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3338.第3338章 迷雾之海(一)

    第3338章 迷雾之海(一)

    阿特丽丝一席黄色的挡雨披风,身上穿着的紧束猎装更显出婀娜的身段,立马在这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沙地边缘,阿特丽丝目光复杂“这才是埃罗南方的真实面目,如果这场雨继续这样持续下下去,弥漫大地数十年的黄沙,有可能真的会彻底消失掉,但是这场雨带来的严重冲击,也不并如同预想的那样美好,雨水时断时续,已经下了七八天的时间,,虽然还远不如当初引起整个南埃罗覆灭的一个月大雨,但是对于已经干燥了八十年的南埃罗来说,这突然而来的雨季,绝对可以称之为灾难

    面对突然的雨水冲击,河道水流泛滥范围迅速超出往年,原本以往只是百多米的泛滥区,现在一下变成了五百多米,而且依然还看起来毫无停止的迹象,洪水不但冲垮了原来河道周边的大片工坊,而且还将不少的城镇也淹没了,短短的几天时间,埃罗南部已经一片狼藉,埃罗南部的房屋因为干燥气候,基本都是稻草与黏土做成的土墙,在干燥气候下,这种土墙坚固耐用,可以数十年不坏,成本更是低廉,非常适合南部黄沙漫天的环境,整个南欧巴罗的城镇基本都会如此构造,

    但是现在一下遭遇雨水浸泡,干燥的土质房屋在雨水中出现大片坍塌

    “仅仅肯塔姆家的领地,就有超过两万多的流民,如果将这片范围扩大到整个南埃罗,保守估计,流民数量不会低于二十万”阿塔丽丝声音微微颤抖说道“听说此次随阁下南下的帝国军队中有不少随军工匠,不知道能不能借我一些,五百人就可以!”

    黑发皇帝脸色微微错愕,五百名工匠的请求并不算苛刻,让黑发皇帝感到吃惊的是,堂堂肯塔姆家难道连五百名工匠都没有?

    “你们南部自己的工匠呢?”

    阿特丽丝神色哀伤,想到两万多流民还暴露在雨中,深吸了一口气

    “为了进攻埃罗王都,各家族几乎将整个南埃罗的工匠都扫空了,现在各大家族都还没回来,一下遭遇如此天灾,没有工匠,我们就算想要修补也完全就是束手无策,而最大的问题是,因为数十年的干燥气候,埃罗南部的建筑工匠,可能已经都忘记如何应对这种雨季了“,

    “工匠可以借给你,但是你能够拿什么来交换呢?‘黑发青年不以为意的说道其实他很清楚这是天灾,更是人祸!虽然突然而来的雨季,让南方手忙脚乱,但也绝对不会到眼前这种程度,造成这种泛滥肆虐的,恰恰是埃罗南部诸侯们自己造成的

    就在跳出帝国包围圈后,南方诸侯们在中部与南部边界的波谷城召开会议,在会议上,南方老派诸侯中有人提出“只是一张所谓的划分令,帝国就让贵族派系那些墙头草不惜对王室倒戈,现在有了这些贵族们的协助,帝国更是如虎添翼,如果帝国也给我们来一张划分令呢。。。。。。”

    “这怎么行,就连当初的埃罗王室都没有这样的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南方老派诸侯们立即炸了,前面是有帝国大军的压力,他们不敢说什么,现在没有了帝国大军的压力,在南方,他们就是主人,当初连埃罗王室都敢抗拒的南部诸侯们,更加不可能容忍帝国,作为埃罗南部的土鳖,甚至在一段时间里,自行将整个埃罗南部封闭,

    “我们必须要想办法阻挡帝国将手伸到南方来才行!”

