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1582.第1582章 战争之路(四)

    第1582章 战争之路(四)

    “呜呜!”

    代表着撤退的长号声此时才似乎反应过来,姗姗来迟,在一片凄惨的血色,满地的尸体,伤兵的哀嚎中,就像被刻意拉长了的喘息一般在天空回荡,前排成为悲剧的重步兵队列已经迫不及待的往后撤离,刚才还无坚不摧的气势,早已经被彷徨和恐惧所取代,这场攻城首战的惨败,让雷姆夏特伯爵准备一次就攻破里斯本托的美好梦想就像是肥皂泡沫一样被残酷的现实刺破,

    三千一百阵亡,五百三十人受伤!这带着血淋漓的残酷数字随着统计报上来,映入雷姆夏特完全被血丝和恼怒占据的眼睛

    “混蛋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姆夏特愤然的低骂道,那种悲愤的感觉,就像本以为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女,谁知道还没摸到床边,少女突然抽出了一根粗面杆对着自己一顿胖揍,他的目光投射到刚才突然间如同火山般猛烈爆发的里斯本托,一切没有太多的变化,懒散的守卫者,无精打采的军旗,唯一出现变化的,就是在城墙的百米线索躺满了一大片的尸体,鲜血侵染了那里的土地,远远看去,犹如在插满箭簇的地面上铺上了一层血色的地毯,触目惊心!雷姆夏特能够感觉到,一种沉默的恐慌在自己的军队里蔓延,

    ”诸位,你们谁愿意作为大军前队为军团夺下里斯本托?“雷姆夏特转过身来,厉声问道

    站在雷姆夏特身后刚才还叫嚣着要半天就打下里斯本托的刚非将军们集体失声,实在是刚才的景象太吓人了,谁也从来没有见过在如此密集的城墙,冒出那么多的射手,根据将军们的目测,在那短短的半个小时里,城墙上的敌方射手最少达到了三万人以上的规模,简直就像是收割秋熟的麦草一样,将措不及防的重步兵队列横扫切割,

    部队是狼狈的撤下来了,但那是后面的4个中队,前面的4个中队才是遭受攻击最为惨烈的地方,

    将军们也看到了刚才送上的战损报告,一个个的脸色就像被人干了老婆,三千一百人阵亡,五百三十人受伤,这份异与以往的战损报告,历次战斗中,伤兵人数往往都大于战死人数,而这一次却反过来,死亡人数六倍与伤兵人数,这几乎就是在说,作为整个军团最为精锐的四个前置重步兵中队全灭,看看军团长雷姆夏特铁青的想要杀人的脸就知道,

    此刻谁敢多哼哼一句,或者发出一句感慨什么的,气急败坏的军团长会毫不留情的让这个家伙的部队去当敢死队!

    ”怎么?难道我刚非帝国的猛将,害怕去去的一个普套叛军吗?“雷姆夏特的心在流血,他神色愤然的将整张战损报告在手里捏成了废纸团重重的丢弃在地上,目光扫过低着头不敢与自己对视的刚非将军们, 雷姆夏特的目光就像刀一样扫过,被目光注视到的刚非将军不约而同的低下头,没人敢于直面刚才那样的局面,身披重甲的重步兵尚且如此被射的头都抬不起,更不要说他们防御力不足的轻装步兵队了

    ”大人,既然我们占有军力上的绝对优势,为什么不等建造好攻城器械后,直接采取全面攻击策略!“一名刚非将军忍不住说出来”对方的射手虽然很厉害,但是面对整个里斯本托的防御线,对方能够安排的打击必然有限,而我军的全面攻击,正好可以抵消对方射手密集的优势!“

