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莽荒王座

18.第18章 遇险

    “速速离开这里,我们被人盯上了。”刑天开口,背后有几股冷芒,如芒在背,灼人不已。

    楚云同样有这样的感觉,放眼望去,视野之内已经隐隐可以看到几道身影朝这边而来。

    显然,楚云刚刚施展天刀斩,巨大的声响已经被人注意到了。

    “走。”楚云目光陡然变得冷厉,而后和刑天迈步而行,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行走之间,刑天瞬间就察觉到了周边的变化,那股无处不在的心神冲击竟然消失了。

    “你这是什么手段?”刑天忍不住开口。

    “不可说。”楚云开口,装作很是神秘的样子。

    刑天无奈,内心却泛起丝丝惊疑,这是小部族出来的乡野少年能动用的手段?

    让他都束手无策的心神冲击,到了少年这里竟然视如无物。

    不得不说,楚云在他心中越来越神秘了,无论是诡异的匿息决还是这次施展出来的手段,都让他无法理解,充满未知。

    在他们千米之外,一个五人小队同样在奔驰着,显然他们拥有着能够抵御这股心神冲击的珍宝。

    只是他们的速度比之楚云和刑天略有不及,显然这件珍宝并不能完全抵御这股心神冲击,让他们行动之间或多或少还是有点影响。

    五人皆是气宇轩昂的少年,个个身披甲胄,金光灿灿,气息强大,压盖天地,目光流转之间,光华浮现,神光湛湛,显然都拥有着不俗的实力。

    “那两人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仿佛根本不受影响,身上定然怀有极为珍贵的珍宝。”队伍之中,有人开口。

    “哼,既然被我们看到了,天涯海角也要追到。他们只有两人,我们五人齐上,必然不是我们一合之敌,到时候抢了珍宝,让他们化作一滩脓水就是。”又有一名少年开口,身上杀机浮现,眼神阴厉。

    “正要如此,两个人都敢来炼狱山寻求造化,真是胆大妄为,也该我们天龙部族行此大运,天佑我等。”又有一名少年开口,声音中满是兴奋之意。

    “全力催发清心钟,他们已经发现我等,我们必须要快,不然这两人迟早要逃跑。”有少年开口,话音一落,身上气机浮现,掌心之中出现一口玲珑小钟。

    其余四人闻言,纷纷动作起来,元力滚滚而来,注入到小钟之中。

    咚……

    顿时,小钟清鸣,散发出淡淡金芒,而后辐射四周。

    钟声悠悠,发人深省,五人顿觉神识一明,一直烦扰的幻象顿时消失,而后速度猛然飙升,化作五道流光,携着巨大威势,朝着楚云两人逼近。

    “不好,他们追上来了。”刑天开口,声音中满是急色。

    他现在状态十分不好,消耗过度,在楚云的庇护下才稍稍有点缓和,但现在被人这般追击,以他刚刚缓过来身体,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往那边走。”楚云开口,而后和刑天朝着右手边的方向疾驰而去。

    那里雾气重重,隐隐有血气出现,更是不时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闻之令人头晕目眩,显然具有剧毒。

    那是一片沼泽地,是这里污秽之地凝聚之所,绿油油的草地蔓延到了那里便彻底绝迹,偶尔有一只鸟雀从其上飞过,刚刚临近,便从天空坠落,没入到雾气之中,显然是绝灭之地,蕴含着大凶险。

    只是,到了现在,不得不搏。

    这五人强大无比,以他们两人的战力,触之即死,若想死中求生,就必须冒险一搏。

    刑天也知道也许这是最后的办法了,总之若是不死在这大凶之地,便是死在这五人手中,已经陷入死地,那就搏那一线希望。

    两人皆是心智强大之辈,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自然不会畏畏缩缩,而是放手施为。

    “前面两个小子,速速站住,交出珍宝,饶你们不死。”疾驰了片刻后,后方有人大喝,声音近在咫尺,显然那五人已经追得极近。

    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威势在天穹凝聚,而后一口大钟陡然浮现天穹。

    咚……

    大钟轰鸣,爆发出隆隆音波,震荡天地,镇压乾坤。

    “天刀斩。”楚云拔出刑天腰间寒刀,一刀斩出,天穹光华闪烁,而后一柄大刀横贯南北,绽放出骇人的威势,朝着大钟直直斩去。

    “不自量力。”五人中的一人开口。

    咚……

    大钟再次嗡鸣,天刀受此冲击,寸寸瓦解,转瞬就消失在了这片天穹,而后大钟疾驰而来,朝着楚云两人镇压而下。

    金光璀璨,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楚云和刑天霎时变色,心中浮现一股极重的阴霾。

    生死关头,两人极速奔驰,但大钟如跗骨之蛆,始终在头顶悬浮,而后轰然下落,如泰山压顶,音波滚滚,响彻天地,让人气血沸腾,口鼻出血。

    噗……

    两人瞬间喷出一口鲜血,头上阴云笼罩,大钟徐徐而落,在距离两人还有三寸之时,停下了下落之势,悬浮其上,嗡嗡转动。

    “我还以为这两人多么强,原来一个炼体六重,一个炼体七重,如此实力竟然也敢来炼狱山,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有少年讥讽,很是不屑。

