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 谈条件(二)

    第45章 谈条件(二)

    陶东来差点被刚喝进嘴的茶水给呛到:“你说什么?你要回崖州城?”

    罗升东点点头:“而且要带着海盗的首级回去。”

    陶东来看他的表情,似乎也不像是在开玩笑,慢慢收起了嘴角的笑意,沉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

    罗升东没有理会陶东来的问题,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近年崖州治下海盗猖獗,屡屡犯境扰民,我若能带回海盗首级若干,上峰对此必有封赏。如今崖州水寨两个把总位置还空着一个,我升了把总,便可在权限之内给予贵部多多的方便。”

    陶东来听他这么一说,算是明白了罗升东的意图——这家伙得知穿越众击溃了一股海盗,便动起了心眼,想要从中为自己捞一点好处。不过他这心也太大了点,居然想让穿越众直接放他回去升官发财。

    陶东来将身体靠到了椅背上,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略带嘲讽地说道:“方便什么的先放到一边,如果我们不想放你走呢?”

    罗升东昨晚思前想后,这些问题自然是早就在脑海中反复推敲过了,当下立刻应道:“我率麾下弟兄出海巡视,定下的半月之期已过,崖州水寨见我部迟迟不归,必定会派出人手船只一路搜索,日后此地定会战事不断。虽贵部军械精良,战力强悍,但若要一直抽出大量人手应付我大明官军的攻势,贵部想在此处落脚生根也恐非易事。”

    陶东来皱了皱眉头,却没有立刻开口应对。罗升东的话的确有些道理,也正是这段时间以来执委会所担心的事情之一。明军水师的巡逻队不是抓了就完事,迟早崖州那边会发现事情不对再派人来。抓一次两次或许可行,多几次迟早露馅,到时候一定会召来明军的大举进攻。

    虽说执委会对自身战力抱有充分的信心,即便是崖州明军不分水陆倾巢而出,应该也会被穿越众强大的军事科技优势所击退,但一场大战对军用物资的损耗,对各种工作所造成的延误,同样也是不可忽略的。

    昨晚那场战斗看似打得酣畅淋漓,但事后清点弹药发现,参战人员在这一仗里共消耗子弹三百余发。当初筹委会采购的军火清单中,56半的子弹可就一万发出头,这么一场小规模战斗就打掉三十分之一,如果日后有十倍于此的敌人来袭,那得打掉多少子弹?这种规模的战斗又能坚持几次?如今的穿越众连黑火药都还没开始造,更不用提什么子弹复装技术,这弹药可是打一发就少一发,真到了弹药耗尽那一天,难道真让这几百号现代人拿着大刀长矛跟人去拼命?

    罗升东见陶东来没有立刻驳斥自己,便接着下猛药:“贵部现在与黎人交易看似顺利,但崖州治下二十七个黎峒,每一个峒主可都受过朝廷的封赏,对这些黎人来说,我大明朝廷才是正统,崖州一道令下,这些黎峒都会出人出兵,就算现在与贵部关系良好的黎峒,届时即便不翻脸,也会与贵部断绝往来。”

    这下陶东来的确有些动容了,明军的大举进攻还尚属纸上谈兵,但若崖州真给黎峒挨个下命令的话,这些黎人会站在哪边还真的很难说。穿越众的劣势就在于立足未稳,若是能经营个两三年,陶东来肯定有十足的把握让附近的黎峒全站到自己这边。这些黎峒到时候会不会采取敌对态度还是其次,即便只是跟穿越众这边断绝来往,也足以让劳动力出现巨大缺口了。

    “贵部扣下我部三十余人,看似多了一批可用劳力,实则隐患重重。若贵部愿放我等归去,日后我必遣十倍劳力至此听用!”罗升东趁热打铁地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待时机成熟,贵部还可派人去崖州城居住、交易,我定将妥善安排。”

    “十倍劳力”这个词立刻就刺激到了陶东来,终于开口问了一句:“你能从哪里调来十倍的劳力?据我所知,老百姓服劳役可都是当地官员指派,跟你们军队又没直接关系。崖州……应该是知州或者同知说了算吧?”

