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819.第819章 诺德人的反击(三)

    第819章 诺德人的反击(三)

    三月六日凌晨,天色尚未明朗,厚实的雪地上一片银白,在帕拉汶的一栋府邸内,近卫长战战兢兢的唤醒了熟睡中的瓦里西恩

    “大人、陛下有紧急召见,这次可是近卫中队长伯恩斯第大人亲自前来,人就在前厅等候,还请大人速去迎接。”

    “你确定是陛下的专职军务副官伯恩斯第?”

    瓦里西恩顶着两个如同熊猫般深黑色的眼圈,这位在猎鹰军队中迅速崛起的新锐名将,此刻显得有些疲惫,作为驻守芮尔典南部的最高军事长官,瓦里西恩也是在一天前才接到紧急调回的命令,在奔跑来的一天后,身体还没有完全从疲惫中复原过来,

    “是的,属下曾经见过伯恩斯第大人!”

    “看来这次将我调回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瓦里西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边手忙脚乱地披上衣服,一边大踏步的走出房门,

    只要是猎鹰军队高层,都知道擅长野战追击的瓦里西恩,实质上是一个极为嗜睡的惫懒家伙,他可以精力充沛来的连接几天几夜不合眼,只为了等到战役目标的出现,也可以毫无延迟的倒头就睡,震天的呼噜就是隔着几里外也能够听到,

    两人赶到前厅。那里,明晃晃的一片火光通明,影影绰绰的到处是武装的士兵。瓦里西恩心头一紧,一个高大魁梧的近卫军官快步迎了上来“是瓦里西恩军团长吗?”

    “正是我。”

    “十分抱歉,陛下紧急召见,请立即随我前去。”手持火把的近卫军官向瓦里西恩行礼道

    “现在?“虽然有了心理准备,瓦里西恩还是有些不确定,猎鹰陛下也是个嗜睡成性的家伙,据说只要没有什么要事,陛下从来没有十点以前起床的记录,何况此刻正是冬季最为寒冷的凌晨,

    窗外一片漆黑的夜色,几颗星星在黑暗的夜幕中闪烁著光芒,墙上的时钟,正指着凌晨三点左右时分,如此紧急的深夜召见,让瓦里西恩有一丝不详的预感,这次,只怕真的出大事了!

    “是的,现在!“这名叫伯恩斯第的军官显得脸色严肃而沉重

    瓦里西恩点了点头“知道了。”他跟著举著火把的近卫一同出了门。瓦里西恩的住所距离胖子所在的芮尔典王家宫殿并不远,走过一段长约十分钟的漆黑长街,迎面就是巍峨的王宫。

    在凌晨的星光中,整个王宫沉睡在一片黑暗中,仿佛一头沉睡的巨兽。火把的光亮映照在前面大门名贵的米亚大理石圆柱上,给整个柱子染上了一片猩红。

    走近这雄伟的建筑,在那华丽堂皇的圆柱装饰之间,宽阔的走廊中回响着近卫们稳重整齐的脚步声,人数也比往日的日常巡逻多了三倍,拐角,走廊,就连平日里不怎么重视的墙角暗处,都有着近卫们的身影

    瓦里西恩跟随在近卫队长的身后,在整排占列的近卫军注视下,穿过前面通往中心大厅的阁廊,四周显得静悄悄,但对面越来越亮的灯光,让瓦里西恩仿佛嗅到了一种杀戮和血腥的味道。

    三十年前,就在这洁白的大理石台阶上,芮尔典王室被叛乱的士兵杀戮,连婴儿都一一被撞死在石头上;

    接著,又在同样的地方,在北方骑兵的支持下,当时还是王子身份的哈劳斯,将敌对派系的整个家族都通通投入了火堆中;

    瓦里西恩长长地呼吸一声,不知怎么回事,每次到王宫来他总感觉到很不舒服,今晚这种感觉尤其明显。或许真如传言中所说的,这座王宫已经给诅咒了,每一面墙壁都曾回响过那些临终的人的呻吟和断气时候发出的呼噜声,每一块华丽的石头後面都隐藏著一个屈死的冤魂。

    他注意到今天王宫的守卫比平日森严了很多,在宫殿门口到议事大厅之间的长长的走道上,站着整排肃立著手持锋利武器的近卫,冷峻、阴森、肃静的大理石台阶,只有自己沉重的脚步声在回荡,

    火光摇曳,阴影幢幢,这种感觉叫人不寒而栗。大厅门口处,两排全身黑甲近卫军手持火把肃立,

    中央军将军胡科奇力正守候在门边,看到瓦里西恩的到来,连忙拉住他的手,一起往里走“你来迟了,陛下和大家在里面等候着你。”

    “陛下和大家!“瓦里西恩感到自己的脑袋懵了一下,能够被胡科奇力这样称呼的,最少也必须是军团长级别的人物,难道自斯塔罗斯会战之后,陛下又有了更大目标?

