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舒服得冒烟

    林子闲又不是木头,而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想当年那个什么七大洲四大洋就不说了,是不是原装货岂能感觉不出来一点。

    他半支着身子也僵住了,苦笑道:“你前戏的经验比老手还老手,不试过谁相信你是原装货啊!”

    “你…别乱动。”花玲珑的十指深掐在林子闲的肩膀上,一双**也缠紧了他,怕他乱动,在那疼得呲牙咧嘴,咬牙切齿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你当交际花是那么好做的,还不许人家影观摩学习吗?”

    “有那么痛吗?”林子闲看着承受破瓜之疼后,连眼泪花子都冒了出来的姣姣容颜,摇头笑道:“我看你中了枪都不当回事,还怕这点痛?”

    花玲珑闻言狠狠捶了他两拳,带着哭腔骂道:“王八蛋,中那枪和中这枪能一样吗?”

    林子闲差点笑痛了肚子,“那你不能怪我,我让你不要乱来,你偏偏要自讨苦吃,现在后悔也晚了,我既然动了手,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这次就让你长点教训!”

    说完用力掰开了花玲珑的双手,强行摁在了chuang上。

    花玲珑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地失声道:“林子闲,我警告你,啊……”

    警告在惨叫声中终结了,林子闲对这女人是又气又恼,存心想惩罚她,后果可想而知。

    只有单调而枯燥的冲锋动作,就是以惩罚为目的,一个劲的反复强攻。

    花玲珑那叫一个连哭带骂,奈何反抗无效,哪有林子闲的力气大。时间一久。哭骂声渐渐无力,渐渐变了味……

    花玲珑尖锐的叫骂声早就传到了外面,宁兰和小刀不约而同地出了房间,站在林子闲的房间门口面面相觑。

    开始还以为两人在吵架,后来发现花玲珑的声音不太对劲,加上一些异样的杂音。小刀‘噗噗’笑地捂住嘴巴摇头道:“闲哥可真够凶残的。”调头离开了。

    宁兰的脸默然许久,失hun落魄地转身离开了。

    许久后,房间里终于没了动静,花玲珑头发凌乱。整个人像散了架一般地瘫在齿之间的爱恨交织难以掩饰。

    林子闲笑呵呵地下g头吞云吐雾。

    花玲珑看到这个让自己变成了真女人的男人在那得意地偷笑。顿时不知道气打哪来。拉起被子捂住g头。

    伸手一把夺过了林子闲手中的烟,自己抽了起来。

    “呃……”林子闲无语。

    “看什么看,没见过抽完事烟?”花玲珑头发乱糟糟地瞪了他一眼,刚才的悲催样也不知道去哪了。转眼又彪悍了起来。

    林子闲算是服了她,伸手拿了chuang头的烟灰缸放在两人之间的被子上。

    花玲珑掸了掸烟灰。高傲得像个女皇一样瞥了他一眼,忽然目光一怔。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拉下林子闲半挡着xiong口的薄被子,立刻见到了各种触目惊心的枪伤和刀伤。

    前戏的时候正意乱情mi,注意了也没放心上;接着是被痛苦折磨得没放心上;后来则是沉浸在享受中没放心上。

    此时看清楚了后,不由吸了口凉气,尤其是xiong口有两道枪伤,已经接近了心脏,再过去点肯定要毙命。瞪大了双眼吃惊道:“凭你的身手,还有人能把你伤成这样?”

    “积少成多攒下的。”林子闲拉回被子,淡淡笑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加上意外这个东西谁也说不清,受伤是难免的事情。”

    他之所以忍不住花玲珑的挑逗而上了她,和身上的伤疤也不无关系。一般人,他怕吓到人家,像花玲珑这种,枪伤刀伤的肯定没少见,看见了就看见了,也没什么关系。

    “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像你这种身手还能伤成这样,场面肯定不小,国内若是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我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听说过你。”花玲珑满面狐疑道。

    林子闲拿过她手中的烟抽了一口,又塞回到她嘴中,轻笑道:“这样比喻!你是国内江湖上混的人,我是全球江湖上混的人,大家都是江湖中人。”

    “你以前在地下世界混?”花玲珑愕然道。

    林子闲点了点头,她顿时吸了口凉气,多少有些吃惊。

    国内的大环境和国外有所不同,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只能在大框架内进行,不得不说国家对内部的掌控还是相当到位的,国外那一套在国内根本吃不开。

