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1090.第1090章

    第1090章

    阿皮格斯有些心情沉重的走上通往波帕拉城堡顶部的石台阶,走廊两侧的火把在阴暗干冷的空气发出呼呼的燃烧声音,他已经连着几天的没有好心情,士兵们来往奔跑的身影更是加重了这种不详的感觉

    首先是来自族内的消息,首领斯洛阿里斯顿已经基本上拒绝了来自南部大帝国归附的要求,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波帕拉城堡已经成为了战争前线,随时都可能面临来自南部帝国军队的攻击,这不由让已经在夹缝中生存了上百年的阿皮格家族感到了一丝危机

    阿皮格家族虽然是一个历史久远的家族,但也只是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小豪族而已,在迪卡人控制北方寒地的年代里,他们的身份连地头都算不上,仅仅是几十个寒地伐木工的管理者。但是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里,

    阿皮格家族的祖先苦苦挣扎,虽然没有出现过出类拔萃的人物,以使家族异军突起,但也凭借着几代人艰苦不懈的努力使家业在稳步拓展,到了阿皮格斯的爷爷一代,凭借在与敌人的战争中的英勇表现,首次带着佃农组成的农民斩杀了对方的两名贵族的功绩,终于获得了被赐予土地的权力,最终作为本城的归附者的身份,取得了这块土地的所有权。

    现在的领主阿皮格斯是个兢兢业业但又知足常乐的人,对于自己的领地和财产没有什么不满,年过四十的他知道自己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发展,能够守住这一片土地,并让家族安全的延续下去就心满意足了,

    在他这一代里,已经见了太多的鲜血,迪卡人,阿苏俄人,这些曾经在北地辉煌显赫的名字,现在都随着岁月的流逝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如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而眼前的局势也有些玄妙,击败了阿苏俄人的南方大帝国,似乎并不满足仅仅将北方寒地的核心区域抓在手中,而是要将所有的地区都笼罩在其势力范围之内,这无疑触动来更加靠近北地边缘东爱莱人的利益,

    就在阿皮格斯为此感到忧虑的时候,来自本城的备战命令也下达到了这里,虽然首领大人一口咬定说来自南部的帝国,是不会有多余的精力,冒险对偏远的地区发动征伐的,但是还是在位于前沿要地的波帕拉堡增派了300名战士,希望能够加上波帕拉堡自身的50守军组成波帕拉堡前哨

    波帕拉堡这个占地面积不过才3百多平方米的小城堡,首次实现了军力350的突破,对于这样的布置,首先表现出不满的就是当地的领主阿皮格斯,

    他的领地算不上小,严格算起来足有近20平方公里的区域,如果是在内陆,这样的面积最少也是一个中等豪族的区域,但是这里是荒芜的冰原,除了广袤无垠的寒地硬土,真正对于生存有用的区域,只有靠近城堡的两处白桦树林,领地内往日的食物和用来交易皮毛都是出产自这里,

    食物问题成为一个大问题,凭借狩猎只是供应50名士兵和领主一家,这样的物资倒也绰绰有余,偶尔领主还能够获得一些较为珍贵的皮毛,阿皮格斯都会小心翼翼的珍藏起来,等积累到一定数量就去靠近南部的博卡斯特换取自己所需的腌肉,

    但是今年的形式发展将这一切都打乱了,两个月前阿皮格斯得到消息:一个来自南部的庞大势力向刚刚取得了呼兰贝控制权的阿苏俄宣战了,

    其中的内情,阿皮格斯也从来往的皮毛商人那里听到了以前,这两家由于地缘政治的关系所结成的矛盾,发展到时至今日,已经很难说某次事件的因由在谁了!

    反正到最后,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来一场你死我活战争!只有最后的胜利者才有发言权,

    结果阿苏俄人被打的落花流水,不但全族被东庭人抄了老巢,族内男子杀的精光,听说连一代枭雄阿苏俄都被人斩了头颅悬挂在战旗上

    这样的消息传来,让阿皮格斯胆颤心惊的好几天,在这样的乱世里, 就算自己不找事,事也未必不会主动来找你,

    而波帕拉堡特殊的地理位置,也让做为领主他不能不为这些事情担心。如果取得胜利的南方人执意继续北上,那自己的波帕拉堡就是首当其冲,一旦领地变成了主要战场,又或者战争持续的时间过长,那么今年为过冬而准备的狩猎只怕要泡汤了!

    如果真的发生刚才说得那种情况,即便这个冬季不是灾难也是艰难,他得动用原本就不充裕的积蓄来购买家人和领民的口粮了!或者还会成为战争中被波及的对象,每每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心惊肉跳。

    就在阿皮格斯对此忧思忡忡的时候,留在本城主事的弟弟阿皮尼萨给他来了一封信“首领拒绝归附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虽然尚未有开战的迹象,但是已经在不少公开场合叫嚣要给南方来的人一个教训,波帕拉堡的地理位置注定是南方人的首要攻击目标,与其坐等毁灭,不如放弃产业,全家迁往本城暂避灾祸!”

