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3.第2503章 失落

    第2503章 失落

    冯一平这话,这其实传达了这样的一个意思,“明天能谈好,你们明天可以走,如果后天才能谈好,那么你们只能后天才走……”

    就是什么时候谈好,什么时候走。

    反之,要是谈不好,那就走不成。

    他当然不会用什么强硬的手段,芬克和约翰逊,其实可以不在乎冯一平的要求,现在就走。

    但那就意味着,他们实际上还是选择和冯一平彻底交恶,但那早就不是他们的选择。

    劳伦斯芬克和爱德华约翰逊,之所以准备晚上就离开,未尝没存着拖一拖的心思。

    如果他们急着回去,那自然是冯一平派人到他们的公司跟他们商量,这中间,就有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间,最简单的,各个部门之间踢皮球,或者,相关的负责人出差……

    当然,不办是不可能,但是,把那个过程变成一个挤牙膏般的超级马拉松,却也不是不可以。

    其它的不说,那样多多少少的,也能帮他们出出今天的这口恶气。

    但面对如此霸道,如此直截了当的冯一平,他们也真是没有办法,想拖都没办法。

    他们此时都忍不住在想,那个家伙,难道就不会疏忽一下吗?

    完全不会!

    第二天早上九点,他们就各自接到了酒店前台的电话,有约好的客人到访。

    那根本就算不上约好的客人,其实是一个团队,一个配置非常完善的团队,在和他们协商的间隙,芬克和约翰逊在交换情况时,一致认为,这两个团队主要的工作,应该是并购。

    他们总算猜对了一回,这两个团队,确实是从并购团队中抽调出来。

    实际上,从昨天下午冯一平在满庭芳和芬克他们会面,并给他们下了一个通牒之后,整个并购团队一直在为这项工作做准备,他们从那时一直忙碌到今天早上。

    除了冯一平特意点出来的那几家公司,他们还分析了很多黑岩和富达持有股份的其它公司的情况,其中的一些,他们觉得也可以持有,还有一些,则只是准备用作讨价还价的筹码。

    他们还要综合考虑,从那两家手里接过来多少股份最合适。

    这个数字,要既不会让芬克他们完全不能接受,同时,还要有把握说服对应的公司。

    此外,还有受让的价格、付款方式、大约的交易时间……事情真的很多很多。

    相比之下,芬克他们就比较仓促,准备得很不充分,所以连芬克和约翰逊他们这两位大佬,都不得不经常亲自下场,锱铢必较的讨价还价。

    大多数时候,他们主要是充当白脸的角色,强硬的表示,“这样的要求,我们不可能接受!”或者是,“冯呢,让他来跟我们谈!”

    但他们的这一套,压根就没起任何作用,冯一平那边两个团队的负责人,那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完全不把他们两位大佬放在眼里,一直只会用强硬来应对强硬。

    芬克他们每次说出那样的话,他们也不多解释,只是直接准备撂挑子,“我们精心分析过后的数字还不能接受?好啊,那就不谈了,”

    从早上谈到正午,派去和芬克接洽的那个团队,一共5次站起来准备离开,约翰逊那边稍好一些,但同样也有3次。

    就这样,等到下午两点,从头到尾,一直都很激烈的会议,才终于结束。

    结果,自然是冯一平的那两个团队,完成了所有的目标。

    虽然最终的结果,肯定会有一些调整,虽然这些交易的最终完成,也需要时间,但从这个大框架来说,他们几乎是完胜。

    就在他们志得意满的离开后不久,芬克和约翰逊先后接到了冯一平的电话,这一次,冯一平对他们比较热情,都用了“我的老朋友”来称呼他们。

    只是,芬克和约翰逊,又一次齐齐的婉拒了冯一平一起用餐的邀请。

    在经过几个小时高强度且充满火药味的谈判之后,他们对冯一平的了解,又上了一层楼。

    无论是芬克还是约翰逊,这时都在心里定下了一条准则:冯一平,能不见就不见。

    因为,见他总不会有好事。

    终于有人和武馨阳一样,觉得冯一平就是个一定要远离的祸害。

    …………

    酒店里,收拾好行李,阿比盖尔看着老爸一脸的疲惫,想了想,问了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不把这个计划的主要设计者,告诉冯一平?”

