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莽荒王座

30.第30章 情况惨烈

    “你怎么回事?”刑天看着楚云,眼眸中充满疑惑,这家伙状态很不正常,显然刚刚肯定经历了什么事情。

    “我说我看见仙了,而且他还向我打了个招呼,你信吗?”楚云开口,浑身的压力终于慢慢消减,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看着刑天。

    “你当我是白痴吗?”刑天嗤之以鼻,自然不信。

    “唉,这年代说个真话都没人信,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楚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没事了。”刑天开口,看着已经恢复过来的楚云。

    楚云耸了耸肩,并不反驳,只是眼眸深处依旧有着丝丝惊悸,那一幕实在是太过诡异。

    不过,既然想不通,那便不再去想,是谜题,只要继续走下去,总有揭开的一天。

    对待这样的问题,楚云自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救命,救命。”就在这个时候,清脆的呼救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动传了过来。

    听声音是个女子,想来也是遇到了异族强者,正在被那强者追杀。

    二人彼此对视一眼,匿息术法施展开来,隐匿气息,无声无息,隐匿在黑暗之中,显然不想管这闲事。

    在这个地方,他们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闲心去管他人的事情。

    轰……

    巨大的轰鸣声骤然响起,而后山林摇动,林木翻飞,地面不断震动,宛如大地震一般,充满了毁灭的气息。

    “小妞,不要逃了,乖乖从了我吧,我会好好疼你的。身为一名人类,侍奉伟大的金角族人,是你的荣幸,不要抵抗了,不然我会吃掉你的。”有些淫邪的声音由远及近,等到话音落下,一个类人型生物和一名妙龄女子出现在了楚云两人视野之内。

    这类人型生物大约有两米之高,浑身布满鳞甲,金黄璀璨,就算是眼睛也是金色,而最为显目的就是他额头上的一只金色独角,散发着淡淡金芒,充斥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压迫力,想来就不是什么凡俗之物。

    而对面的女子看起来则是十二三岁的模样,生的极为可爱,可能是因为年纪的原因,小脸蛋还未张开,看起来圆滚滚的,让人忍不住有揉捏的冲动,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倒是有了些许小女孩的神韵。

    这原本应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子,只是此时大眼睛中满是惊恐,泪珠不断,浑身满是绝望之气,看起来十分可怜。

    “救命,救命啊!”女孩儿大声喊叫,声音在黑暗中不断飘荡,绝望气息蔓延,让人心下忍不住揪起。

    “哈哈,叫吧,叫吧,我看谁能来救你,你们人类这样低贱的族群,只配沦为食物。千年盛宴开启,我炼狱万族必然要饮尽人族鲜血,洗刷身上的耻辱烙印。”金角族人开口,声音中满是对人族的不屑和鄙夷。

    “不过,谁让伟大的金角大人看上你了呢,小妞,只要你肯乖乖服侍本大人,我保证不吃你,甚至让你过上十分快活的生活,如何?”金角族人再次开口,步伐渐渐逼近,眼眸中满是淫邪之光。

    “不要,你不要过来,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碰我。”女孩儿开口,小脸上忽然划过一丝果决,眼眸中死志浮现,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匕首,而后朝着自己的心窝狠狠扎去。

    看到这刚烈的一幕,金角族人显然是没有想到。

    从族中长辈中听来,人类都十分的弱小和顺从,在绝望之前,他们往往都会臣服,根本不会反抗。

    现在,人类的弱小他确实看到了,但顺从却是根本没有。

    女孩儿因为害怕闭起双眼,只是等待着剧痛降临,而后消逝世间。

    但就在刀尖距离她心脏还有一寸之时,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了,匕首再也寸进不得。

    惊恐之际,她张开双眼,嘴巴张开就要尖叫出声,因为她觉得是那恶心的金角族人抓住了自己,但当看到楚云和刑天两人的面庞之后,她的尖叫硬生生被憋了回去。

    金角族人显然也被这里的情况弄的有点发懵,只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眼中划过一丝嗜血的光芒,但更多的却是浓浓的兴奋之意。

    “哈哈,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两名雄性人类,很好,很好,看起来很是稚嫩,听族中长辈说,这个年纪的人类最为鲜嫩,吃起来口感上好。”金角族人看着楚云两人,品评着血肉的鲜嫩,眼中满是浓浓的渴望。

