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829.第829章 麦加攻防战(九)

    第829章 麦加攻防战(九)

    包子衷心感谢:dwyjyxzf投了 1张月票;hic投了 1张月票;最后的瞬间打赏100起点币;

    “突击!”嘶喊声已经逐渐平息下来,激战了一日的麦加城墙上,完全是一副血肉地狱般的可怕景象,

    无数的尸体堆积在城墙上,鲜红的血将城道两侧都染成了红色,远远看去如同一道血色长廊,脚上滑腻腻的的,到处都是破碎的尸体,不知是自己人还是对方的,浓浓的血腥味道呛的人窒息,

    这样的景象几乎铺满了整个城道,根本无法分清谁是猎鹰士兵,谁是诺德人,可见白日战斗之惨烈,

    “突击!”

    诺德第三中队长阿斯兰雅克发出一声大喊,敏捷的身体翻过麦加几乎侵染了鲜血的城墙,就算以阿斯兰雅克这样身经百战的资深偌德斧战士,也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一把,

    在他眼前,完全就是一个用血肉铺垫出来的通道,无数破碎的尸体纠缠在一起,残破的武器和铠甲,淹没在人血形成的水泽中,双方战士的尸堆着尸体,一眼望去,对垒的尸体几乎阻挡了视线,完全就是一个鲜血地狱的景象,

    一个被砍断了双腿的清秀小伙子靠在城垛上吃力地微笑着,无忧无虑地垂着他那双深沉的眼睛,抬起没有血色的脸,他回头一笑“我先走一步了!”猛然挺身扑在一名身穿重甲的诺德步兵身上,抱着这个诺德战士,纵身滚下了麦加三十米高的城墙,长长的凄厉惨叫回荡在空中。

    猎鹰第七中队长赫耳扎德一枪戳进了一个诺德斧头战士胸口,还没抽出长枪来,只觉肩部伊藤:诺德斧战士的斧头,已经狠狠的砍在他的肩膀上。

    “你是第十八个,老子不亏!”赫耳扎德虽然疼的差点昏过去,可脸上依然狰狞地笑道,被战斧劈中的身体依然径直前冲,竟然就这样从到那名偌德步兵的面前,一剑把他脑袋砍了下来,也把自己的长枪给砍折。

    他随手把断枪一扔,慢条斯理地把深陷在肩膀上的战斧抽出来,骨头渣子都飞了出来,可是他依旧保持着笑容,右手握着血淋淋的长剑寻找厮杀对象,几乎被砍断的左肩,让他的左手悠悠地挂在身前晃荡。

    “疯子,这家伙是个疯子!”即使以诺德人的粗神经,也被这个家伙吓到了,没有人敢与他对阵,这个蹒跚的身影走到哪里,诺德斧战死便很自然的往旁边靠。

    不止是赫耳扎德,此时麦加城上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浑身浴血的怪物,那些形容憔悴、衣衫破烂、疲惫不堪的猎鹰士兵们,他们念叨最多的是“援军。。。。”

    一只射来的箭镞,撞击在阿斯兰雅克的重型盾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后被弹飞,身为诺德突击部队第三中队长阿斯兰雅克才发现。唯一还在活动着的人影,也只有那些在尸体堆中摇摇晃晃的猎鹰士兵,

    这些身体单薄的家伙,手里拿着被称之为弩弓的武器,依然顽强的向着涌上来的诺德士兵射击,

    这还是人吗?阿斯兰雅克脸色有些发白。没有人敢跟不怕死的疯子打,这些几乎都受了伤,头或手臂都用发黑的血污的布条包扎着,衣服的破洞中流出鲜血,有的武器只是折断的长枪和旧而钝的长剑。

