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464.第464章 口袋(四)

    第464章 口袋(四)

    “铛!”一支箭簇敲击在塔克特的盾牌上,发出如同雨点般的脆响,向侧面弹开,

    胯下飞奔的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和手中高举的苍鹰战旗,让他在一片倒地的尸体中,宛如一个不死的战神,

    不知道什么原因,所有的弩手都偏转了这个最醒目的目标,仍由对方的战旗,在山口出飘扬飞舞,无数如同蝗虫般的箭簇,却视他如无物般,呼呼的从他身边呼啸而过,而他却在密集的箭雨毫发无伤,

    “啪“一名身穿青色重铠的鹰隼骑兵,被数支箭头射穿,从马上翻落下来,四周的兵惨烈的嘶喊声,让跑在最前前塔克特愣了一下,借着偏转马头跨越山口的机会,乘机回瞟了一眼,

    这一眼,看的他顿时大脑充血,紧握战旗的手颤抖了一下,

    “被骗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这个连死都不怕的汉子,这一刻感到挖心般的疼痛,他身后紧紧跟随的300名精锐骑兵,全部被射翻在地上,1500名鹰隼骑兵排成冲锋集群,就在近在咫尺的山口被阻击成两段,

    中间近一百米的宽度几乎毫无阻碍,甚至连原来堵塞的尸体都搬开了,简直就是最好的突破口,可就是这样,无数的鹰隼骑兵,在刚刚跨越山口的那一刻,就被交错爆射的箭网插满全身,连人带马倒下,堆出一地惨烈的尸体,

    而让他们如此不停歇的决死冲击的勇气,就是自己手中这柄战旗,这柄代表着鹰隼骑兵荣耀的标志,

    “上当了!”

    位于鹰隼骑兵后方集群的阿维则,愤愤的一拳打在树上,双眼充满了血丝,虽然已经预料到,这次突围战会很惨烈,但却没想会打成这样,

    战斗在第一刻就进入了高潮,没有过度,交锋,有的只有一边倒的屠杀,

    分列山口两侧的黑色军阵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在军阵的最前端,数排手执着古怪武器士兵,不断前后轮换着,强劲的箭簇就是从那里射出来,一阵阵刺耳的颤抖声,让附近的空气都带着撕裂的气息,战马的嘶鸣和惨叫声此起彼伏,

    自己引以为傲的鹰隼骑兵,就像一只鸟儿扎进了大网,在挣扎中越陷越紧,直至完全失去力气,对方制造的这道永不停歇的箭幕,彻底封死了前进的路口,

    密集的箭网不要说战马,就是细小的黄雀也无法穿过

    “希望在前,却远似天边!”

    对方的恶毒用心,让阿维则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远处箭簇撕裂空气的呼啸声,和战马中箭倒地嘶鸣声,让那里宛如人间地狱,

    迅捷的鹰隼骑兵虽然完顽强凶猛,但在强劲的不像话的强弩狙击下,根本没有跨越雷池一步的机会,

    硕大的山口,成了前行开路的300名鹰隼骑兵的坟墓,山口两侧的黑色军阵,就像一道牢固的闸门,将任何一个企图越过山口的敌人射杀,

    只有第一个带路的塔克特,依然手执战旗,一脸茫然的站在尸体堆里,看着身后前赴后继的同伴,脸上显出痛苦之色,犹豫了一会,突然驾马加速,向左侧的黑色军阵冲去,

    “这家伙,倒是条汉子!”

    负责指挥的索特斯多看着单人匹马冲来的塔克特,狰狞的脸上,显出一抹敬重,

    避开对方的前行旗手,是大公爵下达的命令,只有这样,才能将山谷内的所有骑兵引出来

    否则,冲在最前面的塔克特,就是有九条命也成刺猬了,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个好运的家伙,竟然还用这种决然悲壮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住手!让我来”

    索特斯多挥手,压住旁边一名神射手即将射出的弩弓,神情凝重从身后卫兵手中接过一柄最新式的重步兵弩,

    目光盯着越来越近的塔克特的身影,手指轻轻扣下,一道迅疾的箭簇从弩弓爆射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影子,

    看见对面袭来的白光,塔克特下意识的举起手中骑兵圆盾,

    “当啷”巨大的撞击声传来,强大的力量从盾牌上传来,让他身体一震,巨疼从举盾的手臂传来,

    “噗嗤“一截带血的箭头,穿透了他的的手骨,从手臂的背面穿出来,将盾牌与手臂牢牢的钉在一起,鲜血淋漓

    “来啊!你们这些懦夫,有本事就从我的胸口射进去!“

    塔克特毫不畏惧的举起带血的右手,当着所有人的面,用大声的咆哮向对面的射手示威,手上的剧烈动作,拉开了伤口,鲜红的血顺着盾牌流淌

    “崩!“又一声撕裂空气的声音,从他的咽喉射入,他的喊声戛然而止,尸体被马甩出十几米去,白花花的箭簇插在他胸口,犹如盖上一朵白色的小花,双目圆睁,露出一脸解脱的神情,战旗飘落,覆盖在他脸上,在晨雾的风中微微颤抖

