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七章 小讹一笔

    京城秦家的大厅内,惊叫怒骂声一片。跟我秦悦这次回来,本是来送遭了横祸死去的堂哥秦汝成的,此时却被朱银月和秦红俩母女扯翻在地,揪着头发怒煽耳光,拳打脚踢,又抓又挠。<,也不吭声,也不还手,只是双手护头。

    秦悦的母亲卢芳芳从地上爬起后,见到女儿挨打,顿时像疯了一样,扑上去连抓带咬,救自己女儿。

    然而女儿吃了亏不还手,她一个人根本干不赢朱银月和秦红母女,加上秦红年轻,马上又被俩母女干翻在地上,两个打她一个。

    劝架被推得跌坐在地的秦蓉哭喊道:“婶婶,妈,姐,你们不要再打了。”

    在后院和老爷子谈话的秦国丰和秦国华俩兄弟闻讯赶来后,大吃一惊,立刻冲了上来,把打架的双方给拖开。

    “放开我,都是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害死了我儿子。”朱银月不依不挠,还要冲上去打秦悦。

    秦万河秦老爷子像只被ji怒的老虎一样,扛了把猎枪冲进来,对着屋顶上‘砰’的一枪,怒吼道:“谁再敢闹,我一枪崩了他。”

    屋里一干人顿时吓得没声音了。

    “像什么话,你们看看你们像什么话!”老爷子的枪口指向拉扯得衣衫不整的几个女人,愤怒道:“古人说得好,家有贤妻,夫无横祸。你俩兄弟看看你们家的女人,简直就是泼fu,比泼fu还不如!”

    “悦悦。”卢芳芳用力推开了自己的丈夫,过去扶起了地上的秦悦,见到女儿脸上的巴掌印,还有嘴角渗出的血迹后,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

    “再哭一声试试看。”秦万河的枪口指向了卢芳芳。

    卢芳芳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知道老爷子真的能说到做到,搀扶着秦悦,俩母女步履蹒跚地出了大厅。

    回到自己院子后,脸上满是抓痕的卢芳芳再次抱着女儿失声痛哭,“你当初为什么不听父母的话,非要跟那个夏秋走,要不是你不听话,又怎么会闹成这样。”

    她却不想想,要不是他们的干预,女儿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秦悦却是任由母亲抱着,秀发凌乱,嘴角挂血,清瘦秀丽的面容上无动于衷,哀莫大于心死。

    卢芳芳推开她,擦了把眼泪,哽咽道:“悦悦,你暂时不要回家了,要么先到东海小琴那去,或者到你大哥那去避避,好不好?”

    她的大儿子,也就是秦悦的大哥秦汝严在某个市当副市长。

    秦悦默默点了点头。卢芳芳立刻着手送她离开,然而秦悦并没有去她大哥那,还是决定回东海。因为她大哥当年也是觉得门不当户不对,反对她和夏秋在一起的,大家子弟骨子里都有大家子弟的傲气。

    秦家大厅内,朱银月母女在老爷子的威慑下,也正战战兢兢地往门外走去。

    “红丫头留一下。”秦万河突然出声说道。

    秦红脚步一停,看着爷爷手中的猎枪,胆颤心惊地走了回来。朱银月也怕老爷子冲动,犹豫着看着这边。

    谁知秦万河手手中的猎枪朝她一指,怒喝道:“滚出去!”

    朱银月吓得一哆嗦,慌不迭地跑了。老爷子在家里的威信不是一般的厉害。

    “爷爷!”秦红弱弱喊了声。

    “从你的si房中拿一个亿赔给林子闲,向他赔礼道歉。”秦万河脸seyin沉道。

    “凭什么,我根本没有偷他的东西。”秦红顿时急了,秦家虽然有钱,可她si人手上的钱顶多也就一两个亿,一下割走她一个亿,岂是一般的心疼。

    “你要钱还是要命?”秦万河手中的猎枪枪口顶上了秦红的脑袋,厉声道:“要不是你这个没脑子的蠢货,能让人家找到理由闹事?”

