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2108.第2108章 起风(二)

    第2108章 起风(二)

    因为背靠西部盆地,二月的中比亚西北气温远比西大陆要温暖,在中比亚帝国西部门户娄山列关隘,守将龙武阳看见最后一支巡边轻骑返回要塞,冰冷的脸上越发凝重,还是没有消息啊,自从龙阳大人从此地出关前往西国,就像是本截断了线的风筝,反倒是传回来关于东庭人沿途截杀的消息,让整个西部龙家笼罩了一层比寒冬还要冷酷的乌云,东庭人专职袭杀的夜谭古碟的女头子亲自上阵,五百名从东庭各部抽调的精锐,而龙阳随行不过两百龙家卫骑,就算是这些龙家卫骑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但是在如此辽阔的土地上,东庭射手的长弓快马才是真正的主宰,夜谭古碟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其主导者耶律七夜光更是凶名赫赫

    “大人,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副将王盛从后面走上来说道

    “休息?皇帝的特使已经进了我西军本部广陵,皇帝以三月底为限,如果大人到时候还未归来,就要我们西军与帝京之战遭受重创的奉承彰武军合编,这样的局面,我如何能安然休息”龙武阳目光满是血丝的看着远处的黑暗大地,手指紧紧握成拳,真恨不得,一拳砸碎了前面的黑云,让自己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好,

    奉承彰武军虽然在数十年前与西军是一体,但是自从两军交恶,分裂以来,早就是已经是势成水火的局面,这次帝京之耻,奉承彰武军三十万人被东庭军击溃,成为了帝京惨败的关键,这样一支军队,不要说前面的恩怨,就是没有恩怨,镇守国门百年的荣耀西军又怎么可能加入其中,西军与奉承彰武军早已经是自成体系的部队,每次双方有争执,中比亚中央总是偏颇奉承彰武军多一些,

    其原因谁都知道,中央眼中容不下西军,奉承彰武军虽然无能,但好歹对于那些文臣来说,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反之将同样的命令放在西军上就不可能,龙家家主,数十年前就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说出”西军龙家誓不如奉承彰武之地“的誓言,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西军龙家真正摆脱了来自中央方面的牵制,否则帝京之战,二十万西军是绝对会被拖出去与东庭军死磕,就像被击溃的燕州军一样,最终成为权臣们为了自己利益而牺牲掉的牺牲品

    ”听说这次皇帝特使是从龙家家主才能进入的广陵正门进入的,看来已经是按捺不住了啊!“副将王盛脸色难看的说道“奉承彰武军在帝京损失了大半,武器装备据说丢了足足二十里地,如果不是东庭人忙着劫掠城内,只怕连一个逃回来的都没有,要是真的拿我们西军去填了奉承彰武的缺口,只怕二十万西军也就不复存在了啊,但是大将军不在广陵,西国方面也没有任何消息,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们派一支精锐斥候越界探查一下?”

    “越界?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龙武阳从远处收回目光,嘴角苦笑“对面已经不是高卢人的天下了,所以连以前的边军都换了,上次我亲自探查过,遭遇了对方的一支巡逻骑兵,算是开了眼,清一色的黑甲大马,马头和马身上都有尖刺披挂,上面的骑兵黑色如水一样,背上背着类似于弓的武器,百米外看见我们整齐勒马转向的动作,就像是平地里卷起的风暴,那种杀气腾腾的压抑感,就是各种百米也能够感觉到,我敢说二十万龙家西军,除了大将军的龙家卫,绝对找不出第二支来,但是龙家卫才多少人,不过两千余,已经是大将会花费了无数心血的结果,而对面不过是一支普通边军,也就难怪与我们纠缠了数十年的高卢人,在短短几年内就被对方给横扫了,实在不是一个档次的啊,我听说对面的猎鹰帝国军数量足有一万,都是真正一等一的精锐战军,而不是如高卢那样的杂牌部队,如果因为我们的擅自行动而挑起对方的敌意,就我们隘口这千余人,只怕连塞对方牙缝都不够”

