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2377.第2377章 狂怒(十八)

    第2377章 狂怒(十八)

    燕州南部,满空白雪覆盖的苍茫大地

    雪花中,蜿蜒如一条巨龙的燕山透迤雄壮,蔓延燕州,犹如一道天顶横空,山顶之上便是八百年前最为强盛的中比亚帝国花费了足足百年修建而出的燕州坚壁,构成了中比亚燕州针对草原游牧骑兵的最后一道屏障,

    而此刻,一名神色严肃的中年人立马在燕州长墙的高处,目光凝视着这长墙以北的广袤大地,精光四射,只是恨不得死死的将看到的地区都圈下来

    这座绵延数百年的中比亚屏藩。此刻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不可被摧毁的存在,每隔两百米就是一座三叠的石磊坚壁箭塔已经满是长满杂草的塌陷,在白雪之下,更显出凄冷无比的景象,

    长墙之北的燕州,是一片满是乱石丘陵的地区,犹如一道厚实而长满了硬点的盾牌,遮挡住了北方草原民族南下窥视的目光,而以山为界限,向南,则是一片广袤坦途的中比亚帝京大平原

    “诸位,可还记得一年前,我们是带着何等彷徨的神色越过这道屏障的!”耶律宏泰深吸了一口扑面而来的燕州塑风,抬起马鞭指向远处,神态豪迈,更带着几分如日中天的意气风发,向身后十几名已经向耶律家宣誓效忠的部族首领说道

    十万耶律家铁骑向北开入燕州,沿途竟然无一丝抵挡,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中比亚朝堂早就宣布放弃了燕州,龙家西军这样的中比亚劲旅,在滚滚向北开进的耶律家大军面前,也是慌乱的朝着燕州上京撤离,这次耶律家可谓是倾巢而出,除了耶律家的五万本队白河亲卫,三万从中比亚征募的蓝河军,其他各族也是将自己的兵力派出来,号称十六万马步集群轰然而上,如同蝗虫一样漫过眼前的燕地长墙,

    什么叫锐不可当,在如此庞大的兵锋之前,不经一战,燕州三分之一的土地已经是耶律家的囊中之物,即使是耶律宏泰这样以沉稳著称的一代枭雄,内心也忍不住泛起一阵藐视天下英雄的豪迈,只要拿下燕州,耶律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宣称自己得到了长生天的庇佑,拥有成为一代王族的资格,到时候,就算是北方王庭如何不甘心,也得按照草原上数百年传承下来的

    “当然记得,当初三十万部族南下,每天都有族人饿死在道路上,南下决定最终是生是死,没有人知道,那里会想过有现在这样的景象!”一名身材粗壮,面容狰狞的部族首领骑在一匹深黑色大战马上,咧着嘴,看向耶律宏泰的目光中满是敬服,

    “当日大人也曾经也是如此手指燕州向我们说,终有一日,大人会带着我们再回来,用马蹄踩碎了这道阻挡我草原部族千百年的燕州长墙!让这天下,真正变成草原人的天下,属下当时可没真想过,只求能够让族人活下去就好,就算能够再回来,只怕也是十年,二十年之后,没想到才区区一年时间,属下的马蹄便已经再次踩到了燕州长墙的土磊上了!这种事,就算说出去,谁信!“

    “谁说不是呢,当初冒死越过这道前辈视为生死线的长墙,谁也没想到,会有如今这样的局面!”首领里边一位略显苍老的老者赞同的点了点,苍老的眼眶内隐隐有水光,想到脚下就是燕州的土地,老者的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

    “就算是现在,我也不敢相信眼前之地,便是那部族哀歌里传了千百年的燕州,实在是在这里死的人太多了,世代相传的歌曲里,燕州一寸山河万人血,只是那血却不是中比亚人的,而是我们草原人的,草原人的男子从小跨上马背,所知道的第一个天生的敌人,就是燕州,大了拿起猎弓,射出第一箭的方向,还是燕州的方向,就连娶了老婆向先人敬酒,也是朝着燕州的方向“

    ”阿里速老族长说的对,只要燕州一天在,我草原人心中的这根刺终究还是在!“耶律宏泰神色凝重的点了点,目光凝视着前方大地”所以打下燕州后,我决定将此地改名为勇士之巅!以此来告诉我们的后世子孙,这道敌人的屏障,吞噬了我们多少代的草原男儿“

    ”否则我人人皆是勇士的草原部族,怎么会到现在连总人口一千万都没有!中比亚人为什么能够控制那么多的好地方,不就是靠着人口多“耶律宏泰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我们也有中比亚人那样多的人口,这整个大陆早就是我们草原人的了,我们已经占领了中比亚最肥沃的中部,只要在拿下燕州,然后将现在占领的土地分给大家如中比亚人那样繁衍生息,十年,二十年后,我草原横扫天下的景象指日可待!”

