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 沈公子

    这位沈公子沈令鸿是京城有名的huahua公子,虽不到龙天君那个层次,但也算颇有背景。

    以前的时候没少打hua玲珑的歪主意,但是hua玲珑一向滑不溜的,很难吃到嘴。当然,最重要的还是hua玲珑背后的那只黑手四海帮,让他多少有些忌讳,不方便来强的,否则hua玲珑难逃魔爪。

    如今见到对方眼中yin光四射,hua玲珑岂会不知道对方想什么,多少有些慌了,不时瞥向舞池中的林子闲,怕林子闲看到了会误会什么。

    “hua总风采依旧,而且还更胜当初啊!”沈公子笑道。

    听那yin阳怪气的语气是话里有话了,明知道对方已经不是什么“hua总,了,还叫对方“hua总”这是在提醒hua玲珑掂量掂量自己现在的分量,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脑袋更是慢慢左右摆动,目光上上下下,欣赏着对方前凸后翘的妙曼身姿。

    “沈么子过奖了,我还有点事,不奏陪了。”hua玲珑抱歉地笑了笑,转身就想摆脱这家伙。

    “hua玲珑。”沈令鸿喊住了她,手中的酒杯放在了一旁桌上,呵呵笑道:“赏个脸,跳支舞!”

    “实在抱歉,身体有些不适,改天!”hua玲珑婉拒的话刚说完,沈令鸿已经伸手握住了她手中的酒杯,不让她走。扬眉道:“怎么?跟别人能跳,到了我就身体不适,是不是不给我这个面子?”

    正搂着乔韵的林子闲一怔,他也看到了hua玲珑正跟人拉拉扯扯,手掌轻轻拍了一下乔韵的后背,松开她,返身走了回去。

    就这样被扔下了,乔韵有点发懵,等a玲珑的状况后,才明白了过来。恰好一曲结束,也不至于尴尬。

    hua玲珑见林子闲放弃舞伴走了过来,心中一紧,绷起脸道:“沈公子,还请你自重。”

    “自重?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自重?”沈令鸿也有点冒火了,这女人摆明了是不给自己面子,嘴角翘起,不屑道:“就你这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的烂货,也配跟我说这样的话?本公子给你面子是你看得起你,不给你面子,你就是个婊子,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圣女?”站在他身后还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林子闲,没想到却听到了这番鼻,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hua玲珑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死死地盯着林子闲,想看看林子闲什么反应,如果林子闲很在意她的过去的话,她会立马调头就走,这辈子不会再跟他有任何关系,报仇的事情自己再想办法,不会再求林子闲,就当自己瞎了眼。

    沈令鸿还以为hua玲珑被自己吓住了,顿时嘿嘿笑道:“hua总,赏个脸,咱们跳一支。”手往下一搂,竟然直接向hua玲珑的翘tunmo去。

    一只手迅捷抓来,直接捏住了沈令鸿的手腕,捏得骨髅咯咯作响。

    “啊!”沈令鸿一声惨叫,惊得附近的人纷纷回头看来。

    认识林子闲的人纷纷一惊,不知道沈令鸿怎么惹上了这个杀星。待看到沈令鸿的手从hua玲珑的屁股位置被慢慢提溜出来的时候,立马明白沈令鸿干了什么惹恼了林子闲。

    司空素琴飞速跑了过来,伸手劝阻道:“林子闲,都是朋友,手下留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让他向你赔礼道歉。”

    开玩笑,沈令鸿是司空素琴圈子里的朋友没错,但林子闲鬼认识沈公子是哪根葱。

    手一扭“咔嚓,一声,沈令鸿的手腕顿时对折成了两半“啊,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凄历惨嚎。

    舞乐顿时停了下来,所有人惊疑不定地看向这里,无法想象竟然有人在龙家和meng家的婚礼上打人。

    meng长信是代表女方来招待客人的,连忙也跑了过来,一脸苦笑道:“林子闲,看在我兄妹的面子上,还请克制。”

    “啪,林子闲挥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沈令鸿口鼻之间鲜血狂飙,连口腔中的牙齿都被打得连根脱落,飞了出来。

    “林先生,今天是我弟弟大喜的日子,还请给个面子。”龙天君的哥哥龙天豪也跑了过来劝他,都拱手作揖了。

    林子闲的身份虽然对大多数人保密,但他龙家恰好是知道的,否则龙天豪也不会这么客气。

    然而谁劝都没用,林子闲反手又是一巴掌,顺手又是一巴掌,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啪啪响个不停。

