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1924.第1924章 生死国运(四)

    第1924章 生死国运(四)

    近战搏杀是这些帝国近卫骑兵的拿手项目,数百骑如飞奔的金属洪流,犹如高飞雄鹰般从两军中间小丘借助马势,一鼓作气杀入匈牙骑兵野战主力的后卫,顿时翻滚起一片人叠如浪的血色,战马嘶鸣惨厉,似乎要将今晚所有压抑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

    “杀“

    加百利手中的刺枪一马当先狠狠扎入一名匈牙弓骑兵的身体,然后连长枪都懒得拔出,直接一手拔出战刀从上往下对着另外一名吓傻了的匈牙骑兵脑袋狠狠打下去,刀光划过,人头被热辣辣的鲜血喷出去,无头的尸体在急奔的战马上拖行了十余米才落下,顿时听到马蹄下一片骨骼碎裂的声音

    匈牙骑兵的速度极快,后队遇袭下,竟然速度更快,

    因为是追求高机动性的轻弓骑兵,身上都是轻便锁甲,有的干脆就没有披甲,加上是临时仓促集结转向火起方向,采取的是速度最快的一字长龙,三千多人的队伍,策马飞奔中一口气拖出了三四里的长度,突然遭遇后路追杀,大队转向根本不能,匈牙骑兵干脆就将自己的机动力发挥到极致,希望用速度甩开距离,再用远程骑兵弓阻挡帝国骑兵的追击,这种战术在以往交战中表现的非常有效,

    在以步兵集群作战为主要方式的中欧巴,匈牙人的骑兵高机动力不少国家的噩梦,如果遭遇匈牙人的弓骑兵,最好的办法是稳住阵列,而不是想着追击,匈牙弓骑兵的速度非常快,在开阔地势完全无法捕捉,简洁单一的组织体制是匈牙人军队的显著特征。

    标准的匈牙野战骑兵由3个骑兵队组成。每个队有一千名骑兵,真正的匈牙骑兵一般是不携带仆兵的,他们骑马作战,其中从事突击行动的弓骑兵占到了总人数的百分之六十,弓骑兵头戴简易头盔,全身披着皮制盔甲,部分骑兵的马匹往往披有少量皮制护甲。每个弓骑兵腰部还带一柄短弯刀或一根狼牙棒。有的弓骑兵兵除了戴一顶头盔外,身上一般不披盔甲。他们的主要兵器是弓。

    匈牙骑兵的马上复合弓相当大,射击距离可以达到一百步到一百二十步,远远超过中欧巴罗步兵射手的八十到一百步射程,

    这主要得益于他们所携带的箭簇,他们身带两种箭,一种轻,箭头小而尖,用于远射,另一种较重,箭头大而宽,用于近战。从东方草原而来的匈牙骑兵还有一个特殊的习惯,那就是他们可能不穿铠甲,但是在战前一定会披上一件丝质长袍。这种长袍用生丝制成,编织得相当细密。匈牙人的先祖早就发现,箭簇可以射穿铠甲,但很难射穿这些生丝,只是会连箭带衣一同插进伤口。因此,救治人员只须将丝布拉出,便可将箭头从伤口中拔出。

    正规的匈牙骑兵在八岁的时候就被送入特殊的学校进行严格的骑马射击训练,他们体格强壮,能适应战斗的需要;也能在快速撤退时回头射击跟在其后的敌人;匈牙弓骑兵让整个中欧巴罗谈之色变的的”尾钩“战术就是从这里发展出来的,

    如果是其他对手,对于匈牙骑兵的高机动力只能干瞪眼,经常有被匈牙骑兵调整后反扑被打的全灭的情况,但是今夜,他们遭遇的同样是拥有远程强力火力的帝国近卫骑兵,这场遭遇战,从一开始就倒向了人数较少的帝国近卫一方,

