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花开

    吃饭的地方就在老城区的一家餐厅包厢,离樱雪公寓并不远,大家弃车步行。

    张北北可没那经济实力一掷千金去类似象牙海岸那么奢侈的地方。

    她目前还没有经济来源,每个月的开销都是父母打过来的,她父母只是小县城的小公务员,家庭条件相对普通百姓虽然还算可以,但也没办法太过奢侈。

    不过也没人在意,大家要的就是那种在一起热闹的气氛。

    酒足饭饱后,一伙人就在老城区的街头散步,小刀似乎和刘燕姿很聊得来,天南地北国内国外的瞎吹,逗得刘燕姿不时咯咯大笑,还不时捶小刀两拳。

    闹得李明诚很是紧张,一直很警惕地跟在两人左右,硬邦邦的没话插话。

    一帮女人逢店必进,也不见买东西,就是喜欢逛。

    唯独张北北一个人老是跟在林子闲身后埋个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林子闲不时回头看看咬个嘴chun不说话的清纯小妞,再看看店里面叽叽喳喳的一帮人,终于忍不住转身问道:“北北,你有心事?”

    “嗯?”张北北似乎被他说中了,顿时有点手足无措起来,犹豫良久,终于抬起了那张红彤彤的脸,xiong脯急促起伏地看着他。

    林子闲被她吓了一跳,愕然道:“你脸怎么红成这样,你好像没喝酒,一直喝的是饮料?”谁知张北北答非所问,语带颤音地问道:“林大哥,你有女朋友吗?”林子闲一愣满面狐疑道:“这话我怎么听着有些古怪,我知道我英俊潇洒很有女人缘,你不会喜欢上我了?”

    “你你觉得我怎么样?”张北北脑袋顿时又低了下来,双掌纠径在一起,声若蚊蝇。

    林子闲叼根烟笑眯眯地看着她,不知道这丫头吃错了什么药,笑着伸手在张北北脑袋上一阵乱挠,把她头发给弄乱了“小丫头,你想多了,我们不合适。”

    张北北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眼睁睁地看着他问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合适?”

    林子闲顿时哭笑不得道:“这个东西怎么试?我干过些什么,你也看到过,我们真的不合适。”

    “我没钱,也没雨楠姐漂亮,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张北北的情绪明显有些ji动了起来,目光直逼林子闲道:“林大哥你如果真的看不上我,就请告诉我,我不会怪你。我见过你来往的都有什么人,看不上我也很正常,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我也有表白的权力。”

    面对对方如此真诚的目光林子闲彻底无语了。这么涩的样板话估计也只有这种学生才能说出来了,许多年后,也许连她自己想想都会觉得好笑。

    “北北,你想多了,像你这么好的姑娘,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怎么会看不上,只是我们真的不合适我不想伤害你”林子闲说着挠了挠头,自己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正想着什么样的措辞才能又拒绝张北北,又不会伤害她,刚好店里的一帮人又走了出来,林子闲立刻找到了台阶下,很是心虚地调头就走,尽量混在人堆里跟大家嘻嘻哈哈不让张北北找到下手的机会。

    面对这种初妹,兴许只是一时头脑发热,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林子闲算是怕了她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来了。

    张北北一脸怨念地跟在大家后面然而林子闲始终随大流,大家进商店,他也进商店,就是不脱离大部队。

    回到樱雪公寓准备散伙时,林子闲刚钻进车里,正以为可以松口气,谁知张北北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斜挎的包里面mo出了个什么东西,直接塞进了林子闲的口袋里。

    一伙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张北北搞什么鬼,张北北已经飞也似地跑上了楼,把自己给关在了房间里。

    回去的途中,副驾驶位上的小刀一直鬼鬼祟祟地盯着他口袋“闲哥,那丫头塞了什么东西给你?拿出来看看。”

    “想找打是不是?”林子闲瞪了他一眼,自己在东西塞进口袋的一刹那,就看到是一张信筏,好像还写了不少字。

    小刀知道他拳头硬,终于不再打他口袋里东西的主意了,但还是忍不住嘿嘿笑道:“那丫头不会是给你写情书了?学生很流行这套的,不像我们过来人都是直接往chuang上爬。”“砰,一只拳头快如闪电,砸在了小刀的xiong口,小刀一阵咳嗽,终于闭嘴了。但还是把眼镜扶正,一脸的悲愤,没办法,早就试过身手,自己打不赢他。

