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

第二零八章 杀人止痛

    第二零八章杀人止痛——

    第二零八章杀人止痛

    谁知林子闲棍子一甩,棍尾栓的鞭子立刻出乎柳公尘意料地延伸了,一下就卷住了柳公尘的脚,有点作茧自缚的味道。

    只见棍子朝天一挑,还没站稳的柳公尘立刻被拖了回来。

    见柳公尘危险,问涯迅速从发髻上再次拔出两支峨眉刺,甩手射向林子闲。

    林子闲避开两支峨眉刺,腾空跃过柳公尘上空的同时,柳公尘正趁机起身挥剑削向缠住脚的鞭子。

    鞭子是削断了,腾空跃过的林子闲却是回手一棍砸来,犹如虎跃龙行凌空施展回马枪,呼的一棍。

    柳公尘反应也快,可惜仓皇之间还是被扫中了肩膀,‘砰’的在地上翻滚几圈,坐地捂肩,发现肩胛骨已经被打碎了,鲜血很快渗透了肩膀上的衣服,疼出了一头的冷汗。

    林子闲落地立刻反弹回来,叮叮当当地以乱棍逼开问涯和灵飞子,直追柳公尘。

    当场就吓得柳公尘头皮发麻,右手已经没办法使剑,换成了反手剑,拼命滚开,也顾不得疼不疼了,关键时刻还是保命要紧。

    问涯和灵飞子再次扑来,缠住林子闲,帮助受了伤的柳公尘脱身。

    谁知柳公尘无意中看到了缺了半块脑袋的叶德宣,那家伙就是受伤后死撑上场,结果被人给打死了。前车之鉴不说,再看看问涯和灵飞子似乎也拦不住人家,而青城派的玄冰就更聪明,压根从头到尾都不出手,都这个时候了,竟然在给少林释空护个屁法。

    妈的!凭什么让老子去送死!柳公尘把心一横,连连弹跳,冲向了上天台的门口,与罗姆等人擦肩而过,竟然逃了。

    他这个举动看得问涯和灵飞子有些发懵,咱们拼命保护你,你竟然逃跑了?

    “柳公尘!”问涯一声怒喝,被气得不行,早知道还不如让林子闲打死他。

    两人心神失守,顿时被林子闲一根精钢棍给逼得手忙脚乱,穷于应付。

    灵飞子更是一声闷哼,被林子闲一根子给打中了手腕,腕骨咔嚓碎裂,手中剑立刻飞了出去。这家伙反应也快,一个懒驴打滚,逃到了司空素琴身边,迅速从衣服上撕下布条缠裹手腕。

    现场立刻剩下了问涯和林子闲单挑。

    其实人少了,少了碍手碍脚的,反而越能显示出一个人的真功夫,问涯一个人也和林子闲打得风生水起。

    同样,林子闲也少了以寡敌众的压力。

    ‘当啷’声中,问涯操控的两只峨眉刺被棍子搅飞,立刻在棍影中翻飞腾挪闪,一身轻纱佛衣妙曼,犹如飞天舞。

    别人能够轻易放手,问涯却不会,她还想逼问出‘仙女散花’的暗器手法和‘**心经’的下落。

    挥舞的双袖立刻如划过的刀片翻飞,竟然抽空在林子闲衣服上划出了几道口子,林子闲算是亲身体会到了‘流云袖’功夫的厉害。

    找准机会,问涯双袖一卷,竟然缠上了精钢棍,两人同时后拽,‘嘎吱吱’大袖中的金属丝和精钢棍立刻发出刺耳的磨擦声。

    棍子拽不出来,林子闲立刻推着棍子撞去,问涯袖中双手立刻抓住棍子,反推回去。

    论内功修为,林子闲实际上还不如问涯,人家的修炼年纪毕竟在那。‘朝天一柱香’的功法虽然霸道,但是内功这东西一点都来不得虚的,硬是要长年累月修炼出来的,尽管林子闲已经比同龄人强上太多。

