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

第二一零章 老头怒了

    第二一零章老头怒了——

    第二一零章老头怒了

    两人缓缓后退,司空素琴半捂住胸口,浑身的皮肤已经有些微微泛红。她可没有释空和尚那么好的禅性,在战场上还能静下心来逼出体内火毒,这一急跑,火毒多少有些扩散,差点没压制住。

    “师兄,跟他拼了。”司空素琴银牙一咬,准备豁出去了。

    灵飞子一脸苦笑,自己右手腕已经被打碎,左手剑根本使不上手,而你也受了伤,还怎么拼?就算身体完好,两人联手也不见得是人家的对手。

    雨夜的广场上显得有些昏暗,林子闲刚踏前一步,灵飞子立马横剑拦在了司空素琴的身前,盯着一脸杀气的林子闲愤声道:“林子闲,你不能杀她,她是我们掌门的女儿,你若敢杀她,我们武当一定和你不死不休。”

    林子闲闻言微微一怔,上下看了司空素琴一眼,“你是武当掌门的女儿?”

    “不错!”灵飞子用力地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误以为林子闲忌讳了。

    谁知林子闲手一指司空素琴,嘿嘿冷笑道:“那正好,我正琢磨着该怎么找你们武当派算账,想不到送上门来了,正好借你一用。”手又指向灵飞子,挥了挥,“算你走运,我饶你不死,你可以走了,但是她必须留下。”

    两人脸色顿时一变,灵飞子提剑挡住司空素琴,咬牙道:“师妹,你快走,我来挡住他。”

    话声刚落,林子闲见他们不识相,已经起步扑了过来,师兄妹两人立刻联手反击。

    司空素琴也不可能放任师兄送死,她心里明白,一旦师兄死了,自己的状况根本跑不远。

    三人当即在雨中打成一团,然而他们两个本就受了伤,怎么可能挡得住林子闲的凶猛拳脚。

    不过几个瞬间的功夫,司空素琴便被林子闲一脚扫中小腿,立刻摔了个四脚朝天,‘超短’下的风光毕露无疑,幸好是在漆黑的雨夜,没人看见。

    一个扫腿跳身弹起的林子闲拳脚连踢带打,灵飞子左手使剑本就不灵活,少了师妹的掩护,胳膊一麻,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剑已经到了林子闲的手上。

    只见剑光一闪,带出一蓬血雨,‘啊’灵飞子一声惨叫,左臂飞上了天,被林子闲一剑给削掉了。

    灵飞子抱着断臂踉跄连连,林子闲手中剑朝地上斜指,顶在了正要爬起的司空素琴咽喉上。

    胜负已分,司空素琴还想挣扎反抗,剑锋一顶,剑尖破开了她咽喉上的皮肤,立见鲜血渗出。司空素琴立刻不敢动了,她丝毫不怀疑这心狠手辣的家伙会手软。

    “林子闲,你敢杀我师妹,我武当派和你誓不两立!”灵飞子凄声怒吼,断口的鲜血直流。

    “你放心,我不会杀她,至少暂时不会杀她。”林子闲漠然道:“滚回武当去,告诉你们掌门,让他摆平八大派的人,并且公开向我赔礼道歉,否则我就把他女儿的尸体送给他当见面礼。”

    灵飞子咬牙无语,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捂住断臂转身飞跑而去,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林子闲,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司空素琴躺在湿润润的地上咬牙切齿,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我怎么死,不劳你操心。”林子闲顺手带出几枚牛毛针,迅速插入她身体的几大穴位中,剑锋方离开她的脖子,随手将剑投入黑暗中。

    司空素琴眼珠转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见打斗结束,罗姆三人不顾外面下着雨,走了过来,看向林子闲的眼神又敬畏又复杂。

    罗姆轻轻鼓掌,赞道:“凯撒,你可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林子闲已经俯身将司空素琴夹在了胳膊下,回头淡然道:“我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去,否则被这些人给盯上了,只怕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这话多少有恐吓的嫌疑,但是不知情的罗姆还是神情抽搐了一下,还真有点担心被这些高来高往的人知道自己和林子闲有关系。

    见林子闲已经夹个人远去,罗姆转身向乔韵摊了摊手道:“乔总,实在抱歉,打扰了你用餐的雅兴…还让你被雨淋了一身。”

