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权国

463.第463章 口袋(三)

    第463章 口袋(三)

    明亮的阳光照在雅美力戈森林,大片翠绿的树叶,在呼啸的风中颤抖着,就像一片趴在树干上的蝴蝶翅膀,这里曾经是个美丽的地方,高大的榆木遮蔽天际,凉爽的山风如同情人的手一样温柔,可是现在,只有大片掺杂鲜血的碎石和残缺的尸体,一团团的泥土与血水混合着,将这片不大的山口变成一片血泽,

    一晚的激战,让这个早晨显得出奇的安静,两边都打得疲惫不堪,只能暂时罢手,谁也不会想到,两个大陆最精锐的骑兵集群,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不期而遇,一夜间杀声震天,将这里变成残酷的血肉地狱,

    由于援军的及时赶到,差点就要突破的数千诺曼底鹰隼骑兵,再次被彻底堵死在这片山谷,上千具尸体将整个路口堵塞的无法行马,这时双方才开始冷静下来,相互打量与自己厮杀了一夜的敌人

    “对方是谁?

    在山谷的内侧,一名长着弯弯的鹰钩鼻,给人一种凌厉的狼顾鹰盼的感觉的年轻人,正用一种慎重甚至是困惑的目光,仔细打量着山谷口一身黑甲的对手,

    他就是鹰隼战骑的统帅,赫赫有名的苍鹰阿维则,诺曼底公爵手下,七大骑兵统领之一,麾下3千鹰隼战骑,纵横战场从来没有遇到对手,

    可是这一次却吃了个大憋,伏击对方不成,反被人堵死在狭小的山谷,

    激战一夜,依然无法突破那个看起来并不坚固的山口,白白损失了近半的部队,这是鹰隼战骑在这次战争中最大的一次失败,

    “大人”一名骑兵队长从他前面过来,向他行了一个礼,身上的铠甲沾满了血迹和泥泞,右手臂包扎着白布,向外渗出斑斑血迹,脸上一道深可见骨的箭伤,是昨晚一支弩箭擦伤了他眉角留下的,

    他看见自己统帅的时候,身体立即绷得笔直,脸上焕发出精神,他的统帅是阿维则,是战无不胜的苍鹰,能够成为苍鹰翅膀的一根羽毛,他感到自豪

    “塔克特,你受伤了!”阿维则向这名部下挥了一下手,,脸色温和的扶住这名骑兵队长的肩膀,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命令自己的卫兵从马匹包裹里拿出最好的伤药,亲自给这名队长上药

    “大人,我真没啥关系!这伤药还是留给其他弟兄吧!“骑兵队长拿着伤药的手微微颤抖,其他的士兵脸色平静,看向他的目光没有丝毫诧异,统帅亲自上药这样的事,在战隼骑兵中并不少见

    苍鹰阿维则是少数几个,拥有大领主身份,却依然能够与士兵同甘共苦的高级将领,

    这3千鹰隼骑兵都是从阿维则领地征召来的职业士兵,装备精良,待遇丰厚,加上阿维则一向爱兵如子,所以这3千人只要阿维则一声令下,哪怕对面是枪林箭雨,依然会好不畏惧的往前,往前,再往前,

    刺穿战场的战隼之名,由此而来,

    可惜,今天,战隼遇上了更加强悍的猎鹰!

    “大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们的对手与以前的萨兰德人不同!“犹豫了半响,塔克特决定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

    ”能够与我们抗衡的,只有萨兰德人的马穆鲁克骑兵,可是马穆鲁克骑兵虽然作战勇猛,但是缺乏纪律,往往喜欢一拥而上,我们昨晚遇到的,尽管我们做出了数次引诱,他们只是死死守住山口,一点不像那些傻乎乎的马穆鲁克!“

    “是吗!“阿维则抬起头,看向远处的山口,眉毛微蹙道“你说的没错,我也感觉不对劲,据我所知,萨兰德王国军队中,从来没有一支用黑色作为主色调的军队,但如果说是一支地方领主的军队,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这些黑甲士兵,怎么看都透着邪门”塔克特深意为然的点了点头,昨晚他是少数几个活着从前沿回来的,

    想起昨晚的景象,这名勇敢的诺曼底战士,现在还感觉如同梦魇般可怕,对方的武器太精良了,先是一阵急促如暴雨的箭雨点,然后就是近战,对方的战技明显在大部分鹰隼战士之上,就是2个对付一个也会处于下风,

    同样的悍不畏死,同样的战技精良,自己坚固的铠甲,在对手邪恶可怕的弧形长剑下,如同薄皮般被一刀切开,就是手中的盾牌,也在格挡几下后,就成了碎片,敌人锋锐的刀锋和悍不畏死的打法,让自己的中队几乎全部填了进去,如果不是后方下达撤退的命令,自己绝对已经成了山口堆积的尸体中的一员

    “大人,对面又增兵了!”