    回到宁兰的江岛别墅,林子闲为了避免人多嘴杂,直接跑回了自已的房间。

    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后,犹豫再三,终于拿出了那张粉红se的信筏,打开一看,还真不出小刀所料,真的是张北北写给他的情书。

    里面的内容那叫一往情深,写的是张北北渐渐对他产生好感到喜欢上他的心路历程。看下面的日期,竟然早在半个月前就写好了。

    林子闲将信筏扔到一旁,点根烟无奈摇头,估计这丫头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给自己,所以才搞出个请客吃饭,还真是有心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林子闲压根没上过正规学校,十几岁就出国混了,还真没有接到过情书,也没有写过这玩意。这辈子还是头次见识到传说中的情书,不免有些唏嘘感慨。

    正胡思乱想间,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过去打开一看,只见浴后的hua玲珑带着一身的芬芳,穿着薄薄liao人的睡衣,笑吟吟地站在门口,那叫一个妩媚you人。

    “干什么?”林子闲狐疑道。

    “找你聊聊。”hua玲珑直接挤了进来,走入房间一眼就看到了那张粉红信筏,立刻拿到了手中观看。

    “亲爱的林大哥,当我决定写这封信给你的时候,你无法理解我心情有多忐忑……”

    hua玲珑捧着信直接念叨起来,林子闲顿时急了,要去抢回来。hua玲珑立刻指着他威胁道:“退后,否则我要喊强jian了。

    林子闲无语,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坐在了椅子上不以为然道:“小姑娘不懂事,心血来冉写的东西,你看就看,别乱传,免得到时候让人家小姑娘下不了台。”“这还差不多。”hua玲珑晃dang着一身半透明的睡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念着,衬着灯光,里面曲线玲珑的洞体那叫一个若隐若现。

    林子闲偏过了头不看她,血气方刚的年纪,加上许久未发作,可经不起勾引。

    念完后的hua玲珑掸了掸信筏,唏嘘感慨道:“想当年读书的时候,我也情窦初开过,但是没她这么大胆子,写情书追我的人倒是不少,但是都被保护我的人给吓跑了。后来!随着眼界和阅历的增加,那些脑残的我又看不上了,正常点的又嫌我一身的风尘味,只是想玩玩,哎!搞得老娘至今没尝过恋爱的滋味,只能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幻想,肠子都悔青了。”

    转身将信筏拍在了桌子上,回头笑道:“林子闲你行啊!身边的女人一个个对你神hun颠倒的,你到底哪点好啊!”“胡说八道,我跟她们都是纯粹的朋友关系。”林子闲点了根烟道。

    “是吗?”g上,白玉般的大tui从睡衣分叉处滑了出来,翘个二郎tui笑道:“少在这里装糊涂,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宁兰,乔韵,还有那个童雨楠,哪个不是对你有点意思,如今又冒出个张北北,这么多美女在身边,都是送上门的,你敢说你没有跟她们发生点过什么?除非你不是男人还差不多,我就不信天下还有不偷腥的猫。”林子闲顿时哭笑不得道:“大姐,我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吗?我向天发誓,我真的没碰过她们,你爱信不信。”hua玲珑一愣,愕然道:“你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经常打打杀杀的人,万一伤了那里也难说。”眼神不怀好意地瞄向了他的下体。

    林子闲下意识地夹了夹tui,翻个白眼道:“你才有问题。”话刚说完,一只,两只,拖鞋飞到子他身上,漂亮的脚丫子,白玉、

    般的小tui在他眼前晃悠着。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暧昧起来,林子闲赶紧偏过头去,hua玲珑徐徐起身,走到他身边,竟然分开tui坐在了他的tui上。

    “hua玲珑,你想干什么?”林子闲一脸尴尬道,尽量不看对方那水汪汪春情泛滥的眼睛。

    “你既然没问题,还怕什么?”hua玲珑拔掉他嘴上的烟,拧灭在烟灰缸,双手拉住了他的衣领,把靠在椅子上的他往xiong前拽,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既然她们都没碰过你,那你这头汤,老娘喝了。”舌头像灵猫一样tian了下他耳垂。

    林子闲咬了咬牙,终于忍不住g上,两人急不可耐地纠缠在一起。

    没一会儿,hua玲珑忽然发出一声惨叫,对着林子闲一顿乱捶,带着哭腔骂道:“林子闲,你***还是不是人,老娘都说了是原装货,你还这么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