    “这等废物,给我做仆人我都不会要,真是可笑。”又有少年开口,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如此实力竟然也敢身怀珍宝,活该被我等遇到,得了这个造化,也算是炼狱山之行的好兆头。”说话间,这个少年向着两人走近。

    楚云和刑天被镇压在大钟之下,浑身僵直,无法有任何动作。

    听着这些人不断的耻笑和嘲讽,两人心下皆怒火中烧,眼眸中寒光凛冽,杀机浮现。

    “怎么?想杀我等?”有少年再次开口,嘴角浮现一丝笑意,而后骤然收敛,一脸阴翳之色,手微微摆动,顿时头顶大钟嗡嗡作响。

    “噗……”

    两人瞬间觉得痛苦至极,脑海中宛如有无数根尖刺在不断倾轧,剧痛临身,吐血不断。

    “就凭你们这等实力?还想击杀我等,真是可笑至极。”少年再次开口,不断折辱着楚云和刑天。

    楚云眼眸中冷意十足,身躯宛如火烧,巨大的怒焰不断侵蚀着他的所有神经,让他双眸赤红,宛如一头濒临绝境的凶兽,将要爆发出最为惨烈的一击。

    他还有最后的底牌,体内的星图,只是底牌爆发的时间显然不是现在,他在等待,犹如毒蛇一把,寻求着最佳的时机。

    “将珍宝拿出,饶你等性命。”有少年看出楚云二人,开口喝道。

    “我等并没有珍宝。”楚云开口,看着五人,声音冷厉。

    “到了现在这般田地,竟然还如此嘴硬。没有珍宝?就凭你二人的实力,没有珍宝能够视这股心神冲击为无物,你们觉得我们是白痴吗?”少年开口,说话间,身躯前冲,一拳朝着楚云轰来。

    看到这一幕,楚云眼眸中光华大放。

    就是这个时候。

    霎那间,星图颤动,星光绽放,透体而出,笼罩苍穹。

    顿时,这里星光点点,一道星河横贯南北,其间万千大星环绕,流转之间,彩霞环绕,紫气腾腾,神光自天外而来,垂落下来,一股深邃悠远,广博磅礴的气息瞬间弥漫。

    星图之中,一抹光华陡然冲出,而后直直朝着袭来的少年而去。

    几乎是在刹那,金钟崩裂,少年横飞,楚云和刑天的身形瞬间冲出,眨眼间就拉开了距离。

    沼泽迷雾已经近在眼前,还未进入,便觉得腥气扑鼻,肌肤刺痛,头晕目眩之感接踵而来。

    元气瞬间弥漫全身,霎那间滋滋的侵蚀声便响了起来,但好在两人早有心理准备,没有任何犹豫,瞬息间便没入到了雾气之中。

    余下四人呆立了瞬间,便反应过来,朝着两人便追击而去,只是才刚刚迈开十米距离,便觉得头晕眼花,幻想丛生,心神不宁。

    楚云星图一出,瞬间冲毁金钟,他们能够纵横在这片草原的凭借已然消失,只是他们实力强大,还不至于迷失在其中。

    “该死,他们竟然敢进这里,不要命了吗?”有少年开口,恨恨不已。

    “我们要不要进去?”另一名少年开口,目光在其余四名同伴上扫视。

    “进去?你想死吗?你忘记族长的告诫了吗?炼狱沼泽,大凶之地,进之必死,这两人死定了,只是可惜了他们身上的珍宝。刚刚那股异象必然是珍宝所发,竟然如此强大,瞬间崩毁清心钟,必然不是普通的珍宝。”有少年满是惋惜之色。

    “走吧,寻求造化要紧。炼狱山中肯定有更为珍贵的珍宝,我等这次准备充足,必然能够得到一份不小的造化。”有少年开口。

    “该死,没了清心钟,我们要越发的小心了。”有少年恨恨开口,再次狠厉的望了一眼沼泽。

    五人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次不但什么好处没有捞到,反而赔上了一件珍宝,心下都很是愤怒,但楚云两人在他们眼中已然死了,他们怒气无处发,只能憋在心中。

    五人瞬间远去,朝着炼狱山而去,这一番耽搁,有不少人已经超越了他们。

    此时,炼狱沼泽中,刑天拖着昏迷中的楚云,在其中艰难的跋涉着。

    只是,此地迷雾重重,空气中满是毒瘴,刑天体内的元气根本赶不上这番消耗,短短时间,便觉得头晕眼花,脚步越来越缓,眼神越来越迷离,最后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就在他刚刚倒下的瞬间,这里凭空出现一个小巧的身影,小巧的身影在雾气中缓缓前行,所过之处,雾气规避,视野一片清明。

    而后,她踱步而来,蹲在地上看着闯入此地的两人,在看到楚云之后,小嘴微微张开,大眼睛扑闪扑闪,然后快速来到了楚云身旁。

    “大哥哥,大哥哥,你没事吧!”清脆的女声响彻周边区域,小女孩声音中有着些许着急。

    楚云迷迷糊的睁开双眼,待看到小女孩的面容后,艰难的一笑:“小妹妹,又看到你了。”

    话音刚落,眼睛一闭,再次晕了过去。

    “大黄,出来。”看到这一幕,小女孩起身,突然对着虚空喊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