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零章 都是疯子

    “你的意思是说……”林子闲眼珠转了转,低声问道:“偷情?”

    杜邦摇头道:“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严密,所以目前还没有切实证据,不过种种迹象表明,一定是如此,现在我们唯一欠缺的就是实实在在的证据。”

    “你是说…才几位枢机有问题?这和你说的六十位枢机还有不小差距啊!”林子闲貌似来了精神,这厮如此态度不像是教廷的红衣大主教,倒像是打入教廷内部的卧底。

    三人相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笑意,知道这厮动心了。

    杜邦笑道:“虽然还没有抓住他们的证据,但是我派出了大量人手从那几位枢机身上入手,顺藤摸瓜的侦查之下,竟然发现牵连其中的枢机已然超过四十多人,这就好像是一个狂欢派对,秘密而刺激。有迹象显示,参与了这个狂欢派对的枢机应该不止四十人,不过查到这个地步,我们暂时中断了侦查。”

    “中断了侦查?”林子闲好奇道:“为什么?难道你们受到了什么压力?”

    杜邦说道:“大选已经临近,我必须集中人手为大选服务,所以只能暂时中止对那些枢机的调查。”

    林子闲点头道:“原来如此。”他知道,对这些政客来说,一切事情都要为大选让步,因为这关系到这些政客的政治生命。

    “如果布鲁斯能当选总统,那么情报机构就依然在我们的掌控之下。”杜邦对林子闲露出一个你知道的表情,勾引道:“很显然,事后布鲁斯先生必定会给予情报机构更多的支持。彻底调查那件事情,只要掌握了证据,下一任教皇便很有可能是凯撒主教。如果换了别人做总统,就算有了调查结果,当局必定要选择更有利的扶持对象。而不是凯撒先生您。所以说,这对我们双方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凯撒先生应该不会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这个嘛……”林子闲十指敲打着椅子的扶手,眼珠滴溜溜乱转,心动了。这厮真的心动了。

    他虽然曾经有过那个想法,但是从不认为自己真的有可能会登上教皇的宝座,如果自己真的成为了教皇,哪怕事后甩手不干了,可是有过这个虚名不管是谁想动自己,哪怕是l家族都要考虑下,否则就是和全世界庞大的信徒为敌。

    也就是说。只要混上了教皇,自己惹下的一屁冇股麻烦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不过转念又发现自己差点上了这三人的当,完全是画饼充饥的事情,自己哪能当真?不能因为没影的事忘了眼前的事。

    林子闲干咳一声道:“局长大人描绘的前景虽然好,可毕竟是前景。太遥远了,我只能把它当做你们给予的一个承诺,眼前还是说点实际的好。”

    三人发现这家伙没那么好糊弄,布鲁斯皱眉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当教皇!”林子闲毫不犹豫地掷地有声道。

    三人一愣,布鲁斯有些傻眼道:“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可我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万一你们事后不认账怎么办?”林子闲摸出一根烟点上。翘个二郎腿悠然道:“你们必须要拿出实际行动做保证才行。”

    理查德沉声道:“你想要我们拿出什么实际行动?”

    说老实话,他有点不耐烦林子闲,如果对方不是有利用价值。他觉得林子闲根本没有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资格。

    林子闲吸了口烟,朝三人勾了勾手指,三人相视一眼,都走了过来。

    林子闲再次把三人脑袋招近了点,低声道:“我想你们弄一枚大威力的导弹不会太困难?”

    三人同时一惊道:“你想干什么?”

    “目标锁定大卫庄园,发射!”林子闲低声说道。

    “啊!”三人差点惊掉了下巴。都吓得连连后退几步,布鲁斯暴怒道:“你疯啦!”