    “这是个不错的旗手,是个忠诚的战士,他不应该懦弱的活下去!”胖子缓缓放下手中的重弩,嘴里感慨了一声,

    这让旁边的妮莱目光闪动了一下,谁都知道,萨摩尔猎鹰的赫赫威名下,是累累无边的白骨,谁能相信,眼前这个多愁善感的家伙,才是猎鹰的真面目,能够死在大陆第一名将的弩下,这名诺曼底旗手也算是知足了。

    “这个傻子!为什么要回来!”

    阿维则痛惜的别过脸去,双拳紧握,那一箭射死了塔克特,也灭掉了鹰隼骑兵最后的希望

    目光敏锐的阿维则看见,箭簇来自黑色军阵后方的一排骑兵前列,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胖子,身边还有一个萨兰德装扮的女人,

    对方也正转过头来,隔着上百米的距离打量着,目光如刀,带着森森寒意,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下,又很快分开,对方的年轻让双方都感到惊诧,

    塔克特的死,让后面的鹰隼骑兵停住了冲锋的架势,但此刻已经损失一半,留下的只有400多人,两军对垒在这片不大的山口,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末日不远,

    中午时,从山谷里缓缓走出一个打着白旗的诺曼底士兵,从满是尸体的山谷穿过,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这名诺曼底士兵蹒跚着,从横七竖八的尸体上缓缓走过,偶尔还停下来,摸摸脚下的尸体是否还有气息

    “站住!“两名近卫骑兵拦住了他的去路,冰冷的战刀横在他面前,

    “我们将军想知道,是谁打败了他!”

    这名士兵看起来很年轻,举手投足间可以看出出身不错,目光清澈,包含着年轻人应有的激情和热血,一头细碎的棕色头发带着几个卷,尚未长出胡茬的嘴唇上,只是一圈细细的绒毛,身上的铠甲满是泥泞和血迹,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染上尸体的

    因为连续的激战和失败的打击,让他那张年轻白皙的脸,看起来很憔悴,但他挺拔的脊背,透着一股不属于这个年龄的老练和成熟,目光扫过眼前杀气腾腾的萨摩尔近卫,依然面不改色

    “你们将军是谁?”胖子看了看这个年轻人,

    年轻人抬头看了胖子一眼,发觉他身后跟着一队神情严肃的骑兵,知道这家伙可能是个大人物,犹豫了一会,挺起胸脯郎声道

    “我们将军,就是纵横不败的苍鹰,阿维则!”年轻人抬着头,虽然浑身狼狈,却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你是说那个头上带着一簇红色羽毛的家伙吧!除了目光凶了点,我实在看不出,他跟苍鹰有什么关系!”

    胖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眼前的年轻人让他想起了一些已经忘怀的记忆,

    曾几何时,自己这个所谓的大陆第一名将,也是这样被人逼入绝境,不得不背水一战,只不过自己赢了,而对方输了,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的逆天,可能现在被逼入绝路的就是自己,这个年轻人的勇气,让人侧目

    “阁下是谁!”年轻人听到胖子的调侃,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对着胖子怒目而视,极为不客气的质问道

    “在这片大陆,没有人能够用这种口吻称呼苍鹰阿维则,如果不是你们耍了个花招,你们永远也无法束缚住苍鹰的翅膀!你们萨兰德人就是这样,除了会耍小手段,根本就是一个劣等民族,对我们诺曼底英雄的侮辱!我们诺曼底人会十倍还回来!“

    “呵呵,人不大,脾气不小!”胖子嘴角微翘,看着这名心高气傲的年轻人道“告诉你们将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败的将军!战争是个残酷的游戏,有的只有实力和运气!他的失败,恰恰是因为他的运气,如果他不是想伏击我,他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我的名字叫猎鹰杜斯坦!你告诉他,这是我说的,”胖子声音停了停,沉声道

    “猎鹰杜斯坦?”年轻人眉毛微蹙低声连念了一会,抬起头凝视了胖子,似乎想要将胖子的面貌也记下来,

    走了几米,突然回过头来,看着胖子大声道“我叫菲罗格斯!希望你记住这个名字,因为有一天,我会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击败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