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

第二一五章 知耻而后勇

    第二一五章知耻而后勇——

    第二一五章知耻而后勇

    他这话多少有挽回颜面的嫌疑,‘一分胜负’这四个字就用得比较有内涵了,貌似是指以前还没分出胜负,反驳了林保把他打趴下的说法,同时又没有直接否认被林保打趴下过。

    然而已经翻脸了,林保也不是个好惹的老鸟,当即嗤之以鼻地嘲笑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还一分胜负?胜负早就分出来了,你这叫报仇雪恨还差不多,也就能糊弄糊弄你的徒子徒孙。”

    “手底下见真章!”

    紫鸿差点没被他气得吐血,当即一声怒喝,对着林保劈头就是一掌,率先出手了。

    林保迅速向后闪开,在那哇哇叫道:“好你个牛鼻子,话都没说完,竟然玩偷袭,你娘的!”

    紫鸿快若魅影地飘闪追去,又是一掌轰去。

    “我倒要看看你是本事大,还是脾气大!”林保一声怒喝,快如闪电射回,‘砰’的一声震响,两人直接对了一掌。

    响如霹雳,在大殿内掀起一阵劲风,犹如惊涛骇浪,吹得众人衣衫猎猎。

    两人速度都快得不可思议,晃得大家有点眼花。

    瞬间的功夫,两人稍触既分,林保落地不动,紫鸿却是‘噔噔’连退十几步,脸色忽红忽白的变幻不定。

    硬碰硬是最见真功夫的,一招就让大家看出了谁强谁弱。

    然而紫鸿当着徒子徒孙的面,岂会这样轻易认输?毕竟功力深厚并不代表就一定能赢。

    暗中运功逼出灌入手掌内的炙热火毒,身形急转如陀螺般飞起,直接掠向了上方横梁。

    一连串的掌影翻飞拍出,并排插在横梁上的十六支长剑,一支支弹跳着从横梁上拔出。

    最诡异的是,十六支长剑全部盘踞在紫鸿的周身徘徊不散,犹如流光绕身飞舞。随同着旋转直下的紫鸿一起飘向地面。

    一般人乍一看去,还以为他施展了什么道家法术,驾驭着飞剑,实际上是以极快的手速同时驾驭十六把长剑。

    “哇…”青城派弟子一阵惊呼,一个个看得眼睛发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一身功夫修炼到这个境界。

    随同紫鸿一起前来的四位老头、老妪,也是目露震惊之色,没想到紫鸿已经炼成了青城派松风剑法中最难练的一招。

    “哦!这就是青城派的‘御剑式’吗?”林保双目中迸发出精芒闪烁,眯眼道:“传闻‘御剑式’练到最高境界,能够同时驾驭上百把剑杀敌,于千军万马中进出自如,我倒要看看你能驾驭几把剑!”

    紫鸿已经挟带着十六道流光射来,林保唰地闪离原地,前者顿时追着后者不放,怒喝道:“林逍遥,哪里逃!”

    “谁逃谁是孙子!”林保逃窜之余,还异常不屑地呸了一声。

    ‘呛呛呛……’一连串长剑出鞘的声音响起。

    两边围观的人群忽然眼前一花,人影飘过,都发现手中只剩下了剑鞘,剑已经不知道被谁给拔走了。

    此时的林保手中已经抱了几十把明晃晃的长剑,像铁匠铺卖剑的老板一样,一副生意不错的样子,脖子上还挂着金灿灿的金项链。

    一手抱剑,一手急挥如风,将剑一支支甩了出去,一支支剑朝着扑来的紫鸿唰唰射去,遏制住了他的攻势。

    ‘丁零当啷’一阵脆响,紫鸿流光护体,将射来的剑一支支弹飞,大殿内飞剑乱射,顿时吓得围观的青城派弟子抱头鼠窜。

    大殿内顿时乱成一团,有倒霉点的已经被射来的剑给穿胸而过,当场倒在了血泊中。

    林保手中的剑一扔完,见不能打乱对方的剑阵,抬脚一蹬石柱,双臂搅动如凌乱的莲花,整个人射入紫鸿的护体剑光中。

    急促的‘当当’声乱响,一双妙手见缝插针,频频袭来,紫鸿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空手入白刃的功夫这么厉害,竟然无惧于十六把飞剑的杀伤力。

    殊不知这正是白莲教的真传功夫‘凌烟插香手’,同样的功夫,在林保手中使出来,自然比林子闲要厉害许多。

    紫鸿的双手要同时操控这么多飞剑,等于是自缚双手,无暇再顾忌其它,若是分心对付林保不时突袭进来的‘凌烟插香手’,十六把飞剑必然要失控,落在这么多弟子眼中,那简直成了杂耍的笑话。

    遂飞快向后退去,后面的人立刻让出路来,免得被流转的剑光给误伤。

    林保唰地追着那团剑光冲出,两团人影嗖嗖飞窜到了院子里。

    紫鸿见‘御剑术’奈何不了对方,身形急速扭转,双臂一抖,一蓬剑雨立刻铺射向林保。

    林保同样身形急转,直接窜上了十几米的高空,避开了剑雨的袭击,犹如飞龙在天,腾空翻飞着倒扑下来。

    两人如此精彩绝伦的功夫,看得青城派上下弟子目眩神迷,哪怕是受了伤的弟子,也不肯放弃这样难得一见的机会,抱着胳膊或者瘸着腿,拼命挤出了大殿观看。

    这就是武者的精神,学习进步,力争上游!