    瓦里西恩跟在胡科奇力身后,有些胆颤心惊的走进前面的大厅,近三百根大蜡烛将整个大厅照得一片通明。

    在靠近大厅座位的地方,几个人聚在一起。瓦里西恩快步走近,他已经看清楚了,西部军团长克罗利萨特,艾雷方面总负责人凯撒索隆、帕拉汶地区防务官等王国重臣已经先到了。

    如此庞大的阵容,让瓦里西恩的心头一紧:莫非与其他王国冲突已经爆发了吗?是谁先发难的?不可能是多罗克人,否则自己不会一无所知,难道是诺德人……,那自己这个帕拉汶南方地区防务官,不是完全失职

    “诸位大人,你们可知道是什么事情啊?”顾不得寒暄了,瓦里西恩紧张的询问几位重臣。大家都是茫然地摇头,目光中流露出茫然

    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茫然不知啊!瓦里西恩稍微感到轻松一点了“大家都一样被蒙在鼓里呢!”

    等了不到两分钟,接著,几名负责内务的地区官员也急匆匆地过来了,衣服有点凌乱,茫然都问“诸位大人,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没有人可以回答。空气中荡漾著不安。

    “陛下到!”站在门边的近卫扬开了嗓子清朗地喊了一声,所有人立即收声。边门打开了,胖子一脸严肃出现在门口,披一身黑色的绒披风,身影萧瑟、跟在身后的两名近卫中队长顺手把议事大厅的门口给关上了。

    “诸位,本来不想打扰各位的美梦,但是!”胖子清朗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疲倦,随即严厉起来了“根据报告,我们最认为安全的王国南部,正在遭受最严重的一次威胁,

    诺德人这次出动了数量庞大的舰队和15万陆军,准备分成海陆两个方面,沿着海岸线一路往维基亚方面推进,为了获取这份情报,我们有三个潜伏在诺德方面的高级谍报人员牺牲,他们的死决不能白死,

    胖子冷冰冰地说,然後缓慢而明锐的目光,从这张脸看到那张脸。空气一瞬间凝结成了固体。

    过了好久,没有人敢稍动一下,每个人感到了深切的恐惧,谁都看出来了,这次猎鹰陛下是震怒了。

    “这一次,我要给诺德人一个教训,刻骨铭心的教训!”胖子的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坚固的檀木几子瞬刻间无声无息的粉碎,细小的木碎片化成了一片粉末。

    众人暗暗心惊,猎鹰陛下的武技如此可怕,因为近年来鲜少出手,所以大部分的将军已经忘了猎鹰陛下也是一名战技极高的武将,没想到今晚竟然有这么失态的表现。满身几乎溢出的可怕杀气,几乎能将整个议事大厅压成了齑粉。

    “诺德人这次倒霉了!”

    众人的心中默默为诺德人悲哀,南方素来是陛下心中最在意的地方,那里是陛下的根据所在,

    无可否认,这次诺德人的战略可谓是相当毒辣,如果能够强行攻入维基亚南部,不管能否取得占领的效果,

    对于整个猎鹰王朝的经济都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那里集中了猎鹰王朝百分之五十的人口,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商人和几乎百分之八十的海贸,每年上缴的税收占了猎鹰王朝的百分之七十。

    如果南方被搅入战乱,猎鹰王朝这辆高速运转的马车,就会像失去了平衡的车轴,重重的从拐道处飞出去,撞的七零八落,如果要想再次恢复现在的经济面貌,最少需要10年的时间,

    10年,足以让诺德王国积累足够的力量来与猎鹰王朝决战,那时的战斗必将极为惨烈!

    胖子将面前的王国地图在众人面前摊开,手指首先点了点帕拉汶南部,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向左侧

    “瓦里西恩!你的帕拉汶南部最接近诺德人的边界,你就先说说你那边的情况,调动15万人的兵力,这样的大举动不可能没有一丝痕迹!我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这次抽调的军团到底是哪些人,他们的配置,人数,将军的性格!”

    瓦里西恩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犹豫道“陛下,我的对面是诺德第四军团,第五军团,已经地区的领主军队,大约有11万人,

    但是因为3月5日是诺德立国日,在前段时间,诺德人从边界上抽调了一部分军队回去参加检阅,都是驻守边界的精锐部队,人数大约有4万人,带队的将军叫绯红尔多,与其搭配的是一个叫偌拉斯的将军,两人在诺德京都被称为诺德最优秀的年轻一代

    因为从来没有交过手,只是知道这两人曾经参加过对多罗克山区的攻击,最擅长正面强攻,有多罗克坚壁之称的艾特斯多堡,就在这这对搭档的配合下陷落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