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六章 宝屋

    原创第三七六章宝屋

    “真假还不一定”年轻jing察嗫嚅了一会儿说道。

    “不懂就别瞎说。”林闲拍打着手镯上的泥土说道:“我所谓的价值五千万美金,只是这颗宝石的原价。这只手镯乃是世界首席珠宝设计师苏拉大师的杰作,打造好后就到了我手上,还没有在市场上估过卖价,我给它取名为‘魅惑之眼’,你觉得它不值五千万美金?”

    阳光下,当手镯上的泥土拍打干净后,手镯上的那颗鸽血红宝石鲜艳yu滴,里面仿佛有什么液体在流淌,散发着让人目眩神迷的瑰丽se彩。

    鸽血红宝石的周围,还镶嵌着一圈蜜黄猫眼,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十几只猫眼都仿佛在看着你,充满了灵xing,仿佛在守卫着中间的那颗稀有红宝石。

    弯月形白金表带上,镌刻着古朴的纹路,那是大海深处的一种海藻,在冉冉飘荡的海藻中,左右两边各有一只妖娆媚眼透过海藻窥视着外面。给它取名为‘魅惑之眼’恰如其分。

    整支手镯非常非常漂亮,仿佛是有生命的物体,给人一种诡异而神秘的感觉,非常非常的独特。

    无论是司空素琴还是秦红,见到这只手镯的真容后,都是眼睛一亮,女人对珠宝首饰总是有着非一般的情怀。

    凭她们的家世背景,对珠宝都不陌生,一眼就看出是真东西,而且是出自大师级名家之手,仅凭上面的那颗高品质鸽血红大宝石那就是天价。

    她们知道,只怕林闲所言不虚,的确值那么多钱,只是不知道林闲从哪弄来这么贵重的东西。

    殊不知罗姆费尽心思搜罗来当礼物的东西,不是真正的好东西,哪会专程前来亲自送给林闲。

    “就算它是真的,也不过是一件首饰而已,并不能证明你这里到处是宝贝。”年轻jing察憋得一脸通红道。言下之意是不能证明你笔录上的那么多宝物被人给偷了。

    林闲将手镯放进了口袋里,随手指了指墙角的一排花盆道:“jing察同志,你去随便再搬一只花盆过来。”

    大家都听懂了他的意思,那些花盆里还有值钱的宝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名jing察。

    年轻jing察握了握双拳,心想我就不信你这破房里真的到处是宝贝。

    他把心一横,真的走到墙角随便找了只小的花盆,就要当场摔开看看。谁知林闲喊道:“那只花盆少值一亿美金,你好小心点,这么多人看着,都可以作证的,弄坏了你赔不起。”

    年轻jing察手一哆嗦,咬牙把那只花盆拿了回来,送到林闲跟前没好气道:“给你。”

    林闲伸手往他手上的花盆一拨,‘啪嗒’摔碎在地。

    林闲蹲下在一团花泥中拨拉了几下,一只戒指从其中找了出来,拍干净泥土,一只王冠式的戒指上顶着一颗小鹌鹑蛋大小的浅紫se粉钻,阳光下晃眼的很。

    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还真的又有珠宝首饰?那名年轻jing察是傻眼了。

    林闲拿着那只戒指递给秦红道:“想必凭秦小姐的家世背景,也不是没见识的人,你看看这只戒指值不值一亿美金。”

    秦红看着手上的戒指,目中露出一丝惊艳,在眼光的照耀下,浅紫se的钻石多棱镜面上熠熠生辉,给人一种刺眼的感觉,非常鲜艳。

    她一眼就看出了这只戒指上的钻石是品质好的天然稀有粉钻,这不是一般的钻石,假冒的根本没有这种成se。

    司空素琴从她手中拿来看了看,她是开拍卖公司的,行情多少比别人清楚一点,仔细查看后,不由苦笑道:“前两年苏富比拍卖行在瑞士ri内瓦拍出了一只类似的天然稀有粉钻,约合四千六百万美元,这颗钻石的份量是那颗的一倍多,貌似品相还好,如果是真的话……秦红,它的确超过一亿美金。”

    在场的jing察一阵哗然,区区一枚戒指竟然真的价值超过一亿美金,咱们当jing察干多少辈能赚到这么多钱?

    秦红一阵默然,她知道对方说的不假。司空素琴目光有些奢恋地从钻石上挪开,送还到林闲手中,哭笑不得道:“林闲,你这东西从哪弄来的?如此价值连城的东西,你竟然就随便藏在花盆里?”

