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3340.第3340章 怒目堡叛乱

    第3340章 怒目堡叛乱

    怒目堡,号角声凄厉的在远处当中回响,撕开了层层白茫茫的雨中雾气

    “联盟的人到了,你们肯塔姆家还能怎么样?难道你们肯塔姆家准备对整个联盟开战,别开玩笑了,谁不知道肯塔姆家的军队都还在中部呢,现在留在领地内的兵力满打满算能够有两千人就算是高看你们了,更不要说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为了维持流民的持续,你阿特丽丝手中还有两百人没有?“路泽吉尔一边对着阿特丽丝嘴角狂笑,一边朝着身后的怒目堡抬起手“如果你们肯塔姆家没有,我有一千人,要不要我借你们一点?”

    路泽吉尔的右手抬起,就像是一个无声的信号,|怒目堡城头上原本懒洋洋的士兵立即就变了样子,一簇簇的人头涌动,穿着锁子甲的步兵布满了城头,甚至还有数十名弓射手朝着这边齐齐拉开了弓弦,剑拔弩张,就连原本还做样子悬挂在城头上的肯塔姆家的旗帜,也都被无情的扯下来,犹如一片飘落的秋叶从城头以上被丢下来,一面路泽家自己的旗帜取代了肯塔姆家旗帜所在的位置,这是真正的改旗易帜,代表着路泽家从今日开始真正脱离肯塔姆家,成为一个独立的家族,而不是肯塔姆家的封臣

    可以想象,只要路泽吉尔的手臂落下,城头上的弓箭手就会松开弓弦,完全不顾及这里还用堵着大批流民,直接对这里实施箭雨覆盖,怒目堡外已经垒起了高高的土堆,一些从周边抓来的民夫正在将草袋吃力的运这些土堆。将这些土堆堆叠得更高一些。泥水当中,还有更多的临时招募的民兵站上这些土堆,因为连日大雨已经颇有颓陷处。破口也都用木石堵好。城壕当中水位更是暴涨到两米多,一般攻城战的情况下,仅仅这条城壕没有五六百条人命填进去是不可能的

    阿特丽丝俏脸寒霜,一千人的兵力,在拥有动员八千兵力的肯塔姆家面前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肯塔姆家主力全数北上,留在领地内的兵力连两千人都不到,为了维持灾后的混乱持续,阿特丽丝又将这有限的士兵全数派了出去,留在本家的不过两百人,而路泽吉尔一口咬定自己连两百人都派不出来,足以说明,路泽家这是早有预谋,铁了心要从肯塔姆家脱离出去了!

    似乎是认为已经大局已定,肯塔姆不得不吞下这个苦果,路泽吉尔对于最基本的敷衍都不愿意了,直接向阿特丽丝说道“看在曾经主仆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等下联盟的特使过来,你就老老实实的配合我将接手仪式走完,否则,我可不敢保证除了你们肯塔姆家本城之外的其他三座城市,不会如我一样,从你们肯塔姆家脱离出去“

    “其他三座城市!你们。。。。。。好狠的手段!”阿特丽丝俏脸微楞的了一下,突然变得异常苍白难看,目光中透出了愤怒,懊恼,甚至是发狂,眼前的局面已经开始失控了,肯塔姆家成为埃罗新王室的局面基本已经定下来,虽然预料过会遭遇南方老派诸侯们的抵制,但是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动手,直接从肯塔姆家内部动手分裂肯塔姆家,这一手釜底抽薪可谓是打中了肯塔姆家的软肋上

    整个南部都知道肯塔姆家要想成为埃罗新王室,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能够帝国手中将埃罗王都买回来,肯塔姆家虽然也算是南部富饶的家族,但是想要从帝国手中花费巨资将埃罗王都买回来,也是需要将家族资金全数拿出来才行,甚至还可能要从领地内抽取一笔税金,肯塔姆家的财富并不是集中在本家手中,而是有相当一部分都在领地内的四座城市的封城手里,而从路泽吉尔的话语里,明显听出来,其他三座城市的封臣家族也可能出了问题!

    这已经不是挖墙脚那么简单了,这是要从根子上将肯塔姆家连根拔起啊!这一刻,就算是阿特丽丝也是心乱如麻,对方抓住洪水泛滥的机会突然发难,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在怕也只有向联盟低头的份,何况是自己,毫无疑问,联盟的目的就是要在肯塔姆家真正成为埃罗新王室之前,抢先逼迫肯塔姆在未来对待南部问题上做出巨大的让步,甚至可能会让肯塔姆家以新王室的名义,宣布南部成为一个独立的区域,完全不受北面帝国的影响和控制!