    她已经知道,针对冯一平的这个计划,发起者,并不是他老爸,或者是劳伦斯芬克,而是另有其人。

    “可想而知,那将一定会赢得冯的好感,”

    “不,”约翰逊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此时觉得,真的连做幅度大一点的动作都没什么力气,“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他?”

    原因,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艾比盖尔心说,那样一定会赢得冯的好感,然后,那个好感就有可能很快变成对我们有利的条件。

    “你要知道,告诉他,就等于提醒了他,”

    “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他?让他不知道还有人在针对他,不是更好?”约翰逊本来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此时有精光闪过。

    阿比盖尔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也是经过她这么一问,约翰逊总算精神了不少,但是,当道机场见到劳伦斯芬克的时候,他的情绪,又低沉下来。

    劳伦斯也一样,同样觉得憋屈得厉害。

    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被迫签下了类似城下之盟的协议。

    另一部分的原因,则是因为,乔布斯。

    这个时候,网上终于出现了乔布斯的言论,他对记者说,“安卓就是对我们可耻的抄袭!”

    “鲁宾就是个可耻的小偷!”

    “他利用当年在苹果工作时所接触到的一些资料,他利用iPhone发布之后所能收集到的所有资料,可耻的写出了安卓,”

    他还是说了那句话,“他就是一个从发型到眼镜,从穿着到首饰,全都在模仿我的、可怜、可耻的小偷!”

    对记者问到的安卓可能对苹果造成的冲击,他又表示完全不在乎,“我们已经出售了几百万台iPhone,我们的软硬件,都经过了市场的检验,并且获得了一致好评,”

    “我们不认为一款建立在抄袭基础上的产品,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

    “我们可以等着瞧!”他说……

    乔布斯尽管没有同意配合他们行动,但终于还是向安卓发火,他们本来应该为此感到欢欣鼓舞。

    只是,稍一分析就会发现,乔布斯说的这些,完全有可能,是为了说给股东听而已,一点都不走心。

    更何况,他始终就把重点放在安卓身上,或者说,放在鲁宾身上,看起来,绝不会正面和冯一平,和冯一平的公司发生冲突,完全就是没出息的柿子只拣软的捏。

    这可和芬克他们的设想,差得太远。

    对待开放手机联盟的态度,那就更软弱。

    被问到时,他表示,“开放系统也并不总是能胜过封闭系统,”

    “开放,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混乱,和支离破碎,”

    “……集成化的苹果,将每次都战胜支离破碎的开放体系,”

    这听上去,依然更像是不痛不痒的针对安卓,而不是开放手机联盟。

    这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因为开放手机联盟的成员中,有不少是苹果的核心供应商,乱怼很有可能会对供应链造成不利的影响。

    芬克看着报纸上乔布斯的那些话,对约翰逊说,“你有没有觉得,他也挺可耻的?”

    “为了自己在那个基金的收益,他完全罔顾了苹果公司的利益,”

    约翰逊心有戚戚焉,只是,他看着报纸上其它和安卓有关的报道,最后还是觉得,乔布斯之所以那么说,可能也会有一些很现实的原因。

    就说报纸上、网上、电视上,有那么多的重量级人物,来为安卓站台,乔布斯脾气就是再暴躁,总也得考虑如果自己占到所有人对立面的后果。

    约翰逊也终于在报纸上看到了原来也被他们寄予厚望的佩洛西,为了能得到冯一平的允许,到特斯拉公司参观,以示自己对特斯拉的支持,而为安卓打的那段广告。

    那真可以说是对安卓的跪舔。

    乔布斯一定想得清楚,和一个佩洛西唱对台戏,无所谓,但是和一大群议员,那就相当无谓了。

    何况,昨天提到安卓,给安卓做广告的,也不止国会山上的佩洛西,财政部里,也有人这么做过。

    财政部,那可是一个非常有实权的部门,就是乔布斯,也最好要礼貌相待。

    “我觉得,好戏还在后头,”芬克总是不放弃希望,“安卓不过是目前刚刚发布,虽然看起来比现款iPhone上的操作系统要出色,但目前毕竟还没有装备了安卓系统的手机问世,”

    “等到安卓手机问世,那就会出现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都会比iPhone更棒的手机,售价还会比苹果一向高端的价格要低不少……相信那个适合,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淡定,”

    约翰逊听着他声音越来越大,很想问他,你这究竟是说给别人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