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梦种魇族

43.第43章 冤家宜解不宜结

    王之木气急败坏地正要使出他那得意的梦技洗天劈地,却发现自己浑身奇痒无比,他越发功,身体就越痒,不由得将衣服脱了去,发狂地挠着。

    “晴儿,他怎么了?”孟天尘不解道。

    “二伯,我方才给他服用了灵笑散。”孟芷晴捂着自己的嘴巴窃笑道。

    “你……这个……臭……哎哟,好痒,好痒……”王之木试图强行突破自己,却无奈那药力挥发得极快,短短几秒钟,便传遍了他的全身。

    王之木的随从无奈,只得将主子拖着扶着逃离了这里。

    “想走?”孟清风正欲拦住王之木等人,却被孟千海喝止。

    “暂且告一段落吧,咱们的人也受伤惨重,回去休整!”孟千海在孟家当中依旧起着一言九鼎的作用,孟清风不敢违抗,只得照办。

    辰时,这个原本属于孟家晨练的时辰,今日却成了孟千海为方晓设立了“英雄日”。

    “不想我多说,我想大家都已经明白,这次和王家决一死战,有一个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你们大声叫出他的名字吧!”孟千海高兴地说道。

    孟家上下共数百号人,井井有条地列队站成两队,他们的正中央有一个身影。

    所有人一齐喊道:“方晓!”

    毫不例外的,方晓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他有些害羞地走到了人群的中央。

    那些年纪尚小的孩童凑在他的膝下,好奇地询问道:“晓哥哥,能不能教教我怎么释放梦影啊?”

    “不,教教我怎么把自己变成紫色吧!”

    “你们要求太多了,我只希望晓哥哥一直能留在这里!”

    ……

    众孩童叽里呱啦地问了一大堆问题,一向骄傲自负的方晓此时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哟,小子,想不到除了看到美女,你还有害羞的时候,真是世纪之大事件,让人意外,意外啊!”涟漪挪揄道。

    历经这次风波,两人的心更加贴近了许多。

    方晓难为情地辩称道:“虽然我比较厚脸皮,但是处理这种小孩子的关系,我实在不在行啊,你快出来帮帮我,要死要死!”

    看着方晓一脸无奈的样子,涟漪倒还挺喜欢的,便调侃道:“正好,为你以后带自己的孩子做好准备。”

    “晓哥!”

    孟芷晴一脸惊喜地站在方晓的前方,欣然扑向了他,将他从孩子的灾难中抽离了出来。

    原以为逃离了“魔窟”的方晓,却发现自己被孟芷晴带到了另一个“魔窟”当中。

    原来,孟芷晴拉着方晓,正是要把他带到孟家同辈的兄弟姐妹面前。

    “把英雄举到半空中吧!”

    孟清风、孟芷灵、孟清朗和孟芷晴四人齐心协力,将方晓抛到了半空当中。

    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方晓显得十分不自在,他试图展开梦影阻拦四人,却被涟漪警告道:“你要注意了,梦影还处在杀意波动的状态,我可不保证它们会做出什么蠢事出来!”

    使用不了梦影,方晓只得尴尬地接受着同辈人的欢呼。

    孟千海、孟天舜等长辈则坐在远处,看着这群兴奋的年轻人,他们欣慰无比,孟家后继有望了!

    “将他带上来!”孟千海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许多,他右手边第二个座位空缺了一人。

    孟天尘转喜为忧,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人将罪人孟天渊带到了问罪台上。

    问罪台是孟家设立的专门用来审问家族当中犯了大错的人,讽刺的是,孟天渊原本正是问罪台的管理人,如今他却成为了阶下囚,令人唏嘘不已。

    “肃静!”孟天尘叫唤了一声,那些正在欢快地庆祝的孟家族人们,纷纷将目光移向了孟天渊。

    只见孟天渊目光呆滞,头发凌乱,一身白色的囚服让他显得颓废了许多,全然没了往日的潇洒霸气。

    看着自己的父亲如此颓废,孟清朗心中伤感了许多,他哭着跪在孟千海的面前,乞求道:“爷爷,我能不能代父收过!”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期待着从孟千海的口中说出那句饶恕孟天渊的话来。

    然而,孟千海的一席话让所有人的愿望都落空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方晓,这关乎一个大家族中家规的执行问题。

    作为家主,孟千海不能草率了事。

    “清朗,今天是你父亲的受审日,你作为他的亲生儿子,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是,看在今天同时也是我们孟家喜庆的日子,庆祝方晓成为了英雄,我特许你留在这里。只是,你的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孟千海严肃道,他的神情冰冷淡漠,仿佛跪在他面前的两人,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可……可是父亲他……”孟清朗激动得想要辩解,却被孟天尘阻止了。

    “清朗,还是听爷爷的话,别说话吧。”

