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四章 布鲁斯的麻烦

    林大官人顿时被恶心得够呛,全身冒起了鸡皮疙瘩,差点没抽回手来甩他一嘴巴。麻痹的,你吻就吻,干嘛摆出如此深情的样子。

    布鲁斯同样神情微微抽搐了一下,斜睨了眼自己的女婿,心想你有没有搞错,你还真把这流氓奉若神明了?

    瑟琳娜也有点神情怪怪的,实在是服了林子闲,人也是他,鬼也是他,神也是他。

    在约瑟夫敬爱的目光中,林子闲又和瑟琳娜行贴面礼。对这女人,他就不客气了,悄悄在她衣服上擦了下手背上的口水。瑟琳娜发现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悄悄看了眼他的动作,心中一阵无语,为自己姐夫的虔诚感到不值。

    随后宾主双方进了屋里落座,寒暄了一阵后,布鲁斯在妻子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夏洛特微微点头,找了个理由向林子闲抱歉一声,把女儿蒂芙尼和女婿约瑟夫给叫走了。

    于是客厅里就剩下了布鲁斯、林子闲和瑟琳娜三人。

    布鲁斯看了眼从头到尾低头不语的女儿,又扫了眼翘个二郎腿端杯咖啡若无其事的林子闲。

    瑟琳娜这次被血族抓走的事情经过,她已经详细向自己父亲讲述了,别说是布鲁斯看出了女儿是被林子闲给利用了,就连瑟琳娜自己也明白了。

    “凯撒主教,如果我的女儿瑟琳娜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我代她向您赔罪。”布鲁斯开始言归正传了,他把不知内情的相关人员给支走,就是为了方便谈话。

    “市长先生言重了,我和瑟琳娜是朋友,并没有什么过结。”林子闲放下手中的咖啡,盯着瑟琳娜淡淡笑道:“瑟琳娜,你干过什么得罪我的事情吗?”

    瑟琳娜慌忙摇了摇头,有点如坐针毡的味道。

    布鲁斯心中有些恼火,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恐吓自己女儿,要不是知道这厮的背景复杂,他压根就不会把对方请到家里来,早就另想办法收拾了。

    布鲁斯正了正神色道:“凯撒,如果瑟琳娜没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希望你能放过她,她不懂事,陪你玩不起。也许我该说得更明白一点,您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她?”

    这是要开诚布公地谈判了,林子闲本来没想过再折腾瑟琳娜,但是对方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就不客气,直言不讳道:“我有一位朋友在巴黎经营一家酒店,如果她以后遇到什么麻烦的时候,希望市长先生能够提供帮助。”

    “我想您说的是蒙氏?”布鲁斯微微笑道:“有安迪先生的关照,我想她在巴黎不会遇到太多的麻烦。”

    林子闲微微垂眼道:“一个女人身在异国他乡经商,政治上的庇护非常重要。”他可没把握和安迪做一辈子的朋友,想在关键时刻给蒙子丹留一条后路。

    布鲁斯目光微微闪了闪,点头道:“我明白了,她会得到我力所能及的关注。”

    “我能把你的话当做一个政客的承诺吗?”林子闲斜眼问道,潜台词是你们政客的承诺能值得信赖吗?

    布鲁斯轻笑道:“我想瑟琳娜会和蒙小姐成为好朋友的,布鲁斯家的亲密朋友在排除类似血族之类的特殊情况下,在法国的人身安全是能够得到保障的。”

    两人云里雾里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林子闲起身向对方伸出了手,布鲁斯也站了起来,两人握手相视一笑。

    对林子闲来说,这就是一棍子捅破蒙子丹那层膜又害得人家远走他乡所付出的代价,他觉得自己已经尽量对蒙子丹做出了补偿,已经不欠蒙子丹什么了。至少自己已经尽力了,能图个心安,因为林保给他的二十年期限已经不多了。

    而对布鲁斯来说,之所以能答应得这么爽快,也是政治上的需求,蒙子丹在华夏的家庭背景他早有所了解。他已经在开始布局,为自己登上宝座后的对华接触做准备。

    总的来说,布鲁斯并没有吃什么亏,论到政治方面的老道,林子闲远远不是布鲁斯的对手。

    事情谈完了,林子闲也没心思留在这里吃什么饭,遂告辞道:“感谢市长大人的邀请,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情,要先走一步了。”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希望主教先生能留下用餐,因为还有两位重要朋友想和您见面。”布鲁斯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道:“我想应该快到了。”

