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终极武力

506.第506章 金雀花外籍兵团

    第506章 金雀花外籍兵团

    第五百零六章金雀花外籍兵团

    “呵呵,雨晴!没来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如果不是你自己非要过来,老师的意思可是只让我一个人来的。怎么,现在见了人家,就改口了。呵呵!”苏雨晴刚刚给王越介绍完,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中年白人也应声转过头来,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后面的王越。眼神中自有一股奇异之色。

    “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说过什么话了?”苏雨晴的脸色一正,先是瞪了这个中年白人一眼,然后这才说道:“差不多该开始了吧,军方的那些人可都是盯人的好手,你不要大意了。不然,等回去,又是一番麻烦。”

    “放心吧。我的人办事,你还不知道?都已经安排好了。保证按照计划执行。”这个男人面色冷厉,一双眼睛在看着王越的时候,亮的简直吓人。只从这一点上看,就知道苏雨晴说他是自己父亲以前收的一个徒弟,应该是不假。

    因为六合拳的功夫练得其实就是一个精气神,也只有把这门拳法练到了相当地步后的人,才能够从最单纯的外练筋骨皮,练到丹田一口气。而没有这一口所谓的丹田气,苏家的拳法便始终谈不上真正的入门。

    这个罗纳德,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外国人,但显然悟性不错,不但入了苏家的门,而且更是练得体力充沛,气血激荡,一双眼睛精光外露。只一落在王越这样的人眼里,自然立刻就是无所遁形,一下就被瞧出了个十之八九。

    “你好,王越,我是罗纳德。虽然已经不止一次的在苏老师那里听到过你的名字,但我也没有想到,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居然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罗纳德一面说着话,一面冲王越咧了咧嘴,在脸上露出了一丝还显得有些僵硬的笑容。

    同时伸出一只手,眼睛在看向王越时,满满的尽是一种审视的味道。

    “你好,我是王越。”看着眼前这神色有些诡异的罗纳德,王越不由一笑。他上一辈子阅人无数,心思灵敏,哪能还听不出来这人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对自己不服气罢了!

    练功夫的人,都是气血旺盛之辈,年轻时好勇斗狠,年纪大了也不会轻易服人。尤其是对罗纳德这种人来说,本身做的就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事,胆大心细,桀骜不驯,自然眼光也高。所以,他虽然也知道王越是苏明秋代父收徒认下的师弟,按照规矩,从辈分上论,他还矮了一辈儿,但一见面,他就直呼其名,显然心里面也没有承认王越的地位。行不行,总要试试再说!

    至于苏雨晴,这时候则只是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眼神里充满了挪揄。王越有多厉害,她当初可是亲身体会过的,现在罗纳德不服气的想要自找苦吃,她自然也乐得在一边看看热闹。正好可以看看王越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变化,竟然能做出一件这么大的事情,把一位将军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给杀了。简直骇人之极!

    “得罪了。”与此同时,罗纳德的手刚一和王越握在一起,眼神立刻一变,锐利如鹰。随即,他口中话音未落,手上的力气突然剧增。

    王越感受到对方的发力,只觉得一瞬间这个罗纳德的手就好像变成了一双铁手,五指如钩,冰冷有力,爆发力竟是出人意料的强。而且罗纳德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高大,衣服下面的肌肉也显得和正常人无异,平平无奇,但他的小臂粗壮,手指修长,一双手掌上更是布满了一层层的茧子,颜色发黄,一看就是个精于短打的好手。对手上的功夫练得很勤。

    不过,唐国的拳法,尤其是涉及到内家拳的部分,向来难学难精,一个外国人的悟性就是再好,其实也很难把这种功夫练到家的。王越虽然不知道苏明秋为什么会教给这个罗纳德正宗的六合拳,但对方的这点儿功夫在他眼里,却也真的不过如此。

    当下也不用力,只把手腕稍稍往前一送,轻轻一抖,顿时面前这个中年白人的脸色就猛地一变,紧跟着浑身一抖如同触电露出一副如同见了鬼般的神情来。

    因为在这一刻,他的整个人就已经浑身瘫软,一滩泥般的萎顿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别说继续握手发力了,就是坐在那里,大半个身子想动一下,都不可能了。

    他才刚一发力,王越的手就一弹,好像无形中触动了什么开关,一下子就把他整个人震得浑身酸麻,一条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软绵绵的像条死蛇。

