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八章 净化

    托马斯竭力保持平静,不想和他吵,伸手摁在了林子闲的肩头,缓缓而又语重心长地说道:“因为你是教廷的主教枢机,教廷的荣誉就是你我的荣誉……”

    “不用你提醒。”林子闲大手一挥,拨开了他的手,放眼远方,大声道:“我想你应该知道了,我这个红衣主教已经用实际行动维护了教廷的荣誉,一出手就给予了血族迎头痛击,给血族造成了巨大损失,效果强于你们圣殿骑士团的行动。我现在可以拍着胸脯大声说,我无愧于红衣主教的身份,无愧于教皇陛下对我的册封,我这个红衣主教做得当之无愧!”这厮情绪貌似莫名有些激动。

    “好!你做得很棒,做得比我们圣殿骑士团更好。”托马斯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挥手指向那座成为了废墟黑焦一片的小房子,大声道:“血族的事情我们先不提,你身为红衣大主教,为什么私自对埃菲尔修道院动手?艾玛院长为什么会死?埃梅利去了哪里?你为什么要放火烧房子?”

    “你在质问我?”林子闲怒声道。

    “对,我就是在质问你,我身为圣殿骑士团的团长,在教廷内部有权利对教皇以下的任何人提出质问!”托马斯振臂大声道。

    “质问你妈去。”林子闲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只录音笔,拍在了对方的胸口,怒声道:“你自己听听。”

    这只录音笔里有审问希尔伯爵时录下的口供,如果双方的情绪不是这么激动。他考虑到埃梅利和艾玛院长死都已经死了,没必要让这两个可怜女人死后还背上污名,本是不想拿出来的东西,终究还是火冒三丈忍不住拿了出来。

    托马斯盯着林子闲不语,手指重重摁下了录音笔上的摁钮,里面的答问内容让他脸色渐渐黑成了锅底。

    他做梦都没想到修道院的修女中有这么多人和希尔伯爵有染,连艾玛院长在四十年前就已经那啥了。而且自己信赖的手下、身为圣殿骑士团成员的埃梅利也被希尔伯爵给征服在了胯下,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记响亮耳光,巨大的羞辱……

    录音内容播放完后。林子闲点了根烟,深吸一口,吐着烟雾。指着他鼻子骂道:“你敢说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早就说这个修道院有问题,更是数次告诉你埃梅利有问题,可你老是护着她们,跟老子谈什么狗屁信仰,这就是你忠贞不渝的伟大信仰,还比不过一个男人胯下的小弟弟,你不动手,老子这个红衣大主教帮你动手把问题给解决了,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我的所作所为应该受到最隆重的褒奖才对!”那叫一个唾沫横飞。

    “亚瑟。”托马斯猛然咆哮一声。

    这一嗓子几乎吼得山上山下都能听到。在车内小睡了一会儿的玄冰微微睁眼,被吵醒了,摸了摸头疼欲裂的脑袋。

    一名圣殿骑士团成员迅速跑了过来,托马斯把录音笔扔给了他,怒声道:“你听听里面的内容。把那两个玷污教廷圣洁的**执行净化,修道院内的所有人都给我仔细进行调查,有任何疑点的人,统统关押起来。”

    亚瑟打开录音听了一遍,同样脸色大变,迅速调头而去。

    林子闲和托马斯则各看一边。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情绪都不平静,脸上都有抑制不住的火气。

    不一会儿,大呼小叫像杀猪一样的卡萝和珍妮特修女被圣殿骑士团成员给揪着头发拖了出来。两人很快被绑在了临时钉制的十字架上,并排树立在了一起,有圣殿骑士团成员正在给她们脚下堆放木柴。

    两位哭喊的修女不停喊着请求宽恕,修道院内的所有修女都被赶得集中到了一块,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头看了眼的林子闲脸色大变,开始还不明白‘净化’是什么意思,现在看到有人点燃了火把,当即明白了过来,怒声道:“托马斯,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想活活烧死她们?”

    “这是她们应得的惩罚……”托马斯愤怒道。

    “她们所做的只是正常人该有的生理**,别说是人,是个动物的都有,她们毫不知情,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你们那高高在上的信仰凭什么决定别人的生死?”说话间,林子闲发现圣殿骑士团成员正在往木柴上浇汽油,立刻怒声挥臂道:“住手!都给我住手,我以教廷红衣大主教的名义,命令你们住手!”

