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莽荒王座

17.第17章 同盟

    “这里面究竟存在着何等造化?”楚云问道,直指核心。

    刑天闻言,深呼一口气,他相信自己如果再不吐出一点实质性的东西,眼前的少年必然会让自己好过。

    “传闻,其中藏匿着仙的宝术,强大无比,撼天动地,逆转乾坤,又传闻其中拥有仙之密藏,得之可以踏上仙途,证仙之道果。”

    刑天说着,互感身上冷意涔涔,刺痛无比,楚云杀机犹如实质,透过甲胄,让他肌肤出血,冰冷无比。

    再坚毅,他毕竟还是一名少年,而且他还有一个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承受了无数苦楚,换来了今天的实力。

    所以,他不想死,不想死的这么不甘,几乎是在瞬间,他收敛心神,看着炼狱山,开口说道:“那里面有神药和强大宝术。”

    神药,宝术。

    这是大荒之中所有争斗起源的原罪。

    只是神药不可见,万古以来只有寥寥数株,但每一株都拥有着逆生死,悟大道之能。

    神药自古长存,不知经历了多少纪元,可以说是世界上唯一永生于世的物种。

    大荒之中,为了追求长生,不知多少人想要拥有一株神药,因为只要揭开神药长生的秘密,很可能除了成就飘渺的仙道外,还会出现一种全新的长生之道。

    这如果真的实现,大荒必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一众变革,将预示着一个******的到来。

    所以,人人都想得到一株神药,不仅仅是因为神药本身的威能,更是为了长生。

    至于宝术,大荒中,宝术繁多,无数皇朝和大部族中,有着海量的宝术。

    只是这些宝术并不强大,真正的宝术,一经施展,天地失色,乾坤翻转,宆宇崩毁,拥有毁天灭地之威能。

    炼狱山中存在的宝术,自然不可能普通,必然是极为强大的宝术。

    楚云现在除了赤手空拳,就是只有匿息决这种隐匿术法,没有一种宝术傍身,看着那些人不断施展的宝术,早已眼红不已。

    现在炼狱山中竟然有此机缘,说不得他要走上一遭,为自己谋取一些造化。

    而且星图闪烁,到了这里,散发出的渴望情绪越发的浓烈,想来必然是里面存在着什么,如果是一种强大宝术,自然再好不过。

    楚云这样想着,看着炼狱山的目光有些炙热了。

    “那些是什么人?”楚云再次开口,看着远方步履艰难的众多少年强者。

    “他们都是各大皇朝的天才强者和的大部落中的少年强者,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在炼狱山中谋求造化。”刑天开口,一五一十的答道。

    楚天闻言,心下了然,难怪这些人身上总是有着一股难以忽视的贵气,原本身份如此尊贵,难怪如此。

    只是随后一想到他将要在这片大地上和这些各大皇朝的天才一起竞逐,他内心就激动澎湃,不能自已。

    眼中光华闪烁,身上不自禁流露出一丝战意,这股战意被刑天感受到,顿时内心震荡。

    这种感觉他十分熟悉,因为一直以来,一想到那个人,他也是战意昂然,心绪澎湃。

    只是,他的战意只是对那个人而言,眼前这个少年的战意却是面向整个大荒,这是怎样一种气魄?

    自大?不自量力?不知所为?初生牛犊不怕虎?

    也许都有,也许都没。

    只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这股战意感染了,浑身战意忍不住激发出来,和楚云共鸣,两人皆是英姿勃发之辈,一个身披甲胄,一个粗布兽衣,在血雷的映照下,眸中宛如火烧。

    “战意很不错。”楚云开口,看着刑天。

    “你也是。”刑天开口,眸中光芒闪烁,战意凌天。

    “不过,你的状态很不好,继续下去,你会像你的族人一般,化作一滩脓水。”楚云开口,道出了刑天的处境。

    炼狱山脚下的这片平原十分可怕,好像是受到了炼狱山的场域影响,越是往里面走,受到的心神冲击会越来越强。

    能走到这里的,不是性情坚韧之辈,就是拥有着什么特殊的秘宝,很显然刑天是前者,而楚云将就着也算后者。

    刑天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因为楚云说的话属实,这里距离炼狱山还有万米之遥,但幻境的威力已然快让他迷失,如果继续深入,迟早他也会化作一滩脓水。

    “我可以帮你。”楚云开口,让刑天眼睛微微眯起。

    “为什么?”刑天自然不会白白受人恩惠,而且是不久前还生死相向的敌人。

    “当然,我不会白白帮你,你要向我保证,从这里回去之后,让泅水部族撤销对我大熊部族的刑罚。”楚云目光灼灼。

    这是他的一块心病,部族始终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他又怎能安心闯荡。

    刑天闻言,看了看楚云,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

    以他在族中的地位,这点事情必然不会太难,毕竟他是刑罚长老面前的红人,是下一届族长候选的种子。

    他的意见必然十分重要,而且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

    大熊部族这样微小的部族,覆灭和不覆灭只在泅水部族一念之间。

    刑天敢点这个头,就意味着他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不然以他的谨慎,必然不会如此鲁莽。

