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

第一二六章 掌门令牌

    第一二六章掌门令牌

    “事情没想的那么复杂,他们两家是他们两家,他们再财大势大,斗起来,我也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我这次来,真的是冲们青帮来的,奉师命前来,把话讲清楚,不想和们青帮结怨。”林闲对她挤眉弄眼道。

    “奉师命前来?”花玲珑又是一怔,面带狐疑,仍有几分不信道:“不知令师是谁?又是来自何门何派?讲清楚也好让我通报。”

    林闲翻了个白眼,默默回想了一下老头口头传述的拗口词,咳嗽一声道:“红花亭前一炷香,我是来四海帮拜山的,听青帮重新扛旗,特来和青帮续香火情。”完后,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花玲珑多少有些吃惊,没想到对方报的是天地会切口,这已经是多少年前的老词了,洪门改成党派参政后,几乎已经不在外面公开江湖黑话,就连她也是听师门长辈提起过,亲耳听到还是第一次。

    “是天地会弟?”花玲珑讶然道:“难道名花集团是天地会的产业?”

    林闲不置可否地笑道:“现在还让不让我去青帮拜山插香?”不见到能当家作主的人,他是不会报白莲教字号的。

    “等等。”花玲珑不敢做主,迅速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座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回头看向林闲心中暗乐,没想到龙天君他们竟然招惹到了天地会头上,背景再大,想吞并人家参政党的产业,首先得问问执政党答应不答应,这下有热闹看了。

    那边有人接电话后,花玲珑迅速把事情汇报了一遍,接电话的人很兴奋,天地会这个江湖老字号能派人来拜山,等于是承认了四海帮扛青帮大旗的地位,立刻吩咐花玲珑把林闲当贵客接待。

    放下电话,花玲珑已经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和秘书打了个招呼后,到内间换了身庄重的衣服出来,对林闲伸手相请道:“帮主召集四庵六部大爷开香堂有请江湖同道,请跟我来。”

    林闲笑着跟她走了,心中却是一阵嘀咕,是自己猜的,我可没有我是天地会的。

    出了天海集团的大楼,林闲和花玲珑同乘一辆车迅速离去……

    京城郊区一栋依山而建的高墙大院内,青帮弟忙着在门楣上扎新花,在大院的炉鼎内上新香,甚至在用清水洗地。更有弟披红花,抱上了雄赳赳的大公鸡,站在新塑的关帝爷塑像前。

    全帮上下都换上了长短布衫新衣服,一片喜气洋洋。青帮一个甲后重新扛旗,便有江湖老字号来拜山,这对帮内大佬来是大事,等于是承认他们的江湖地位,不得不慎重对待。

    香堂内,四庵六部大爷正襟危坐,青龙帮原来的四位大爷全部在座,原来的青龙帮帮主郑大海降了一级,成了黄寺庵大爷,失败者想当青帮帮主是不可能了。

    原来的三位大爷罗文广、谢长天和张一厚连大爷也没得做,变成了六部爷,分别执掌礼部、吏部和户部。不过合并后的帮派内能有他们的位置坐已经很不错了。

    如今的四庵大爷分别为朱寺庵龚太真,也是现任青帮帮主;刘寺庵花百荣,也是花玲珑的父亲;黄寺庵郑大海,原青龙帮帮主;石寺庵陆红娘,是个徐娘半老的女人。

    燕常飞站在郑大海的身后,一只手废了的郑龙青和三枪也有进香堂的资格,不过都是靠边站。

    青龙帮的那些人老人们,脸色都不太好看,没想到名花集团竟然是天地会的产业,他们自问搞不赢天地会,就算如今的天方政党,凭江湖实力,也不是人家天地会的对手,毕竟如今的青帮早已经不是民国时期显赫一时的青帮。

    罗文广更是阴着一张脸,杀他女儿的林闲竟然成了天地会弟,这仇怎么办?

