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七章 杀手搅局

    月光朦朦下的林中别院,古『色』古香,正堂门口遮悬着竹帘,内外看不到一盏灯火,只有幽幽月光透过竹帘缝隙进入。◎文學館r

    堂内一张藤制摇椅上,一身白衣长衫的白『露』堂静躺在上面,手握折扇搭在腹部,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一旁小茶几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白『露』堂处在黑暗中的眼睑微动张开,慢慢伸手拿了手机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条短信内容,说岳月母子已经被雷雄派绝云给抓了。

    白『露』堂腾地站了起来,大步走到门口之际,又在竹帘后面停了下来,手中折扇缓缓拨拉开,折扇轻摇之际,目光透过竹帘缝隙来回扫了扫院外。

    “韩丽芳…林子闲…林子闲……”轻轻念叨了几声‘林子闲’的名字,白『露』堂微微摇了摇头。[

    转身又一脸云淡风轻地走到了摇椅旁躺下,折扇扣在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眼睛又闭上了,似乎又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不过明显能看到眼睑下面的眼珠在滚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海边码头,邱健驾车停在了海边,车停熄灭,俩父子下了车,从后备箱里各提了一只包出来。

    四周宁静,能看到远方城市的灯火,这里只能借着远处的灯光看个朦胧大概。

    海浪哗哗拍打着海岸,岸边停靠了一排货船。

    邱健打开了手电,照着岸边停靠的货船一只只走去,邱义荣多少有些紧张地跟在儿子身后。

    “老黑,老黑!”邱健边走边轻喊着。

    不远处传来一声‘咔嚓’,俩父子看去,见到前方的两只货船中间似乎亮起了一团火光,貌似有人点着了打火机。火光一亮既灭。

    “爸,前面。”邱健回头说了声,俩父子快步走了过去。

    走到跟前一看,两只货船中间夹着一只小货船,船上坐着一人背对着两人抽着烟。

    “老黑,我来了。”邱健喊了声,手电光照在了那人的背上,不过却发现对方的身形似乎有些不对。

    突然,停靠在岸边的一排货船上传来一阵响动。货船上的灯光啪啪亮起,两边龙门吊上的几盏探照灯‘咔咔’亮起,一起照向了这里,码头上瞬间灯火如昼。

    俩父子在突如其来的刺眼灯光下所遁形,惊慌失措地看向四周。

    背后的暗处走来了一群人将两人给围住了。一艘艘货船的船头上也都站上了人,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枪。

    那艘小货船上抽烟的人也站了起来,慢慢转过了身来看着俩父子。

    一看清这人的面貌,邱义荣脸『色』大变,语带颤音道:“唐…唐爷!”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雷雄的心腹之一,执掌雷雄亲兵的‘护剑大爷’唐中云。

    “邱管家。你也来了?”唐中云‘嗤’了声,目光盯向脸『色』惨白的邱健淡淡问道:“邱健,你们父子大晚上提着包出海,这是准备去哪啊?”

    邱健眼珠急转。正想着理由,却见唐中云身后有两人从货船里架了一个人出来,走到船头一扔。

    “嗯…”那人砸落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蜷缩着已经被打得血淋淋不成了人样的身子。捂着一条被砍掉的手腕,有多痛苦可想而知。[

    尽管这人被打得不成了人样。可邱健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就是准备接应自己离开的‘老黑’。

    邱义荣喉结艰难地耸动,有些绝望地看向自己的儿子,貌似在说早就说了让你别『乱』来,雷雄是什么人?你真以为雷雄是吃素的不成?那是踩着多少人血淋淋的尸体上位的人?

    看着地上蜷缩着微微挣扎的人,邱健面如死灰,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人家守在这里显然就是要抓他一个现形,人赃并获,说破天去也没用,他脑袋里嗡嗡直响,『乱』成了一团浆糊。

    他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一带是华南帮的核心地盘,一旦盯上了他,还想从海上逃跑?早就把你可能联系的人给『摸』得一清二楚,你人还没来就把接应你的人给收拾了。

    唐中云冷冷瞅了两人一眼,随手飞了烟蒂,漠然道:“带回去!”

    这里人刚动,谁想邱健‘唔’发出一声闷哼,脑袋上‘啪’的溅开一朵血花,身形倒地之际,胸口又是‘啪’的溅开一朵血花,瞬间被躲在暗中的杀手连『射』两枪。

    唐中云等人迅速伏倒规避风险,他抬头大声怒吼道:“把人给我找出来!”

    一群人迅速四散搜索,却听远处海面传来一阵马达声,一条快艇迅速破浪而去。

    蹦了起来的唐中云怒声道:“给我追!”