    须知这种层次的高手决斗,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一招一式都是经过多年反复锤炼出来的。有些东西看明白了,哪怕是对敌时的一个小诀窍,都能抵过几年的苦功。

    林子闲之所以在功力不强的情况下,还能战胜八大派的弟子,和林保有着绝对的关系。试想这种高手打斗在青城派弟子眼中都是难得一见的,而林子闲却能享受如此顶尖高手的每天喂招陪练。

    尽管当初林保每天都把他揍得爬不起来,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想打人就得先学会挨打,一般人还没机会让林保每天花心思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紫鸿顺手捞上一把剑,手腕一抖,一个挥剑的起手式,剑锋就抖出了十几朵碗口大的剑花。整个人凌空弹起,挥剑迎击长空中扑来的林保。

    光这一招挥剑的起手式,就看得一群弟子惊叹不已。

    上下迎战的两条人影瞬间凌空交汇在一起,随同紫鸿前来的四个老家伙忽然瞳孔一缩,看着空中齐齐吸了口凉气。

    别人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却看清楚了,那个林逍遥狂妄得没了边,面对紫鸿这样的高手出剑,竟然用两根手指迎击,强行插入了剑光中。

    最可怕的是,两根手指快如幻影,居然像老虎钳一样,牢牢地夹住了明晃晃的剑身。

    两人稍一停顿的功夫,抬头的众人也看清楚了,都是一阵目瞪口呆。

    只见林保两指一扭,‘当’的一声脆响回荡在空中,紫鸿手中的长剑悍然居中折断成了两截,这份指力实在是惊人。

    紫鸿大吃一惊的当口,林保夹着断剑一划,一道惊虹划过紫鸿的胸口,带出一串血珠。

    两人双双落地,拳脚纷飞,拳脚对拳脚,半截断剑对半截短剑,一个穿着西装皮鞋,一个穿着道袍布鞋,身形腾挪飞舞,两人激荡出的劲风四溢。

    紫鸿明显技穷,被打得只有穷于应付的份,一路向后退去。

    ‘砰’的一声响起,里里外外所有人都傻眼了,全部哑口无言,大院里异常安静。

    紫鸿的后背撞在了硕大的铜制香炉上,已经退无可退了,胸口划出的血口子渗出鲜血,染红了胸口的衣襟。

    林保两指夹剑,剑锋顶在了他的脖子上,淡然道:“本不想伤你,但是既然已经出手,你上次出手打伤我弟子林子闲的账自然要算上一算,这一剑是给他讨的公道。”

    紫鸿面如死灰地惨笑道:“我早就猜到他和你有关系,但是那小子死不承认,跟你一样无赖,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林保很不爽地抽了抽鼻子,“牛鼻子,还要再打下去吗?你若是还有什么绝招没使出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百年前不如你,想不到百年后还是不如你,我输了!”

    这等于是当众认输了,他是青城派功夫和地位最高的一个,也等于是代表青城派向白莲教认输了。

    青城派上上下下的弟子脸色都是一白,四名老头齐齐反手出身后弟子的手中拔出剑来,纵身跃来,围住了林保。

    所有弟子都拔剑围了过来,包括长清道长在内,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困住了林保。

    林保根本就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他要走的话,凭这些人还拦不住自己。紫鸿已然认输,他手中断剑从紫鸿脖子上挪开,屈指弹进了香炉内。

    “都退下,输了就是输了!”紫鸿环顾众人喝道。

    “师傅!”四名老家伙一脸悲伤。

    “太师傅!”一群弟子也都是满脸的悲愤,今天对青城派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白莲教一个护法上山就逼得青城派认输,他们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传出去了还有何脸面见武林同道。

    林保默默看了众人一眼,其实他也不想这样,所以开始才想拉紫鸿到偏僻的地方谈一谈,能文谈的就没必要动手,然而泥人尚有三分火性,他自认也算是被逼得出手了。

    “都把剑放下!”紫鸿一声怒喝,在那愤声道:“打输了并不可怕,怕的是不知道知耻而后勇,我一百年前本是青城派的一个无名小卒,当时正是因为败在了他的手上,才开始奋发图强,最终成为了青城派的掌门。你们都给我记住了,要知耻而后勇,来日我青城派谁能凭着一身功夫到白莲教雪今日之耻,谁就是我青城派的掌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