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9.第1566章 热情

    第1566章 热情

    “请,”出电梯的时候,冯一平又一次让那两位走在前面。

    “重要的人物走在后面?”布林笑着说。

    “不,年纪大的人走前面,”冯一平笑着反击。

    走在最前面的佩奇,又和平常一样,脸一直板着,冯一平和布林,还和平常差不多,说说笑笑的走过大厅,笑声还在大厅里引起了共鸣。

    听到他们的笑声,佩奇总是算松弛了点。

    大厅里,此时布满了一个个垂手侍立的服务人员,个个都低眉顺眼的,以冯一平还算专业的眼光来看,这些服务员,无论男女,都得到了英式管家的精髓。

    这个国家,本来就和英国大有渊源嘛。

    从这里看过去,隐约还能看到酒店门口,那些挎着自动步枪执勤的警察。

    这阵仗,说实话,比前些天在人民大会堂接受接见时还要大。

    主要是因为,班加罗尔的那几家科技巨头,为了迁就他们三位,把今晚的晚宴,就设在他们下榻的这家酒店。

    所以今天晚上,除了他们这三位,还有好几位印度本地的富豪会到场。

    他们三个身后,也缀着一群人,拉姆又追上来小声唠叨,“和女士,一定不能握手,最好行合十礼,”

    “接受或传递食品,一定要用右手,”

    但是很明显,这三位年轻的老板,对他所说的这些,并不是太在意的样子。

    话说,连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的元首,都见了不止一次,也没有要忌讳这个额,忌讳那个的。

    现在要见的,不过是一些不管是个人财富,还是公司实力,都远逊于他们的人,就一定要记住这么多讲究?

    也不是去见印度丈人,大致按通用礼仪来就好嘛。

    一定要用右手,你让世界上的那么多左撇子怎么办?

    迈克咳了一声,朝拉姆摇头示意了一下。

    拉姆也摇头苦笑了一下,也是,这三位,可都不是一般人。

    前面,两位头上包着头巾,穿着盛装,看起来可以直接到古代印度王宫里服务的锡克族侍者,恭敬的拉开宴会厅大门。

    顿时,宴会厅里的喧嚣声,铺面而来。

    一看到他们三位,还是长衫外套蓝色坎肩的两位部长,带着一大群西装革履的人,马上迎过来,“欢迎三位贵宾,”

    跟着,他们充当介绍人,介绍他们身边的那一大溜穿西装的大胡子。

    南印度的有些习俗,和我们国家古代有点像,比如说胡子,南印度的男人都非常重视胡子,因为这是有身份的象征,今天到场的,自然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无一例外,都有胡子。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冯一平他们被动的,和这一群看来在本地很有份量人的挨个握手,而这些人,看上去都没带家眷,压根就没有出现拉姆担心的那种情况。

    辛格部长介绍之后,很知趣的把谈话的机会留给了印度本土的这些科技巨头们。

    今天晚上,印度四大科技巨头的创始人和负责人,一个不落的,悉数到场。

    包括印孚瑟斯的创始人,被誉为印度硅谷之父的纳拉亚纳·穆尔蒂;威普罗的创始人,被誉为印度的比尔·盖茨的阿齐姆·普雷姆吉;萨蒂扬的创始人拉马林加?拉贾。

    塔塔咨询服务公司,因为是由塔塔公司原来负责集团软件的部门成立,因此,这次来的是负责人帕特尼,可能也是有些担心份量不够,陪同帕特尼前来的,还有一位姓塔塔的人,显然是塔塔家族的一员。

    冯一平他们也就只端了一杯酒,马上就被分隔开来,“冯先生,”说话很慢,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有学者风范的纳拉亚纳·穆尔蒂首先找上他。

    “你好穆尔蒂先生,”冯一平很客气的点了点头,“我们经过了贵公司的工业园,非常漂亮,”

    这四家公司,论业务总量,当以塔塔咨询居首,其它的三家,去年的销售总额,均不及10亿美元,但是,如果论名气,则以眼前的这位穆尔蒂排在首位。

    印度人之所以称他为自己国家的硅谷之父,是因为他首创了印度软件业的全球交货模式,也就是目前印度IT界最主要的经营模式。

    在1981年,他用妻子的嫁妆——有说250美元,有说300美元,和其它六位伙伴一起,组建了印孚瑟斯公司,目前已经在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办事处或者分公司,总雇员已接近3万人。

    在印度有个说法,“印度上个世纪70年代的企业英雄是安巴尼(印度首富和能源大王),80年代的企业民族英雄是塔塔(TATA),90年代的英雄则非穆尔蒂莫属。”

    塔塔很多人都知道,外界对话里的这位安巴尼——德鲁拜·安巴尼,相对比较陌生,其实并不是如此,只不过大家没有对照起来而已。

    在几年后,世界上很多人都会通过一栋房子,知道印度有个大土豪,那个大土豪,豪掷10亿美元,在孟买市区兴建了一座高达27层,居住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的豪宅,作为自己一家人居所——比比尔盖茨还气派。

    该名大土豪,正是这话里的安巴尼的儿子,穆克什·安巴尼,而穆克什·安巴尼的财产,自然很多都继承自02年去世的老安巴尼。

    能把塔塔和老安巴尼都拍在沙滩上,足见穆尔蒂的声望和影响力。

    “非常希望冯先生能莅临我们的园区,”现年58岁,有如班加罗尔象征,亚洲硅谷之父的穆尔蒂,面对着眼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年轻人,非常的客气。

