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猴哥猴哥

    房间里的灯亮了,地上躺着两名身穿黑色中山装的男子。

    林子闲打开灯后,夹着根烟走了回来,蹲在了两人中间左右看看,笑道:“说!怎么回事?”

    “你…你是谁?”一人捂住被踢断的手惊恐道。

    他有点想不通,这顶楼的窗口怎么会突然飞进个人来,他甚至联想到了‘鬼’身上。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林子闲。”林子闲边吞云吐雾边笑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我,樱雪公寓的人被你们带到哪去了?痛快点说出来,我没时间跟你们耗。”

    他表面上在笑,心中却有点着急,几个水灵灵的美女落入匪徒手中,后果想想都怕,很明显对方是冲自己来的,否则犯不着这样。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倘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连累了她们几个,想不遗憾都难。

    灯光下,烟雾袅袅中的那张脸显得有些诡异,断手的人咬牙道:“你最好识相点,不然以后有你好看。”

    “是吗?”林子闲扬了扬眉,伸手拔出他腰上的手枪,退出弹夹看了眼里面的弹容量,又装上弹夹直接上膛。

    接着‘哗啦’一声,顺手拽下了窗帘,迅速将窗帘卷成了一团往枪口上一堵。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开枪时的声音太响,断手的人立刻脸色大变,惊呼道:“我说,我说……”

    “晚了!”林子闲冷哼一声,卷成一团的窗帘摁在了他的头上,“砰”的一声闷响,地面爆出一滩血来。挣扎了两下的尸体渐渐没了动静。

    另一个人吓坏了,慌忙摸枪,林子闲的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上,沉声道:“说,你们把人带到哪里去了?”

    那家伙差点吓尿了裤子,没见过这样逼问的,你既然想知道消息,人家已经说了告诉你,你还开枪杀人?难道就因为对方稍微抵触了一下?

    有了前车之鉴,他哪里还敢有丝毫迟疑,立刻竹筒倒豆子似的,疾声说道:“西郊一个废弃的化肥厂!”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在这里主要是想看我会不会去,是不是?”林子闲问道。他这样问也不是没原因的,如果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接电话,他们抓了几个女人后完全可以直接获得自己的电话号码打给自己,可是他们并没这么做。

    “是的,我们估计你不会为了几个非亲非故的女人而去冒险,说不定会报警,所以猴哥派我们盯着你,如果你没有去的话,我们就要把那几个人转移地方。”那人噼里啪啦地说道,没有一点迟疑。

    “猴哥?也就是说,那个猴哥会跟你们保持联系?”林子闲扬眉问道。

    “是的,是的。”那人躺在地上点头。

    殊不知就因为这句话,他暂时保住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否则已经成了具尸体,林子闲不会带个累赘在身边。

    林子闲把他的枪也缴了,插到腰上,站起身晃了晃上膛的枪口道:“起来,带我去西郊化肥厂。”

    那人非常听话,咬牙忍着胸口的剧痛爬了起来,林子闲捡起地上的手机,又一把拽上了地上的尸体,持枪逼着对方带路。

    两人到了楼下,弄堂里停着一辆车,确认是他们的车后,林子闲让他打开了后备箱,把尸体扔了进去。随后两人迅速驾车离去,林子闲亲自驾车,那人在副驾驶位上指路。

    途中,扶着方向盘的林子闲问道:“你们是什么人,那个猴哥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我?”

    “我们是青龙帮的人,猴哥是我们的老大,不是我们要找你,是高云亮找到我们要对付你,谁知你不在,我们就抓走了那几个女的。”那人倒是回答的利索。

    没办法,目睹过对方飞窗而入的身手,加上对方心狠手辣,又拿着枪,他不敢做丝毫的隐瞒。尽管出卖同门被发现了要受酷刑,但总比现在丢了命好,他丝毫不怀疑对方一个不高兴会一枪崩了自己。

    “原来是高云亮,看你小子是误入歧途,给你两次机会竟然还不知道悔改,现在竟然跟青龙帮混到了一起,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林子闲冷笑连连。

    就在这时,车窗前台上的那部手机发出了蹩脚而嘹亮的提示音: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五行大山压不住你,蹦出个孙行者。猴哥,猴哥,你真太难得,紧箍咒再念,没改变老孙的本色……

    这歌林子闲没听过,但是从头到尾明显都是在夸一只猴子的,林子闲想不猜出是谁的电话都难,嗤了声问道:“是那个猴哥的电话?”