    就是这样的战士,在抗击了8倍敌人的猛攻过之后,再次将诺德人寄以厚望的精锐军团碰撞在一起,寸步不让,人人视死如归。在死神接走他们的最后一刻,

    阿斯兰雅克迅速弯下身体,以减小自己被发现的可能,很多自认为身手敏捷的家伙,都因为轻视了对面猎鹰弩手的强劲弩弓,而被一个个射倒,跟这只军队战斗意志一样可怕的,是他们手中强悍的武器,几乎不用太多时间的瞄准,就能很精准的射中50米以内的目标

    阿斯兰雅克的目光盯着远处距离自己不足20米的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年纪大约在25岁左右的年轻人,身体因为受伤移动不便,而背靠在一处城垛口后面,手里费力的举起被称为步兵弩的武器,咬着牙向一名刚刚翻越城墙的诺德士兵瞄准

    阿斯兰雅克听到不断有射来的箭簇从他耳边划过,弯下身,一边用盾牌挡住射来的箭簇,一边熟练的从背后抽出一把重达5公斤的短柄战斧,他在等待,那名被他盯上的猎鹰弩兵正对着自己的方向瞄准

    “崩!”随着一声清脆的震动声,一道白线从这名猎鹰士兵的方向射出来,阿斯兰雅克脸色微白,接着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中箭声,然后是尸体跌倒在尸体上的声音,很轻,就像两个麻袋相互碰撞的声音,但足以将人的神经绷紧

    “好险!”

    阿斯兰雅克暗抹而来一把汗,愤愤的骂了一句,他知道对方本来是想射的自己,结果却因为失重而射中自己身后的人,

    那名年轻的猎鹰弩兵似乎因为刚才一箭,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在拉动第二次弓弦的时候,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身体像弯曲的虾米一样,盘卷在不起眼的城垛方向,很容易让人以为他也是其中尸体堆的一部分

    “杀!”阿斯兰雅克手中的短柄战斧划出一道带血的诡异回旋,迅雷般越过20米的距离,那名正在奋力拉开弓弦的猎鹰士兵被阿斯兰雅克的短柄战斧正面击中,

    啪,精铁打造的头盔,在袭来的短战斧面前完全被劈碎,猎鹰士兵满脸鲜血的仰面打飞出去,尸体重重的砸在旁边的尸体堆上,真正成了里边的一部分,战斧回旋而过,阿斯兰雅克举起右手接住战斧,

    “冲上去!这些家伙没多少人了!”

    在他的身后,紧随而来的诺德飓风战斧兵,如同黑云般漫过麦加的城墙,新投入的第九旗团,果然如同预料的那样,以积蓄已久的迅猛攻势,在猎鹰军在麦加城的防线上,生生打开一个大缺口

    冲上来的诺德士兵实在太多了,西段城墙上的猎鹰军早已经在白日打的精疲力竭,除掉固守在东端的守军,现在能够迎击的兵力不足2千人,面对猛扑上来的精锐之师,麦加防线的承受能力终于到达了顶点,

    固守在西段的弩手们,在射出最后一支弩箭后,抄起地上武器与冲上来的诺德人撞击在一起。短兵相接,尸体一排排的倒下,诺德飓风步兵的强悍突击能力,就像一把尖刀将麦加城的防线刺穿

    很快,攻破西侧的消息就传回了诺德军中

    “顶住!告诉兄弟们,援军马上就到!”

    硕果仅存的5百名重步兵成了猎鹰军队最后的抵抗线,麦加指挥官鲁安迪用嘶哑的声音大喊着,此刻他已经是满身是伤,身上的鲜血将他染成了血人,这家伙是个极为难得的猛将,虽然算不上防守上的专家,但其深受麾下士兵的爱戴,才能凭借手中的7千士兵,愣是挡住了对面6万诺德大军的围攻,

    按照时间,援军应该赶到麦加了,但是因为厮杀了一整天,鲁安迪早就杀的头疼脑涨,很多的细节都搞的难以分清楚,直到夕阳的最后一缕余辉消失在地平线上,鲁安迪才突然意识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白天

    “大人,只怕我们没有援军了!”