    “我们公司,有幸接待过贵国的前两任总理,现在非常欢迎世界上最年轻的商业天才的造访,”

    他这话,又印证了冯一平一直以来的那个想法,好多我们第一次踏足的景点,以及第一次到达的城市和公司,我们的领导人,百忙之中还都早就来过:景点有他们的题词,公司有他们的合影。

    “您过奖了,”

    “哪里,我前后几次拜读过冯先生的蓝海战略,这为我们公司的系统咨询业务,提供了很多借鉴和新的思路,”

    “我很荣幸,”

    “冯先生在美国创办的那几家公司,以及主持的几次并购,更是让我们自愧不如,”

    看来这位还真做过不少功课。

    “谢谢,我那只不过是侥幸而已,”冯一平又是那副稍微有点腼腆的样子。

    以他现在的年龄,做这样的表情,其实真还挺搭的,会让人很有好感.

    “穆尔蒂先生首创的全球交货模式,开创了一个行业,现实意义更大,”冯一平说道。

    软件业的全球交货,可不像其它的实物产品那么简单,尤其是离岸交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复杂的流程、法律、信息安全……,等等很多问题。

    穆尔蒂通过自己的尝试,让这一切有了系统的流程,确实不简单。

    这么说吧,印度的这四大以外包为主的科技巨头,近八成的客户,都在欧美,但超过70%的的软件服务交付都在印度,靠远程交付。

    如果没有穆尔蒂,印度的外包服务,不可能像现在这么繁荣。

    穆尔蒂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而且看得出来,他这是真高兴。

    他对冯一平,是服气的。

    其它的不说,他身上还有一项荣誉,那就是他创办的公司,是印度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民营公司。

    但是这个成就,跟冯一平压根就没得比,他还在大学期间,就让自己的一家公司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了美股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几个月后,他的另一家公司又顺利在纳斯达克上市。

    然后,他收购了一家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跟着,又是一家,收购金额,是他公司好多年销售额的总和。

    然后,他作为大股东之一的谷歌,又成功上市,并且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记录……。

    自己的公司规模和身家,跟他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在这样的成就面前,他对冯一平是真佩服,冯一平发自内心的赞扬,确实让他高兴。

    “如果这样说,冯先生开创的行业更多,”这个个子不高,说话慢条斯理的中年人,把杯口放低,非常谦卑的和冯一平手中酒杯碰了一下。

    “我的几家公司,会尽快在班加罗尔成立办事处,非常期待能跟您的公司合作,”既然老先生性子慢,冯一平觉得,还是自己切入主题最好,毕竟现在的时间,是挺宝贵的。

    穆尔蒂又是一喜,马上非常热情的说,“作为和班加罗尔一起成长起来的本地公司,印孚瑟斯,非常乐意为冯先生在本地公司的成立,提供一切能提供的帮助,”

    涉及到生意,他的语速快了些许,“听说冯先生还计划在班加罗尔设立一家风投公司?如果有需要,我们能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这些公司成立并投入运营,”

    “因为是第一次进入印度市场,我们正需要穆尔蒂先生您这样的元老的支持和帮助,我先谢谢你,”冯一平也和他碰了一下杯。

    “没问题,当然,我们也期待,能和冯先生您旗下的公司,有更多的合作,”穆尔蒂跟着说出他的主要目的,“印孚瑟斯,为很多行业和公司,提供了非常完美的解决方案,甚至是包揽了很多公司全部的后台工作,”

    “我们为欧美多家酒店集团,设计了广受好评的预订系统,我们还包揽了多家银行机构的全部后台工作,他们所有的ATM机,全部由我们负责运营,”

    冯一平点点头,“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愿,”

    穆尔蒂这么说,不过是看到了和冯一平旗下的酒店预订系统,以及硬币之星和Redbox的合作机会,从成本和效益考虑,冯一平并不排斥这样的合作。

    “接下来,我们很快会有一个专业的技术团队来班加罗尔,我想,他们会很乐意和穆尔蒂先生你进行有建设性的交流,”

    “谢谢,”成功的争取到了机会的穆尔蒂笑了,“有任何其它问题,我们都欢迎冯先生您提出来,我们的宗旨是,世界提出需求,印孚瑟斯负责解决,”

    “我们的解决方案,不仅仅局限在IT业,可能您不知道,我们已经承接了一部分空客的机翼设计,”

    喔,这个冯一平也是头一次听说,他们居然都涉足了航空和机械制造行业!只是,这些方面,不是三哥整个国家的弱项吗,他们在军工领域的表现,就是有力的证明。

    “没问题,”冯一平和他握了握手,“期待我们的合作,”

    “期待我们的合作,感谢冯先生您的时间,”

    终于谈完一拨,冯一平看到佩奇和布林,这会还被人围着,就抓紧去餐台那,希望在下拨之前,多少能吃口东西。

    只是,他看着餐台上那些撞在各式金银餐具中的食品,有些犯难,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三哥的美食,唉!

    他后来干脆叉起一块面饼,准备蘸上旁边那黄色,看起来类似妈妈做的豆酱之类的糊糊调调味,这时,伴着一股幽香,他耳边响起一句话,“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选择蘸这个,”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