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八章 小小的要求

    希尔教授闻言立刻站了起来,蒙子丹不过来,他哪里还有呆下去的兴趣,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罗姆的读心术,转身走到收银台前,对蒙子丹笑道:“梵妮,我朋友有事要离开,我去送他,明天见。”

    “明天见。”蒙子丹微笑回了句,又朝罗姆报以微笑,罗姆也站了起来,朝这边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一离开咖啡店,希尔教授立刻兴冲冲地说道:“去哪里试?”

    “随便!”罗姆无所谓道。

    两人来到罗姆的车前,恰逢对面停车位的主人回来了,是个挎着包的端庄少妇,正要拉开车门的罗姆转身迎了过去,看着对方微笑不语。

    那名少妇一脸警惕,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希尔教授也是一愣。

    罗姆的目光陡然变得诡异深邃起来,少妇的目光一对上他的目光很快浮现出茫然,脸上的警惕神色荡然无存。

    随后罗姆转身指了指希尔教授,一句都没有说,拉开自己的车门坐进了驾驶位。

    那名端庄少妇看向希尔教授的眼神顿时变得含情脉脉起来,一步步走向了希尔教授。

    “罗姆,她是……”话还没说完,少妇已经张开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嘴唇贴在了希尔教授的唇上,在激烈索吻。

    几乎就在转眼间,这名端庄少妇就变成了荡妇。

    希尔教授顿时被吓了一跳,有点手足无措,尝试着推了几次都没有推开。

    坐在车内的罗姆看着车窗外微微一笑,车窗放了下来,伸出手‘啪’打了个响指。

    那名端庄少妇浑身一颤,发现自己的举动后,顿时吓得尖叫一声,慌忙退开,对着希尔教师连连抱歉道:“噢!对不起,我误以为你是我的丈夫,不是故意的……”

    她羞得一脸通红,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钻回自己的车里,迅速驾车离去,简直是落荒而逃。

    瞠目结舌的希尔教授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车内的罗姆问道:“这就是你的读心术?”

    罗姆不置可否地笑道:“我不会在巴黎呆太久,明天就会离开,如果今晚你想让你的学生主动对你投怀送抱的话,我可以顺便帮你这个小忙。”

    “噢!罗姆,你简直太邪恶了,你简直就是个魔鬼。”希尔教授一脸惊叹。

    罗姆无语,你一吸血鬼竟然说我邪恶,说我是魔鬼,到底谁更邪恶谁是魔鬼?微微一笑道:“希尔教授,我想你最好早做决定,过了今晚,我就要飞离巴黎,短期内我可没时间帮你干这个。”

    希尔教授弯腰趴在了车前,很认真地问道:“罗姆,你诚恳地告诉我,你会对你心爱的女人这样做吗?”

    “不会!”罗姆的回答很肯定,不过随即又显得有些犹豫道:“视情况而定,也许不得已的情况下会。”

    “天呐!连你这个魔鬼都不会干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干得出来?那可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希尔教授显得很愤慨,貌似受到了侮辱。

    “我想这就是你的答复。”罗姆伸手摁在他脸上,一把将他给推开,发动了车子。

    希尔教授又趴了过来,问道:“中了你的读心术,效果能持续一辈子吗?”

    “不能,根据人的心智而定,最多不会超过半个小时,不过我想半个小时已经足够你干很多事情。”罗姆一脸戏谑道。

    希尔教授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那她醒来后,万一很伤心,万一非常恨我怎么办?”

    罗姆无语,懒得跟他说了,脚踩油门迅速驱车离去。

    希尔教授被带得原地转了两个圈,目送他的车远去,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一脸的惋惜,站那呢喃自语道:“真是个魔鬼……”

    一辆黑色红旗车驰行在京城街头,驾车的是张震行,林子闲坐在后面。

    如今在性质上来说,林子闲已经成了张震行的半个上级,至少之前林子闲是这样当苏秘书的面问他的,我算不算你的上级?

