手的各种资源来抵价。如果连这些都还不够,那还有终极解决方案——割地,甚至拿地皮直接来换军火或者其他形式的军事援助都能商量,执委会可不会嫌弃治下的殖民地太多。

    北越掌权者现在自然不会吃这一套,辛辛苦苦地组织军民跟南边叛军作战,难道是为了要把争下来的地盘一点一点送给海汉人?就算海汉方已经几次暗示过只要割地,就可以对军火售价“适当调整”,北越在这方面也一直都坚持着没有松口。

    而福建方面派来的使者董烟云虽然早已经知道海汉在军备武器方面的优势,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海汉人派了属下的民兵跨海去安南作战,而且还大获全胜。看北越使者这客气的态度,想必海汉民团在战场上的表演已经将他们折服了。

    相比北越使者的谨慎小心,董烟云的底气可就足得多了。这次在来胜利港之前,他已经得到了许心素遣快马送到广州的密函,并得到了极高的行事权限。只要是对击败“十八芝”能有用的措施,许心素都允许董烟云自行决定是否施行。至于钱这方面,则完全没有给董烟云设置上限——作为控制福建沿海绝大部分出口贸易的超级大海商,许心素名下的财富可就不是普通富商的水准了,每年的进账多到以百万两计,单论经济实力远远超过“琼联发”另外的十多家股东,甚至连穿越集团也不是其对手。

    如果靠着花银子就能打败“十八芝”的话,那许心素大概不吝将自己库存的银子拿出相当一部分来当作武器使用。只要没了“十八芝”这个绊脚石,那么整个福建沿海,包括台湾海峡地区,以及去往琉球、日本的航道,就将全部回到许心素手里,到那时候建银库都未必跟得上银子进账的速度。

    前一天看完了军演之后,董烟云心里真是如同猫抓一般。尽管只是一场军事演习,但董烟云在福建的时候,看过自家主公手下那些海盗洗白转成的官兵,也看过真正的大明官军,但要论铳炮犀利和作战方略却远远不及这海汉人所练的民团。海汉人靠着猛烈的炮火和完备的作战指挥体制,轻车熟路地完成了登陆作战,董烟云认为如果守方是自家的部队,那表现恐怕不会比海汉民团在演习中摧毁的那些靶子好到哪里去。

    如果不是海汉民团就这么点人手,董烟云一定会认为这帮家伙是准备要在崖州起兵造反了。好在目前看来海汉人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与崖州官方的关系可谓十分融洽。听说这次莅临胜利港的那位章通判在年内就会接任崖州知州一职,看海汉人对待他的态度,应该也是属于同穿一条裤子的关系。因此董烟云在此之前还不是太明白海汉人养着这么厉害的一支私人军队是意欲何为,直到今天这个私人场合,他才知道原来海汉民团早就已经上过真正的战场,并且是受邀出国作战,跟普通的民间团练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安南的军队实力如何,董烟云并没有亲眼见证过,但他好歹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读书人,知道元明两代朝廷多次南伐安南都以失败而告终,大明军队战死在安南的将士多达数万,最终不得不悻悻收兵,变相承认了安南的独立。如果以历史战绩来说,安南军队的实力大概不在明军之下,而安南人为了打赢内战,居然找上了海汉人,买武器不说还借了雇佣军,这至少说明安南人对海汉民团的战力是相当认同的。

    董烟云的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安南人雇得,我也雇得,这么多军火都买了,难道就不能雇一支军队去福建帮自家作战?

    趁着这边北越使团查看火枪样品的时候,董烟云悄悄将颜楚杰拉到一边问道:“颜将军,敢问贵方派遣民团赴安南作战一事是否属实?”

    颜楚杰含糊其辞道:“我们只是派出了一些军事顾问,为北越军队的作战提供一些战略规划作为参考意见,具体的作战任务还是由北越军队来完成的。”

    董烟云道:“颜将军何必诳我,这民团出征一事,在胜利港应该一问便知吧?”

    颜楚杰见绕不过去,便索性直接反问道:“那董老板是有什么想法?”

    董烟云道:“在下就想打听一下,如何才能邀请贵方民团赴福建作战。”

    “福建?”饶是颜楚杰一向严肃,在听到董烟云的话之后也不禁有些动容:“董老板的意思是……”

    “贵方民团既然能去安南作战,那想必也能去福建吧?”董烟云捻着下巴的胡须不紧不慢地说道:“颜将军想必也知道我家主公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剿灭‘十八芝’,只是以郑一官为首的这帮海盗也颇有战力,一直负隅顽抗。若是能得贵方助力,相信击溃‘十八芝’指日可待!”

    颜楚杰心道你以为老子不知道福建的战况,要不是从去年开始有意让“福瑞丰”贩卖武器到你们手上,现在负隅顽抗的人应该是许心素才对吧?

