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3255.第3255章 王者归来(十三)

    第3255章 王者归来(十三)

    如碧水般的苍蓝天空下,鸟群穿过了广袤的原野与起伏的山川、丘陵,蜿蜒如长蛇一般的大河广阔奔腾向远远的天边,有八山十河之称的中欧巴罗走廊,主要囊括中欧巴罗地区,费珊地区,伊斯坦帝国西部一角,这片土地虽然并不肥沃,百分之八十的地方是山地丘陵,只有靠近海岸线一侧的地方呈现出平坦,但也是极为有限,所以虽然在这片土地上不断有种族崛起,却是一直都没有诞生过真正统一的王权,自从千年前菲雅王朝延续而来,这片长度达到一千三百里的丘陵起伏之地,就一直是东西双方势力拉锯的分界线,同样也造就了这片走廊之地上诸多野心家混杂的局面

    两年前,帝国利用扫平匈牙之乱的机会,大军开入中欧巴罗,强行将整个中欧巴罗都纳入帝国的保护之下,随后帝国在巴伐利德台地再次斩杀费珊王国军三十万,灭掉了以顽强著称的费珊,震慑整个中欧巴罗,彻底打通了这条连接北欧巴罗东西两端的重要走廊,为帝国在南北大战中,能够迅速集结兵力反击南方联军,取得战略性胜利奠定了基础

    但也是从那一刻起,中欧巴罗地区与帝国的明争暗斗就从未间断过,去年帝国年会,中欧巴罗诸国联合要求帝国归还沿海港口,到帝国日出商会在帝国默许下横扫中欧巴罗海岸,成为比昂王国对帝国竖起叛旗的导火索

    皇帝不是看不到中欧巴罗地区的隐患,甚至还曾经出手狠狠教训了一次中欧巴罗诸国,让中欧巴罗地区稍算安静了一阵,但是随着马丁力牙五十万铁骑北进侵入教团国,拉开第二次南北大战的序幕,帝国相继将驻扎中欧巴罗和费珊地区的大军南调教团国作战,无力继续压制中欧巴罗,没有了军事上的压制,中欧巴罗地区并没有经历过帝国武力征服的隐患也迅速显现出来

    遭遇匈牙之乱沉重打击的老牌势力,与在匈牙之乱中受损不大的新派势力之间,关于从新确立次序的呼声也是越来越集中

    瑞拉王国作为曾经的中欧巴罗之首,匈牙之乱中遭受损失也是主战场所在,全国男丁战死过半,整个南方被毁,就连王都都被匈牙弓攻破,为了弥补国内的损失,在最大程度上获取资金,一向不要脸面的瑞拉国王奥威特,自然是打起了利用瑞拉王国是走廊西端入口特殊位置的主意,瑞拉王国正好是中欧巴罗的西大门,从帝国进入中欧巴罗的必经之路,仅仅这一点,就代表着何等雄厚的商机,瑞拉王国奥威特在新冷谷召集中欧巴罗部分国家组成汉山联盟

    所谓汉山,是中欧巴罗八座大山脉中的一支,山脉沿途地区,正好都是帝国商路必经之地,这个联盟的达成,实际上就是为了让瑞拉王国彻底垄断从帝国方面进入中欧巴罗地区的所有商路利益

    而瑞拉王国现在最大的反对者,就是罗伯斯王国为首的新派,当初就因为地理位置不是核心位置,所以在匈牙之乱中遭受损失不大,如果仅仅只是以实力而论,罗伯斯王国早已经超过了现在的瑞拉王国,现在更加不可能坐看瑞拉国王为了瑞拉一国,就将帝国在中欧巴罗地区花费了大力气才贯通的黄金商路变成瑞拉王国自己的钱袋子,在得知瑞拉国王组建汉山联盟想要牢固把握商路走廊后,罗伯斯国王也迅速拉拢西斯王国等四个国家,也如同瑞拉王国一般组成树荫联盟

    两个联盟同时向帝国外务部控诉对方破坏走廊商路,并且占有自己的控制地区

    两个联盟相互争论的焦点,就是比昂王国西北面二十里的苏拉夫台地,苏拉夫台地是中欧巴罗势力里边苏拉夫大公爵领的外围,因为是山地丘陵,而且素来都是受到比昂王国的骚扰,所以就算是苏拉夫公爵本人都没太把这快飞地当成一回事

    “就是那么三十里范围的地方,犹如一个契子卡在比昂王国数块地区之间,宛如被比昂人的手拿住的饼干,比昂人张嘴就能吞下去,如此地区,连驻守士兵都是浪费“作为主人的苏拉夫公爵没想到,就这么一眨眼,犹如废地的苏拉夫台地就变成了诸国眼中的红子,主要原因,是因为比昂人对帝国竖起叛旗,原先从比昂王国通过的商路线,不得不改变道路,大部分的商队选择从苏拉夫台地通过,如此情况下,苏拉夫台地想不热闹都难,瑞拉国王奥威特更是亲自与苏拉夫公爵商议四次,苏拉夫公爵最终同意,苏拉夫公爵同意将苏拉夫台地南面以每年10万帝国金的租借价格阻让给汉山联盟,这预示着,瑞拉王国对整个商路线实现了控制,从此以后,汉山联盟成为中欧巴罗地区主导成为必然