    得到确凿的消息阿皮格斯终于放下了心,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算算自己的女儿再过两年也到了成年的年龄!现在也需要去本城那样的地方去见见场面,否则到时候只怕也会成为被人不愿意接受的女性,这里的守卫工作反正有来自本城的军官接手,

    自己可以到本城去找弟弟,再招募些人干点伐木的活。凭着自己这么多年镇守边界的功绩,和弟弟在本城担任后勤官的面子,想来本城的大人们也不会太为难自己,但是要一下抛弃掉家族为之奋斗了百年的基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犹犹豫豫中,真正的烦心事还是上门了,今天一早,外面就派人来报,城堡为出现了不明身份的军队!

    哎,怎么就不能让人多消停会儿呢? 阿皮格斯脸色有些发白的走上城堡的顶层,从本城来的中队长奥斯多特立刻迎了过来,

    阿皮格斯没有和他说话,先把目光投向了城外的旷野,白雾弥漫,几乎遮挡了前方百米以外的视线,只有一些彤彤的黑影,那应该是城堡附近的白桦树林

    “敌人在哪里?”阿皮格斯不解的问到,波帕拉城堡虽然并不高大,但是地势非常险要,正好卡住了从呼兰贝中部向北方前进的道路。

    “这次只怕是情况不妙!”中队长奥斯多特在旁边脸色阴沉的说道

    “昨夜我们没有得到任何警报,可今天一早却发现出了这么大的事!能够做到这一点决不是试探性的骚扰,恐怕是真正的主力进攻……”

    “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阿皮格斯被他的情绪感染也有点不安乱起来,因为是早上,旷野上的雾气太大了,任凭他怎么找,也没有在弥漫旷野的大雾里看见敌人的影子。

    “领主大人,你先看看哪儿!”奥斯多特苦着一张脸,把手伸出城垛外向左侧的一个山峰指去, 阿皮格斯不解的伸出头向他指得方向一看,立刻就觉得有一股凉气直接从脊背冒了上来。

    那里是城堡外设立的一处岗哨,如今上面赫然飘动着一面张牙舞爪的鸟禽类的纹章军旗!再急忙看向其他几个地势较高的的哨所,才发现不过一宿之间也全都改了旗号

    “不用看了,我们在城外监视的八个哨所全都丢了……”中队长奥斯多特在一边说着,声音里充满了痛苦和无奈。

    “这。。。怎么可能!“阿皮格斯声音颤抖的问到,心里还存着一丝的侥幸”难道其间……就……每一点没有得到消息吗?”

    “没有,而且现在的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糟糕!我完全有理由怀疑,对方攻占了勒守北上通道的哨所,是为了让更多的军队悄然通过,而我们被无视了!”奥斯多特看着他,无言的摇了摇头。

    看到他这个表示,阿皮格斯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作为城堡外监视道路的8个哨所,驻扎的军队并不算少,

    近200名士兵,不但有弓箭手还配备了少量重装步兵,

    这样的军力占了现在波帕拉城堡能够调集力量的三分之二,可如今……,足足200人的守军,在突然袭击的情况下失守或许并不奇怪,但可怕的是一个人都没有跑出来!这就是真正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了,

    照这样看来,敌人该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又作了怎样的准备啊!自己三分之二的兵力连个响都没听见就完了,往下的仗可该怎么打?而且正如奥斯多特所说,敌人只所以悄然占领了哨塔,而没有对兵力薄弱的城堡动手,

    完全是因为不愿意在城堡这里花费有限的时间,可想而知,敌人的目标并不是波帕拉堡,而是波帕拉堡后面的区域,敌人的目标难道是本城安德拉德!想到这里,阿皮格斯不由打了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

    “不行!这个情况必须立即向本城报告!”这时他听到旁边来自本城的中队长奥斯多特坚定的说道“如此多的敌人越过了边界线,而本城方面还一无所知,一旦开打,只怕本城会付出惨重的损失!”

    “现在出去,只怕已经无济于事了!对方没有攻击城堡,不代表也会对我们的行动毫无防范”阿皮格斯脸色难看的手指着城外从雾气里“不信的话,你就看看那里!“

    只见从旁边的树林里开出了一支约有万人骑兵,沿着左侧的山脚缓缓的来到城堡的外围。黑色的盔甲与鳞片般的马铠仿佛是一个整体的雕塑,上面的铜钉和腰部的弯刀在阳光下闪着令人胆寒的光芒!

