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七章 形势比人强

    “靠,你玩真的。”林子闲怪叫一声,身形一阵灵巧闪动,哪像是受了重伤要死的人。躲闪中找到空隙,突然出手插入刀光中一点,喝道:“撒手!”

    两人迅速分开,大刀已经到了林子闲的手中,单手抓着厚厚的刀背,冷笑道:“老爷子,你那点功夫就别在我面前卖弄了。”

    <的境界。”

    林子闲瞬间弓腰塌背,两肩一垮,jing神萎靡道:“蝼蚁尚且贪生,傻子才会坐以待毙,我这叫垂死挣扎好不好。”

    齐老爷子捏了捏被强行夺走刀的虎口,斜眼道:“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这么说都是夸奖你了,简直就是一死皮赖脸。有本事不要躲,让我劈上一刀我才相信你快挂了。”

    “让你劈上一刀?活人也给你劈死了,我脑子有问题还差不多。”林子闲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顺手甩刀,大刀唰地一声插进了不远处的大树上。

    苏秘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自己还是见少了血腥场面,被这小子给糊弄了,纯粹就是被打得卖相难看了一点,其实这厮身体好得跟牛一样,给他一犁耙,能把八百亩地给耕了。

    林子闲也知道被识穿了,再装下去也没意思了,干脆直话直说道:“苏秘。打我的那些匪兵帮我找出来,妈的,多少年没吃过这样的亏,差点在yin沟里翻了船。”

    苏秘笑而不语,这事他不可能去做,老爷子也不可能会答应。

    老中青三人在荷塘边叽里呱啦了一阵后,苏秘带着林子闲离开了。

    到了关押八大派掌门的地方后,两人直奔铜墙铁壁的重犯监狱。临进去之前,林子闲又重新戴上手铐和脚镣。

    哗啦!哗啦!脚镣拖地的声音由远及近,被关在监牢内的八位掌门大人闻声都站了起来,站在金属栅栏前向外看去。

    只见脸上带着血迹,被打得鼻青脸肿,脑袋上裹着带血纱布的林子闲,脚步沉重地慢慢一步步挪来。确切地说是脚步虚浮无力在拖地行走。手上的手铐和下面的脚镣刺眼,一看就是被收拾得很惨的那种。

    八大派掌门神情凝重。呼吸也有些沉重。大家都知道,这次本来是没林子闲什么事的,但这厮一时冲动为大家出头,结果被搞成了这样。光这份为人,大家算是在心里记下了。

    如云真人看着眼前脚步沉重走过的林子闲,嘴角紧绷,双拳的骨节握得啪啪作响。

    “阿弥陀佛。”释永新和普霞师太则双手合十。对着经过的林子闲宣了声佛号。

    “林兄弟。”严德芳抓住金属栅栏喊了声。

    “老弟,你没事?”吴成道沉声问道。

    “小弟!姐姐对不起你。”师月华一双白手抓着金属栅栏。悲呛一声,眼泪那叫一个流得哗哗的。她认为小弟如果不是为了她出头。怎么会遭此大劫。

    林子闲停步,咧开嘴左右看看大家,对着大家惨然一笑,神情凄凉无比,牙口还带着血。这情形之前在大明园还没有,是临进来时化了下妆,否则不足以显示其遭受的迫害。

    “快走!”两名在身后押解的士兵见他停下了,立刻用枪管在他后背捅了一下。

    林子闲立刻像失去平衡的玩偶一样,眼睁睁地,硬邦邦潸然倒地,砸在地上‘砰’的一声。趴在地上的林子闲暗骂了一句,麻痹的,今天下血本了……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里,林子闲就是被随便捅了一下,就无法站稳了,可见之前定是发生过大家难以想象的事情,否则一个练武之人怎会如此弱不禁风?

    “小弟!”师月华简直是一声惨叫,其他七人一个个双目yu裂喘着粗气。

    “站起来。”两名士兵朝林子闲身上踢了两脚。

    “住手!”八大掌门几乎是同时朝那两名士兵怒吼道。

    就在这时,监牢走廊进来的地方也传来一声沉喝:“住手!”