    ”妙啊,这个办法不错!“

    ”休整后再全面攻击吧,大人,我就不信普套人还能够变出更多的兵力!“这名将军的提议引起了其他将军的认同

    ”好吧,就这样,全军后撤5里驻营“

    雷姆夏特在思索了一下后,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直接冲进去将普套叛军全部杀光,但也不得不承认,刚才的攻击让他对普套公爵刮目相看,休整后再全面进攻,这是目前应对普套射手凶猛点射的最佳办法,大军远途而来,又刚刚遭遇重创,军心士气都已经无法再次发起猛攻了,与其强行驱赶士兵攻城,不如等休息完毕,回复好体力,再配上足够多的攻城器械,里斯本托就算是一座铁城,也无法挡住自己优势兵力的全面打击。

    ”万岁!我们胜利了!”

    里斯本托城墙上发出欢呼的声音,远处缓缓撤退的刚非军队,让普套军队方面爆发出强大的信心,谁也没想到气势汹汹的刚非人,竟然被一次迎击就后撤了,大部分的普套士兵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们心目中,刚非军队就是不可战胜的象征,如果不是为了钱,谁也对抗刚非,要知道普套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国,而刚非却是一个面积超过十几个普套的大帝国,双方军队的战力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万岁!我们打退了刚非人!”

    普套公爵跟其他普通士兵一样高举起手,双眼满含泪水,神色激动的难以自信,虽然有猎鹰帝国军队的帮助,但是一万五千的混杂鱼腩军队迎战曾经覆灭自己公国的四万刚非军队,悬殊的兵力可不是猎鹰陛下的一句保证就能够让他心安的,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在表明,刚非人并不是不可战胜!至少他们也怕死,也害怕牺牲!

    下午时,天空中再次飘起了雪花,城外来了一队刚非士兵,牵着十几辆装有麻袋的牛车,带队的军官向后面战战兢兢的士兵们挥了一下手,让士兵们停在200米外,独自一个人举着两之手,小心翼翼的走过来

    ”他想要干什么?“利达库斯的目光盯着在下面小心翼翼,两条腿就像在跳皮筋一样发颤的刚非军官,这名军官最后在三十米的地方停下,对着上面用刚非语喊着什么,看的利达库斯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疯了吗?一个人跑来送死!

    ”刚非人想要用车上的粮食,换取士兵的尸体!“普套公爵解读着这名军官的喊话,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情绪,在利达库斯的困惑目光下,凝声解释说道”这是刚非人的传统,他们不希望让本方士兵的魂灵滞留在异国的土地上,牛车会在尸体旁放下粮食,然后满载尸体回去!“

    “原来如此,挺有勇气的年轻人啊!”利达库斯目光闪烁的耸了耸肩“身为一名将军,我能够理解对方的做法!如果是我,我会答应,但是我只负责作战,而这个,不属于我决定!我还有一些防务上的事需要去忙,刚非人这次吃了大亏,下次再来时,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普套公爵脸色忽明忽暗,四周的士兵都在看着他,这些普套人的内心也在打鼓,面对一个强大帝国的压力,士兵们也很茫然,对于刚非这样的国家,普套所能够取得的暂时胜利,并不能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刚非不可战胜!这个理念在最近几年,已经深入到不少普套人的心中,你可以打垮刚非军队一次,但是面对更加强大的二次,三次,你还能能够打垮吗?刚非经受的起失败,而普套,只要一次失败就是万劫不复!想到最后要让普套生存下来的办法是和刚非人和谈,普套公爵内心刚刚升起的一点胜利的喜悦也飘散了,正如猎鹰陛下所说,这场战争没有胜利者!

    普套公爵脑海里闪动着上次会面时谈话的内容,深吸了一口气,向旁边的一名守卫说道“告诉刚非人,我们同意了!”

    “呼”

    四周安静的可怕,普套公爵能够感觉到麾下士兵们暗送一口气的声音“将战场选择在近乎废墟的里斯本托,除了让普套人从新看见公国的希望之外,另一方面可是尽可能将这场战争,对普套可能造成的破坏波及地区缩到最小,这条战争之路,布满荆棘!”