    副官安塔留斯一瘸一拐的靠过来,麦加的城壁已经陷落了一大半,现在还插着这猎鹰军旗的,只有靠近东侧的一处翼堡,坍塌了一截的残垣中,三百名满身伤痕的猎鹰重步兵在做着最后的殊死抵抗,

    夜色深沉,精疲力竭的双方几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停战,暗黑色的天空开始下起了白色的雪花,将满是血凝的城墙覆盖,鲜红的血,在寒风中被冻成冰墙,如同一层透明的暗红包裹在麦加的城面上

    暗夜里,没有人知道,一支黑色的骑兵正裹挟着风雪而来,正在庆祝攻破坚壁麦加的诺德军队还不知道,死神的脚步正越来越近

    “还有多远?”胡科奇力抬起头,暗色头盔下闪闪发光的眼睛,有些焦急的询问在前面带队的斥候,

    一万五千名从杰尔伯堡方向赶来的猎鹰骑兵,全部人马批着黑甲,头上饰有飘带,急促的马蹄敲击在风雪的夜里,寒风吹起骑兵们头上系的红色长缨。

    原本胖子已经做好了放弃麦加城的打算,准备以日瓦丁城为诱饵,将诺德大军引入附近的杰尔伯堡地区进行决战,但来自麦加城的战报,却让胖子临时改变了先前的战略,

    他也没想到这个鲁安迪这样能打,按照先前的预测,只有7千二线守军的麦加,应该会在中午时就陷落,然后提尔的部队向南方迪伦斯彻底,杰尔伯堡的中央军主力,也会迅速在通往日瓦丁的道路上,布下天罗地网,

    可是激战至下午时,传回的战报还在表明,麦加城守卫的固若金汤,6万诺德前锋精锐,竟然被7千二流守军打得血流成河,

    胖子有些意外的调来麦加城的结构图,一个突然的发现让他改变了最初的打算,

    “坚壁麦加,果然够无耻的!”胖子卷起手中的结构图,心中不得不为当初修建麦加城的建造者感到几分心悸,无论是在城壁上死守的鲁安迪,还是认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的诺德军,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竟然因为一张要塞结构图而改变!

    天色渐渐明朗,占领了大半城壁的诺德军队开始向最后的猎鹰残军合围,绯红尔多看了看头顶的天色,准备下令对猎鹰军队发动最后一击,在此之前,他来到距离猎鹰军队据守要塞前的200米位置,

    视线中,这处原本是翼堡的地段,已经在攻击下坍塌了一半,掉落的碎石被人为的堆砌成一米半左右的拦阻带,

    300名猎鹰士兵就在这个拦阻带的后面,在翼堡裸露的半边塔吊上,几十米猎鹰弩手正蹲在那里严正以待,虽然他们的脸上写满的疲劳和憔悴,可是他们的眼神依然尖锐,任何踏过拦阻带的目标,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射成刺猬

    “你们是真正的战士,投降吧!你们已经尽力了!想想你们的亲人吧,你们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他们会感到痛心的!”绯红尔多向对面喊话,回答他的只有沉默和呼啸的风声,

    “别白费力气了,你认为这样的勇士,会选择最后时刻投降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诺拉斯出现在他身后,神情凝重的似乎要滴下水来“与六倍的敌人激战一天一夜,这些维基亚人称的上真正的勇士,如果我们的对手都是这样的人,说实话,我就只能建议你撤军!否则,我十万偌德大军,一定会死无葬生之地”

    “怎么?难道连被称为诺德战斧的你也怕啦?“绯红尔多意外的扭过头来,对于自己这个嘴叼的搭档,自己实在太了解了,

    昨天听到一次赞扬已经很难得了,现在还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说明确实也跟自己一样,被猎鹰军队的顽强吓到了,如果十余万猎鹰军队都是如此的悍不畏死,那此战之胜负已经不言而喻。

    偌拉斯嘴角笑了笑,有些无奈道“战争打得就是将帅谋略,士兵勇悍,原本我还以为凭我诺德军之悍勇,或者还能有一丝翻转的希望,但是现在,我更希望考虑,此战是否需要继续下去!