    只见张震行大步走了过来,那两名士兵立刻朝他敬了一礼。张震行看了眼地上的林子闲,说道:“他是我朋友,也是这里的客人,不是囚犯,不要再动手动脚,先把他带出去看医生。”

    “是!”两名士兵再次敬礼,随后双双俯身,一人抱上一头,将林子闲给抬了出去。

    八大掌门直到看不见了林子闲,才将目光投向了张震行。而张震行却是微微一招手,一名军官提着一只手提箱走来,当场打开了,里面放着和笔记本联机的军用卫星电话。

    “对于诸位,我都认识,但是诸位可能不认识我,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张震行笔直站在两排囚笼中间的走廊,对众人微笑道:“张震行,国家安全部特别行动处处长……想必这次把诸位请来的目的,之前程教授已经和各位有过交代了,和八大派之间的协调工作从现在开始,具体由我负责,希望大家合作愉快。”

    就在这时,如云真人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如云真人摸出电话一看,发现是女儿司空素琴打来的,正要接电话,守在门口的两名士兵已经枪口一指,喝道:“放下!”

    如云真人立刻冷眼扫来,张震行走了过去,摁下两名士兵端起的步枪,笑道:“都是客人,不是囚犯,允许zi you接听电话,否则也不会让他们把电话带进来。”不过随后又对如云真人说道:“真人,希望你暂时对现在所处的地点进行保密。”

    如云真人不置可否,接通电话放在耳边,电话里传来司空素琴的声音,“爸,你怎么不在招待所,去哪了?”

    她现在正在招待所,谁知招待所服务员却说学习班已经散了,客人也都退了房间走了。司空素琴当即觉得奇怪了,父亲就算是离开怎么会不告诉自己一声?于是就有了这一个电话。

    “门派内部有些事要处理,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如云真人淡淡笑道,看得出来不想让女儿担心。

    听说是门派内的事情,司空素琴也不好多问,关心了一番便挂了电话。

    张震行很有耐心地等如云真人收了电话,才重新走回走廊中间,对众人说道:“承诺大家都看到了,我也就不再啰嗦了。有人说自己做不了主,要和门派内部先做沟通,那么现在就给大家这个时间,用自己的电话和自己门派沟通也行,没带电话的。”

    他指了指身后军官手捧的箱子,“我这里提供卫星电话,希望明天能听到大家的正确答复,否则三天后立刻对各派进行合法清理。另外提醒一句,这是一份不对外公布的保密承诺,目的就是不想影响ri后八大派的自治权利,希望大家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不然后果很严重。”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根本不给大家另外的选择。

    “妈的,简直是土匪!”严德芳怒吼了一句,一拳砸在了墙上。

    然而生气归生气,事情不及时处理搞不好是别想出去了,前面被收拾得很惨的林子闲就是前车之鉴,人家连国外教廷的主教都是说收拾就收拾,一点都不顾忌影响,可见针对他们的事情是势在必行的。

    一进这里,大家就看得很清楚了,这里重兵把守,分明是军事重地,也就是说是军方对他们出手了,没谁认为八大派有能力和军方对抗,闹起来无异于以卵击石。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的考试找多少关系施压都没用,敢情是枪杆子出动了。

    吴成道突然拍着铜墙铁壁感叹了一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还是和绝情师太闹出的事有关呐,上次军方演习施压的事情大家还记得吗?绝情师太若是不闹那一出,军方又怎么会盯着我们不放?”

    话虽这样说,但也于事无补,形势比人强,大家一顿愤怒、感慨和蹉跎之后,终究是一个个老老实实地和门派联系了。

    不过崆峒派的胡灵子、华山派的吴成道和八卦门的严德芳倒是没那个必要,因为三家已经沦落到了家长制,谁是掌门谁说得算,门内压根没有什么能制肘他们的人,所以电话也没必要打了。

    当夜,少林寺的一群老和尚围坐在一起长谈,禅宗和武宗的高僧齐聚,禅武合一兼修的也有。

    峨眉派难得露面的绝空法师和绝云禅师也出现在了议事席上。

    青城的紫鸿道长等人也被下面主持事务的弟子请了出来共议大事。

    武当和羽然、羽休同辈的三名隐修老道也被请了出来议事。这五人原是武当所谓的真武大帝座下的镇教七子,原本是七人,但是因为大家的修为有高低,寿命也有长短之分,还有两个已经羽化飞升,真的到天上去伺候真武大帝去了,所以只剩下了五个。

    苗疆的深山老林之中,偶尔出现一支火把翻山越岭,直到后半夜,巫教的长老们才在一座寨子里面聚齐了,有人抽着旱烟不说话,有人神情凝重。(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