    刚非军队撤走的第三天,在最后一支一千五百人的援军归队后,雷姆夏特的第十讨伐军团出现在里斯本托守军的视线下,军旗如海,对面漫山遍野飘扬的刚非战旗,就像蔓延在普套人心头的阴影,让每一个普套人的脸色都显得难看,寒冷的风从对面刮过,将前面的残雪和碎草卷到了半空,然后再狠狠地抛撒下来,将天地间笼罩在一片地苍凉之中。

    里斯本托城墙上普套军旗和对面刚非人的血十字旗,都被大风吹得猎猎作响,仿佛即将擂响的战鼓。

    “前进,全军压上!”雷姆夏特伸出手将一片被风吹来的碎草握住,随着命令下达,排成线条的刚非军队开始整体向前,沉重的脚步同时落地,步伐整齐划一,迅速淹没了里斯本托前方300米外的土地,随着那有节奏的整齐脚步声,普套人的心在颤抖,连里斯本托坚固的城墙也都在颤抖吗,长枪如林,刚非步兵铠甲海洋耀眼夺目,千万人聚集的压迫力迎面而来。

    在步兵方阵的两翼,是拉着攻城器械配件的骑兵,以散兵线推进,骑兵群快速地越过了步兵方阵,潮水般向着里斯本托的城头接近,里斯本托城头上却静悄悄没有反应。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对于上一次惨败还记忆犹新的刚非部队,不由自主地放缓了了脚步,一些士兵驻足观望。后面的督战官气急败坏的大喝着“前进,有临阵退缩者斩,上啊!”

    正在这时,刚非军队听到了了一种异样的“嗡嗡”鸣响。天空忽然暗下来了,犹如上次一样,从远处里斯本托的城头,大片的黑色遮蔽了阳光,无数的碎石瞬间变成雨点从天而降!

    “注意,投石机!”

    刚非士兵恐惧的大喊,冲在最前面的步兵象是被个隐形的巨人正面猛击了一拳,在无数的碎石面前,整个人突然向后倒飞了出去,身子在半空中扭曲成不自然的姿势,翻转着抛下无数鲜血,就像是突然间在空中绽放的花朵,用重型强力机簧发动的投石散块强悍的可以砸穿盾牌,一时间,位于里斯本托城墙两侧的投石机台,犹如突然爆发的火山,

    无数的碎石从两翼飞射而来,遮天蔽日。在这阵可怕的投石雨中,仅仅只凭借盔甲和盾牌保护的血肉之躯,就像是被重击下的碎纸,前排士兵连喊一声“救命”都来不及,连人带马瞬间被砸的翻滚四散。电光火石间,如同突然被狂暴的雷击中,

    带着攻城器械的骑兵人仰马翻,不断有骑兵被碎石砸中,从战马上飞出去,喷洒着血花腾起在半空,惨叫着从高处栽倒尘土。身体扭曲的犹如麻花,石块带着血花又将第二个人砸飞起来;有人甚至被数块石块同时砸中,战马在无数的石块雨下痛苦的嘶鸣,血花在半空绽放。骑兵们尖叫、哭号,你撞我推地挤成一团,自相践踏;有人卧倒躲避,却给惊慌的同伴拉下马,无数的马蹄踩过,脑浆飞溅。骑兵不断地倒下,濒临死亡的短促而尖锐的可怕惨叫声、受伤的战马在地上翻滚,长长的嘶叫声惨绝人寰。

    “各军继续前进,有退后者,先斩将军!”