    “怎么挡?看见亚丁人是怎么死的了吗!三万大军啊,一战就打没了,还是有波罗斯那种指挥官的情况下“听到这样的话,有人深吸了一口气,波罗斯的三万红龙殿战士来时是何等的装备精良,骑在披甲战马上的红龙骑士,更是狠狠的震慑了他们一把,南方诸侯们虽然是覆灭红龙战骑团最后的一击,,但对于波罗斯本人,还是相当敬佩的,虽然波罗斯的三万大军被帝国军队打崩,但是放眼欧巴罗,能够在帝国大军的猛扑合围之下,还能将三千名红龙骑士带出来的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绝对能够算的上名将之列

    “强行阻挡帝国南下是做不到的,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其他手段阻挡帝国南下了啊”

    斯索罗家族的族长嘴角冷笑说道“当初对抗北面埃罗王室,我们不是就曾经采用过掘开河道的方法吗!将所有的道路全部破坏,然后适当掘开了一部分大河道外围的支流,让河道内的洪水直接将埃罗中部与埃罗南部边界地区变成一片沼泽之地,如果帝国大军强行南下,必然也会被困在烂泥里”

    ”好主意,我们就再挖一次好了“立即有人表示赞同

    ““现在大河道正是咆哮弥漫的季节,又是这样的大雨季,完全不适合大军开进,更不要说帝国雷神这样的重型武器的运输,这个办法确实可行,但是只怕也拖不了太久,顶多也就是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呢?”也有人表示这个办法起不了阻挡帝国南下的根本作用

    “半个月,也应该够了吧“议论中,一直没有说话的欧格里尼突然说道,议论声顿时停止下来,可以看出欧格里尼在里边的分量

    欧格里尼看了四周的诸侯们一眼,嘴角咧了一下“诸位难道忘了,再过半个月是什么季节了吗?”

    “嘶!”会议厅内顿时一片吸气的声音,被欧格里尼这么一提,大家才想起来,再过半月就是六月血季,所谓六月血季是对南部黄沙狂暴期的称呼,到时候就算帝国想要南下,也未必敢来了!六月血的可怕,已经投靠了帝国阵营的贵族派系不会不提醒自己的新主子的

    只是南方诸侯们没想到,今年南方炎热气候竟然会有雨季,这种数十年都没用过的奇异天象,竟然一下就来了,打的南部诸侯们措手不及,本来只是掘开十几米的小缺口,顶多也就会泛滥个十几里的范围,虽知道在大雨倾盆下,眨眼就坍塌了上千米的巨大裂开,大河道水流咆哮如龙,

    南部诸侯们彻底玩脱了

    弥漫的洪水也不仅仅只会冲垮房屋那么简单,在洪水席卷下,超过七千多人失踪,还有无数的畜牧动物淹死在洪水中,埃罗南方诸侯们才发觉已经完全失控,如此多的人和畜牧的尸体,浸泡在洪水滚过之后的烂泥中,现在又是六月最为炎热的季节,洪水污染了所有的水源,部分南部诸侯的军营里已经出现了痢疾,就像八十年前的大灾难,洪水淹死的南埃罗人不过百万,而在洪水退去后爆发的致命瘟疫,才是导致整个埃罗数百万人死亡的罪魁祸首

    埃罗诸侯们已经下令封闭了波谷城一线

    “我听说你的人在探查南部出海口的迷雾变化,我可以提供一张当初的南埃罗的地区图,我肯塔姆家当初的领地,就在南部出海口附近,虽然现在那里已经完全被迷雾所笼罩,但是我相信那些周边的岛屿应该还不会移动跑掉吧”阿特丽丝目光闪动,胸口起伏的咬了咬牙,

    前方被雨水冲刷下已经隐约露出黄色土层下的斑斑石头,按照阿特丽丝的说法,在八十年前大灾难之前,这片土地因为地势在南部较低,碎石几乎铺满了眼前的地区,但那都是老一辈的传说,到了阿特丽丝这一代人,从出生所见的就是大片的黄土层,阿特丽丝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有再次见到这片土地真实面目的那一天,如果黄沙真的会消消失,那么是否也意味着,弥漫南部海岸的迷雾也会消失,肯塔姆家依靠帝国的局面已经无法更改,那么既然帝国对于南部出海口有兴趣,那么借助帝国的力量来搞清楚这一点,对于肯塔姆家也有着巨大的好处,如果迷雾真的也在消失,埃罗南部肥沃的海岸线也将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南埃罗的旧地图?”

