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秦悦来访

    第一二七章秦悦来访

    大多数青帮弟都不知道帮主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家伙们却露出一脸期待来。”文字阅读新体验”

    很快,一碗清水端了过来,龚太真一手托着大瓷碗,另一只手上的掌门令牌放进了清水中。

    令牌坠入碗底,发出‘叮’的一声轻吟,围在龚太真周围的老家伙们微微发出一声惊哗,“果然是我们青帮代代相传的掌门令牌。”

    林闲不知道他们搞什么东西,忍不住也伸了个脑袋过去观望,不看还罢,看过后也是微微吃了一惊。

    只见碗底的那只金牌在水中微微荡漾出异样的光泽,折射出一只漕船光影在水面晃动,犹如乘风破浪,漕船上还有‘義气千秋’四个字半环绕着,仿佛在,船行天下义字当头,这一幕刹是神奇。

    有些激动的龚太真又伸手到碗底捞起那面金牌翻了个转身,立见一个大大的‘義’字光影在水面晃动。

    “这是怎么回事?”林闲嘀咕一声,出手极快,一把将令牌给抢了回来,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观看,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好像就是一面刻着花纹的普通金牌。

    几名老家伙无语,心想这家伙也太胆大了,简直视青帮上下如无物,没见被这么多人给围着吗?还敢从帮主手里抢东西。

    龚太真更无语,他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对方的手一闪,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就从装了水的碗底把令牌给夹走了。他现在相信原来青龙帮那些人的法了,这家伙的身手果然不简单,怪不得敢单刀赴会。

    林闲也是一时好奇,忍不住拿回来看看,其实真的没有抢东西的想法,只是看看,待会儿就还给人家。

    然而更让大家无语的还在后面,他拿着那块金牌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不过瘾,又直接伸手将龚太真手里的那碗水给拿了过来,将金牌又扔回了水里面,反复玩了好几次,啧啧有声道:“还真看不出来,感情这金牌还是个宝贝,估计值不少钱”接着又环顾众人,好奇道:“谁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龚太真还真怕这家伙把金牌拿走了不还回来,干咳一声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不过这是鉴定掌门令牌真假的最好办法。据清朝时期,本帮的一位帮主找到了曾经给康熙制作九龙玉杯的名匠后人,让他造出了这面掌门令牌,不过这门手艺后来失传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景德镇有位匠人烧造出了一套九龙杯,往杯中注入酒水便能看到游龙戏珠的神奇场景,这套九龙杯至今珍藏在某博物馆内。当时本帮前辈本想找到那人重新制作一块掌门令牌,奈何蹊跷的是,那位匠人却突然出了车祸,让本帮错失了一次良机。”

    林闲闻言又将那面金牌从碗底捞了出来,反复端详道:“也就是,这宝贝金牌是存世孤品呐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几位青帮大爷顿时脸色一变,龚太真眼巴巴地看着那面令牌,干笑道:“这令牌本就是本帮的宝物,贵教的教主都了还给我们,林丈夫不会是想反悔?”

    “那要问问她是什么意思,我看她带我来了挺后悔的。”林闲朝花玲珑努了努嘴,笑道:“花总,要不…我带着掌门令牌回去?”

    一群人立刻看向花玲珑,花玲珑脸色一僵,那叫一个恨得牙痒痒,这家伙有这东西早不拿出来,非要搞东搞西,有意思吗?

    她脸上挤出笑容走来道:“林丈夫大人不记人过,花玲珑向陪罪了。”着深鞠一躬。

    “赔罪就免了,回去记得请客。”林闲云淡风轻地调侃了一句,顺手又将金牌扔回了碗里面,送到龚太真手上,淡然道:“龚帮主,令牌也不是白还给的。当年贵帮将令牌送给本教时曾过,青帮上下见令牌如见帮主亲临,必报当年大恩。我们教主了,名花集团是我白莲教产业,还请贵帮看在这面令牌的份上,不要再为难名花集团,青帮‘义’字当先,想必接任者不会忘记当年前辈的承诺。”

    罗文广等青龙帮的老人都是脸色骤变,龚太真看了众人一眼,沉吟道:“容我等商量一下。”

    林闲笑而不语,伸手从罗文广手里拽过那三支烧了近半的香,走到正堂青帮祖宗的画像前,躬身拜了一拜,将香插在了香炉内,转身扫了眼满脸阴云的郑龙青。

    “行我等青帮的答复,希望不会让我等太久。”林闲偏头笑道:“花总,我是带来的,麻烦送我回去”