    加上人种的原因,你白人或黑人之类的在国内闹事试试看,除非你不lu面,否则躲都没地方躲,说不定居委会的大妈或乡下的村长就能带领警察把你这个违法乱纪的破坏份子给抓了。

    譬如在北朝鲜,你就算眼神不对,都有人检举揭发你。这都是将人民战争发挥到了极致的国家,所以地下世界一般都将这样的国家排除在外。

    国内的江湖中人早就习惯了在规则下办事,什么明规则、暗规则和潜规则,能规则得你头晕眼花,大多基本上都是以赚钱为目的,否则你玩不转。当然也缺乏相应的冒险精神,和民族传统也不无关系。

    然而地下世界不同,那里几乎都是刀头上tian血的家伙,为了一个杀手排名,为了一个组织排名,就能拼个你死我活。有点妖魔鬼怪层出不穷的味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和乱七八糟的事都有。

    甚至还明目张胆的参与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这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事情,除非国内大乱还差不多,否则想都别想。

    “听说地下世界最顶级的排名是一家、二黑、三大王、四杀手、五佣军,还有六七**十之类的,这些你都接触过吗?”花玲珑不无好奇地问道。

    林子闲无语,自己当然都接触过,因为自己就是地下世界的三大王之一。

    恐怖之王拉灯的恐怖袭击网络,战争之王布特的军火销售网络,神秘之王凯撒的神秘关系网络。有人笑言,这三个家伙一个是专门在全球惹事生非的,一个是专门在全球做买卖的,一个是专门在全球经营人际关系的,俗成‘人钱事’三大王,都是见不得人的。

    三人可谓是一个比一个低调,最低调的凯撒传闻身手超强,是三人中个人最厉害的一个,被人冠以了‘大帝’的头衔,用以形容他的所向披靡。

    花玲珑问得很不巧的是,林子闲就是那个排名仅在二黑之下的三大王之首凯撒大帝,你让林子闲该怎么回答?

    “都有耳闻。”林子闲随口敷衍了一句,偏头转移话题道:“你的完事烟抽完了没有?”

    花玲珑看了看自己手上剩下的小半截香烟,白了他一眼,“你急什么?”

    林子闲将她手中的烟抢了回来,一脸戏谑道:“抽完了完事烟,我们再继续办事。”

    花玲珑瞳孔一缩,下面还疼着呢,顿时一脸的惊慌失措。

    某人已经飞快吸了口烟,烟头连同烟灰缸一起放回了chuang头柜上,摁住了她的双手,wen住了正要开口惊呼的花玲珑,一口浓烟吐进了她的嘴中,然后jiwen。

    花玲珑哪玩过这个,顿时被呛得连连咳嗽无法呼吸,两人之间竟然jiwen得冒烟,可想而知有多ji烈。

    刚松开口能呼吸了,林子闲已经一路wen了下去,突袭她的敏感地带,一双魔爪才下此丘,又上彼丘,像揉面团似的。

    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让花玲珑的jiao躯扭动挣扎,张开嘴在那冒烟,这是舒服得冒烟。

    很快雄雌之间便在那里翻云覆雨,纵情驰骋。确切的说,是花玲珑在遭受蹂躏,林子闲这个采花老手的十八般武艺都用在了她身上,初夜便碰上这种人,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这次是倒不是林子闲在惩罚她,而是在让她彻彻底底的享受了,尽心尽力的shi弄着她,想让她能在初夜留下个美好的回忆。

    花玲珑在那辗转发侧的如哭似泣,仿佛时而飞上了九霄云外,时而坠落低谷,时而hun飞魄散,各种难以莫名的感觉接踵而来,不断刺ji着她的心扉,整个人都晕晕乎乎了。

    一场持久的g洗漱去了。花玲珑玉体粉红,无遮无挡,妙曼绝伦,浑身像通了电一样su麻,瘫软在那一动都不愿动了,连呼吸都断断续续的,就像要死过去一样。

    缓过来一点劲后,挣扎着爬了起来,艰难地爬ang头柜前,拿起了林子闲的了眼下体的狼藉,咬牙切齿地翻到了张北北的手机号码,发了条短信过去,就三个字,我爱你!

    樱雪公寓表白后送出了情书的张北北正在chuang上翻来覆去,今夜她注定是要失眠了。

    听到手机短信提示音,抓来一看,是林子闲发来的,顿时心肝砰砰直跳。紧张地打开信息,结果入眼就看到了“我爱你”三个字,张北北眼睛唰地放光了,一下就兴奋地坐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