    得到确认答复勉强算后,林子闲立马对他下了一道命令检验自己这个上级是真的还是假的,让张震行动用国安的力量,把绝情师太和郑龙青等人找出来,抓起来,或者直接干掉也可以。

    这让张震行很为难,你只是我半个上级,何况你是军方的人,我是国安的人,这命令也太跳槽了?加上自己在国安也没那么大的权力,当然不好答应。

    林子闲发现自己的命令无效,立马扬言撂挑子不干那个见鬼的上校了。

    最后还是苏秘书请示了齐老爷子,老爷子本就因为绝情师太在东海的所作所为有些不高兴,奈何绝情师太在佛教协会中的地位不低,多少要照顾整个佛教协会的情绪。

    不过林子闲一提这事,老爷子想想,这伙江湖中人有点无法无天,是到了该整顿的时候了,于是就把绝情师太当成了杀鸡儆猴的目标。

    获知自己的命令虽然拐了几个弯,不过总算有效果后,林子闲心里总算舒服了点,否则世上哪有光挤奶不吃草的牛。

    车在一座教堂外停了下来,林子闲首先来到这里,主要是想看看教廷的人在搞什么鬼。

    前面的张震行忽然回头说道:“日本那边获知你被抓后,再次跟我们这边进行了交涉,想要将你秘密引渡,我们这边没有答应。上级让我提醒你小心点,你上次在日本干的事,日本政府显然还咽不下这口气,可能会找你麻烦。”

    “我等着。”林子闲冷笑连连地下了车,车门一关,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略显沧桑的教堂,一看就知道有年头了。

    一个穿着牧师套装的英俊洋鬼子快步走了出来,“林先生,里面请。”

    林子闲看到对方不由一愣,感觉似曾相识,指着他问道:“我们见过?”

    “戴维斯,我们在东海‘琴悦’展览馆见过。”戴维斯笑道。

    “哦!原来是你,你是教廷的人?”林子闲嘿嘿一笑。

    “教皇特使在里面等您。”戴维斯没敢多耽误,伸了伸手,把他引领了进去。

    两人一进入教堂,戴维斯便顺手把门给关上了,阻绝了侵袭进来的冷空气,也隔绝了车内张震行的目光。

    教堂的耶稣十字架下,并肩站着一个红袍人和黑袍人默默祷告。

    戴维斯快步走了过去,在两人身后轻声细语了一句,两人迅速结束了祷告,缓缓转过身来。

    慢慢走来的林子闲一看到黑袍人后,当场一愣,愕然道:“神棍!怎么是你,你是教廷的人?”

    托马斯朝红衣主教阿加西微微点头后,阿加西领着戴维斯一起消息在后堂,空荡荡的教堂内就剩下了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互相推开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经常把‘主’挂在嘴上的神棍,我早该想到你是教廷的人。”林子闲在对方胸口捶了一拳笑道:“我就说嘛,我压根不认识你们的那个教皇,见鬼的摸顶赐福。”

    托马斯已经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知道人家没有亵渎教皇的意思,也不以为意,上下打量了一眼林子闲,又看了看四周,淡淡笑道:“看来我的消息有误,你不像是被抓起来了的样子。”

    “你消息没错,的确在监狱里呆了几天。”林子闲对着正前方,在额头胸口和肩膀上随便划了个十字,看似挺虔诚的,一来就送见面礼,可是转身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就摸出根烟点上,对着十字架上的耶稣吞云吐雾道:“看来你在教廷的地位不低,否则怎么敢摆出教皇的名义见我。”

    托马斯走到他身旁坐下,“我可不敢随便滥用教皇的名义,我向教皇提起过你我的关系,希望教皇能利用教廷的影响力把你从华夏军方手里救出来,教皇陛下答应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感动吗?”

    “感动什么?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感谢你们伟大的教皇保罗陛下?”林子闲一脸戏谑道:“我想你的地位再高,也不足以真正影响保罗老头子的决定?恐怕把我救出来还有什么条件?”

    托马斯微微一笑,也没瞒他,直言不讳道:“教皇陛下希望你能加入教廷,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已经没必要了,你不像是失去了自由的样子。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华夏军方怎么会这么容易把你给抓了起来。”

    “加入教廷?”林子闲先是一愣,随后脸上浮现一抹诡异地笑容道:“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诱惑足够大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实我对你们教廷还是挺向往的。”

    这次轮到托马斯发呆了,因为认识这家伙不是一点点时间,知道这厮压根没有任何宗教信仰,遂露出一脸狐疑道:“你真的想加入我们教廷?”

    “想是想,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林子闲偏过头来,一脸坏笑道:“让保罗给我弄个红衣主教干干,对!最好就让我做大中华区的红衣主教,只要他答应,我绝对不带犹豫地加入你们基督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