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2781.第2781章 卢家军(四)

    第2781章 卢家军(四)

    一座古老的中比亚风格四方院子,围墙是棕色,屋顶是朱红,宽大的木板大厅内,胖子看着想自己恭敬行礼的卢家家主卢晓峰,眉毛微微抬了一下,卢家与西南龙家并称南方两大军镇,一个据守西南数十年,为中比亚看守与欧巴罗地区的门户,另外一个聚集重兵坐镇泸州,成为中比亚朝堂压制南方山地的一把利器,

    胖子记得陆养愚就曾经说过,卢家初代也是纵横东南沿海据啸一方的大海盗,战力强横,否则也不会让中比亚看重,收拢招安为一支针对南方山地的精锐战军,只是数十年下来,几代人的时间,有六城港这座肥厚财源支持,所面对的对手也只是战力赢弱的南方山民,即使是当初的海盗,身上的那股彪悍怕也是打磨的差不多了,看看西南龙家,虽然一直都饱受中比亚朝廷压制,却是人才辈出,龙阳之后又是龙破,虽然性格不同,但对于中比亚地区来说都是首屈一指的名将之才,相比之下,眼前的卢家就显得太碌碌无为!

    不过也好,要是龙家那种明显不会屈服异族人之下的,怕是帝国也不敢真的就收容下来,胖子向这位卢家之主摆了一下手”陆养愚已经向我报告过了,关于这次卢家向帝国银行秘密贷款五十万金,并且协助卢家重回泸州这件事,帝国方面可以给予支持,只是卢家主能够回答我一个困惑吗?

    “陛下只管问,都已经是现在这样,我卢家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卢晓峰拱手站起身,连忙小心翼翼回复,对于这位军神之名的异族皇帝,卢晓峰内心也是忍不住打鼓,同时也为陆养愚竟然在帝国受到如此重视感到震惊,这就难怪外界传闻仅仅因为帝京西路的商人言语对陆养愚不敬,就被帝国军方斩杀了两万余人,相比而言,自己卢家对中比亚朝堂可谓是忠心耿耿,却是这样的结果,卢晓峰的心里可谓是酸醋一片,陆卢两家,数十年来,都是卢家为主,陆家连公开的卢家旁支身份都不敢公开,而现在,陆家如此崛起,在帝京西路可谓是只手遮天,卢家却是一下被打到了底,

    “卢江一战,卢家军力遭遇重创,中比亚朝堂刚刚下令将泸州收归朝堂,卢家主就算是有了这笔资金,怕也是难以返回泸州的吧?”

    “而且只是五十万金,卢家主就那么肯定能拿回泸州?”胖子一字一句沉声说道,眼睛微眯,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靠椅扶手,对于卢家到底有多少力量,他手中掌握的情报确实不多,就连深知中比亚世家底细的李月华,都无法说出过所以然来,实在是因为卢家在中比亚世家中最为封闭

    泸州本就是丘陵之地,背靠南方大山,环境封闭,只有两个出口对外,把出口一关,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卢家在泸州数十年,盘根错结,而且当初随迁泸州的也都是卢家的部下,几十年下来,卢家虽然不如龙家那样数十年来经历战火锻造,成为一方独霸的局面,但也是另外一种世家内敛统治的巅峰,整个泸州,都跟卢家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上下都被卢家打造成了铁板一块,就连中比亚朝堂数次想要将触手深入卢家核心都没做到,

    听到皇帝的话,卢晓峰脸色尴尬,目光闪动说道

    “不怕告诉陛下实话,卢江之战,我卢家确实是被打残了,六万大军战死四万,但是我卢家根基还在,在泸州苦心经营数十年,秉持的就是兵民合一的政策,虽然这次泸州受到亚丁人肆虐,但是泸州上下依然还有三十多万人口,其中男丁青壮足有八九万人,只要召入就是兵力“

    卢晓峰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只是我卢家军备物资损失严重,卢家本营被抄,数十年积累的家族财力也是荡空,这次中比亚朝堂更是以我卢家不遵军令为由,强扣我卢家三年军费,现在卢家已经是真正的山穷水尽,这次我来向陛下请求贷款,是因为我知道中比亚朝堂军部因为财力紧缺,按照惯例,一些军部官员会秘密将部分替换下来的老旧军械放在黑市上卖,如果能够买下来,我卢家就可以多回复一分力量在手,到时候里应外合,夺回泸州不是问题”

    “贩卖军备这种事,难道就不怕查出来吗?”