    “疯子!”理查德一脸地难以置信道:“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一旦被l家族知道了是我们干的。我们全部都要去见上帝。”

    三人脸色都吓白了,才发现自己在与虎谋皮,和这疯子根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林子闲扫了三人一眼,叼上烟慢吞吞道:“说实话,我是为你们好,不这样做的话,我根本没办法左右l家族、教廷和血族的战争,更没有办法把他们引出巴黎。”

    “不行,绝对不行。”杜邦一口否决掉,走到布鲁斯的书桌上拿了一根雪茄,心有余悸地点上吞吐。

    “如果事情做得隐秘点,谁也不会想到是你们干的。当然,你们不想干,我也没办法勉强你们,毕竟我也在和你们冒同样的危险,一旦事情败露,l家族同样不会放过我。所以说,只要你们能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我是不可能出卖你们的。”林子闲摊了摊双手道:“我想你们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他本来就是个亡命之徒,对他来说,没什么是他不敢干的。l家族又怎么样?他又不是没干过。

    他掐掉烟,看了眼古老摆钟上的时间,提醒一句,“离天亮不远了,如果天亮后,你们还没有答复,我想我们不会再有商量的机会。”说罢走到一旁的沙发上拉过毛毯盖在身上躺下了睡觉。

    书房里静默了一会儿,三人一阵眼神交流后,都一脸阴霾地离开了书房,来到了隔壁的小间。

    “疯子,绝对是疯子。”杜邦对两位沉着脸的两位同伴问道:“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们认为还有商量的必要?”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人,永远都是我们这些政客。”布鲁斯突然来了句。

    理查德微微点头道:“他说的没错,如果事情做得隐秘点,的确没人会想到是我们干的,也没人会想到我们会干这样的事情。何况现在l家族、教廷和血族正在交战,那些大财阀更是对l家族虎视眈眈,完全有对l家族动手的理由……我手上恰好掌握着一具准备在黑市出售的地对地导弹,没人知道。”

    “你们两个是不是也疯了?”杜邦震惊道:“一旦大卫庄园遭到袭击,后果将波及整个法国政坛。”

    布鲁斯淡然道:“于是没人敢在这个时候上蹦下跳了,大家都安静了,否则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l家族的怀疑对象。只要导弹针对大卫庄园一发射,哪怕那小子不能把纷争引出巴黎,在目前我占优势的局面下,维持现状也是最有利的。所以虽然疯狂,但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

    林子闲不明白局势,倒是没有想那么远,然而布鲁斯显然比他想得更多。

    杜邦脸色发白道:“万一那小子把这个秘密给泄露了出去怎么办?”

    理查德不愧是军人出身,语气平静道:“一旦那样做了,大家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管是谁把事情给泄露了出去,跑不了你,也蹦不了他,他是疯子不是傻子。”

    布鲁斯微微叹息道:“从历史上来看,那些成功的政客当中,比我们更疯狂、更卑鄙的人大有人在。胜者为王,失败者会被所有人踩在脚下。杜邦,目前党内有人呼吁让布尼尔取代我的竞选位置,你想过那样的后果吗?一旦布尼尔上位,你猜他会不会报复你当初对他的调查?”

    理查德点头道:“没人会同情失败者,一个政客如果不能学会不择手段,不会是一个成功的政客。”

    最终在半个小时后,林子闲、理查德和杜邦离开了布鲁斯的家,估计在法国总统竞选结果出现前,几人是不会再在布鲁斯的家里碰头了。

    回到酒店房间的林子闲没有睡觉,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坐在一张椅子上,两腿架在桌子上,沉寂在黑暗中,烟一根接一根,忽明忽暗的烟头不时照亮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他知道自己在冒险,但是他其实一直都在冒险……

    川上雪子早上醒来出了房间后,第一件事情便是打开了林子闲的房间看看。结果门一打开便发现满屋的烟味,而林子闲则像尊雕塑一般坐那一动不动。

    川上雪子看了眼烟灰缸,发现装满了烟蒂,不由皱眉道:“你一晚上没睡觉?”

    “现在睡意来了。”林子闲呵呵一笑,起身脱掉了外套,拔出了腰上的两把枪,放在了桌子上,进了卫生间稀里哗啦。

    再出来时,直接穿着睡衣倒在了床上,顺手拉过被子蒙住了脑袋。

    川上雪子有点无语,问道:“要不要吃点东西再睡?”

    被子里伸了只手出来,对她摆了摆。

    一天后,法国勒阿费尔市郊外的山野中,一辆蒙着帆布的车辆停下后,车上跳下了五个穿着工人制服的男人,爬上车迅速将帆布给揭开了,露出了雄踞在车体上的锥形物体。

    几人一阵忙碌后,锥形物体缓缓竖立在了车尾,瞄向了苍穹。

    突然,一阵火光喷涌,激起巨大的烟尘,锥形物体的尾部喷吐着火焰,‘轰’然一声升空,速度越来越快,急速消失在天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