    雷姆夏特神色冷酷的大喊道,有人企图掉转马头,立即被后面各将军亲自带领的执法队射杀!冲!冲!哪怕死剩最后一个都要给我冲!接到死命令的刚非将军们咬着牙,满眼血丝的大声喊道,逼得那些刚非士兵像蚂蚁群一样向前

    “劈啪劈啪”的机簧发动声连续不断,犹如鸟群突然从空中飞过,无数的巨石带着凄厉的风声从天而降,雷霆般落到了密集的步兵方阵中间。步兵们连躲闪都来不及,也没有任何盾牌能够抵挡这种恐怖的武器,大群大群地被砸成了肉浆,脑浆飞溅。很多刚非士兵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密集的投石,顿时都傻掉了,如果是一两个还可以躲,这个可在么躲啊,

    恐怖感控制可刚非步兵的心灵,歇斯底里地狂叫,丢下了手中盾牌抱头四散,排列整齐的盾墙,在投石的密集打击下四分五裂,

    “前进!不想死就往前冲!”前面的骑兵阵顶着石块向前,尽管时时刻刻有人被砸下落马,但是庞大的阵列,依然汹涌推进,蹄声轰隆,如同山洪海啸般势不可挡。一瞬间,前列响起了一片呼天抢地的惨叫,那些受伤落马的骑兵抱着头到处躲避

    “大人,敌人已经进入了百米线!”一名猎鹰军中队长走上投石机台的台阶,向正在投石机台上观看战况的利达库斯报告

    利达库斯没有回话,他正在摆弄着手中镶嵌着红色宝石,长柄上有着金线的花纹的华丽瞭望镜,这是他个人的私货,是猎鹰陛下对于他这个猎鹰帝国第一任海军总负责人的奖赏,

    在他的身后,投石机手们正在忙碌的将碎石块推进投石机的投射篮里,大批从城市内收集的碎石,给了这次投石雨充足的弹药,本来利达库斯向猎鹰陛下申请一批燃油弹的,但是被胖子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很充分”舰队空间不足,而且也有安全上的考虑,不可能在带着雷神弹的情况下,再带着燃油弹,那只要一次意外,帝国价值昂贵的战舰就会报销掉!“

    “大人,敌人进入了80米!”中队长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了,打断了利达库斯的唏嘘,如果有一批燃油弹,这些刚非人就有得看了!

    “好了,命令弩手攻击吧!”利达库斯放下手中的瞭望镜,从容下达命令,三道防御线,投石机只是一道开胃菜,刚才的石块雨战果相当明显,虽然没有给予敌人造成大面积的杀伤,但已经将刚非人先前的排列打散,为六千名杀气腾腾的帝国弩手敞开了杀戮之门

    “射击!”

    就在命令下达一分钟后,里斯本托射口位置充斥一片可怕的弓弦震动声,密如雨点的箭矢,就像一片光雨猛烈轰击在刚非军队形成的人海上,溅起的是恐怖的鲜红血肉惨叫的波涛,80米的距离,让猎鹰步兵弩的杀伤力扩大到了极限,

    刚非士兵的铠甲就像单薄的纸片一样被射穿,士兵成片的倒下,从两翼冲上来的骑兵成为弩手射杀的重点对象,飞驰的骑兵就像突然撞上了一睹隐形的墙壁

    “啊“惨叫声连绵起伏,无数的箭镞像飞舞的蝗虫从从对面射出来。菱弩箭头狠狠扎进刚非骑兵的铠甲,强大的冲击力直透甲背,密密麻麻的弩箭就像神挥舞的镰刀,把刚非骑兵拦腰截断,战马嘶喊着插满箭镞倒下,

    “前进,冲过去!”

    刚非骑兵在箭雨中前进,希望能够凭借速度冲过去,这让更多的骑兵还没到城墙就被从战马上射翻下来,他们不知道,里斯本托城墙上的猎鹰弩手装备的新型扛杆装填弩,能够在十秒内就完成一次装填,

    “大人,不能再攻击了!“刚非方面,将军们惨淡的脸色就像遭遇一千匹马踩过,全面进攻变成了全面屠杀,短短的几十米犹如一道无法跨越的死线,让刚非四万大军撞的头破血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