    胖子眼睛眨了眨,中比亚军部也是够混乱了,都到了如今的程度,还能将手伸到军备上,不过也是,卢家遭遇重创,被赶出了泸州不说,还被强扣三年军费,十年之内,卢家都是无望恢复到以前的水准,中比亚军方已经再无压力,官员上下其手倒卖军备也就正常了

    “这种事查不出来的”

    卢晓峰摇头,嘴角苦笑道“新出的军备肯定是不敢动的,军方的将军们都眼巴巴的看着,特别是随着中比亚军经历过数次大战的洗礼后,加上受到帝国风气的影响,重装兵种越来越受到重视,最新投入的就是花费重金打造的三万重甲,自然套换下来的,也是三万轻甲,作为老旧替换的装备,一旦入了军库,只要不是再有当初草原人南下那种事,谁还回去记得,就算是流入黑市,也不会有人查究,而且都是拆散零碎了卖,购买的人也都不会是真正的卖家,交易完成后就立即消失,这样的话就算是真要查,也是毫无头绪可查,卢家好歹也是中比亚军方的重要成员,而且卢家也没少参与这样的地下武器交易”

    “三万套一般卖完需要多久时间?”

    胖子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梁,目光明亮摄人,这个信息不错,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帝国的武器交易以往往都只是针对北草原各部,而南方方面,则是龙家,宋族这些大客户包揽,现在听起来,南方地区各门阀这些土豪们也是相当有需求

    卢晓峰可不知道这些,他怎么也不想到,这片大地最有权势的皇帝,竟然还是一个军火贩子,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帝国皇帝发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解释了一番说“军备武器这种东西是不能长放的,因为铁器会生锈,如果直接丢回熔炉内锻造成精铁,又太浪费,所以中比亚军部拿出来卖掉,也是一种换成资金的手段“如果是往年的话,大约要两个月,但是今年怕是会被一抢而光,因为亚丁人北进,各地方门阀必然是要全力自保,此时此刻,谁手里的军备雄厚一份,自然就多了一份保障,中比亚军部方面也是打着这样的盘算,就连价格都在往年的价格上多提了三分之一,但只怕还是供不应求“

    ”既然供不应求,为何卢家为什么不直接在帝京西路购买?“胖子嘴角微撇了一下,忍不住说道,帝国本身就是最大的武器买卖国家,无论是价格还是质量,胖子相信帝国都绝对当得起物美价廉,可是这帮中比亚南方的土豪们,竟然这几年都没有购买过帝国的军备,这实在是有些太蹊跷了

    二手军备,帝国太多了,远的不说,北草原之战中,帝国从寒地人那里缴获的武器军械,还有北王庭的大批家底,加起来二十万都有,耶律七夜光聪明的全部都给了帝国,来换取帝国对攻略东博的支持,原本胖子是准备将这些二手军备倾销给北草原各部的,谁知道北草原各部被北王庭压榨的太狠,加上被寒地人一路痛打,已经是穷的叮当响,勉强也就是吞下了一半不到,剩下的都还压在帝京西路的仓库内,想想都是上火,冬季就要来了,一旦寒冬降临,气候就越发潮湿,经历了寒冻的铁器,在韧性上就会脆上很多,在经验丰富的买家眼里,这是压低价格的好理由!