    帝国近卫身上的铠甲是黑色的,在黑夜里并不显眼,而匈牙弓骑兵人人身后背着一面白色靠旗,在黑夜里显得格外醒目,简直就是一个个活靶子

    发觉到匈牙人想要利用高机动力甩掉自己,然后再用远程骑兵弓反击的意图,加百列毫不犹豫的命令一部分近卫骑兵死死咬住匈牙人骑兵的尾端,不给于对方调整的时间,另外一部分速度较慢的近卫,则迅速用骑兵突击弩朝着前面奔跑的匈牙骑兵猛烈射击,

    咬着牙向前奔逃的匈牙骑兵后队纷纷落马,不知不觉,匈牙人落马的人数就超过了两三百人,几乎就是这一队匈牙人骑兵的十分之一,而且随着双方战马冲力已经耗尽,匈牙人的速度终于开始放缓

    加百列的帝国近卫骑兵张开的正面仍然在保持着前压的态势,一路尾随射击,不断将匈牙人骑兵射死在马背上,匈牙人终于扛不住这样的穷追猛打,队形开始分成的两翼,一部分继续向前,另外一部分返身而射。一边各按建制,逐渐的撤上前面的丘陵,如果帝国骑兵继续猛追,对方必然会从丘陵处杀下来,将帝国骑兵的后路堵住

    “队长,怎么办?”

    一名近卫靠近询问加百列,匈牙骑兵虽然遭受损失,但其数量依然占据绝对优势,就算是如眼前一般兵分两队,其中任何一队的兵力也不在帝国近卫之下,如果继续追击,对方只需要一个反身就可以对近卫骑兵形成前后夹击

    “全队停止追击”

    加百列高举起手,大声喊道,帝国近卫们纷纷猛力勒住战马,刚才短暂交手的战场到处都是马尸人尸,一场交手,匈牙人战死了两三百人,近卫骑兵这边也受伤了十几人,沿途都是失却主人的战马在悲鸣,加百列目光扫过前面在丘陵上停住的一部分匈牙骑兵,目光冷峻,都是速度极快的轻弓骑,这是准备反咬上自己的节奏啊,刚才一阵疾驰追击,不知不觉就已经跟到了距离对方大本营的附近,很快对方就会杀回来的!

    “我们撤!”加百列果断下令喊道,这次与对方野战主力遭遇,算是将自己彻底暴露了,有自己这支主力暴露在匈牙人眼中,营地方向就无足轻重了,放火的第七分队不过百人,匈牙人未必就看的上演,应该可以安全撤离,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就会知道追杀围剿自己这支主力远比在第七分队百余骑上面花费精力更有用,

    在不远处的丘陵顶部,一名匈牙人的骑兵中队长正看着下方停住脚步开始转向想要跑的帝国骑兵,看着今晚遭遇并且追在自己屁股后路整整十余里的黑色骑兵井然有序的后退动作。这名匈牙骑兵中队长脸色忍不住微微动容,今天的遭遇战打得十分憋屈,论战力,他自认匈牙骑兵并不惧怕这些黑色的帝国骑兵,但是为了以最快速度赶往大营方向,只能遵照将军命令竭尽全力的向前突进,被这些黑色骑兵在后面一路追击捡了不少便宜,

    现在对方吃饱了想抹嘴就走,哪有那么容易

    自己带的都是轻弓骑,进退飞快,奉命看住这些黑甲骑兵”冲上去,别让对方跑了!“匈牙骑兵中队长大喊,白施大旗挥动,那些本来在保持阵型缓缓退上丘陵的匈牙骑兵不约而同的返身,如决堤一般,返身就向后面的帝国近卫扑来,

    两军之间的距离,相隔一百五十步左右,帝国近卫骑兵热红的眼睛闪着冷酷无情的光,手指凝重的扣在弩弓的扳机上,风扑面而来,夹杂着潮湿的水汽。飞驰的匈牙弓骑兵复合强弓也已经拉出满月,两边都在计算着距离,