    这些混蛋不敢去跟帝国谈判,干脆就把主意打到了肯塔姆家,逼着肯塔姆家去跟帝国谈判,这算什么本事

    阿特丽丝气的俏脸铁青,对于南部联盟的龌龊一下猜到了八九分,亚丁红龙殿三万大军的覆灭,确实是让南部老派诸侯们丧胆了,已经没人还敢叫嚣用武力抵挡帝国,而南部贵族派系集体投靠肯塔姆家,更是对南部老派诸侯们震动很大,虽然这些南部贵族派系在南部的影响力不大,但毕竟也在南部待了那么多年,对于南部的了解不在他们之下,毫无疑问,帝国一旦南下,这些贵族派系就是帝国南下的急先锋,仅仅只是将边界变成泽国,也只是能够拖延一段时间罢了

    有这些熟悉南部的贵族派系带路,就算是血沙怕是也起不到多少阻挡作用

    “既然肯塔姆家能够影响到帝国对于中部的划分,那么未必就不能让帝国同意让我们南部独立”南部诸侯里边对于肯塔姆家突然一飞冲天的好运嫉妒的不在少数,本来大家都是混南方的苦哈哈,大家抱团取暖了那么多年,肯塔姆家的名声还是可以的,可是现在肯塔姆家突然有了一跃成为埃罗王室的机会,就像是鸡窝里一下蹦出了一只凤凰,换成谁都会心里不平衡的,没有钱,肯塔姆家就是掉毛的凤凰不如鸡,只要卡住肯塔姆家的财源,肯塔姆家就不得不低头

    不得不承认,南部诸侯里边也有厉害人物,否则也不会让强势的埃罗王室数十年一筹莫展!

    “我说过,只要把南部地图给我,就算肯塔姆家没有钱,埃罗王都也会是你们的”

    这个时候,阿特丽丝感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温和的大手,那是旁边黑发青年的手,只是穿着普通护卫的铠甲,人群中完全看不出丝毫锋芒感的黑发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阿特丽丝的旁边,语气平淡的就像是说一件极为普通的事,而不是决定着肯塔姆家未来的生死存亡

    “不是你们帝国被挖墙脚,你当然可以这样说”虽然阿特丽丝用手挣扎了一下,但是语气里明显透出了一股喜不自胜的气息,想到来时的布置,内心的恼怒顿时一扫而空,看向远处号角声响起的地方,再无一丝一毫的惧怕,这是你们自己找上门的,可不要说是我肯塔姆家不看大家多年的情面,至于甘当联盟马前卒的路泽家,希望你们还有机会自求多福吧,否则等下来,就不是我肯塔姆家不念主仆之谊,而是你们自己撞到了刀口上!

    “呜呜”远处代表仪式的号角声再次响起,距离明显已经靠近了许多,远处一队人马从长长往下的斜坡奔驰下来。飘扬的旗帜上面绣的是一座极其壮人观止,雄据高原之上的殿阁,那是南部守护联盟的表示,那座旗帜上的殿阁就是曾经的圣城,虽然已经是数十年前的旧事,但是南部守护联盟依然以圣城后裔自居,“是联盟中负责裁决争端的凯里家的旗帜!”阿特丽丝目光落在旗帜上,脸色一片铁青

    “凯里家?”黑发青年脸色困惑

    阿特丽丝低声向黑发青年解释说道“凯里家南部诸侯中极为特殊的存在,主要负责对联盟成员产生纠纷时做出裁定,一般情况下,作为裁决争端的凯里家是很少离开本营的,可是这次竟然直接让凯里家过来,明显就是不准备给我们丝毫准备的时间,只要凯里家将怒目堡脱离肯塔姆家这件事坐实,宣布怒目堡脱离肯塔姆家完全合乎联盟规章,就算我肯塔姆家在事后向联盟提出抗议,联盟也可以直接将我们议反驳回来”阿特丽丝看着对方越来越近的队伍,目光复杂的看了黑发青年一眼,叹息说道“还好有你有所准备,否则这次我肯塔姆家就算没被联盟挖光,也会因为众叛亲离而再无成为埃罗王室的可能!”