    人的身上当然不可能真的带有强大的电流,但是王越的功夫刚刚阳极生阴,对力道的掌控比起从前又更进一步,可谓精细入微,现在随便一伸手,一股柔劲儿就能透过对手的皮肤毛孔直入深处。对自身力量的把握简直妙到毫巅。

    这个罗纳德又不是什么内家大高手,爆发力再强,在王越面前也没有半点用处。手刚一和王越握在一起,掌心中间就感觉像是有无数细针穿梭,紧跟着虎口一麻,一条胳膊自下而上便又僵又硬,然后他整个人就像是被抽掉了全身的骨头,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了。

    而这样一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惊悚之极,饶是他一生之中经历的事情良多,早就见惯了各种大场面,但在这种时候,眼睛再看向王越时,眼神中便早已是一片骇然欲绝之色。

    他虽然和苏明秋学过拳,功夫练得不错,但却也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本事。只是和人一握手,就能让人浑身如同瘫痪,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好在这个罗纳德在动手发力前还知道要提前知会一声,没有不管不顾就上来试探。另外,还有苏雨晴在一边看着,双方之间也没什么过节,所以王越这一下其实也只不过是一放即收,然后就把手给放了开来。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两个人初次见面时,一次很正常的握手一样,过程简单,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好厉害的功夫。怪不得苏老师会这么看重你,只凭这一手本事,我就心服口服了。刚才是我唐突了,多有得罪,还希望你能原谅我。”到底不是一般人物,王越才把手松开,罗纳德立刻就恢复了平静,脸上神色变化,就连说话时口气也变得尊重了许多。

    “你手上的茧子,去了一层又一层,五指如钩,虎口强健,想必平时是经常练习六合拳里的连手劈挂吧?不过,你练得还不到家,手太硬了,爆发力虽然不错,但却不能放松。以后在练习的时候,多往松静自然上靠靠,什么时候能把手练得软如棉,硬如钢了,那就算是到火候了。再碰到刚才我那一下,自然就不怕了。”

    王越看着罗纳德笑了笑,说话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指出了他功夫中的不足之处。

    一个外国人能把内家拳练到这种地步事实上已经是很难得了。还记得当初茱莉亚介绍苏明秋给王越时,就说过,她和苏雨晴练拳,却始终感悟不到苏家拳法的真意,不明白唐国武术里讲的“气”是什么东西,所以练到最后便不得不放弃了。

    所以,王越现在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其实就是站在一个前辈的角度上对他进行指点。西方这边的人虽然不像唐国一样讲究师承,尊师如父,但却崇拜强者,讲究地位,王越的功夫既然能让罗纳德心服口服,那他当然就有这个资格对他进行说教。更不用说,认真算起来,王越的确还是这家伙的师门长辈呢。

    “好了好了!”就在这时,一旁的苏雨晴突然插了一嘴,打断了两人间的对话:“罗纳德,王越比你厉害那是很正常的。不过,现在你的任务是快点吩咐下去,让我们尽快甩掉军方的那些探子,不然我们就回不去坎大哈了。”

    苏雨晴和罗纳德之间的关系显然非常好,说起话来也显得十分随便。

    “厉害不厉害,总要试过才知道的。你放心吧雨晴,我们金雀花外籍兵团的人可都是真正的精锐,军方的那些蠢货可不是我们的对手。”

    罗纳德说话间冲着王越点头笑了笑,然后就转过身去,把手伸出窗外,朝着后面的几辆车接连打了几个手势。恰好此时一列车队已经驶到了到一个十字路口,顿时间七八辆一模一样的黑色轿车前后一分,左右一错,马上就打乱了原本的行进次序。

    然后,几辆车原地掉头拐弯,有的左转,有的右转,有的前行,有的掉头,一下子就把原本宽敞的马路弄得一团糟,堵住了四方车流……。

    很显然,罗纳德和其他车里的人都事先早就计划好了的。

    在截断来往车辆,小范围堵塞交通的同时,几辆一模一样的车子同时变道急行,既混淆了视线,也分散了盯梢人的注意力。办法很简单,却很有效果。

    “罗纳德曾经在高卢的山地师服役过,后来退役后,就自己组建了一支佣兵团,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他以前的战友,做这种事情是很专业的。所以,今天只要不是军方派大部队封锁沿线道路,咱们很容易就能离开班加罗。”

    苏雨晴见王越一直看着外面,就给王越稍稍解释了一下。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