    说到这事,他也是一肚子的火,别说是他了,就连齐老爷子也是一肚子的火。

    两人本以为随便赔点钱,事情就过去了,谁知那点小钱林子闲根本看不上眼,事后就算齐老爷子骂到他头上,他也就一句话:“敢到我家来打砸,我的脸没那么好打,你秦家要么还偷走的东西,要么折价一百亿华夏币赔偿,否则咱们就打官司,闹得他秦家臭名远扬。”

    两个老家伙那叫一个火大,心里都明白,秦红不可能偷那些东西,那家伙摆明了是在敲诈勒索,在栽赃陷害。

    可那家伙也不是一般普通老百姓,你说拿捏就能拿捏的,管你jing察最后查出什么结果来,人家摆明了准备先把事情闹大了再说,人家已经在着手准备国际律师团来华夏打官司了,你去跟他折腾。

    就算最后官司打输了,林子闲摆明了也无所谓,这简直是流氓无赖行为。然而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流氓无赖,真要是一般的也好收拾,可他是全世界排名前几的流氓无赖,流氓做出了头,那叫实力,没那么容易收拾。

    为这样的事情,齐老爷子也不可能再让军方把他给抓一次,可让秦家拿出一百亿来,那根本是不现实的事情,动到了人家家族的根本利益,人家会豁出去拼命的。

    最后齐老爷子还是打了电话给林保做沟通,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林保一个电话打给林子闲,让他见好就收,别没玩没了地折腾。

    林子闲那叫一个郁闷,不过他心里也清楚,真让人家拿出一百个亿是不可能的,他就是想折腾秦家,告诉秦家我家不是你想砸就砸的。

    林保的面子没办法不给,但是林子闲还是要一个亿,这是底线。他向来是要么不干,要干就不忙活低于‘亿’这个单位的活。

    因为能力越大的人,花钱也越厉害,随便动用一下关系,那就是花钱如流水。譬如他上次在ri本闹事的时候,一下就砸出了十几亿美金,动用了一整支雇佣军,现在还欠着一屁股账。

    也许在有些人眼里几十万上百万或上千万就是大钱了,可到了林子闲这个档次,不动则已,一动就是大开销,他找来帮忙的人哪有几万块钱就能打发的,所以进项必然也要大。

    秦红委委屈屈地出去后,秦家俩兄弟相视一眼,道:“父亲,那小子摆明了是敲诈。”

    秦万河冷哼道:“我秦家的钱没这么好吞,他现在很有可能在为上面办事,这口气先忍一忍,有机会让他连本带利吐出来。”

    林子闲接到秦红赔礼道歉的电话后,毫不客气地羞辱了一番,加上账号上有一个亿到账,可谓心情大好。

    人无横财不富,讲的就是他这种人。

    那张一百万的支票他也不可能还给人家,到银行兑现了,马上花钱请人重新整修樱雪公寓,连带各种家电厨具也整了一套回去。

    正站在樱雪公寓的天台上看下面的工人师傅忙活,口袋里的电话响起,一看又是林保的,皱眉接通道:“老头,你知不知道你一个电话让我损失了九十九个亿,你知不知道那是多少钱,你还好意思打电话来?”

    他也只是这样一说,知道人家不可能给一百亿。

    “哎!我也是惦记着这笔钱的事,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果然是时代不同了,我听了都以为是在开玩笑,乖乖,一搞就是上百个亿。”林保唏嘘感慨了一番后,咳嗽一声问道:“这样的事情你显然不是第一次干,你老实告诉我,你这些年在外面到底赚了多少钱?”

    林子闲立刻jing惕起来,“我哪有钱,现在还欠了一屁股的账。”

    “齐云峰跟我说,那一个亿已经打给你了。”

    “你想干什么?我现在正在攒钱还账。”

    “哎!你还年轻,钱可以慢慢攒。那啥,江湖规矩,见面分一半,你拿五千万给乔安天,让他全部帮我换成金子。”

    “老头,九十九亿都被你搞没了,你还好意思找我要五千万?没钱!”林子闲直接挂了电话,他的确在攒钱还账,给老头存那么多金子有毛病还差不多。

    没过多久电话又打来了,林保笑道:“再商量商量。”

    林子闲毫不犹豫地再次挂掉,谁知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正想挂掉,瞥了眼才发现是国际长途,是个陌生号码,接通问道:“找哪位?”

    “凯撒,是我。”电话里传来托马斯的声音。

    林子闲‘哦’了声,笑道:“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托马斯知道他问的是‘血月星芒’的事情,现在教廷正和l家族在法国交锋,不好多说,遂避开不答,笑道:“还有兴趣加入我们教廷吗?”

    “呵呵!有,不过前提还是让我当红衣主教。”林子闲笑道。

    托马斯淡淡笑道:“你可以来梵蒂冈了,教皇陛下被你的诚心所感动,答应了你的请求,会亲自给你赐封加冕。”

    鬼的诚心!林子闲嘿嘿笑道:“真的假的,别骗我白跑一趟。”

    “早点来,如果来得早,我还能参加你的赐封加冕典礼,来晚了,我可能外出公干了。”托马斯笑道。

    林子闲知道事情真的成了,哈哈大笑道:“好,我尽快走一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