    孟清朗只好强压住满腔的愤慨,默默地走到了方晓的旁边,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看着他。

    “这小子恐怕是记恨你了。”涟漪提醒道。

    方晓拍了拍孟清朗的肩膀,缓和安慰道:“不要担心,我会帮助你父亲的。”

    “你会吗?他就是因为你!今天才站在这里的!”孟清朗激动地叫唤道,身旁的孟清风赶紧按住了他,生怕他再做出什么激怒孟千海的事情来。

    方晓并没有回应他,因为方晓明白,只有行动才能证明自己的话,这种煎熬的感觉,整个孟家,也只有自己才体会过。

    曾几何时,方晓一个人独自留在房间中,痛苦地思考着自己生存的意义。

    多少次,方晓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但是,他都挺过来了。

    所以,这一次,他会证明自己,能行!

    “外公,能否让我插一句话?”方晓示意孟千海自己有话要说,后者有些意外,欣然答应。

    “晓儿,我知道你受苦了,差点还因为你这不懂事的三伯丢了性命,你放心,我和大伯、二伯以及你娘会秉公处理,绝对不会袒护他!”孟千海态度之坚决,让旁人深感震撼。

    大义灭亲,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不,外公,我不是这个意思。”方晓坦然地走到了孟天渊的身旁,缓缓地解开了他的枷锁。

    “我想让你赦免三伯的罪过。”

    此言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他这是在干嘛?难不成他还想私下设立私刑?”

    “不会吧?方晓少爷不像是那样的人,你没看到吗,他一个人把我们从王家救了出来。以后别再怀疑他了!”

    人群中两个家仆窃窃私语道,更多的人也在思索着方晓的这句话。

    孟千海则沉默不语。

    “外公,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很难。因为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任何人都不能逾越咱们的规矩。只是你想过了没?三伯也是因为丧子之痛,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况且但是因为百虫蚀骨散的缘故,大家的心情都受到了一定的蛊惑和影响,并不能证明三伯就不识大体。”

    “晓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给我一个理由,如果你能说服我,我就赦免你三伯。”孟千海严肃道。

    方晓思索了一番,说道:“我记得您在回来的路上,曾经答应了我一个愿望,现在我就要用这个愿望来赦免三伯,您看,可以吗?”

    “晓哥,别啊,那可是……”孟芷晴深知孟千海的应允代表着什么,她觉得方晓将这个机会放在和他有嫌隙的孟天渊身上,实在划不来。

    “晴妹,这无非不就是代表着我能随意拿取聚武堂的任何一本梦技,代表着我能学习孟家任何一门功夫,甚至代表着我可以成为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但是,如果没有三伯以及朗弟的支持,得到那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方晓一席话,顿时感动了包括孟千海在内的所有人。

    那个一直视他为仇敌的孟天渊,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我都做了什么啊!错把英雄当仇人,我真是猪狗不如的混蛋!”孟天渊一直在责骂着自己。

    而他的儿子,孟清朗,业已早早地跪了下去。

    “行,你这个理由,我接受!”

    孟千海最终同意了方晓的请求,所有人都欢呼沸腾了起来。

    方晓扶着孟天渊站了起来,后者老泪纵横,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感谢外甥,只是一直低着头。

    “三伯,我先前因为狂妄失手伤了宁弟,直接导致他最终羞于自杀,这是我做得不对的地方,我给你磕三个响头,赔礼道歉!”

    说罢,方晓利落地跪了下去,连嗑了三个头。

    孟天渊看到如此深明大义的外甥,整个人如沐春风,赶紧对答道:“是我对不起你!”

    “好啦好啦,你们两人也别那么扭扭捏捏了,这些不痛快的事情都抛诸脑后吧,让我们为昨天的大获全胜干杯!”孟天尘举着酒杯吆喝着。

    孟家上下再一次陷入了欢乐的庆祝当中。

    “这小子真不得了,假以时日,或许真的能够成为咱们广运府,甚至梦月帝国的风云人物!”孟千海跟孟天舜附耳道。

    “父亲,咱们家恐怕是满足不了晓儿的求知欲了,要不要过些日子,跟颜韦家族的人通通气,将他送过去?”

    “我也正有此意,你先去通报一声,就说咱们家新发掘了一个超级天才。方晓这边,我还得征求他的意见,只要他愿意,即使倾尽家财,我们也要送他过去!”

    两父子达成了一致意见。

    冤家宜解不宜结,方晓虽然还不能完全信任孟天渊,但是经历了王家一役,他渐渐感觉到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成就大事的,少一个敌人,就等于多了一个成为同伴的机会。

    解了仇怨,得了民心,何乐而不为呢?

    曾经被孟家视为废材的方晓,在斗气大会、妖核大会以及孟王联姻几件事上接连展现了自己超前的意识、超强的实力,俨然已经成为孟家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不再是一个人,他有了自己的亲人,以及同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