    “上万人副将王盛脸色露出一丝骇然,双方兵力太悬殊了,

    娄山列隘口虽然是门户,但因为是依照山势建造,所以驻军人数不过一千五百人,加上轮换,目前在隘口的兵力不到一千,自从高卢灭亡,数年来的和平让这里已经不如以前那样紧张了,负责值守的任务主要就是进入来往的行人和商队,行人需要过关凭证,而商队就简单一些,只要肯送一些,多少也会关照一些,这段时间,守军也算过得甚是滋润,只是龙阳大将军迟迟未归,消息断绝,加上中比亚中央派来的特使咄咄紧逼,让这座位于最西面的小门户也不在平静了

    看见主将龙武阳从城垣上下去,深夜值守的士兵也总算是可以轻松一些,

    ”来来,不要干站着了!这么冷的天,没有酒怎么行“

    人人掏腰。凑了两坛水掺得少些水的酒,找来一张长桌摆上十几个大碗,如此寒夜,能够有一个热酒喝就是最为幸福的一件事,现在已经不再是战时,不需要时刻紧张的盯着对面,深怕一个漏神就看见城墙上下面如同蚂蚁一样多的敌人,这些守军虽然吃了不少辛苦,经历了数年的战火,现在一闲散下来,跟其他普通士兵没什么区别,西军大局跟他们无关,只是拿粮吃饭,下层军官们也不会阻拦大家吃酒,有的干脆就混在一起,有不胜酒力已然醉倒,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

    也有端着大碗,在众人的哄闹声中自夸自己以前的军历的,“你是没看到啊,那一次高卢军五六万人猛攻隘口,我的天,从上面往下看过去,除了人头还是人头,西国蛮子本就长的身高体重,穿上那一身不知道重多少的重甲,弓箭射在上面都能够弹起来,我抄起刀就砍死了三个…………“就在一群人起哄的时候,突然一名士兵有些恍惚的站起身,走到城垛口去解手,无意识的抬起头,身体猛地打了一个颤抖,连裤子都没提,就鬼哭狼嚎的往后跑,嘴里大喊道”有情况!“

    噗的一声,那名正在激昂描述自己有多么勇武的小队长,满口酒水撒了一个漫天花雨,喷得附近的人满头满脸,附近的人也管不了这些,好歹也是经验丰富的戎守部队,反应还是相当快的,抄起武器就奔向自己的位置,果然看见前面的大地边缘出现了一道红色的线,那是无数火把形成的亮光

    ”怎么回事?“龙武阳急匆匆跑上城垣,眼睛红的就像兔子,黑夜的冷风打在脸上,扑面而来却是一股血腥味道,在火线的方向,是猎鹰帝国的方向,难道自己真的是乌鸦嘴,那一万精锐帝国战军真在今夜杀过来了吗,东庭人打破了帝京,中比亚帝国本部主力部队损失大半,已经无力再战,要是西大陆的猎鹰帝国再来乘火打劫。。。。。。。龙武阳嘴角泛起一丝苍凉,今夜,无论是作为中比亚军人,还是龙家西军,都没有任何一个可以退却的理由

    ”全军备战,所有人全部上城墙!“龙武阳脸色凝重的下达命令,隘口内的军营也顿时炸了锅了,代表警报的钟声震撼夜空,两侧城墙上立刻布满了弓射手,弓弦拉开的声音犹如暴雨前来临的滚雷,对面的红线在加大,越来越多,犹如一片巨大的火烧云在高速移动

    ”这到底是多少人啊!“一名中比亚士兵紧张的干咽了一口唾沫,握着武器的手只觉得浑身冰冷,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胆小一些的,握在手中的武器都在颤抖,本属于隘口要塞内的十八架大型投石机,因为近两年都没有使用,在西北潮湿温度下的风吹雨淋下,绞盘都已经生锈了,有的地方甚至锈死了,十几架投石机现在被临时架起来,可是怎么都无法拉开长臂,