    听到阿特丽丝的话,黑发青年脸色也微微变了一下,南部埃罗因为常年的黄沙覆盖,对于整个欧巴罗来说都是一个谜一般的地方,所有关于埃罗的地图,都只有中北部,杜宇南部区域除了寥寥几个点之外,其他区域全都用一片黄色来表示,为了寻找埃罗南部以前的地图,帝国甚至都对埃罗王都翻了一遍,但是完全没有任何线索,现在想来,当初普达米亚对埃罗王都的洗劫,除了搜集金银珠宝外,很大的可能也是在寻找埃罗的旧地图

    当时埃罗皇帝法鲁克刚刚陨落,五十万王国精锐大军突然覆灭在鲁提亚子堡,埃罗上下一片人心惶惶,教团国大军有在猛攻埃罗王都,仓促之下,埃罗王室是肯定不会去关注什么埃罗南部的旧地图的,黑发皇帝现在可以肯定,普达米亚手中一定有埃罗地区的旧地图,否则普达米亚怎么敢只带着十几名护卫就孤身进入完全一片空白的埃罗南部!

    “好,就用埃罗南部旧地图来换五百工匠”黑发皇帝点头同意,就在这时,帝国近卫前来禀报“前面发现一支不知名的骑兵”果然有一队穿着金色战甲头盔的武士,打着旗帜,阵容整齐地往这边策马驰来,黑发皇帝能够感觉到,阿特丽丝目光落在那面旗子上,露出一抹异样复杂的神色,看来是认识对方的,

    “是南普罗家的黄金蔓藤”

    阿特丽丝似乎松了一口气,身躯意外的向黑发青年这边靠近了一些,低声说道“能够在埃罗南方这种地方,还如此旗帜鲜明的拉出一队骑兵来,本身就足以说明身份不一般,虽然埃罗南部有三十七家诸侯,但拥有骑兵护卫的却只有最有资历的十三家老牌诸侯而已,而连战马也戴上黄金色打造的盔甲,象征太阳光辉的,只有四大侯爵家族之一的南普罗家才如此奢侈,因为南普罗家是整个埃罗南部诸侯领地里边,唯一一个发现金矿的家族”

    队伍迅速接近,明显也看见了阿特丽丝,马步开始放缓,来至黑发青年前方二十多米的位置外站定

    带头一名骑土冷静地透过近乎密封的金头盔,打量着阿特丽丝,突然声音清脆的说道“我就说怎么连南方这种地方也开始下雨了,原来是肯塔姆家的不祥人回来了,听说你这次在北面以一人之力说动帝国,让帝国答应将北面王都卖给你们肯塔姆家,不但整个南部震惊,就是整个欧巴罗都知道了你的名字了,你们肯塔姆家这次如果真的一跃成为埃罗新王室,你阿特丽丝未必就不能争取一下家族未来的皇帝呢”

    “希古丽,我肯塔姆家的内务还不需要你来管,说吧,你南普罗家来肯塔姆家做什么!“阿特丽丝俏脸寒冷如霜,看起来跟对方的关系极差,也在这个时候,黑发青年听到阿特丽丝用极为细小的声音说道“你所感兴趣的荒领,就在南普罗”

    “我是来传一个消息的,联盟已经封锁了的进入南部的路口,从现在起,发现外来人一定要及时控制起来”对方发出一声冷笑声,将头盔掀起,象阳光般金黄的如云秀发不受束缚下滑了下来,衬在那女骑士美丽俏脸的两旁,

    女骑士目光看了看四周,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望向阿特丽丝冷然道“南部依然还是南部人的南部,如果你们肯塔姆家认为依靠上帝国这颗大树就可以自以为是,那就大错特错了,现在南部联军已经封闭入口,帝国就算如何厉害,也是帮不了你们肯塔姆家的,还是要看清形势才行“