    林子闲‘哦’了声,慢慢坐回了沙发上,心里琢磨着会是谁。

    很快,布鲁斯又喊上了家人,一起到门口迎进来了两对客人。来的是法国陆军总司令理查德夫妇和安全总局局长杜邦夫妇。

    布鲁斯引到林子闲面前给双方做了介绍,理查德和杜邦对林子闲的态度相当友好,引起了林子闲的警觉,他其实最不愿意和政客打交道,在琢磨布鲁斯引荐这两人给自己认识的目的。

    客人都到齐了,布鲁斯家的晚宴很快开始了。

    一张长条餐桌上,宾主双方依次落座,大家用餐的气氛很好,言谈之间都是些有趣的小事情,仿佛真的就是一场家宴一般。但是林子闲可不这样认为,陪笑答话之际都一直保持着警惕。

    用餐完毕后,布鲁斯邀请理查德、杜邦和林子闲去参观他的书房,却没有邀请其他人,林子闲立马知道正题来了。

    布鲁斯夫人夏洛特自然是负责招待其他客人,而布鲁斯本人则带着三人来到了自己宽大的书房。

    老管家莱昂内尔给几人倒上酒后,便安静地离开了书房。

    书房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理查德晃荡着红酒看着窗外,率先打破了沉默,道:“巴黎的夜晚真美啊!”

    “可是并不像表明上看到的那么完美。”杜邦接话道:“尤其是最近,想必布鲁斯市长很头疼。”

    布鲁斯苦笑道:“的确如此,先是明星广场的事情,接下来的这些天,我的办公室不断接到投诉,整个城市的下水道接连遭到损坏,多达数百处,每天都要派出工人对堵塞的排污系统进行疏通。尤其是晚上,经常会有人从下水道蹦出来打打杀杀,严重影响了市民的正常生活。”

    林子闲眉头一扬,他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教廷和l家族的人大规模追杀血族所造成的。本来影响闹得很大,可是l家族凭着对媒体的强大掌控能力,这样的事情竟然没见在媒体上有任何报道,所有媒体集体失声了。

    林子闲不知道这三个家伙当自己面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所以继续装聋作哑,假装听不懂,漫不经心地品着红酒。他可不想卷入政治,那东西他玩不起。

    布鲁斯三人不动声色地相视一眼后,杜邦直接挑破话题道:“想必凯撒主教心里最清楚是怎么回事。”

    人家点到自己头上来了,林子闲看着手中的酒杯,淡淡回道:“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事情是凯撒主教挑起来的,我们希望您能帮忙化解此事,让巴黎的夜晚重新恢复宁静。”杜邦说道。

    布鲁斯点头道:“凯撒,想必你应该知道,我正在积极筹备竞选下一任的总统,如果再让他们闹下去,我连巴黎市长都没办法干下去了,就更不用提竞选总统。”

    “市长对我的期望太高了。”林子闲抬眼道:“这件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也没必要绕什么圈子,现在是l家族、教廷和血族之间的战争,凭我的能力根本没办法插手,恕我无能为力。”

    杜邦说道:“我们既然能和您见面,对您的事情就不会一无所知。你既然能挑起一场事端让l家族、教廷和血族开战,想必您也能再挑起一场事端,把他们从巴黎给引开直到总统选举结果出来以后,我们对您这方面的能力深信不疑。”

    理查德点头道:“当然,我们不会让您白白付出,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商量。”

    林子闲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家伙是穿一条裤子的,至少也是站在共同的政治利益上的。林子闲笑道:“这件事情你们应该去找l家族。”

    布鲁斯深吸了口气,坦白道:“如果我们能左右l家族的意志,就不会找你。”

    麻痹的想把老子当枪使!林子闲腹诽一声,冷笑道:“我这样做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你们要知道这可是去玩命!”

    布鲁斯开口问道:“你想要什么可以说出来。”

    “我不想要什么。”林子闲放下酒杯起身就走。

    杜邦立刻喊道:“凯撒,我觉得你应该再考虑考虑,任何条件都可以提出来谈判。”

    “那就等我考虑好了再答复你们。”林子闲敷衍一句,大步离开了。

    布鲁斯三人的脸色顿时一沉,他们没想到林子闲连条件都不提就跑了,枉费了一番心思。

    而林子闲离开布鲁斯的家后,途中接了个电话,一路驱车来到了郊外的那座大型仓库内。

    自动门开出一段空间放了他的车进去后,立刻又闭合上了。

    仓库内一辆车的引擎盖上,坐着一位身穿蓝色修理服,帽子压得低低的魁梧男子,看不清脸。

    林子闲走了过去,摸出烟扔了一根过去,帮他点上火后,自己也点了根,问道:“人在哪?”

    蓝衣男子叼着烟跳下了车道:“跟我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