    董烟云见颜楚杰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在等着自己开出条件,便继续说道:“贵方民团的一应开支军费,包括战后的抚恤嘉奖,我方都可一力承担,若是颜将军有一些额外的要求,那也好商量。”

    董烟云故意加重了“额外”两个字的发音,提醒颜楚杰不要错过了重点。颜楚杰心里暗暗好笑,心道你以为这海汉民团是我颜楚杰的私军么?买通了我就能把部队拉到福建去打仗?

    颜楚杰干咳一声道:“董老板,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的民团去安南,那是经过执委会开会讨论通过才作出的决定。在我们这里,军头说了不算,一切都要以执委会的决定为准!”

    “那如何能让执委会同意此事?还请颜将军不吝赐教。”董烟云继续追问道。

    “恕我直言,远赴福建作战这种事,我想执委会是不可能同意的。”颜楚杰轻轻一句话,戳破了董烟云的幻想。

    董烟云皱了皱眉头,再次强调道:“若是费用开支,那一切好商量。”

    “不是钱的问题。”颜楚杰摇摇头道:“我们会出兵安南,是因为安南那边有属于我们的三个港口,有数千为执委会工作的归化民,有跟我们切身相关的利益存在。对我们来说,安南不可不顾,必须要保。”

    颜楚杰没有把话说完,但董烟云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安南那边有海汉的利益相关,因此才会应北越的要求出兵相助。而福建方面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虽然现在双方已经建立了贸易关系,董烟云也代表许心素集团在“琼联发”入了股,但要认真说起来,除了许心素这个客户之外,现在海汉一方在福建的确没有什么实际利益可言。

    许心素有钱的确不假,但有时候钱也不是万能的,像海汉这种本身也财大气粗的主,想拿钱雇他们做事,那的确也不容易。想通了这层道理之后,扪心自问,董烟云觉得要是有人找到许心素说花钱雇他出兵到琼州岛打仗,恐怕会被许心素当成疯子给打出去。当然自己肯定不会被海汉人当疯子处理,但想凭借金钱就让海汉人出兵,这想法的确有些草率了。

    董烟云向颜楚杰一拱手,微微弯腰道:“刚才是在下唐突了!但此事真无回旋的可能吗?”

    “这个嘛……”颜楚杰摸着下巴的胡渣也陷入了沉思。

    如果说颜楚杰一点都没心动,那肯定是骗人的。安南战役之后,整个民团的士气都处在高峰,得到了战争红利带来的实惠之后,将士们对于作战任务便不再像第一次上战场之前那么抵触。短短几场战斗下来的收获和战后奖励,加在一起甚至比务工务农一两年的收入还多,很多民兵回来之后就开始打听什么时候才会有新的作战任务。而同样得到战争红利的执委会,对于主动开战的抵触情绪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大,毕竟通过这次的海外作战已经充分证明了海汉民团的实际战斗力还是值得信赖的,如果能够多几次实战的机会,让这些民兵在战场上好好锤炼一两年,那作战水平就将会远远超出同时代的军队。

    但福建这个目标对现在的海汉民团来说的确太远了一些,从胜利港到许心素集团的基地中左所的直线航程就已经超过600海里,中式帆船要在海上漂泊十多天才能完成这一段航程,航路安全是极大的问题。而海汉民团的作战方式又极其依赖后勤保障,大到长枪短炮,小到日常用具,几乎全都要依赖胜利港的供给才能维持作战能力。

    前次去安南作战的时候,军警部组织了十几条船的庞大船队来运送物资和人员,就是为了尽可能让跨海作战的部队能够延长作战周期,减少对补给的依赖。而当时的主战场距离大本营不到两百海里,从海上进行后勤补给的难度跟三倍于此的福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概念。而且出兵安南之前,军警部规划的作战周期就是一个月之内解决战斗,但要是出兵福建,这作战周期得订多久才行?如果作战周期较长,那么作战过程中还得从大本营千里迢迢地运送补给过去,这对目前海运部依然吃紧的运力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差事。

    而相比另外一个更要命的问题,距离反倒是小事情了。在胜利港与福建之间的这段航程中,目前有近一半的水域都是处在“十八芝”的控制之下——自香港佛堂门海峡以西,便算是进入了“十八芝”旗下海盗头子刘香的势力范围。海汉民团想要到福建作战,首先就必须面对这个海上威胁。即便双方前期不会在海上遭遇,但开战之后海上补给线就有被对方掐断的可能性,这对于海汉民团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威胁。

    跟“十八芝”在海上刚正面?这种想法即便是颜楚杰也只能在心里偶尔想过,不会真的说出来,因为那样做实在无异于送肉上砧板。现在民团虽然已经有了几艘战船,并且也开始在组建海军部队,但要靠着有限的这点水面力量去跟一伙横行中国海多年的海盗打海战,那实力的确还差得太远了一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