    “很好,既然如此,我们暂时就是同盟。”楚云开口。

    他心情大好,眉宇间都流露出一股喜色,部族的存亡一直向一座大山一般,狠狠的压在他的心上,现在这座大山轰然倒塌,他身心说不出的放松。

    “你不要高兴太早,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我还活着,你我死了一人,或者全死,这个协议就作废了。毕竟这里是炼狱山,此次群雄荟萃,为了造化,到时必然厮杀不断,你我的实力在这些人中根本不值一提,尤其是你,才炼体六重,实在是太低了。”刑天毫不留情的打击着楚云。

    楚云闻言,也不恼,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刑天。

    刑天被他看的有点发毛,目光忍不住躲闪起来。

    “你也知道我的实力很低,那么我们身为同盟,你是不是应该给予我一点帮助啊?”楚云终于开口,依旧笑眯眯的,和之前判若两人。

    “什么帮助?”刑天开口,实在是想不到自己帮楚云什么。

    “唔……我看你那天施展的那招天刀斩不错,是不是可以借来翻阅一二啊!”楚云开口,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对于宝术,他早已眼馋,此时抓到机会,当然不肯放过。

    毕竟炼狱山中的宝术太过飘渺,而刑天手上却有着货真价实的宝术,既然两人身为同盟,他也不好动手抢了,只能开口讨要。

    “不行,天刀斩乃族中不传之秘,怎能教给你翻阅。”刑天断然拒绝。

    但他话音还未落下,一股杀机勃然而发,楚云依旧笑眯眯的,只是眼眸中寒芒凛冽,杀机勃发。

    “少年,可要想清楚了再拒绝呦。”楚云开口,扫视着刑天。

    刑天很是干脆,从怀中拿出一张古卷,然后扔给了楚云。心下愤愤,但却不敢有丝毫动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楚云赶紧接过,浏览了一番,眼眸中光华闪烁,显然在消化着上面的信息。

    “别看了,天刀斩身为族中五大宝术之一,哪有这么快就能参悟,还是速速出发,前往炼狱山中,找到一个安全地方再看也不迟。”刑天开口,告诫着楚云。

    但话音刚落,他顿觉腰间一空,而后一抹寒芒划过天际,宝术特有的光华瞬间弥漫,而后一把天刀凝聚,呼啸间朝着旁边斩去。

    轰……

    轰鸣巨大,气浪翻滚,刑天瞬间被这股气浪掀飞,足足飞了五米才轰然落下。

    落下的瞬间,他无所察觉,只是愣愣的起身,然后定定的看着抽刀而立的楚云,再然后,他又看到了好几把天刀从天而降,将这周遭土地轰击的一片狼藉。

    这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犹记得他当初初学天刀斩,花费了整整半年时间才堪堪能引动天地元气,让他和自身的小世界发生共鸣,而后又花费了一年时间,天刀斩才算是又缩小成,再之后到了现在,天刀斩才算是初步展露锋芒。

    但眼前这家伙呢?

    仅仅是看了一下,看了一下啊,就施展出如此强大的天刀斩,甚至比起他施展出来的都要强盛几分。

    这家伙肯定是骗子,他肯定是早就会用,以此来故意蒙骗自己。

    一定是这样,刑天好像是想到了最正确的理由一般,自信心陡然回归,眼神恢复光彩。

    场上,楚云正玩的不亦乐乎,一把把天刀在苍穹中凝聚,而后轰然斩落,威力巨大,动天撼地。

    这就是宝术,果然强大,就是消耗有点大,短短时间竟然就耗费了他三成元力。

    如果被刑天再次知道这个消息,必然要吐血三升,这会功夫,你施展了差不多十次,才消耗了三成元力,而我的元力,顶多够我施展五次,而且还是极限。

    “不错不错,你的宝术果然很不错啊!”楚云终于停手,看着刑天,笑眯眯的。

    “你能不能不要再装了?你会这门宝术的对吧!你一定练习很久了对吧!”刑天开口,让楚云云里雾里。

    “没有啊,我刚刚才从你手中拿来的啊!而且以我大熊部族的情况,像是会拥有宝术的部族吗?”楚云翻了个白眼,实在是不知道面前本来应该很沉稳的少年发什么神经。

    刑天的幻想轰然崩塌,他突然想到,楚云是大熊部族的,一个渺小不可言的部族。

    那样的部族怎么可能拥有宝术。但他心中更是怒吼,那样的部族怎么能走出你这样的人。

    如果你是一个皇朝中的超级天才也就罢了,但偏偏是一个小部族的乡野少年。

    前者刑天还有说服自己的理由,后者真是让他大受打击。

    “少年,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我叫楚云,多多指教。”楚云满脸微笑,伸出右手,看着刑天。

    “刑天,多多……指教。”刑天开口,后面两个字几乎是用牙生生咬出来的。

    两个少年的手握在一起,只是表情不一,后者多多少少有些愤愤不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