    沈令鸿早就痛得昏死了过去,此时一张脸已经被抽得血肉模糊。

    不明底线的人看得暗暗心惊,这人是谁呀!难道是某位不太lu面的太子党,否则怎么能这么嚣张,在龙家和meng家的婚礼上当众打人,两家的人求他都不给面子。

    龙天豪一看麻烦了,再打下去,喜事非变丧事不可,哪怕沈令鸿干了再愚蠢的事情,也不能让他死在这里,否则龙家的脸没地方放。也没办法对沈家做交待。

    立刻抬手一挥,附近的保卫迅速冲了过来。

    林子闲左右瞥了眼冲来的保卫,立刻并起两指,一道“香火指,戳中了沈令鸿的心房,又对着沈令鸿的裆下一脚踢了过去“啪,蛋碎的声音爆开。

    众人一阵牙酸,看着不声不响飞了出去的沈令鸿,都暗道完了,这么重一脚,沈公子就算能活下来,只怕也要变太监了。

    一群保卫立刻冲去扶起了地上的沈令鸿,另一些警惕着林子闲。

    meng长信和龙天豪则一起跑去查看了一下沈令鸿的伤势,发现还有呼吸和心跳,立刻让人送沈公子去抢救。

    两人回来看到若无其事拿着香槟洗手的林子闲都是一阵无语,有点拿他没办法,只能招呼大家舞照跳,舞曲再次响起。不少翩翩起舞的人仍看向这边的林子闲。

    有些时候说什么都是假的,实力真的能决定一切,换了一般人,只怕不是被抓了起来,就是被赶了出去。

    擦干手的林子闲见hua玲珑还在盯着自己看,很绅士地伸手道:“美女能不能请你跳支舞?、,见她没反应,干脆直接将她拖下了舞场。搂着她的蛮腰低声笑道:“别生气了,我对那混蛋暗中下了毒手,伤了他的心脉,没有顶尖高手及时出现相救,他这辈子都要落下病根,躺在病道:“他是京城沈家的子弟,你就不怕得罪了沈家会招来麻烦,为个我值得吗?”“傻瓜,我的女人比一百个沈家加一起都金贵。”林子闲淡淡笑道。

    hua玲珑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发自内心的嫣然笑意,有种此生足矣的味道。双手搂住了林子闲的脖子,埋头在他肩膀上,闭眼呢喃道:“林子闲,抱紧我好吗?”她现在顾不得宁兰的感受,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想放开舡心享受这一刻。

    林子闲嘿嘿一笑,搂着她的蛮腰慢慢晃悠。

    这一幕让乔韵和宁兰的神情微变。不远处偶尔看向这边的秦悦,静若止水的明眸中亦闪过一丝复杂,思绪又回到了那家法国餐厅。

    司空素琴倒是脸颊飘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绯红,想起了自己刚才被强行抱住的一幕。

    一溜婚车驶入明湖山庄,中间加长车里的龙天君紧握着meng子丹的手,就是不让她抽开。

    他不时回头看看并肩而坐的美貌新娘,要不是还要走完过场,他现在就恨不得把meng子丹给抱入洞房,让这一直和自己闹别扭的女人知道什么是男人。

    他很期待今夜meng子丹被扒光后,雪白jiaonen的身子被压着婉转喘吟的一幕,一想起那两条无与伦比的美tui,龙天君就有些〖兴〗奋。

    在两人对面的排坐上,一名穿着女式西装的女人抱臂而坐,目光闪烁,神情冷淡。

    她可不是什么保镖,而是青城派玄秋道长的第四个弟子,松竹梅兰中的奉兰,此来是查三位师兄失踪原因的。之所以没穿道服,自然是因为今天是龙天君的婚宴,穿道服出现有点碍眼。

    龙天君虽然不知道奉松三人是死是活,但估计和林子闲脱不了关系,已经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奉兰,这次就是带奉兰来认人的。至于奉兰他们会怎么做,他现在是不想插手了,凯撤大帝的威名让他有点发毛,他还没狂妄到自认为能对抗“拉灯,级别的人物。

    婚车绕到了大楼后面,一群人下车后纷纷从后门进入大楼里面为新郎新娘的亮相做准备。

    田紫秀安排好的两名下人紧跟着meng子丹不放,一起进入了房间,随后又有人送来了一张拟好的演讲稿,让meng子丹记一下,上面都是待会儿要走过场的话。

    meng子丹现在哪有心思背这个,在豪华套间内走来走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奈何田紫秀安排得滴水不漏,她压根就没有跑路的机会。

    听到外面飘扬的舞曲声,她走到窗帘前,拨开一条缝观看,从人群中找到了林子闲。不看还罢了,看到了反而气得牙痒痒,只见林子闲和hua玲珑正搂得紧紧的,这哪像是跳舞,好一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

    另一个房间里,龙天君和奉兰也站在了窗户前,前者的手对着下面的林子闲指指点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