    罗升东一听有门,立刻应道:“陶长官有所不知,我崖州一地自古便是流放犯人之所,每年自全国各地押解而来的犯人及亲属不下数百人,这些犯人均由崖州驻军管制,日常也都是充作苦役。只要有些许好处,由我军方发令,调动犯人来此垦荒并非难事。”

    “既然有这办法,为什么你关了大半个月才提出来?”陶东来随口问了一句,脑中却是极快地运转起来,盘算放与不放之间的利弊得失。

    罗升东苦笑道:“我初时不知贵部意欲何为,做了这些天的苦役之后,我才明白原来贵部是真的要在这里落地生根。但我在军中官职低微,无权无势之下能谈何条件?昨日见到贵部抓捕海盗,我才生出了这个心思,贵部若愿助我一臂之力,罗某日后必有回报!”

    陶东来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我们昨天抓到的海盗不能给你,有两个原因。第一,这些海盗知道我们的存在,让你带回崖州可能会导致事情败露;第二,我们需要劳动力,这你是知道的,而且这些海盗里有不少人是我们现在很需要的水手。”

    罗升东张口欲言,但陶东来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你如果想说把这些海盗直接砍头,那还是省省吧。我们若是嗜杀之人,你还能有命活到现在?”

    罗升东倒是没有被陶东来这话给堵回去,他早就设想好了种种可能,闻言便应道:“活的留下,死的给我。军中论功只看首级,能有二十来个海盗首级,在崖州已是大功一件!贵部总不会把死人也留着吧?”

    陶东来摇摇头:“死人倒是无所谓。不过你的下属也不能全带走。”

    “无妨,我只带亲兵数人先行返回崖州,声称其他人暂时派驻此地即可。”

    “那艘海沧船也不能带走!”

    “这……那我便说船在交战中受损严重,已在此地拖上岸进行修缮,短期内无法返航。”

    “除了劳动力之外,我们还需要采购硝石、硫磺、桐油、煤炭等物资。”

    “在下愿代为居中联络,贵部开出清单即可。”

    陶东来停下来盯着罗升东看了半天,才感慨地说道:“你这么会做人,怎么混到现在才当个百总?”

    结束了与罗升东的谈判之后,陶东来让人把他先押回船上去。不过这次罗升东的待遇有所升级,不用再待在难闻的货舱里,而是被转移到了铁壳渔船上一间闲置的船员室里。

    虽然陶东来在意向上已经基本接受了罗升东的提议,但他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执委会不是一言堂,陶东来也不是独裁者,这么重要的路线问题必须要放在执委会上讨论通过才行。

    实际上执委会中对于穿越初期应该选择和平路线还是战斗路线一直都很有争议。以军警部为首的战争贩子们一向都抱着“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理念,认为只有武装斗争才能保证穿越众在初期能站稳脚跟搞建设。而另一派则认为武装斗争只是工具而不是必要手段,与周边武装势力特别是明军发生冲突,对穿越众今后的贸易扩张将产生极为不利的负面影响。

    陶东来作为一个退伍老兵,同时又是军警部的一员,感情上自然是倾向于战斗派,但理智提醒他,战斗的确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真把明军打毛了以后要从哪里引进大量人口?又去哪里找大陆这么大的市场进行贸易?

    陶东来打算等颜楚杰回来之后跟他先沟通一下,然后下午押送海盗俘虏去田独河上游的劳改营工地,晚上就召集委员们开会讨论这件事情。

    颜楚杰此时已经带着队伍在昨天海盗船搁浅的沙洲登陆,目力所见的范围内,并没有看到有人活动的迹象。但颜楚杰认为昨天下船的那些海盗并没有逃出很远,因为这些海盗也很清楚,逃进深山之后并不意味着安全,反倒会更加降低了自己重返文明世界的可能性。饥饿、疾病、野兽、自然灾害,能把他们送入地狱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军警部从昨天抓获的海盗中挑出来七八个比较机灵的,押着他们一起来到了这片沙洲上。他们的任务就是向周围的山林中喊话劝降,让那些躲在林中观察形势的海盗们赶紧出来投降。

    不过这种喊话的效果显然很有限,七八个人声嘶力竭地喊了两个多钟头,最后从山林中走出来投降的海盗也不过十几人,距离军警部所掌握的人数至少还差了一倍多。

    “行啊,看你们能挺多久!”颜楚杰一挥手道:“搭灶、埋锅、煮饭!”

    说是煮饭,其实军警部的午饭早上就煮好装船了,现在只是生火热一热而已。樊氏海鲜饭的香味很快就弥漫了整个沙洲,在海风的吹风下深入到山林中。于是在午饭结束之前,又有十来个扛不过饥饿折磨的海盗走到了沙洲上投降。虽然等待他们的不会有美味的海鲜饭,但至少可以得到一小碗热气腾腾的白米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