    “陛下是说,我们也可以来帝京西路购买军械?以前我卢家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打算,但是帝京西路的商业联盟直接就回绝了我们卢家的请求!而经过商业联盟运入南方的武器价格,也是实在是太过昂贵,如果我们能够从军部黑市买到一万套铠甲,从商业联盟手中怕就只有三千套,三倍的价格,就算帝国军备如何优良,也不是我们能够承受得起的”出乎胖子的意料,卢晓峰脸上露出的竟然压抑不住的喜色,让胖子隐隐感觉到什么帝国不对!

    联想起以前帝京西路商业联盟的四大势力,胖子脸色也忍不住一沉,这帮家伙打着帝国商业联盟的旗帜,不知道将多少利益纳入自己的囊中,当初负责南方的是把持商业联盟的萧卫两家,有中比亚朝堂的背景,轻松将帝国的军械运到南方高价后卖出去,远比在帝京西路直接卖出去划算太多,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龙家在被帝国禁止直接武器买卖后,宁可去找六城港的乌家买亚丁人的高价武器,也不购买经过周转加价的帝国武器,原因,怕是因为帝国武器的价格更加高昂,让龙家都难以承受,这些远不如龙家的地方土豪就可想而知了。

    “帝京西路的武器交易现在也一样对整个中比亚南方世家开放,作为以前回绝的歉意,就以现在帝京西路武器价格现价的一半卖给卢家好了,再送给卢家一千匹上好的草原战马作为我的私人礼物””胖子深吸了一口气,从座位上站起身,对于这次的会面,他还是很满意的,

    “卢家在这里多谢陛下。。。。。。”

    卢晓峰整个身体趴在地上,激动的满目盈眶,帝国皇帝这是大手笔啊,一半的价格,这就意味着原本只准备买下一万军备的,现在就能买两万,还有五百匹上好的草原战马,战马对于整个南方来说都是稀缺资源,就算是当初的卢家,也没有一千人的马队啊,如龙家那样与朝堂抗衡的势力,优良战马的数量也没超过五千规模,而帝国皇帝出口就是一千匹,卢家要想收回泸州,有了这样的力量,收回泸州的可能性就等于增加了一倍!

    回到李月华的镜湖,陆养愚已经在办公室门口等候,看见皇帝走上台阶,立即迎上去,胖子将身上的披风交给陆养愚,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嘴里说道“你所报告的很正确,卢家的骨头比龙家软多了,也好驯服的多,只要利益足够,卢家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帝国一方,不像当初龙破与我方见面,就算是有求于帝国,也是不卑不亢的本色,你立即放出风去,帝京西路的武器买卖从现在开始对南方世家全面开放,价格方面绝对比中比亚军部方面低!”

    “陛下的意思是?”陆养愚听得愣了一下。皇帝的这句话,听起来颇有几分想要压制中比亚军部的意思

    “卢家也会很快就会发动夺回泸州,一旦夺回泸州,就不仅仅只是断了南方税收的道路,还是当着整个中比亚打中央朝堂的脸”胖子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嘴角冷冷一笑“中比亚朝堂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但是要调动军队就必须要军费,现在整个中比亚朝堂穷的连冬敬都停了,那里还有钱来作为军饷,唯一的办法就是贩卖替换下来的武器军械,我们要是将南方世家都引到帝京西路来,朝堂的武器就没人买,堂堂朝堂中央,连军队都调动不了,只要真的形成这样的局面,自然会有人按耐不住的“

    “陛下是说亚丁人!”

    陆养愚身躯一震,脸上动容,虽然帝国方面认为亚丁军北进,并不敢真正与帝国交锋,但是亚丁军什么时候转向却是无法猜测的,而现在皇帝的这一手,无疑是将亚丁人转向的时间极为精确了,资助卢家再次切断中比亚南方财税,吸引南方世家到帝京西路,让中比亚朝堂财政彻底破产,军队哗变的哪一刻,就是亚丁军转向的时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