    尽管短弩的射程略胜匈牙骑兵的复合弓,但是那一点点距离,在高奔驰的战马度前,不过就是早射一秒和晚射一秒的差别,当这边弩弓扣下弩机。对面的弓弦也已经响动,生与死只在刹那,这里边的惨厉一点也不逊色与两军短刃对攻,箭簇横飞。两边的箭镞相互指。一道道死亡痕迹在两军间暴起雪花,帝国近卫骑兵拥有马盾,一手执突击弩,一手举起马盾护住身体,匈牙弓骑兵就比较悲催了,弓骑兵不配备盾牌,身上的轻锁甲在火力强劲的帝国突击弩面前,就像纸片一样被轻松捅穿,骑兵中箭的位置在高速奔跑的战马上,犹如一蓬蓬的红色的血雾在夜晚炸开,马背上的骑兵顷刻间消失,

    ”冲上去!“

    那名匈牙骑兵队长急了,箭簇撕开肉体的声音混杂着厮杀的喊声,在一片辽阔的开阔地,两支骑兵部队像两道铁墙撞击在一起,匈牙人是亡命搏杀,以毫无防护能力的轻弓骑兵冲击近战能力更胜过远程的帝国近卫骑兵,一阵碰撞拼砍,帝国近卫骑兵仍然在缓缓后退的过程当中,突然就转为了反击态势。每一个近卫骑兵的动作都敏捷迅速,几乎是近乎本能的就完成了迎击队形转换。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中央冲击,两翼包抄的有力态势!骑兵交战,因为双方都有着相当大的冲击力,这阵型队列的调遣变换,就成了相当重要的因素,百战精锐的近卫骑兵动作之快。配合之好,殆乎天成一般。而且他们的兵力还优于过于自信的匈牙骑兵,一下将队形展开反击,顿时就对匈牙人还在进逼的轻骑形成了合击的态势!

    队列这么一张开。来得如电闪一般,顿时就将深深扎入的匈牙骑兵夹在了里头,匈牙骑兵猝不及防就挤成了一团,人喊马嘶之声连成一片。近卫骑兵的各类长短武器疯狂的往匈牙骑兵身上猛扎,战马在挤压中翻滚在地上,鲜血从交错而过的战马间溅射出来,转瞬之间,匈牙骑兵就撞进了帝国近卫骑兵队列当中,巨大的碰撞之声冲天而起,接着就是兵刃相交,还有两国精锐勇士用各自语言的喝骂之声

    匈牙人也感到不对,明明自己人也不少,怎么就看见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黑甲,大家都是轻骑兵,但是对方的劈砍就是凶猛彪悍的多,稍稍遮护闪避不及,没有披甲的战马就长嘶着轰然倒地。转瞬之间就夺取了战场主动。。双方都是轻骑兵,但是对方是散开了队列,而本方是太多的战马拥挤在一起,连转身都难,

    那名匈牙队长大声呼喊“冲出去,冲出去!”被困住的匈牙骑兵拼命的稳住阵脚,并且也在努力张开两翼,不断的有人落马,被压的叫苦不迭,只能拼命的朝外张开,好恢复骑兵机动的自由。但是又被两侧的黑甲骑兵们一步步杀回,双方在狭小范围之内缠战,每一瞬间,都有无数的兵刃交相飞舞,都有人体重重的从马上落下,被无数马蹄踏成肉泥,连一声惨叫,都难以发出来,丘陵之下,人马都杀得浑身是血,重重的喘着粗气,交锋短暂却又加倍的激烈。匈牙骑兵忍受着大批量的伤亡,还拼力朝外反击,只希望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战场的局面正在无形中出现了变化,连加百列自己也不知道,他现在所做的,正歪打正着彻底引动了匈牙人的主力,此时,另外一队飞奔入峡谷的匈牙人骑兵带去的消息,让匈牙国王白洁洛士的精神一震

    ”亚奥森,你们既然在路上遭遇了那支帝国精锐游骑主力,为什么不咬住他们!你知道我为了捕捉他们,花费了多少心血吗?“白洁洛士一身白色宽袍,从帐篷内的坐位上一下站起,目光炯炯如同利剑般狠狠的看向满身都是寒露风霜的王国大将亚奥森,这位王国大将年纪约四十岁,面容宽重,目光闪亮,岁月风霜在上面铭刻一股沧桑,是匈牙王国雄鹰主力的两大将军之一,这次带领雄鹰军奉命在大本营外二十里游走