    随着队伍的接近,人脸也开始清晰起来,带头是一老两少三位贵族,肩上的太阳标志都是绽青色的,后面紧跟着百余名南埃罗的骑兵,速度算不上快,看起来明显是看见了被阻挡在怒目堡外的肯塔姆家马队的旗帜,

    中间年纪在五十间的骑士,身形矮壮结实,相貌堂堂,在他左右两名将领年纪都不过三十上下,但都是神情倔傲,那较老的骑士胸前挂满襟章,使人知道他的身份定是非同小可,灼灼的目光先仔细打量了这边一会,才移往到了阿特丽丝的脸上,嘴角不屑的抽了一下,如果是肯塔姆那个老狐狸在,想要将怒目堡脱离肯塔姆家这件事变成现实还有一定难度,现在仅仅只是一个肯塔姆家的女儿,这件事的难度就几乎是平趟了

    “你们谁是路泽家的人?”老骑士脸色冷峻的直接无视了阿特丽丝,而是看向了满脸喜色的路泽吉尔

    “我就是路泽家的人,当前这座怒目堡的主人”路泽吉尔神色恭敬的向老骑士行了一个礼,语气里都带着一丝激动的颤音

    “我是联盟天庙的凯里所罗,路泽家请求让怒目堡加入联盟这件事,经过联盟的商议,认为还是需要征求路泽家本家的肯塔姆家的同意“老骑士的目光此刻才看了阿特丽丝一眼,继续说道”肯塔姆家可派人去联盟本营说明情况,否则,三天之后,联盟将视为肯塔姆家同意此事”

    “三天时间!绝对做不到”阿特丽丝俏脸煞白

    “这是联盟多少年的规定,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到时候向联盟本营询问”

    老骑士一字一句,神色冷峻,看起来显得公正严明,其实却是语气里充满了嘲弄,

    三天的抗议时效,在正常情况下都是相当紧张,何况现在洪水弥漫,不少地区都是变成了泽国,道路毁坏大半,三天之内想要抵达本营相当困难,而且就算到了联盟本营又如何,那边早就做了准备,根本就不会有人接见肯塔姆家的人,三天之后,怒目堡脱离这件事就变得名正言顺,甚至还可以说是肯塔姆家自己耽搁了时间,怪的了谁!

    其实封臣脱离本家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事实上,一般封臣宣布脱离本家,本家大军几乎是当日就大军压境,将叛乱者斩尽杀绝,这种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所谓的申述,无非是做做样子,所以这条规定多少年来也没有人真正履行过

    而这一次拿出来,摆明了就是看准了肯塔姆家没有能力压制这次叛乱!

    三天之后,怒目堡脱离,随之其他肯塔姆家的封臣,也会有样学样,从肯塔姆家分离出去,

    明明路泽家是叛乱一方,却要身为本家的肯塔姆家去说明情况,这份裁定对于路泽家的偏向几乎是毫无掩饰,但是老骑士一力咬定这就是联盟的规定,甚至说道“阿特丽丝,我见你时,你还是肯塔姆身旁的小女孩,现在已长得如此标致,岁月不留人呵!但是规定就是规定,就算是我想要将人情,也无法说什么,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里继续浪费宝贵的时间,三天时间,可并不算长!”

    “对啊,如果肯塔姆家不同意路泽家脱离,就请去联盟本营申述,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老骑士旁边的两名年轻骑士中的一个,神色冰冷的说道“不过我就不知道,你阿特丽丝有什么资格来代表整个肯塔姆家?不要忘了,肯塔姆家还有两个儿子,他们才是联盟承认的继承人,不是你,一个庶女所生的女儿,能够得到肯塔姆这个姓氏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现在还想要插手家族事务,这才是真正的祸乱之源,堂堂肯塔姆家,四大南部侯爵家族,怎么会容忍这样无礼的女人胡闹呢!”

    这可谓是彻底断了肯塔姆家想要申述的可能!

    “哈哈,一个女人,就想要代表肯塔姆家了吗?”对面传来路泽家部下的一阵嘲笑声

    “肯塔姆家不会去什么联盟本营申述的,既然还有三天才生效,那么就希望你路泽家三天之后还存在吧!”哄笑声中,一个深沉的男声说道,听起来并不算响亮,却是压过了所有人的声音,让全场立时雅雀无声,只有怒目堡的长风,刮刮地吹着。。。。。。所有人才发现,阿特丽丝身边尽然还有一名黑发护卫,

    “你这是什么意思?”老骑士目光凝重,嘴唇微颤了一下“年轻人,说大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人更加感觉到你的自不量力!”

    “自不量力吗?哈哈,谁知道呢,也许是,也学不是呢!”黑发青年护卫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在对面老骑士目光下带着阿特丽丝转身去了远处的一处土坡,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开始安置营地,一面被染红的肯塔姆家旗帜被悬挂起来,那是血旗,代表着不死不休!

    “这个女人疯了,别管她”路泽吉尔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其他人也是一脸看笑话的感觉,肯塔姆家这是要表示镇压怒目城脱离了,可是肯塔姆家现在还有兵力吗?女人果然是冲动和好脸面的动物!这不是镇压,这是自取屈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