    “将土地分给大家繁衍生息!”听到耶律宏泰这句话,部族首领们纷纷神色一震,一下变得寂静,甚至目光中泛起一丝灼热,耶律宏泰这话是什么意思?耶律家真的愿意将土地和人口分给我们?

    “刚才大人是说,将土地分给大家?”阿里速脸色犹豫,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他在这里边年纪最大,而且阿里族虽然只是拥有五万多人口的中等部族,这次却是出动了足足五千人的骑兵,

    论身份,论分量,也是足够了!

    “当然!“耶律宏泰毫不避讳的嘴角笑道”如此辽阔的大地,诸位难道认为,我耶律家一家就能够打下来的吗?‘

    耶律宏泰神色自若抬起马鞭,指向前方的苍茫“我草原人的规矩,大家打下的土地,自然是分给大家拉。我耶律家要建立的是我草原人千秋万代的王庭,又不是中比亚那样一家之言的朝堂,中比亚中部百城,燕州广袤荒野,只要出力的,各部皆有一份!”

    “大人的心胸,真是令人钦佩!”

    阿里速手放在右胸上,恭敬无比的弯腰行礼“我可以说,无论刚才是何等心态,现在确实是真心的,不为别的,就为耶律宏泰的这话,是当着这么多的部族首领说出来的”

    “大人说得对,如果我们有中比亚人那样多的人口,哪怕只是一半,也足够横扫天下!”其他部族首领发出一阵哄笑声,有耶律宏泰这句话,这一战,那是连吃奶的力气也要拿出来的,没听到吗,谁出的力多,事后分起来就得的多,说到兴高采烈处,每个人几乎都在呐喊出声,吼声只是在山间嗡嗡回荡,偶尔还夹杂几声大笑,连他们胯下坐骑都受到感染也似,不住的长声嘶鸣。山风掠过。卷起战马颈项上长长的鬃毛。

    草原与中比亚的文化不同,中比亚人发誓要落笔生根,而草原上,很多决策就是由部族头人们一起商议决定就算数的,耶律宏泰既然当着这么多的部族首领说出此话,那就等于已经是做出了决定,有长生天为证,有众部族首领为证,如果事后反悔,耶律家不要说立国,就是今日听到这话的部族首领们也会纷纷起来叛离,让耶律家以一夜陷入孤家寡人的境地,违背自己的誓言,在草原上可是无法原谅的罪行,在这一点上,众族长们不担心耶律家敢后悔!

    其中有那么几个,因为害怕损失而只带了千余骑兵赶来的部族首领,此刻更是脸色颓败,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耶律宏泰有这样的决定,怎么也要多带一些人来,多抢一些军功,只希望这场燕州之战不会很快结束掉,好歹也等到自己新调来的援军赶到啊,快,快,再从部族多拉一些人马过来!

    “好了,燕州这尾最肥美的长尾冬鹿,就看诸位的狩猎手段了!”耶律宏泰眼睛微眯成一条线,豪迈的说道,其实已经将众部族首领的神色全部看在眼里,知道自己的这句话,算是彻底激起了各族的战心,

    “大人就看我等的手段!”族长们纷纷手放胸口行礼,在他们脚下的山口里,穿戴着铠甲皮帽,挎着马背大弯弓,斜跨着雪亮的草原弯刀的草原骑兵正源源不绝的从山口中涌进燕州,

    等到族长们散退入各自的族兵种,一身红色铠甲的耶律古达脚步矫健有力的从后面走上来,看着自己父亲耶律宏泰映衬在漫天大雪中的雄厚背影,带着一丝不满说道“父亲,难道我耶律家真的要将那些已经占下来的地区都划出去吗?”