    “你这恶心的东西,满身黄金,真是臭不可闻。”楚云开口,看着金角族人,眼中满是嘲讽之色。

    “该死的人类,你说什么?你在辱骂高贵的金角族人吗?”金角族人顿时暴跳如雷,竟然被一个区区人类辱骂了,这是对他的侮辱,只有鲜血才能洗刷掉的侮辱。

    “金角族人?别说你金角族人,泰坦族人都被我杀死了,你又算得什么东西。”楚云开口,眼神睥睨,对这家伙表现的很是轻视。

    对他来说,对敌人根本不需要任何仁慈,无论是言语上的还是行动上的。

    “泰坦族?哈哈,这种低贱的种族,就和你们人族一般,只能处在食物链的最低端,怎能和我金角族相提并论。人类,你让我很生气,所以成为我的食物吧!”金角族人说话间,身躯骤然消失,等到再出现之时,一掌已经朝着楚云拍落下来。

    这一掌势大力沉,宛如佛陀之掌,轰然而落,气息遮天蔽日,还未落下,恐怖气息袭来,便让人心神猛然一颤,重压如同大岳压顶,誓要将你碾压成一滩碎肉。

    金角族人展开如此凌厉手段,显然是要速战速决,一招毙命。

    楚云看着袭来一掌,神情不变,目光淡然,仿佛察觉不到这股重压。

    此时他距离金角族人很近,近的他能看到金角族人身上每一块鳞片的细纹,近的能看到金角族人眼中闪烁的渴望,对血肉的渴望,还有那无尽的嗜血之意。

    他对楚云没有杀意,因为人族这种卑贱的种族根本无法激发出他的杀意。

    杀意只有在面对同等的对手之时才会爆发出来,就像是人类杀鸡一般,只是一刀剁下的功夫。

    楚云看到了他的轻视,看到了他的不屑,更看到了他的渴望。

    他目光沉凝,就在巨掌距离他额头还有一寸之时,他霍然动了,一拳骤然轰出,风雷滚滚,天地震荡,气息惊天,宛如蛟龙入海,掀起滔天巨浪,搅动的一方天地动荡不安。

    轰……

    拳掌相撞,爆发出震天巨响,霎那间,尘烟漫天,气浪滚滚,大地龟裂,一道道幽黑裂缝,绵延不知多少里。

    刑天和女孩儿在战斗爆发的瞬间,就早已离开了这片区域,此时在远处看着,目光灼灼,不知在想着什么。

    “大哥哥,那位大哥哥必然死了,炼体九重的实力根本就无法伤到这个怪物,我们快逃吧!”女孩儿开口,大眼睛中有着浓浓的惧怕,显然不认为楚云如此实力能够对这金角族人造成什么威胁。

    “放心,这家伙不是这么容易死的。”刑天开口,随口说着,眼中战意燃烧,很有下场一战的欲望。

    女孩儿闻言,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到了喉头,却是咽了回去,只能把目光再次投注到场内,目光中死志再现,显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场中,尘烟渐渐消散,待看到场中的情况后,女孩忍不住用小手掩住嘴唇,大眼睛猛然睁大,充满了震惊。

    场中,金角族人手掌折弯,骨头透过皮肤而出,金色血液滔滔而流,看起来十分的凄惨。

    女孩万万没有想到,前一刻击杀自己族人如同杀鸡一般简单的金角族人竟然被人击伤了,而且看样子一条手臂已经废了。

    要知道,这金角族人的综合实力绝对可以比肩炼神一变的强者了,不然也不可能像杀鸡一般的屠杀自己的族人,自己的族人可个个都是炼体九重的顶尖少年强者。

    而与之对战的少年,实力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炼体九重,货真价实的炼体九重强者。

    怎么可能?

    这样的实力如何能击伤金角族人,简直不可思议。

    金角族人同样是充满震惊的看着楚云,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被这名低贱的人类伤到了,而且伤的并不是很轻。

    随后,他目光中的震惊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的杀意和满腔的怒火,他的气息开始变得狂暴起来,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汹涌澎湃的火山,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人类,卑贱该死的人类,你竟然伤到我了,伤到了伟大的金角族人,你该死,该死!”金角族人咆哮,声音隆隆,掀起层层声波,所处之处,林木崩毁,苍穹震颤。

    “果然是满身黄金,说话之时,臭不可闻。”楚云扇了扇风,动作很是轻蔑。

    这一幕更是看的金角族人暴怒不已,而后彻底爆发开来。

    “对了,你们也是要去那造化之地吗?”刑天边看着场内战况,边问着身旁的女孩儿。

    女孩儿闻言,先是愣了愣,很是奇怪这人这个时候怎么还有闲心去问别的,难道不应该提心吊胆,担忧那边的族人吗?

    这样想着,但她还是开口:“不是,我们已经到了造化之地,只是那里已经被异族占据,年轻一代中除了最强的那几人还在那里征战外,其他人要么被屠戮殆尽,要么像我们一般,在不断被追杀。”

    此言一出,刑天心头猛然一震,万万没有想到情况竟然已经变得如此惨烈。

    “轰……”

    轰然巨响再次爆发,场上的战斗再次爆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