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

第一一九六章 集体毁约

    站在一旁的苏秘书很冷静,目光从荧幕上的直线光点挪开,慢慢在这一群将军的脸上一个个看去。

    “爷爷!”俯身在老爷子面前的骆成虎轻喊了声,见老爷子没了动静,抬头一看荧幕上直线光点,两眼瞬间就红了,霍然回头怒吼道:“医生!”

    大家迅速让开,把少将院长给让了进来。少将院长亲自给老爷子的身体做了检查,就老爷子这身体采取电击复苏的办法抢救已经没有了必要,所以他最终向大家摇了摇头。

    “你干什么吃的!”骆成虎一把揪住了少将院长的衣领子,将其直接顶到了墙上,看他那样子好像要吃人一样。

    “老骆!”几人过来将骆成虎给强行掰开了。[

    “列队!”为首将领喊了声,一群将军站立成队后,他又喊道:“敬礼!”

    唰!十几个人齐齐抬手面对病床上老爷子的遗体敬军礼,大半人的眼眶在瞬间都红了。

    大家虽然和老爷子的政见不同,但是不妨碍他们发自内心对老爷子的尊敬,因为老爷子私,否则在场大部分人恐怕都不见得能有今天的地位。

    骆成虎最终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情绪,蹲在地上捂面‘呜呜’哭了起来。

    良久后,为首那名红着眼睛的将领举在耳边的手掌紧紧拽成了拳头放下道:“礼毕!”

    大家放下手后,有人仰天长叹,有人看着病床上的遗体默然不语,有人转身双手撑在墙上低头不语。

    有人一想到老爷子这么多年被软禁在大明园内,忍不住转身一拳砸在了墙上,长叹道:“老首长。您这又是何苦啊!”

    其实只要老爷子服个软,重新公开表个态,没人敢限制老爷子的自由,可是挺聪明的老爷子在这方面就是认死理,死也不肯屈服。

    骆成虎蹲在地上捂面哭得‘嗷嗷’的,流出的眼泪中有伤心,更多的是内疚。

    少将院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目光最后落在了苏秘书的脸上,发现苏秘书冷静得有点不像话。

    面表情的苏秘书盯着老爷子看了会儿后。走到了病床边,伸手帮老爷子合上了双眼,然后拿了块『毛』巾仔细帮老爷子擦干净了脸颊上留下的泪痕。

    随后走到为首将领的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份存折,双手递出道:“这里面是老爷子这些年的工资和津贴。一分钱都没有『乱』花,平常的吃用大多是自己在地里种出来的,存折里只留了十万块缴纳以后的党费,其他的全部捐给了贫困地区需要的人,每一笔钱都有账和去向可查。园子里还有些别人送的礼品,老爷子之前让我列出了单子,说在他死后全部上缴国家。不留任何遗产。”

    为首将领点了点头,将存折拿在了手上,问道:“小苏,老爷子生前还有什么遗愿吗?”

    “死后火化。不占山也不占地,不给后人留麻烦,骨灰能撒入长江、黄河便是他最大的心愿。”苏秘书平静说道:“还有一件他念念不忘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的。就是那面军旗。”

    好几人回头看来,都知道那面‘军旗’指的是什么。乃是老爷子当年从家乡带着一群弟兄奔赴战场打起的第一面旗帜,战争结束后老爷子的那些兄弟也死得差不多了,只有老爷子一个人活到了现在,而那面千疮百孔的军旗现在正躺在军事博物馆里面。

    那面军旗本是让后人缅怀先烈的,可是老爷子的意思是要在他死后取出来,他死后不想盖这个旗帜或那个旗,只想盖那面军旗随他一起火化,说是死后要去召集死去的弟兄,好告诉大家,他齐云峰当年带领大家出来浴血斯杀没有骗大家,也没有做对不起大家的事情,要光明正大地去给死去的弟兄们一个交代!

    为首将领重重点头道:“组织上会考虑的…博物馆里面的可以复制一面留下,原来的满足老爷子的遗愿。”

    “其他的没有了。”苏秘书平静回道。

    剩下的该做什么自然有其一整套的程序,也不是苏秘书能左右的。也可以说老爷子一断气,苏秘书除了要接受相关方面的询问和交割外,便已经和老爷子没了什么关系。[

    没多久便来了工作人员和苏秘书到了老爷子生前的宅子里,清点老爷子留下的遗物。这事要仔细,因为有些东西或文件之类的可能涉及国家安全,得防备有人泄漏出去。遇到不清楚的地方,工作人员也会向苏秘书提出询问。