    女骑士的声音顿了顿,目光从阿特丽丝身边的黑发青年身上扫过,意有所指的冷哼了一声,,锵!”一连串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骑士剑指向黑发青年,女骑士更是美目神光更凌厉,一字一字道“南部入口已经封锁,外来人,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希古丽,你太放肆了,这是我肯塔姆家的贵客,你南普罗家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过问!”阿特丽丝轮廓象刀割般清楚分明,予人坚毅决断的感觉,特别修长的颈子,显出一种难以形容的风姿,眼中爆闪着冰雪般的寒芒,身边的肯塔姆家护卫也纷纷拔剑

    ”好吧,如果他能够接我一剑的话,我就当什么也没看见“女骑士神色冷傲的嘴角满是不屑“都说帝国战士天下无双,没想到也要躲在女人后面当缩头乌龟”

    “混蛋,希古丽。。。。。”阿特丽丝愤怒的俏脸铁青,但是女骑士却是忽地娇叱一声,一挟马腹,向前冲至,出鞘的长剑在空中急速飞旋着,象一朵飘动的云,令人完全不知她长剑的取向。显露出比当初阿特丽丝高明数倍的武技。

    四周的战士一齐拔出叱喝以助声威,一时间这河畔的空地,杀气腾腾。

    黑发青年眼睛微眯,暗中打了一个手势,周边已经手握战刀刀柄的帝国近卫身躯微顿了一下,二十几米的距离,相距极近,几乎是马蹄一动,劲风扑面,女骑士长剑旋风般劈头而来,取的角度确比一般骑士刁钻很多,而且教难以挡格。

    阿特丽丝双眼怒火,正要拔剑,已给黑发青年用手移往右旁边,同一时间一道幽蓝色的光芒夺目而出,来到黑发青年的左手里,

    “当!”

    蓝光如一条长带,弯刀最外弯处的锋缘。

    “啪!”

    女骑士全身一震,长剑被弹开,第二剑再也发不出来,早给战马带得冲往后方,直冲出二十多步外,才勒马站定。女骑士没有回过头来,只是举起手中明显被崩了一块的长剑,满脸震惊,四周的声音也寂静下来,气氛一时沉凝之极。

    女骑士转过身来,眼中闪着惊异莫明的神色,瞪大秀目,一瞬不瞬盯着黑发青年手中的蓝色软剑,沉声道“这就是帝国铸造的剑?”

    ”希古丽,你已经输了“阿特丽丝抢先一步说道,

    “输了又怎么样?“金发女骑士先是杏目一瞪,继又神色一黯,垂下目光道”我不会将他告诉联盟的,但是我也暂时回不去南普罗了,我到这里来,是来避难的“

    “避难?难道南普罗出事了?”阿特丝俏脸愕然

    “不错,应该说南普罗暂时已经不存在了才对”金发女骑士眼中闪过泪光,但却坚强地忍着了将要滴下的泪珠,沉声道:“就在三天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南普罗地区的大河道突破了限制,就连我的父亲,南普罗家的当主,也在因为家族居堡被冲垮坍塌,抢救物资的时候再次被冲走了,尸体花了足足一天多时间才找到,现在南普罗所有的城镇都被淹了,风索家和立论波家趁火打劫,南普罗家完了!“

    “怎么会。。。。。。”阿特丽丝脸上也忍不住动容,南普罗家因为金矿而令人垂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突遭大变,周边立即翻脸

    “那么荒领呢?荒领也被淹没了吗?”黑发青年不为所动,冷声问道

    “荒领还在,不知道什么原因,洪水自然绕过了荒领”金发女骑士意外的看了黑发青年一眼,

    “南普罗家现在谁继承家主?‘阿特丽丝目光紧盯着女骑士,突然眉毛紧蹙问道,南普罗家虽然是四大家族之一,但因为负责荒领这个特殊地区的护卫,所以并没有参与北进

    女骑士深吸了一口气道“自然是我,南普罗侯爵家的长女希古丽”

    “呵呵,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是被被赶出来了吧?”阿特丽丝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南普罗家没有男嗣是这个南部都知道的,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完全可以招赘一个,但是这种突发情况,为了将南普罗家瓜分干净,风索家和立伦波家绝对会以南普罗家没有男性继承人这一点,向联盟方面提出接手南普罗家的合法性提议。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