    “沃森总裁严重了。”乔韵客套两句,双方也分手离开了。

    林子闲找到自己的自行车,把动弹不了的司空素琴往自行车横杠上一放,就像带小孩一样,两手两腿把她夹在前面,蹬着自行车冒雨急冲。

    很快,两人身上便湿透了。

    经过城区时,不少人都以为这两人是情侣,在雨中玩浪漫,暗骂神经病,也不怕感冒。

    途中,林子闲想想觉得有些不妥,找了个避雨的地方,打了个电话给张震行,把八大门派找自己麻烦的事情说了遍,让他派人保护那几个女人,免得出什么意外。

    不过却没有告诉张震行自己绑了司空素琴,毕竟这女人的背后还有个孙老爷子。

    随后又打了个电话给小刀,没多久,小刀亲自驾车前来。

    他带来的手下有点郁闷,冒雨骑上了如此老土的自行车,要把它送回到樱雪公寓去。

    “闲哥,大晚上,又下雨的,你要船干什么?”小刀好奇地问道,随手发了根烟给他,帮他点上了。

    林子闲指了指浑身湿透了,摆坐在暗处墙角的司空素琴。

    小刀眼前有点黑,没办法,他晚上也喜欢扣个墨镜装酷,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抬手把墨镜夹到了头顶上,摸出打火机蹲下照着看了看,顿时吓了一跳道:“司空素琴?”

    司空素琴这种人物,他虽然没打过什么交道,但是也认识。见把人家搞成这幅惨样,立刻走了回来翻白眼道:“闲哥,你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调调了,大晚上把美女弄船上去搞。不过话说回来,这女人有点背景,还真不好乱来,你要是想玩女人,刚好东海某个老板带了几个小明星给我认识,长得也不错,你想几飞都行,要不先叫来给你杀杀火?”

    林子闲吐出口烟气,拉开衣服上被问涯大袖给划出的口子,再抬起双脚,给他看了看磨掉的皮鞋头。

    小刀神情一凝,“怎么回事?”

    “八大门派的人找我麻烦了,这女人竟然给老子摆了场鸿门宴,差点没要了我的小命……”林子闲把在象牙海岸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遍。

    那些恐怖的古老门派,小刀自然听说过,毕竟上次还到青城派搞过一次,连抽几口烟,顿了顿道:“走!船我已经叫人开往码头了。”

    林子闲返身夹上司空素琴,钻进了后排座。小刀驾车迅速赶往码头,途中又打电话叫人准备了换洗的衣服和食物,一起送往码头。

    等他们赶到码头后,立刻有‘华南帮’的小弟跑来帮小刀开门打伞,领着他们登上了一艘中型豪华游艇。

    林子闲把司空素琴往船舱沙发上一扔,和小刀走到了游艇船舷边,顶雨看着一帮小弟往船上搬物资。

    “我跟你一起去!”小刀说道。

    “这事你就不要牵连进来了,搞不好会给你们‘华南帮’带来麻烦。”林子闲摇头道。

    “想让武当派掌门公开向你赔礼道歉估计不太可能,这种古老大门派,哪会丢这种面子。”

    “所以我让你帮我准备一些烈性炸药,我等着他们来救人,就怕他们不来。”林子闲偏头淡然道:“你准备好一艘船来接应我就行了,其他的我自己会搞定。”

    “哎!你早说啊!我也不用准备这么豪华的游艇给你炸了,这可是我找别人借的。”小刀哀叹间,一名手下提着一只箱子递来,“雷少!这是你要的东西。”

    小刀接过来,打开箱子看了眼里面的枪支弹药,又重新合上了,转手交给了林子闲。

    两人又碰头嘀咕了两声,随后小刀带着人全部下了船,林子闲则提着箱子进了驾驶室。

    跳板撤除后,小刀站在码头上朝他做了个‘ok’的手势。

    林子闲立刻发动游艇,船尾激起一片浪花,调头朝公海驶去。

    深入茫茫大海后,林子闲照着海图设定了自动航行路线,钻进了浴室内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换上了小刀让人准备的衣服后,一身清爽地坐在了驾驶舱点了根烟,脚架在驾驶台上,拿起电话拨通了林保。

    “小子,怎么又是大晚上骚扰我?”林保显得有些不高兴道。

    “老头,问你件事,我那个大师兄是不是叫宋南风?”林子闲问道。

    林保的牢骚顿无,明显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你是从哪知道的?”

    “哎!看来是真的。老头,我算是被那大师兄给坑惨了,八大门派的人从我的身手上判断出我和大师兄有关系,联手找我算账,我刚和他们打了一架……”林子闲婆婆妈妈、絮絮叨叨地把事情经过讲了遍。

    “我已经亲手把那孽徒给宰了,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想干什么?难道想对我白莲教赶尽杀绝吗?”林保听完后,嗓门陡然变大,听得出来,那是异常的愤怒。其间还夹着‘啪啦’一声震响,貌似拍碎了桌子之类的东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