    花玲珑看向了帮主,龚太真观察了一下帮内众人的表情变化,颔首道:“送客”

    花玲珑立刻领着林闲离开了。

    看着林闲如入无人之境的背影消失在山门外后,龚太真微微叹道:“青帮史记中的确过掌门令牌是送给了白莲教,本以为销声匿迹多年的白莲教已经断了香火,没想到竟然还存于世上。区区一名白莲教弟就有如此胆色,看来这影响了华夏数百年历史的最神秘教派果然名不虚传,今天算是见识了。”

    郑大海上前一步,沉声道:“帮主不会是想答应他?”

    龚太真将碗中的金牌捞起,紧紧捏在了手中,返身走回,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环视众人道:“正要和大家商量这事,大家都自己的意见。”

    香堂内顿时起了争执,争执的焦点无非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一时之间难以定论。

    花玲珑亲自将林闲送到了入住的酒店门口,林闲正要下车之际,花玲珑忽然一把拉住了他,一脸媚笑道:“坏人,今天将我耍得好惨。”

    “谁让先耍我的,明明在上班,还自己在外地。这叫有仇不报非君”林闲理所当然地笑道,顺手推开了车门,径直走入了酒店。

    花玲珑盯着酒店门口消失的身影,脸上微微露出疑惑之色,呢喃自语道:“白莲教弟…”

    林闲刚回到房间喝了杯水,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刚接通喂了一声,里面立刻传来熟悉地声音问道:“林大哥,猜猜我是谁?”

    “秦悦?”林闲马上听出了是谁。

    “听到京城了?”

    “怎么知道?”

    “现在在哪里?方便的话,我去看。”

    林闲笑着报出了酒店房间号,挂了电话后,打开了电视打发时间。

    不到一个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林闲从敲门的力道上,已经猜到了是个女人。打开门一看,一袭咖啡吊带长裙的秦悦提了个布艺包包,踩着一双平底运动鞋,文文静静地站在门口。

    香肩露瘦骨,肌肤白腻如雪,整个人似乎清瘦了不少,乌黑的长发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收拾得简单、素雅、干净,素颜朝天,迎面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秦悦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渐渐显现,林闲嘴角也出现一抹莞尔,两人相视一笑。林闲侧身开门,把她让了进来。

    走进房间的秦悦把包放在了桌上,转身张开白玉般的胳膊,笑道:“好久不见,要不要来个拥抱式的见面礼?”

    “不要了”林闲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苦笑道:“上次倒是找了个好发泄对象,可我却是好几天都不敢抬头挺胸地见人,被坑惨了。”

    秦悦顿时抱着肚扑哧一笑,笑出了一口如贝的银齿,两只酒窝一边一点。她摇了摇头后,再次张开双臂,笑道:“这次不咬。”

    林闲刚被动地张开胳膊,已经是温香入怀,秦悦只是浅浅地抱了他一下,便松开了,这次真的没动嘴咬人。然后坐在了床上,两只脚踢荡着,一脸的轻松惬意,眉宇间淡淡,看得人心情舒畅。

    “喝水?”林闲嘴上问着,手上却已经倒了一杯递给她,在樱雪公寓的时候,就见她喜欢喝水。

    秦悦双手抱着玻璃杯抿了口,歪个脑袋看着坐椅上翘个二郎腿点烟的林闲问道:“林老板,我让燕姿代送的花篮看到了吗?”。

    林闲点了点头,返身伸手推开了窗户。

    “怎么和龙天君结仇了?”秦悦好奇的问道。

    林闲一愣,道:“也知道这事?”

    “京城圈里都在传这事,要不是刚好听到了,我还不知道来了京城。”秦悦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快道:“真不够朋友,来京城了也不打声招呼,是不是我不主动找,都忘了京城还有我这号朋友?”

    林闲干咳一声,老实话,对方要是不主动找上门的话,他一时间还真难想到秦悦头上去。但是他不可能会老实承认,反正口是心非的话也不是第一次,只见他一本正经道:“怎么会,我正考虑要不要找叙旧,可又担心秦家的豪门难进,所以一直在犹豫。”

    “少来,连龙天君都不放在眼里,还会犹豫秦家的大门?”秦悦露出一副骗鬼的表情。

    第一二七章秦悦来访

    第一二七章秦悦来访,到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