    “是的!猴哥喜欢听这首歌,所以我们这帮手下都把他的来电提示设置成了这首歌。”

    “毛病!还真当自己是无法无天的孙猴子了。”林子闲偏头道:“接电话,好好说,该怎么说不用我教你?”

    “是是是。”那人捂住发痛的胸口拿过电话接通了,赔笑道:“老大。”

    “军子?二黑怎么不接电话?”

    被称呼为军子的,装得煞有其事道:“老大!二黑在开车…那个叫林子闲的,车开得飞快,二黑正全神贯注跟他,腾不出手来。”

    “哦!那人已经来了?”

    “是的,他现在正驾车朝西郊去,我们在后面跟着。”

    “好,有事及时联系。”对方说完便挂了电话。

    林子闲瞥了眼军子,对他的表现算满意,一看就是撒惯了慌的人,编得那叫一个溜。林子闲边开车边继续问话,军子态度不错,简直是有问必答,只要是他知道的……

    一栋民居里面,麻将机旁围坐的四个女人趴下了三个,董佳云便是其一,边上都放着一碗银耳汤。

    唯独清醒的艳丽妇人吁出口气,她正是猴子的姘头石小琴,迅速起身打开了大门。

    猴子的手下老六背着一个包,领着三个男人走了进来,对着她怪笑道:“嫂子!”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了,这董佳云跟警察局的裘仁展关系匪浅,你们别搞过头了。”石小琴皱眉道。

    老六嘿嘿笑道:“嫂子放心,猴哥自有分寸。”接着朝几人挥了挥手道:“抓紧时间!”

    三个男人迅速把董佳云抬进了一间房里,石小琴想跟进去看看到底在搞什么鬼,老六却伸手一拦,嘿嘿笑道:“嫂子,猴哥有吩咐,您就不要参与了。”

    “切!你们还能干出什么好事来?你求我看,我都不想看。”石小琴甩手坐在了客厅沙发上。

    老六把门一关,回头朝三人说道:“速度快点,药下得轻,在药性过去前,把事情搞定。”

    三个男人一阵坏笑,迅速把自己给脱了个精光,接着又把董佳云浑身上下的衣服给扒干净了,露出一具白嫩丰腴的身子来,不得不说,董佳云保养得还不多。

    老六从包里取出了摄影机,准备好后,朝几人点了点头,三个男人立刻折腾起了董佳云,一阵稀里哗啦的乱搞,越搞越乱,简直是不堪入目……

    拍摄完成后,老六检查着拍摄的东西啧啧有声道:“这女人一身白肉,放过可惜了……”他也忍不住脱了衣服抱着董佳云发泄了一顿,几人这才开始帮董佳云清理了一下,恢复了原样,又把她抬了出去放回了麻将机前。

    石小琴见他们鬼鬼祟祟地出来了,立刻冲进了房间,看到地上一堆一堆的卫生纸后,加上闻到怪怪的味道,过来人岂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脸色顿时大变。然而等她跑出来时,老六他们已经溜了。

    偏偏这个时候,董佳云发出一声嘤咛,竟然要醒来,其他人也随后动了起来。石小琴大吃一惊,赶紧关门挡住了那间房里的劣迹斑斑,跑回了麻将机前趴着装睡。

    几人陆续醒来后,感觉脑袋有点昏昏沉沉,都是一脸的疑云重重。面面相觑后,先检查了一下财物,发现没少,随即又责问石小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睡着了。”石小琴抚摸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忽然指着银耳汤道:“肯定是这银耳汤的问题,王八蛋!竟然卖我劣质东西,明天我找那老板算账去。”

    几人也觉得有可能,否则解释不通,看看时间不算太晚,正要继续玩几圈,董佳云忽然捂住小腹皱眉道:“我先去趟卫生间。”

    石小琴听得暗暗心惊肉跳,想着待会儿怎么圆谎。

    董佳云从卫生间出来后,脸上的神情显得很古怪,坐下后忸捏了半晌问道:“小琴,是不是有什么人进来了?”

    “应该不会啊!怎么了?有人动了你的钱?”石小琴装作很诧异的样子。

    “你们没感觉到……”董佳云话说一半,看到其他人都不解地看着自己,遂挥了挥手尴尬笑道:“可能是这劣质银耳的问题,感觉身体有些不太对劲,不过也没什么事,我们继续!”

    石小琴暗暗吁了口气,肚子里把老六他们往死里咒,想想都后怕,觉得这帮人的胆子也太大了,表面却一脸笑容地继续陪大家打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