    而很让瑞拉国王奥威特感到恼怒的,就是苏拉夫公爵在将苏拉夫台地租借给汉山联盟的同时,也私底下将台地东面的一部分租借给了罗伯斯王国的树荫联盟,结果就出现了在三十里宽度的台地上,却是有两个联盟同时控制的局面,混乱在酝酿,时代渐显其波澜壮阔的一面,在令一些人激昂奋进的同时,也令另一些人感到焦灼与心忧,在人们不曾注意的地方,不急不缓地往前推移着,圣都之乱,所有人都认为帝国必然要手忙脚乱一段时间

    在这样的光景里,中欧巴罗的控制权争夺毕竟还是如约而至了。

    一名身穿身穿比昂军服的罗伯斯王国的军官骑着战马踏上山头,目光扫过下方的田野,几名亲随骑兵沿着青绿的山坡往下方走去。这个过程里,他一如既往地将目光朝远处的村庄方向停留了片刻,原本应该是炊烟渺渺的景色,此刻却是少有的平静,远方的田野也都是一片野草丛生

    在山坡边缘的一块大石头旁,这名骑兵军官抬了抬手“大家都提起精神来,看看村子里还有人没有“

    “队长,已经查看过了,村子里没有人,路口最新的印记也是几天前的,看来瑞拉人就要展开进攻的消息可能是真的”

    听到前面亲随带回的消息,这名年青军官目光闪过一抹亮意,嘴角微咧的伸出舌头舔了以下干裂的嘴唇,在他的身后,几名随从骑兵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丝毫不因为即将面对老派强国瑞拉军的大举进攻而感到惧怕,从双方都派兵入驻苏拉夫台地那一刻,双方的军人心里都很清楚,这是一场必须打的战争,胜利者将得到随后最少十年的商业利润,而失败者则会在后来的十年里边,因为失去了商路的控制权,不但要向对方提供高昂过路费,甚至还将失去十年之后,再次与对方较量的可能,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可能不需要五十年,胜利者就可以逼迫失败者臣服!

    “希望瑞拉人不会让我们失望才对,否则就太无趣了”

    这名年轻的骑兵军官身形挺拔,目光看着前方的广袤大地,低声喃喃

    他貌端方,严肃与刻板的性格并不能给人以太多的亲切感,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毫不掩饰的锐气,他的这种气息在罗伯斯年青军中相当普遍,年青人总是最容易热血冲头的人,更是天然就觉得应该打破旧有次序,让自己大展拳脚的哪一种

    当初匈牙之乱,不知道多少名将陨落,多少王国被打破,中欧巴罗旧的次序已经荡然无存,可笑瑞拉王国之流不甘心从以前的位置上退下来,还幻想着通过这些小手段来维持,真是让人感到可笑,已经无力抵挡帝国的蚕食,又不愿意让出位置来,那就干脆真正一战好了,在没有帝国插手的情况下,瑞拉王国和罗伯斯王国畅快一战,再来决定谁有资格成为这条走廊的主人

    罗伯斯王国凭借其雄厚财力,这一年来,将国内常备军从原来的七万扩张到了十五万,而且更是大肆招募青年军,当初罗伯斯王国被帝国大军压境,国王不得不亲自前往帝国赔罪,一直都被罗伯斯王国军人视为耻辱

    随后罗伯斯王国就以以目前军力无力保护罗伯斯王国安全为由,罗伯斯长公主提议组建青年军,有这位罗伯斯公主亲自出面号召,并且给出报酬是普通士兵的两倍,只是短短两月,就招募人数两万六千人,全数都是年纪三十岁以下的青年男性,血气方刚,接受的几乎是中欧巴罗同等军队中最好的待遇与最为严厉的训练,而作为年青军,这些罗伯斯王国的青年人,正处于人生中的黄金阶段,从身体到内心都充满了大展拳脚的渴望,

    在这些罗伯斯青年军官眼里,眼前的这片台地无疑是太小了,让他们有一种放不开手脚的感觉,你看帝国在南方教团国圣都地区的大战,纵横百余里,数十万大军交错厮杀,所决定的事整个南欧巴罗未来十年的走向,那才是身为男儿应该战斗的地方,跟南方爆发的大战相比,眼前的苏拉夫台地只能算是一个小场子

    但就是小场子,战斗也是一样残酷而流血,

    天已经黑了,虽然有着准备,瑞拉人的进攻还是让心高气傲,自认是位面之子的罗伯斯军官们遭了闷头一棒,这次担任侧翼攻击的是瑞拉王国军第二新兵团,军团长安苏格,是经过与帝国交战,匈牙之乱的瑞拉老将,绝对是真正从铁与火中锻造而出的人物,在判断出罗伯斯军的防御力量后,才神色慎重下令全线进攻,

    巨大的投石器发出轰鸣,长臂般的掷石机不断将大块大块的石块投出,大片大片的向着城头上砸下来,因为是黑夜,城墙上的罗伯斯守军死伤惨重,气喘吁吁的操作手,上半身光着,却是热气腾腾,超过十万的如蚂蚁般的蜂拥向瑞拉军的防线,呐喊的声音,厮杀的鲜血覆盖了一切,交战最为中心的地段,曾两度被攻破易手,前面的士兵拼命搏杀,死战不退,更后方一点的,是手持长刀的督战队,在火焰的光芒隐隐约约中,瑞拉王国射手奋力的大喊“一、二、三、射啊”各种距离射出去的弓箭下形成犹如金属瀑布般的景象,而在弓箭升弓,夜色下抛射而出的石块,犹如巨大的拍子,当拍子落下的地方,犹如秋风卷起的落叶,微弱的光芒里。乒——的一声震响,惊人的碎石屑飞溅出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