    老爷子公开的遗嘱里有些东西是留给苏秘书的,一些老爷子生前使用的生活用品,譬如老爷子喝茶的茶壶之类的,还有就是那特制的军用沙盘。

    把属于赠送给苏秘书的东西检查后,打了包搬离了大明园装车。

    将交割的文件签字后,临上车前,苏秘书扶了扶眼镜回头看来,一向常年敞开的大门这次终于被工作人员给关上了,来的士兵在第一时间将这里封锁了起来,以备后面的处理工作。在没有得到批准前,这里已经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了。

    不出意外的话,老爷子的丧事结束后,苏秘书将要奔赴新的工作岗位,去某省担任副省长。老爷子刚死,出意外的可能『性』不大,没人会在这个时候不给死去的老爷子面子,否则有些人不会答应。

    苏秘书深吸了一口气,钻进了车里,带上车门保持了沉默,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到这里……

    此时的林子闲正在丈母娘家里,一家几口人吃过了晚饭正聚在客厅看电视。

    半躺在沙发上的乔韵倚靠在林子闲的身上,秀发松散,双脚曲在沙发上,抱着林子闲的一只胳膊悠然自得。

    乔安天端了杯茶在手中,两眼盯着电视上的新闻。

    萧桦端了刚切的水果放茶几上,见到女儿的幸福小模样,脸上悄悄笑开了花,走到沙发旁拍了拍乔安天,让他让了让位置,然后坐在了靠林子闲的一边,笑眯眯问道:“小林,你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准备什么时候要小孩?”

    “啊…快了,快了。”林子闲在那干笑着。

    乔安天瞥了眼老婆,见萧桦摆正了姿势,知道老婆又准备开始讲大道理了。

    幸好林子闲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萧桦自觉地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给调成了静音。

    林子闲『摸』出电话一看,发现是苏秘书打来的,接通放在耳边笑道:“苏秘书,有何指教?”

    苏秘书语气平静道:“老爷子在下午过世了。”

    “呃……”林子闲怔了怔,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可是苏秘书主动打电话告诉自己是什么意思?自己和老爷子的感情好像还没深到这种地步吧?何况老爷子那种人的丧礼自己是不方便去参加的。

    顿了顿,想到自己那个便宜师兄,调整了语气宽慰道:“那真是太可惜了,苏秘书,节哀顺变。”

    一句‘节哀顺变’让乔韵盘腿坐了起来,乔安天和萧桦的目光也一起看了过来。

    双方简单几句后,终止了通话,萧桦第一个忍不住问道:“小林,谁过世了。”

    林子闲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是苏秘书打来的电话,齐云峰齐老爷子下午过世了。”

    萧桦立刻‘哎哟’摇头,一脸很惋惜的样子。

    “齐老一百多岁了,也算是少有的高寿了。”乔安天也摇了摇头,不过他看向林子闲的眼神多少有些惊讶,看来自己这女婿和那个苏秘书关系匪浅呐,竟然这么快能想到和他报丧。[

    乔韵则『摸』出了脖子上挂的两枚戒指,对父母说道:“这是齐老送给我们两个的结婚礼物。”

    萧桦当即叮咛道:“一百多岁老人的心意,送给谁都是福气,可要收好了。”

    林子闲则拿起电话拨了林保的号码,接通后说道:“老头,刚接到消息,齐云峰过世了。”

    林保那边默然了一会儿,说道:“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老爷子的死对大多数人来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顶多是日后电视里的一则沉重哀悼新闻,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林子闲也并不觉得和自己有太大关系。

    林大官人眼前这一关就很难过,正接受着萧桦的一堆‘造人经’轰炸。林子闲想向乔韵求援,可乔韵不时勾勾嘴角,完全当做没看见他的眼『色』。

    不过两人一回到房间,林大官人立刻对乔董事长展开了报复,**『裸』的报复。

    不报复白不报复,实在是乔董事长在片子里学来的技术还真敢用,林大官人完全抱着不享受白不享受的想法……让她彻底折腾个够吧!

    索马里沃森基地,几架直升机从远方掠来,嚯嚯降落在了停机坪上。

    远处几辆坦克上载着一群挂枪的士兵归来,可谓是得胜归来,因为刚把附近的一群武装分子给剿灭了。这次罗姆在全程观战,结果让他很满意,那些乌合之众面对自己武装起来的队伍根本不堪一击。

    罗姆刚跳下直升机,走了没多远,便见安娜开着一辆越野敞篷车停在了他的身边。

    罗姆一看安娜的脸『色』便知道有事,钻上副驾驶位问道:“什么事?”

    安娜边驾车向跑道的尽头开去,边扶着方向盘说道:“出事了,华夏那边的客商集体撕毁了和我们的合作合同。”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