    哗啦啦声响起。

    只见林子闲脚下的桌椅碎木乱飞,问涯身上的轻纱佛衣荡动,脚步急蹬,一气之下竟然推着林子闲急速向后退去。

    林子闲脚下就像踩着滑板一样,一路像后撞去。

    眼看就要撞上齐腰高的水泥墙,林子闲侧身猛拽棍子,‘砰’他那头的精钢棍立刻深插入了水泥墙中。

    而林子闲已经弹身翻空而起,凌空一爪插向问涯的头顶。

    问涯顿时大吃一惊,来不及抽出精钢棍,双袖缠在了棍子上,也来不及松开,因为那一爪已经插下来了。

    关键时刻身子一矮,林子闲五爪落空,却趁机一爪抓上了她头顶上的两支峨眉刺,问涯顿时长发散乱如疯子。

    林子闲凌空翻滚之际,近距离顺势投掷出手中的东西。

    “啊!”问涯一声惨叫,两支峨眉刺血淋淋地插在了她的后背。

    情急之下,问涯两臂怒张,‘啪’两只袖子瞬间和肩膀部位崩开。裸露着两只胳膊,返身一掌拍在了林子闲飞踹而来的脚掌上。

    两人双双震退,林子闲凌空翻身卸去了那一掌之力。

    ‘咚’问涯的后腰却直接撞在了那根插在水泥墙上的精钢棍上,幸好棍子两头圆钝,否则非要当场插穿不可。

    尽管如此,腰乃机体发力的根本,被这样撞上一下,问涯也不好受,嘴角立刻沁出了一丝血迹,加上背上还插着两支峨眉刺,长发散乱还真像是疯婆子。

    林子闲脚步连连蹬地起跑,直冲而来,典型的趁你病要你命。

    问涯‘呀’地一声狂吼,反手拔下了后背带血的峨眉刺,双双射向林子闲,趁着这个机会,她返身对着玻璃墙‘砰砰’连拍数掌。

    ‘啪’冷风倒灌,玻璃墙上立刻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问涯身子一闪,竟然直接跳了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空接下两支峨眉刺的林子闲追来,脑袋伸出破洞一看,只见一道人影三下两下的挂搭着楼下的窗沿很快落地,飞也似地跑了。

    林子闲刚一回头转身,却发现有什么小虫子钻进了自己的鼻孔。

    冷目一扫,发现靠在墙角的师虹手中,打开了一只小漆盒,正嘴角挂血惨笑,“林子闲,你中了我的蛊虫,快快束手投降,否则让你尝受毒虫钻心之苦。”

    “巫教蛊术。”林子闲沉声道,他的确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体内爬行。

    玄冰提把剑,神情复杂。站在她身后的释空伟岸如山,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胸口鲜红的掌印已经暗淡,显然已经将火毒化解得差不多了。

    灵飞子和司空素琴却是露出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幸好他中了巫教的蛊术,否则还真没人能制住他。

    实在是这家伙太凶猛了,明明内功修为不如在场的许多人,但是临敌应战的经验异常强悍,简直是勇者无惧,一个人竟然敢硬扛八大门派的弟子。

    这是八大派派他们来时做梦都没想到的,只想到过林子闲扛不住会逃,谁知人家却硬碰硬,愣是把八大门派的真传弟子给打得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简直是滚刀肉,怎么来都不怕,太彪悍了!

    乔韵则是一脸的担心,‘蛊术’这种神奇的事物,她也听说过。

    罗姆和强尼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依旧震惊在林子闲的神勇中。

    “驱虫之术,乃旁门九流而已,想当年我白莲教说天下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也敢在我面前摆弄。你巫教蛊术对别人也许有用,但是对我来说,简直不堪一提。”林子闲一阵冷笑,双手紧握峨眉刺,两臂一张,浑身骨节啪啪爆响。

    瞬间调动体内‘朝天一炷香’的功力,酝酿出一点最强悍火毒,裹住了体内的蛊虫。遇到危险想钻进林子闲血肉中的蛊虫立刻发出一声‘吱吱’惨叫,迅速变黑,化成了灰烬,顷刻间就被灭杀。

    想当年林保传功的时候,就告诉过林子闲,白莲教的‘朝天一炷香’功法,乃是巫教蛊术的克星,蛇虫鸟蚁辟易,否则一律焚杀。

    师虹手中小盒子里的雌虫立刻‘吱吱’惨叫个不停,在盒子里乱爬,很快便翻身死翘翘了。

    驱蛊之术的确神奇,雌雄牵引,以雌驱雄,现代科学依然无法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苗疆懂这法门的女人,甚至把雄虫种在自己男人的体内,防备男人变心移情。

    雌虫和雄虫,心心相印,随便死上哪一只,另一只也会暴毙,有点殉情的味道。

    师虹本就惨白的脸色大变,惊呼道:“这…这怎么可能?”

    林子闲一声冷哼,猛喷出一口气来,从鼻孔里带出一小团飞灰来,将内火焚烧后的蛊虫骨灰给排出了体内。

    接着冷目一扫,手中的峨眉刺果断飞射而出,‘噗’地插进了师虹的脑门上,一点都不手软。

    师虹瞪大了双眼,终于软软地歪倒在地。

    那真是举手投足之间就是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看得乔韵胆颤心惊。

    罗姆和强尼却是一脸凝重,看到了当年凯撒大帝地下世界的风范。

    司空素琴和灵飞子更是大惊失色,这家伙是属铁的吗?连钻进了体内的蛊虫都不怕?

    哗啦啦!林子闲抽出身后的精钢棍,立刻又朝着释空冲了过去。

    “林子闲,你已经杀了够多的人了,快住手!少林高手如云,你惹不起的。”玄冰横剑拦在了释空身前,显得异常着急。

    林子闲脚步一停,棍指玄冰,“看在你没有出手的份上,我不杀你,快让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蒙子丹的离去,已经在他心头郁积了一口闷气无处发泄,今天有人送上门来了,激起的怒火不彻底发泄出来,他是不会罢手的,什么少林武当一律杀,哪管他事后洪浪涛天!

    今以此恨,抚慰心中的痛!

    大丈夫忍无可忍,不做苟且小人,当杀人止痛,以壮胸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