    “主教大人,求您宽恕我们,求您救救我们……”惊慌失措的卡萝和珍妮特修女被绑在十字架上对着林子闲痛声求救,显然都被吓坏了。

    被惊醒的玄冰隐隐见林子闲在上面吵得厉害,迅速下车向山上跑来。

    那群准备行刑的圣殿骑士团成员齐齐回头看来,不知该不该听凯撒主教的话。托马斯却是冷酷无情地大手一挥,立刻有几人将手中的火把扔进了堆积的柴火上。

    ‘轰轰’两团汹涌的火焰迅速将两位修女给吞没,瞬间将两人身上的衣服和毛发化作飞灰,两人发出惊天动地的可怕凄厉尖叫声,“啊……”显得异常的痛苦。

    跑上山来的玄冰也惊得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竟然在活生生焚烧两个女人。

    一群修女们迅速十指扣握在胸前,都吓得不敢看,齐齐在那闭眼念叨什么。

    林子闲迅速撒开腿跑去救人,托马斯大臂一伸,拦在了前面。林子闲当即弹身而起,从他头顶翻过,落地疾奔。

    一群圣殿骑士团成员迅速拦成一排,挡住了他。

    林子闲像发了疯一样。手脚快如闪电,打翻一堆人,冲到了两座凶猛的火堆前。

    然而一切都晚了,现场已经能闻到令人作呕的烤肉香味,两个女人已经被火苗给焚得不成人形。可能是因为刚点火没多久,两人都还没死透,在那痛苦地扭曲。场面惨不忍睹。

    林子闲张开双臂用力地面对两人振动了两下,他知道现在就算把两人救下来了,只怕到时候两人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他忽然从腰上掏出一把手枪来。直接上膛,‘砰砰’两枪打爆了十字架上不成人型的两人的脑袋,扭曲的两人顿时不动了。

    转过身来。手中枪口横扫一群修女,声嘶力竭地喊道:“都看到了,这就是你们伟大的信仰!”枪口一举,对天‘砰砰’一连串射击,一口气将弹夹中的子弹给打光了,弹壳一只只跳落在他的脚下。

    玄冰眼睁睁地看着林子闲,还是第一次从林子闲脸上看到如此无力而愤怒的表情。

    林子闲已经回手将枪给扔进了燃烧的火堆,快步朝托马斯走了过来,脚步越走越快。

    托马斯意识到了什么,缓缓向后退去。果然。林子闲冲上来就是一拳,‘砰’直接将托马斯给一拳放倒在地,还猛烈地踢了两脚,朝他身上‘呸’地吐了口唾沫,“去你妈的狗屎信仰!”

    一群圣殿骑士团成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红衣主教打黑衣主教,咱们要不要过去帮忙?

    托马斯爬了起来,擦了把嘴角渗出的血迹,问道:“凯撒,你是不是杀了埃梅利。同样对她执行了净化?”

    “我净化你妈!”林子闲又是一脚将他踹得连退几步,指着他鼻子骂道:“老子无情不到你那么畜生的地步,埃梅利是自杀,她自己用剪刀捅进了自己的胸膛。艾玛院长也是自杀,她从山上跳了下去,她们都是为了你们那狗屁信仰自杀的。”

    托马斯继续问道:“血月星芒是不是一直在埃梅利手中?你是不是拿到了血月星芒?”

    “没有!”林子闲直接挥手否认了,又摸出一根烟点上了,走到一旁大口而又贪婪地吸着。

    托马斯向一侧伸出了手,很快有人又将那掌上电脑交给了他。他调整视频后,走到林子闲身边,指着上面林子闲手拿的一串东西,怒声道:“你交给血族的是什么?是不是血月星芒?”

    “没有!”林子闲喷了他一脸唾沫。

    托马斯气得一下将掌上电脑给摔成了碎片,双手揪住了林子闲的衣领,愤怒无比道:“你疯啦!你竟然为了救个女人,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血族?”

    “***的怨我?”林子闲一把推开他,两指夹着烟头怒指道:“我让你派人保护她,你却根本没当回事,你如果派了人保护她,她又怎么会被血族给抓走?她不被血族抓走,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我救人怎么了?只要我乐意,只要我喜欢,别说是‘血月星芒’,就算是天上的月亮我也一样可以拿出来交换……跟你这种不懂什么叫爱情的人说这个,简直是对牛弹琴,滚一边去!”

    “你的爱太多太烂了,只要是个美女你就爱心泛滥,圣殿骑士团没有那个责任,也没有那个义务保护你那永远数不清的女人。”托马斯回手指向了玄冰,怒极反笑道:“我很高兴,看到你身边又多了一位美女,你身边究竟有多少个女人我永远数不清,爱对于你来说只是个借口,你是真正的无耻不负责任。”

    “我就无耻不负责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林子闲咣咣拍着自己胸口,双手朝天合十,大声道:“主啊!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因为我的爱太多太泛滥了,去你妈的主!我的爱我自己做主!”

    托马斯气得一脸通红,再次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两眼隐现泪光地咧开嘴巴声嘶力竭道:“你应该大声把你这话对死去的‘蜂后’说一遍,你应该在‘蜂后’临死前,在她浑身是血躺在你怀里的时候,大声告诉她,让她知道为你而死值不值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