    论起谋略,维基亚猎鹰被誉为大陆第一名将,自出道以来,大小数百战从未一败,屠城灭国,兵锋所指,从未落空,先后打得库吉特人和芮尔典人丢盔卸甲,最后不得不被并入其版图中,跟这样逆天的家伙比,我诺德军队可有能够拿出与之对应的对手?如果其麾下皆是如此强悍的士兵,诺德王国不如早点投降的好!”

    “你这家伙好歹也是四大传统武勋家族出身啊!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绯红尔多有些有好气,又好笑,恨不得将这个说风凉话的家伙一脚踹下去

    绯红尔多指着远处的翼堡说道“我偌德猛将如云,士兵勇猛无畏,此时正是奋起的好时机,现在猎鹰王朝的麦加城击破在即,接着我偌德十五万大军,就会如同狂风席卷秋叶般将猎鹰王朝连根拔除,你却说我偌德此战无望,要是传回去,可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信不信由你!”偌拉斯神色平淡的耸了耸肩膀“我只想说,麦加城并不代表猎鹰王朝的精锐,驻守此地的不过是个二流军团,以6万大军攻击7千人,尚且打得如此狼狈,在我们的前方,还不知道会遭遇到什么!”

    “无论是什么,我都不会后退的!”

    绯红尔多神色严肃的转过身去,向旁边等待的传令兵道“合围吧,在最后一个敌人倒下前,所有人不得退缩!”

    “呜呜”嘹亮的军号声响起,如同蚂蚁般涌动的诺德军队开始向最后的堡垒推进,“杀”狭窄的缺口处,猎鹰重步兵的长矛与偌德步兵的长柄斧绞杀在一起,发出一阵咯吱的金属碰撞声,

    就在这时,从麦加内城的方向,一阵急促的轰隆声也越来越近,

    “所有人加速,一直往前!”胡科奇力拔出了自己的佩刀,赶了一夜,总算赶在麦加城完全陷落前赶到了麦加防线,猎鹰骑兵如云的枪刺迅速的完成了出击的准备,

    天空已慢慢地明亮,天边朝阳般的霞光,映照着猎鹰骑兵黑色的铠甲上,反射出一片妖艳的亮光,胡科奇力举起锋寒如镜的战刀,高举的手用力的向下一压,身后的猎鹰骑兵们齐齐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杀!”

    “轰隆隆”一万五千猎鹰骑兵从麦加城的后方伏鞍跃马而出,铁骑的洪流猛地冲向毫无防备的偌德军,

    大地在脚下剧烈的颤动,站立不稳,马蹄在耳朵边轰隆,整齐的猎鹰骑兵队列沉重得象座巍峨的大山般,却急速地压向敌军阵列,

    前排的诺德兵的连第一声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再落在后排的铁蹄下,第二排、第三排……,城墙上的诺德军队,一排接一排的,被从后方城道冲上来的一股不可阻挡的钢铁洪流所冲倒,仿佛纸糊泥捏的一般不堪一击!大量的士兵因为没有退路,而从高耸的城壁上掉落下来

    马蹄踏上了宽敞的城道,这是麦加城独特的设计,宽阔山岩结构的城道,完全摒弃了以往那种台阶式的,只能让一个或者两个步兵并排通过的样式,而是宽阔的4米斜坡横格,就算是战马,也能够轻松地跃上去

    这也是改变了胖子决定的地方,如果骑兵集群能够冲上麦加城墙,上面的诺德步兵就只有等待屠杀的份,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杀!”猎鹰骑兵的振天的吼声淹没了一片人马落地的惨叫、兵器碰撞的铿锵,在他们排山倒海的骇人攻势中,城墙上的诺德三个团队连抵挡片刻都做不到,顷刻间就被这股黑色的铁甲洪流所淹没,而且覆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