    “有客到”外面青帮弟一声嘹亮的高唱,香堂内的人大多都坐直了腰板。

    林闲跟在花玲珑身后走进了山门,立刻有弟将点燃的香送到二人手中,两人双双举香对着义气千秋的关帝爷拜了拜,插在了跟前的香炉内。

    花玲珑又对林闲了声:“请”领着他直奔香堂。

    进入香堂后,花玲珑给祖师爷上过香,又对几位大爷行过礼后,坐在了工部爷的位置上,边上正是当初在三元码头血战逃脱的褚十军。

    林闲扫了眼香堂内的人,目光在郑龙青和三枪身上顿了顿,原青龙帮的人,他就认识这两个,其他人都不认识。而郑龙青看向他的目光那叫一个阴冷,似乎恨不得将他抽筋剥皮。

    香堂内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他身上打量,有和善的,也有不怀好意的。

    林闲无语,他很不习惯这种老掉牙的场面,搞得跟三堂会审似的。

    这时,有青帮弟点燃三支香,送到了罗文广手中,让他持礼。没办法,他如今是礼部执掌,开香堂的礼仪正是由他来主持。

    罗文广持香站了起来,一张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走到林闲跟前,双手秉香遥拜祖师爷,大声喊话道:“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既是一脉弟兄,敢问是哪座山头的贵客?”

    林闲双手掐出老头教的莲花印,抬手朝众人打了一圈招呼,高声道:“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

    香堂内顿时安静得能听到针掉地上的声音,不少人是一脸的迷茫,不懂是啥意思,大多是年轻辈。

    那些老家伙们却是忍不住了一声,发出惊呼道:“白莲教”

    站在他对面的罗文广本是一脸阴霾,此时也忍不住一阵愕然道:“是白莲教弟?”

    “正是”林闲微微点头道,双手掐出的莲花印收了起来。

    香堂内的众人顿时看看我,我看看,貌似都有点不知道什么好,实在是白莲教绝迹得太久了,几乎一个多世纪没有听到过他们,是成为了传也不为过。

    几位老家伙的目光都看向了花玲珑,都想听她一个解释,不是天地会弟来拜山吗?怎么又莫名其妙变成了白莲教?

    虽然三教本来是一家,但是两者之间的区别太大了,江湖上早就没了白莲教这号旗,整个青帮兴师动众欢迎个不知道还存不存在的门派,千万别闹出什么笑话来?

    花玲珑一张俏脸顿时黑了下来,咬牙切齿地站了起来,瞪着林闲厉声道:“林闲,不是是天地会弟吗?”。

    林闲呵呵一笑,道:“花玲珑,再好好想一想,我什么时候过我是天地会弟?”

    花玲珑此时细想一想,对方还真的没过自己是天地会弟,可对方摆明了有误导自己的嫌疑,俏脸扭曲道:“那为什么不清楚?”

    在座的人,几乎都缓缓站了起来,脸上都隐隐有怒容,都有种被耍了的感觉,那态势估计要出事。

    郑龙青脸上浮起狞笑,罗文广脸上也是杀机四起。

    “怎么?难道们青帮只欢迎天地会的人,不欢迎我白莲教的人?难道红花绿叶白莲藕成了口头禅?”林闲面对逼来的众人不惊不惧道。

    青帮帮主龚太真缓缓朝两边压了压手,示意暂时不要乱动,盯着林闲冷然道:“白莲教已经绝迹于江湖,我不管是真的也好,还是假的也好,想必不会是来拜山这么简单?”

    “这位想必就是青帮现任帮主?”林闲淡淡笑道:“我们教主了,青帮重新在江湖上竖旗可喜可贺,让我来给青帮正名。”他也给老头抬抬身份,至于教主手下几个兵就不用了。

    “笑话”一旁的罗文广冷笑连连道:“我们青帮竖旗还需要们这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白莲教来正名?”

    林闲也懒得再跟他们废话,伸手在口袋里摸出了那块金牌,当众拿在手里亮了出来。罗文广站得最近,也看得最清楚,瞳孔骤然一缩,失声惊呼道:“这…这难道是帮主令牌?”

    他一失声,顿时惊得四位大爷全部围了过来,都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那面金牌。

    龚太真更是两眼发直地对林闲伸手道:“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开玩笑,青帮当初之所以会闹得四分五裂,走的走,留的留,就是因为各方势力坐大后,大家谁都不服谁,最后都拿失传的帮主令牌来事,是帮主?我们不信,有本事拿出帮主令牌来证明。

    这是当初把令牌送给林保当信物的那任帮主所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否则也不会把令牌给送出去。不过话又回来,真要是闹分裂的话,有令牌也不抵事,该分照样分。

    但是对如今的青帮,或者对龚太真来,这掌门令牌的意义就太重大了。令牌在手,能证明他们是天下青帮的正宗,能证明龚太真是名正言顺的青帮帮主。

    “我特意跑这一趟,本来就是把这东西送给的。”林闲笑着将手中的金牌弹了出去。

    龚太真一把抓在了手中,反复看了又看,越看越激动,忽然大声喊道:“端一碗清水来。”

    第一二六章掌门令牌

    第一二六章掌门令牌,到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