    突然,塔克特手指着远处山口道,阿维则连忙转头,果然看见在原有的数量上,一队队的黑甲步兵填补进来,让原来还有一线希望的山口,彻彻底底的堵死

    “他们是要全歼我们啊。。。。。。”

    送走塔克特,阿维则刚才还平静的脸上,显出愤愤的神色,一拳打在旁边的树干上,树叶从乱晃的树干上掉了下来,打着转被风卷走,

    “什么,你说被围困在山谷里的,就是苍鹰阿维则!”

    在山口的对面,随后赶来的妮莱正脸色惊诧的看着胖子,那副神色就像在看一个无意中捡到珍宝的好运人,

    阿维则是谁?跟先前有勇无谋的野狼侯爵不同,阿维则的名字,是所有萨兰德将军的噩梦,无论敌我,都不得不承认,只要阿维则出现的地方,就是诺曼底人胜利的保证。

    “呵呵,那你以为我在这里守了一晚,是在干什么!”胖子嘴角得意的笑道“这家伙企图伏击我,结果反被我堵在了里边,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

    “那可准备怎么办!”妮莱看了看山口内严阵以待的诺曼底人,脸色犹豫道“鹰隼战骑是诺曼底人最精锐的骑兵,虽然有所损失,但山口狭窄,足以让他们坚守到诺曼底人援军就会赶到,我们就不得不撤军了”

    “坚守?哈哈,你听过维基亚王国有一个谚语没有”胖子听到这里,哈哈笑道

    “谚语?”妮莱一脸茫然

    “猎鹰的利爪从不落空!”胖子伸出一双肥嘟嘟的手,做出一个抓握的动作

    “噗嗤”妮莱被胖子的这个动作逗笑了,鹰爪!这手怎么看都是一双白花花的猪蹄子

    “等下你就知道了!”胖子不怒反笑,饿狠狠闷哼了一声“能在维基亚军队下坚守的人,都已经埋进土里了!”

    “索特斯多,可以放开口袋了!”胖子突然转头,向身后跟随的索特斯多命令道“这次就看你的了,可不要丢了我维基亚军队的脸面!”

    “放心吧,属下一定把那只苍鹰的羽毛一根根揪下来!”索特斯多嘴角狞笑着离去,

    风从山谷口吹过,围拢山口的黑甲士兵,突然缓缓向两侧散开,露出一个硕大的口子

    “怎么回事?“阿维则一脸疑惑的看着山口的变化,对方的不寻常举动透着诡异

    “大人,路开了“刚才离去的塔克特神色欣喜的跑过来,上百米的山口,一下被对方让出了大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一次冲击,以鹰隼战骑的实力,绝对能够突围而去

    “大人,小的愿意前行带队,就算死,也要为大人杀开一条血路!“塔克特神情凝重的在阿维则身前单膝跪下,

    他也不是傻子,对面的突然变化,很可能就是一个死亡陷阱,但也是唯一的希望,

    “塔克特!”阿维则看着忠诚的部下,鹰目中闪着犹豫

    “鹰隼可以没有塔克特,但决不能没有大人!”塔克特抬着头,目光凝视这还在犹豫的统帅,一字一顿道,语气中透着浓浓的诀别

    “好,我为我鹰隼中有你这样的汉子自豪!”阿维则与塔克特炙热的目光对视着

    “传令全军,突围!”

    过了一会,阿维则神色冷静下来,从身边卫兵的手中接过战马的缰绳,无数的鹰隼骑兵翻身上马,目光中透着坚定

    “一中队出列!”骑兵队列的前端,塔克特拔出战马旁的长枪,目光扫过向身后的部下大喊道“刺穿战场的鹰隼们,无论你们能否活着,但请记住,你们是刺穿战场的鹰隼!你们的生命注定与战场相连!”

    “突击!”塔克特手执长枪冲在最前面,寒冷的风扑面袭来,

    在他的身后,一千五百名鹰隼战骑,在这种极端不利的情况下,依然表露出极其高超的技巧,马蹄沸腾,一前一后,向两片青色的乌云扑向山口

    “准备!”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群,守卫山口的索特斯多高举起右手,攻城兵硕大的盾牌后面,是一柄柄闪着寒光的三菱箭头,尖锐的长枪,从盾牌的间隙伸出来,露出让人胆寒的青色枪尖

    “没有骑兵能够正面击溃萨摩尔军阵!”

    这个在伊卡迪瓦大陆刚刚兴起谚语,因为芮尔典北方骑兵的覆灭,而广为流传,可惜,来自异大陆的鹰隼骑兵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踏入一条永不回头的陷阱,并将成为这条谚语的另一个证明

    “崩”一声清脆的弩弓弦响动,拉开了大屠杀的序幕,“崩!崩!崩!”3千支重型脚踏弩同时响起的声音,听在耳中犹如一段充满张力,清脆悦耳的动人乐曲,可惜,这首乐章对于面前的鹰隼骑兵来说,是迎接他们的地狱颂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