    “朋友送的,放哪不是放,不是说危险的地方安全嘛,可惜还是遭了贼。”林闲抓到手中随手塞进了裤口袋里,貌似压根没当回事。

    他环顾众人,目光定格在那名年轻jing察身上,说道:“其实我并不是想炫耀什么,再值钱的东西在我眼里也仅仅是藏品,不能吃也不能喝。只是大家不相信我说的,认为我是故意栽赃陷害,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逼不得已拿了出来证明。”

    其实这两样东西都是他之前打电话叫花玲珑送过来的,摔花盆的时候故意用了个手法障人耳目,随便摔哪个花盆摸出的肯定都是这两样东西。

    现在一群jing察倒是真的有点相信林闲丢了许多宝物,放在开始却认为是林闲故意捣乱。

    麻痹的,随便两只花盆里摔出的东西价值就超过十亿华夏币,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真不能小看这栋破房啊!到处藏着宝贝。

    大家的目光到处瞄来瞄去,不少人心想,不知道其它花盆里又藏着什么宝贝,须知刚只是随便摔了一只就冒出个价值一亿美金啊!

    就连秦悦也是一脸愕然地到处乱看,她在樱雪公寓住过一段时间,没想到身边竟然藏了这么多宝贝。

    司空素琴依然是一脸苦笑地看着林闲,心想这家伙不愧是地下世界的凯撒大帝,还真如他说的,哪怕是草窝,只要他一住就要变成皇宫,随便一盆花花草草都是宝贝,有点太夸张了。

    张震行也有点无语,他也没想到樱雪公寓藏了这么值钱的东西,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太相信秦红会偷东西。

    “秦红,我还是那句话,把偷走的东西还给我,我可以不追究。”林闲淡淡说道。

    众人的目光瞬间盯来,秦红顿时觉得大家看自己的眼光都像是在看小偷,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憋得一脸通红地怒吼道:“林闲,你不要欺人太甚。”

    “哼!你到我家打劫抢偷,到底是谁欺人太甚?”林闲怒喝道。

    “无凭无据的事情,你凭什么说是我偷了你的东西?”秦红逼疯了。

    “林大哥,你……”秦悦想劝一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不知道林闲是不是真的丢了那么多值钱的东西,也不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和秦红有关。

    “我不跟你争,事情jing察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林闲冷笑连连道:“看在秦悦的面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把偷走的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我不管你秦家有多深的背景,我将会聘请几十名全世界顶级的律师来组成一支律师团,和你秦家打这场官司。”

    司空素琴和秦悦的脸se大变,林闲如果真要这样搞的话,不管秦红有没有偷东西,这名声传出去了,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随你的便。”秦红愤怒伸手道:“那一百万的支票还给我。”

    林闲从口袋里摸出那张支票,手指掸了掸,道:“对不起,这东西将来要当做呈堂证供,暂时不能还给你。”

    “给我抢回来。”秦红手一挥,几名手下立刻冲了过来。

    “光天化ri之下竟敢当着jing察的面抢劫。”林闲手中的支票迅速往口袋里一塞,拳脚如风,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阵‘砰砰’乱响,六名彪形大汉惨叫连连,他们哪是林闲的对手,一个个被扔出了院,摔得七荤八素爬不起来。

    秦红呆若木鸡,没想到林闲的战斗力如此强悍,眼前一花,脸上‘啪’的一声,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被林闲一巴掌抽得踉跄坐倒在地上。

    “林大哥,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打了。”秦悦拼命抱住了林闲的胳膊,林闲看了她一眼,指着秦红的鼻说道:“诸位jing察同志都看到了,到时候要帮我作证,这女人不但做贼偷东西,还在光天化ri之下抢劫,我只是逼不得已出手自卫。”

    一群jing察看向张震行,张震行一脸无奈地朝司空素琴适眼se,示意她赶带秦红离开。

    司空素琴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知道不合适再呆下去了,否则林闲那疯不知道还会干出什么事,赶紧招呼上秦悦扶起头晕眼花的秦红离开。

    几人刚出院,外面忽然传来秦红尖锐地嘶吼,“林闲,我跟你没完!”

    “哎!你真的没必要跟秦家弄成这样。”张震行对林闲叹道。

    “我也不想这样,可她偷了我的东西不还,你如果能帮我把失窃的东西追讨回来,我可以就此罢手。”

    张震行凝噎无语……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