    一排货船中很快冲出三艘提前准备好以防万一的快艇,在海面上激『荡』着浪花迅速转弯,朝已经看不见了的快艇追去。

    看着地上倒在血泊中身子微微抽搐的邱健,邱义荣有些傻眼了,手中提的包‘啪嗒’落地,猛然趴在了儿子的身上摇晃着悲泣道:“阿健,阿健啊,我的健儿啊……”

    老年丧子,而且还是独子,眼睁睁在自己眼前突遭横祸,邱义荣的心情可想而知。

    跳下船的唐中云阴着一张脸走来,龙头让他亲自出马办这点小事竟然办成了这样,他的心情同样可想而知。

    啪!抱着儿子尸体老泪纵横的邱义荣被大步走来的唐中云一记掌刀砍在了脖子后面,直接晕厥了过去。

    拨开邱义荣,唐中云一把揪起邱健的尸体看了看,杀手的枪法很准,连发两枪都击中了要害,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邱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把将邱健的尸体扔在地上,唐中云冷目环顾夜『色』下的四周,深吸了口带着血腥味的空气吐出,迅速『摸』出了电话……

    华南帮总舵,聚义厅香烛摇影的祖师爷塑像下,雷雄依然歪身在龙头宝座上假寐,整个人笼罩在靠背的阴影下,让人难识真面目。下面两排大佬的座椅空着,只有他一个人高坐在此,这情形给人一种阴森压抑的感觉。

    ‘护印大爷’陈一舟再次快步进来,走到一旁轻声道:“雄爷,中云那边出了点意外。”

    “嗯?”雷雄立刻睁眼坐直了身子,“让他跑了?”

    “不是,邱健被暗中埋伏的杀手给枪杀了。”陈一舟回道。

    雷雄抬手『摸』了把头上矮如钢刷根根竖立的头发,鼻息有点沉重地来回一趟,目光冷冷闪烁道:“立刻找医生进行抢救。”

    陈一舟怔了怔,因为他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再次详细解释道:“邱健中了两枪,一枪在脑袋上,一枪在心脏部位,已经死了,没变法再救回来了。”[

    雷雄见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微微摇头道:“不管他是死是活,都要找医生抢救,争取让杀手再杀一次,懂我的意思吗?”

    陈一舟愣了愣后,恍然大悟,这是要让杀手误以为邱健还活着,对方既然要灭口,只要知道邱健还活着,就有可能来杀第二次。当即点头道:“我明白了,这就让中云处理!”

    等他快步离开后,雷雄叹了口气,『摸』出了口袋里的私人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

    在他的局中,事情本不该是这样发展的,他早就察觉到了邱健有问题,想慢慢让邱健背后的势力浮出水面,看看邱健背后是什么人,内部又有多少人牵连其中,然后再采取针对手段,毕竟有些人不是他能随便招惹的,譬如官方力量的介入,他需要把握好度,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

    谁想林子闲突然横『插』一杠子,毫征兆地出手掀翻了棋盘,管你是不是官方力量,那家伙直接来硬的,彻底把局给搅了,『逼』得他也不得不跟着林子闲玩下去。

    而且林子闲还扔了个绝云助他一臂之力,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鼓励他放手大胆的去做吗?

    被林子闲这么突然一闹,雷雄现在已经做好了将华南帮内部给血洗一遍的准备,事情搞得明白则罢,搞不明白的话,任何有嫌疑的人他都不会放过。对他这种人来说,血流成河也比留下隐患的好。

    东海的海边别墅内,主卧的大床上,一张被子底下盖着两具光溜溜的身子缠一起。

    一脸甜美的乔韵,秀发散『乱』的依偎在林子闲胳膊底下,抱着男人的结实胸膛,闻着男人身体上散发的雄『性』气息。

    昨夜的数度彻底释放,让乔韵睡得甜美死沉,梦中都泡在温柔乡里,这才是她真正想要的生活。

    可惜美梦总有人打扰,床头柜上的电话‘嗡嗡’响起,林子闲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睁开了星眸双眼,在黑暗中发亮,他顺手到一旁拿了电话在手中。

    看到是雷雄的电话,他本想偷偷下床出去接电话,不过从乔韵变化的鼻息中察觉到这女人已经醒了,貌似在装睡。

    林子闲想了想还是没有刻意回避她,躺在床上接通了,“喂!雷叔。”

    雷雄叹道:“邱健这边出了点事,逃跑的时候被埋伏的杀手开了两枪击中要害,已经死了。”

    他也感到有些遗憾,因为邱健是林子闲指定请他深挖的对象,这个忙他没有帮好。

    “死了?”林子闲眉头一皱,顿了顿道:“雷叔,死了没关系,邱健死的消息立刻封锁,找医生抢救,就说他还没死,杀手应该会再度进行确认,让‘疯和尚’去守株待兔!”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