    ”投石机在搞什么!快拉开啊!“副将王盛气喘吁吁的亲自跑过来,刚才那名自吹自擂的小队长,嘴角无奈的苦笑。这投石机怎么拉开啊啊,都锈死了,大人倒是来试试!王盛也傻眼了,谁会想到两年没打仗,这座一线的隘口要塞就变成了这样,这就难怪听说当初东庭人第一次马踏帝京五十里时,上面下令关闭帝京城门,愣是花了足足半天的时间,为了这半天的时间,五万多帝京棒日军士兵染红了洒满了距离帝京不到十里的长庭南河道,突然而来的战争,在此刻将所有人的潜力都逼了出来,连敲带凿,花了足足十几分钟,十二架投石机里边拉开了八架,还有四架算是彻底废了

    ”上弹!“看见城墙上打来的手势,副将王盛大喊道,士兵们手忙脚乱的将巨大的实心石弹往里边推,不要看投石机的数量上,但都是中比亚防御武器中体型最大的武圣级投石器,每个都是长达十五米的长臂,占据五平方米的基脚牢牢固定,推动石弹的士兵就需要三个,投石距离超过两百五十步,在这样的隘口地势上,如此大型的投石器械对于任何攻击者都绝对是噩梦一样的存在,当初高卢人曾经在这里吃过苦头,

    短短的十几分钟,外面的红云已经逼近了三四百米的距离

    ”弓箭手准备!“;龙武阳手持长槊,立在城垣上,锋刃寒光闪闪,两侧射手已经是弓箭上弦,寒光闪闪,此时,所有人也都看清了前面的情况,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红色的火光下,清一色的黑甲大马,人人身上都冒着丝丝升腾的白气,那是夜晚的武器,不少甲士还扣上了狰狞铁面,黑黝黝的开口处,里面同样在冒着白气,这样一群如同火焰中突然冒出来的杀神,密密麻麻的在远处停住,数量足有数千之众,只见前面的一名将军喊了一声,一部分的黑色骑兵整齐划以从战马上跳下来,从战马上取下自己的盾牌,弩弓,整备自己身上的装备,然后放在其他没有下马的骑兵战马上

    ”注意,敌人要上来了!“

    龙武阳紧张的握了握手中的长朔,他不懂对方再说什么,但大致也能够猜到一些,要说不紧张也是假的,整个隘口就千余人,排除掉弓手就只剩下不到五百重步兵,可是自己这边的重步兵完全和对方没法比,对方下马是为了攻城,从对方的彪悍气息来看,绝对是百战中精锐部队,甚至比自己上次在边界上看见的还要强,依靠五百重步兵就想要阻挡其登城,实在是太过于奢望了,但是身为中比亚军人,镇守国内的西军龙家,就算死在这里,也决不让一个敌人迈过去

    就在隘口上的守军焦头烂额之际,整备完毕的黑色骑兵似乎下达了什么命令,密密麻麻的队列竟然从中间散开,一人一马缓缓从队列里出来,向着隘口靠近

    ”是敌人的将军?“龙武阳眼睛怒睁,如果不是距离太远了,他有想要张弓射一箭簇的冲动,不管能不能射中,中比亚军人的勇气和胆魄绝不能屈服,但是下一刻,他就听到四周开始乱了

    ”是大将军!“有人喊道,只见单独向前的一人一马,挺拔的身影,犹自有丝丝烟气升腾。一身黑甲,鬓边白发分外醒目。而手中也提着一柄黑沉沉的马槊,锋刃闪亮,胯下坐骑鬃毛飞舞,许是踏上故土的激动,在五十米外就人立而起,奋身长嘶!可不就是自己一直翘首盼归的龙阳大将军吗

    ”荣贵子,你个混小子,准备让我在外面过夜吗?还不打开大门!“家主龙阳熟悉的声音传来,龙武阳生生打了一个激灵,脸上流出压抑不住的喜色,这声音,这小名称呼,、除了大将军还是谁!

    ”快,打开城门,恭迎大将归国!“龙武阳疯了一般喊道,泪流满面,大将军回来了,西军再也不用看人脸色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