    “怎么?你不愿?”耶律宏泰从前面回过身,看着自己一脸郁闷的儿子,嘴角突然冷冷一笑“燕州屏障虽然已经陷落三分之一,但更显出剩下的三分之二的困难,更不要说屏障核心的燕州上京那层叠数十里的壁垒防线,耶律家的实力就那么多,要是全部覆在燕州这道血肉战场上,还奢谈什么建立王庭,要想拿下燕州,终究还是要靠这些部族帮衬,现在可不是当初南下逃命的时候”

    “有什么区别,不都是一样吗!”耶律古达略显犹豫了一下,他是听到部族族长们带回去的话,才连忙跑来问的,耶律家要将地区划出去,这么重大的事情,自己竟然不知道!

    “当然不一样!”看着自己脑袋里一根筋的儿子,耶律宏泰眉毛不由紧蹙了,鼻翼闷哼说道“那时是逃命,都快饿死了,自然是人人争先,不惧生死,只求一线生机,现在则是北上争命,而且还是争夺这份属于我耶律家的天命所归!不拿出点真正的利益来,凭什么让对方卖命!我耶律家世代为草原王庭负责统领各部族的右相,现在要立国,要建立王庭,这其实都是耶律家的事,与其他部族有何意义!“

    ”要说所有的部族都心甘情愿坐看耶律家庞大崛起,那也是假的,但是现在当着所有部族首领的面表示,拿下燕州后就分土地分人口,让部族繁衍生息,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利益,才是最终让草原部族真心实意遵从耶律家的根本所在“耶律宏泰内心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自己这个儿子,倒是一个十足的草原人的秉性,可是这样的秉性,坐镇王庭或者还行,想要打下一个王庭,那就是有些困难了,能够创建王庭之辈,哪一个不是目光宽宏之人,区区一些土地让出去又能怎么样?

    “要知道耶律家崛起的很快,但是其根底毕竟还是单薄的很,遥想当初北方王庭结束草原战乱,足足有八军主力,近三十万草原劲旅震慑四野,才是王令之下,无人不敢服,可是耶律家根底,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真正掌控的不过五六万骑兵,其中还有三万多人是原来的王庭护卫骑兵,耶律部族附庸加起来的总人口也就是十三四万而已,这样的兵力和部族人数,如果是在草原王庭鼎盛时期,也就是一等一的大族罢了,立国称庭,那就是等着被王庭八军轻易绞杀的份,如果不是碰巧占领了中比亚中部,立国称庭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但是现在,立国的步伐既然已经稳稳的落下了,让出一些利益来走的更稳,才是势在必行!

    “可要是让出来地盘,我耶律家的发展怎么办?”耶律古达脸色憋屈的有些通红,“愚蠢!”耶律宏泰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喝“耶律家就那么多人马,你认为能够掌控多少地盘,何况耶律家现在所掌控的帝京核心地区,几乎产出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所需要的一切。丰富的粮食,足够的鱼盐,森林,铁石,富饶广大的平地一直绵延到视线尽头之外不知道多远,飘满胭脂色的百里长庭河,虽然不如当初的鼎盛繁华,但也有了初步的迹象,在我耶律家一系列的恢复政策下,即使是深夜,也有了花船流脂满江,更有无数奢华锦缎点缀其间,隐隐的一方帝都气象”

    “有如此帝京在手,耶律家暂时就足够一段时间了,仅仅中比亚帝京附近地区的税收,就足以支撑起三十万军队所需,家族所真正欠缺的,其实是能够控弦策马的草原射士,只要打通燕州,让我草原男儿滚滚南下再无阻挡,十年之后,二十万耶律铁骑当恢复往日北方王庭八军的规模,到时候,耶律王令之下,各部族谁敢不从!

    “说白了,还是要让地盘给别人!”耶律古达脸色惨淡的喃喃自语,一脸的不甘心,草原男人对于地盘就像是对待猎物的态度,要让草原男人放弃自己射中的猎物,会是一件很令人嘲笑的羞辱

    “你!”耶律宏泰气的猛地朝着空中挥舞了一马鞭,这样的后继者,耶律家的未来堪忧啊,如果耶律七夜光在就好了,必然知道自己做出让出地盘的用意所在,这次截杀中比亚特使团,如果成功,必将在耶律家立国上面压上一枚堪比镇国的砝码!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匹草原骑兵飞驰而来

    “大人,急报,帝国军封锁了昂纳错!”草原骑兵在耶律宏泰面前猛力勒住战马,带来的消息,让耶律宏泰心一下就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什么情况!帝国军怎么会突然封锁昂纳错边界!要说此次进军燕州,对于耶律家最大的变数和不确定,除了帝国这把高悬在燕州头顶的破天之刃,还能是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