    ”营地突然火起,加上是突然遭遇,情况不明,我军不敢擅自纠战,但是对方也被我军用计策钩住,一直追到七里外的卡里丘陵才松开!我已经命令军团中速度最快的第五队看住他们,陛下如果想要歼灭,现在派遣主力前去就行“亚奥森神色冷峻的回答说,语气凌厉,如果加百列听到现在的话,可能就要亡魂大冒,一路追击其实都是被人钩住前奔,这个亚奥森也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官,竟然能够在那种突发遭遇情况下,迅速作出最有利的决断

    亚奥本是匈牙大族,亚奥森是族长,身份上并不很畏惧现在的匈牙王,匈牙国内的王权并不是其他欧巴罗国家的那种集权,而是更像是草原人的那种部族制,亚奥森本人在匈牙国内极有威名,四岁就生活在马背上,十一岁就就孤身往遥远的中比亚北部草原学习,二十一岁才回国,在草原上的东庭帝国官至千骑长,带回了一支百人的草原骑兵,当时引起匈牙国内轰动,匈牙人虽然已经离开草原上百年,但依然保持着草原人的传统,

    而且匈牙王国还与草原上的不少部族都保持着联系,风俗也大多与草原人差不多,

    就算是匈牙贵族子弟与中欧巴罗其他国家的贵族子弟区别很大,大多从小长于马背上,彪悍善战,秉持着先祖的勃勃武风,其成年礼依然按照传统必须前往遥远的北方草原故地完成,路途无人护送,本就是考验的一部分,所以虽然匈牙人立国已经百年,已经有足够的东西供养他们整个民族,但过去数百年挣扎求存的记忆,这个时候还未曾减退。所以身体内依然留着彪悍的草原人的血,

    ”来人,传令营地所有兵力集结!我们去截杀猎鹰军前行斥候主力“白洁洛士已经不想管亚奥森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现在只想立即调动主力剿灭这队猎鹰军的前行斥候,这支斥候主力在附近徘徊了如此久,不算对于各国军队的情况,就算是地形方面情报也是价值非凡的东西,这次诸国能够拉出来的兵力已经是各国竭尽全力所能够提供的了,再也消耗不起,如果让这支前行斥候将情报带回,这片地势复杂的边界就会由对联军有利转化为不利,所谓战争优势,无非是军力,装备,后勤,地理,士气五项,现在联军已经失去了四项,要是在失去最后一项,真不知道这场边界之战还有没有打的必要了,

    向这种国运之争,往往是在缠斗恶战当中谋夺对方的资源,土地,人口,导致对方元气大伤,最后望风溃逃。这次一退,以后就永远只有一个退字!后遗症往往可以达到几十年,甚至百年,所以才被称为国运!

    ”对方数量不明,而且天黑野战,情况难料,不适合于陛下如此尊贵身份,还是让属下去吧!我跟对方接触过,而且也知道对方目前的位置!带领主力前往必然可以迅速平灭!“亚奥森神色凝重说道,虽然内心不一定很看起这名青年国王,但作为一线统兵大将,如果让国王在这场夜战中受伤,那也是足够羞愧的了,

    匈牙国王白洁洛士也是犹豫了一下,就在他犹豫的时间,王国卫士已经跑了进来,大声禀报”陛下,营地内已经集结完毕“

    ”亚奥森,大本营内目前共有兵力三千七百人,我给你三千,加上你的兵力就是五千人!给你一个晚上,明天,我要看见猎鹰军斥候的人头!“白洁洛士目光凶厉的看向亚奥森,他虽然也是号称弓马皆精的国王,一手短矛更是能够射出三十米的木耙,但是真正上战场的机会不多,深夜野战不同于白日,几乎就是一场大乱战,自己一个国王要是出了意外,那就搞笑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