    “东庭骑兵!”每个人都在倒抽着凉气,同时也为刚才没有鲁莽行事而暗自庆幸。直到最后一名东庭骑兵在城堡下面饶了一圈后,消失在附近的树林之中,

    城堡上的两人才缓缓松了一口气,没有人认为自己能够在东庭骑兵的追击下逃生,何况北地人的驯鹿也跑不过战马,一旦被东庭骑兵咬住,就算是再有能耐,最终也只有死路一条

    在两人迷雾看不见的一处高坡上,胖子停住胯下的战马,目光严峻的打量着前面迷雾朦胧的景象,北方寒地的气息颇具苍茫的感觉,特别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刻,北方寒地的夜晚非常寒冷,在经过了半夜的寒夜行军之后,所有人对于远处地平线上投射出来的温暖阳光,感到一丝激动的心绪

    “陛下,穿过作为前哨的波帕拉隘口,在往前40里就是东爱莱人的本城安德拉德,从时间上来推算,作为前锋的第五旗团在今天傍晚,就能够进入预计的攻击位置,经过短暂的休整后,完全可以对安德拉德发动突然袭击”

    副官安留斯手指着远方,在旁边恭敬的说道,在他的侧面,一支黑色大军正在越过这道通往北面的关卡地势,向着无法看清的北方大地前进,这是负责侧翼的第三和第四旗团,排成四队向前开进的队列,就像四条黑色的长龙横穿大地荒野

    “把地图拿来,我想要知道担任突击的第五旗团现在应该在什么位置?“胖子整理了一下衣领,从战马山赶下来,向身后的近卫挥了一下手,近卫连忙将军事地图递上去,胖子用有些发红的眼睛审视着手中的地图,最后手指着地图上靠近安德拉德城左侧的一个点问道”这里是哪里?“

    ”是帕布卡,那是安德拉德城北面的一个附属小镇!“副官安留斯往地图上看了一眼,脸色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回应道,为了制定这次的战略突进计划,整个北地的地图被他看了上百遍,所以只是一眼就认出了胖子所指的那个点的名称

    “帕布卡?胖子听的点了点头,抬起头,双眼炯炯有神看向安留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帕布卡这词在北地语里边是迷途的意思吧!难道这个小镇有什么独特的地方,所以才被取了这样的名字“

    “陛下说的没错,帕布卡这词在北方语里边确实是迷途的意思,而这座小镇也因为是通往北面荒野的三岔路口,所以来往的商人称呼帕布卡,喊得时间长了,小镇原来的名字反倒没有人记得了,大家都以帕布卡来称呼这座小镇!“

    “迷途。。。。。呵呵,好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胖子嘴角微微讪笑了一下,用手点了点帕布卡镇的位置,说道“我并不担心第五旗团对于安德拉德的攻击,与占领安德拉德相比,我更关心那个叫嚣着要当我夜壶的家伙会从哪一条路逃走!现在我决定了,就让他走迷途吧,也算用这个名字给他一个终结!“

    “迷途?帕布卡!“看着胖子手指的位置,安留斯有些茫然的问道“陛下,在大军压城的情况下,斯洛阿里斯顿选择逃走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通往北方的道路那么多,陛下为什么就敢断言对方一定会走帕布卡?”

    “呵呵,因为这是我给他选的啊!“胖子脸色不以为意的神秘的微笑道”身为一个指挥官,不仅仅要指挥好自己的部队,同样也要指挥好敌人,让敌人按照自己设定的道路走下去,直到最后无奈的谢幕,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

    看着猎鹰陛下自信的笑意,安留斯感到一阵冷汗直冒,虽然他不相信猎鹰陛下的论断,但是如果这句话是出自被称为大陆战神的男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再次看了一眼地图上的点,满心困惑而又犹豫,难道正如陛下所预言的,斯洛阿里斯顿必然会走迷途?

    寒地孤冷的月光透过树叶的间隙照耀在森林的地面上,在有些黑幽的森林腹地,东一簇,西一簇的坐满了身穿黑甲的士兵,他们有的靠在树木上打盹,有的则低声的相互间窃窃私语,

    中央军将军胡科奇力蹲坐在一出平地上,在他的面前摊放着一张安德拉德城的外围观察的地图,这座东爱莱人的本城并不大,防御也算一般,但是在左侧有两座大型箭塔,不但能攻击城墙外的敌人,而且还能控制城墙,

    在城市的外围,拥有三个小型的哨塔,控制着通往城堡的主干道,拥有独立的吊桥,平日里是放下的,只有听见外围的警报会升起,城壁上的灯光很暗,依稀可以看见几个来回走动的黑点,

    这座城市少有的拥有护城河,因为北地寒冷,很少能够看见这样的设置,这样决定了如果想要攻击这座城市,必须首先抢占吊起,否则在冰窟一般的护城河里,就算是再勇敢的战士也不可能身穿重甲趟过去

    “这确实是个问题!”胡科奇力审视着地图,耳边听着来自贝苏向导的解说,脸色难看的微微点了点头,

    炯炯有神的目光犹如一道利刃,穿过淡淡的夜雾,打量着夜色下的安德拉德,

    拥有如此坚固的防御,加上本身不俗的战力,也难怪东爱莱人能够依据这里与以往的北地控制者相互抗衡,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