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学生会主席小姐是个好女孩

    五名施法者,分别修行的是(大众以为)失传了的弗尔达拉术士的黑魔法和贝瑞德祭司的邪能术式。他们都是门阀贵族的旁系甚至嫡系子弟,施法天赋出众,却选择修行这些只能用于杀戮的外道魔法。为了磨炼自己的杀人技术,都在佣兵和冒险者界混过不断实践。他们虽然名声在外界不为所知,但在家族内部却极有话语权,享受着最高水准的供奉。无论是本身的能力还是对门阀派系的忠诚度,都是毋庸置疑的。

    这些家系已经有数百年甚至千年的魔法世家毕竟是以武(法)立身,其家族底蕴岂容小觑。虽然家中费拉不堪的纨绔子弟有一大串,但也总是会诞生不少愿意为维持本阶级利益而殚精竭虑的精英的。

    五个精英暗杀者,都是门阀派从奴隶中挑选天赋出众的幼童,从小便以泯灭人性的方式培养杀人技巧。他们拥有米瑞达尔隐修士的类法术能力,能够一定程度地扭曲空间和现实,在阴影中行走而不为人知。他们的力量来自一个已经灭亡了的魔神教团,其团员所拥有的能力,全部都是通过献祭得来的。为了得到力量,他们的肢体、脏器乃至于心智都是残缺的,但某种意义上,只有失去了心智的“残废”,才是最好用的杀人工具。

    二十个精通暗杀和潜伏的盗贼,也都是各大家族们长时间豢养的精锐隐秘部队,还是从黑暗兄弟会和无面者协会重金请来的教官们一手培养的。他们虽然是不通魔法的“普通人”,但都携带了各种破魔和淬毒的武器,以及好几张卷轴。实际上,他们每个人都有无声无息地把一个优秀施法者干掉十次的能力。

    用于干湿货的话,这是一批相当可怕的力量。在伊莱夏尔的政变中,三倍于此的兵力便对外勤厅完成了绝对镇压。数十名暗行御史和两百多名的军部直属机动队员竟然毫无反抗之力,几乎都被屠杀。

    此外,大礼堂外的房屋和巷道中,还埋伏了五百名精兵,也都是辰海舰队编制的陆战队精英。

    鲁道夫·盖泽特甚至都觉得,这样的力量,就算是去围个大魔导师也都足够了,用来对付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实在是有点小题大做。

    他甚至提出,应该从这里拨出一部分的力量用于围杀安德莉尔·尤利西斯。虽然那边有一个亚阿鲁老兄在主持大局,为了复仇甚至都开始研习亡灵魔法了,妥妥是个“莫欺少年穷”的主角模板。可盖泽特却总觉得有点不靠谱,可能是那激活学了亡灵魔法变得有点神神叨叨,精神结构总有点不稳定。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横竖便看人不爽。要知道,他和眯眯眼早就商量好了,在事成之后便会迅速将其除掉,绝不能留下任何门阀派和亡灵残党勾结的石锤。

    不过,盖泽特的提议却被眯眯眼否决了。

    “安德莉尔是拉瑟尔的弟子,能杀掉当然绝不能留,但她其实并没那么重要。我们今晚最大的目标只有塞希琉·摩尔一个人而已。只有拿下她,我们才有和那个人谈判的筹码。”

    “……你确定,他会因为一个女人,放弃唾手可得的王座?”何况,那个女人肯定还不是那个人水晶宫中最重要的成员。和那些公主啊女皇啊夜天之王什么的相比,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我们那个现在连名字都不敢提的小朋友啊,本质上是个好人呢。”眯眯眼道:“我见过他的眼睛,是的,是个好人。”

    不觉得你说的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吗?

    “不管怎么说啊,我们现在也只有这个选择了。所以,鲁道夫老弟,务必告诉大家,我们是请塞希琉小姐回来做客的,务必不能伤害到她哦。”

    这就相当于是底下人绑着手和人对打了。当然,己方的人那么多,而且自己认识的那个塞希琉小姐也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姑娘,只要让她看清了现实,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

    大概……

    盖泽特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依然有些不放心,干脆便亲自赶了过去,可是,才刚刚进门,便只看见几个被点燃了的人影如滚地葫芦一般从门内滚了出来。定睛一看,却正是躲在场内的那个二十名刺客中的人数。

    再然后,场内的“军官”们一个个便像是被吓破了胆的羊群般呜呜哇哇地从门口挤了出来。踩死了已经那几个还在燃烧的倒霉蛋,也挡住了盖泽特和门口援兵的去路。

    “我的队友都是一帮蠢蛋!”盖泽特骂出了和眯眯眼一样的话。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他和眯眯眼既然设了这个局,对这帮“投降”军官的操性本来就早有预料,能够履行炮灰的职责就算是完成历史使命了呢。他们虽然挡住了屋外五百名援兵的去路,可也一定拦住了塞希琉的逃跑路线。

    确实,这其中不少都是贵族子弟,但毕竟都是不成器的纨绔子弟,死上几个一点都不心痛。就算是同一阶级中,可也是有棋手和棋子区别的。

    想到这里,盖泽特没有再去理会这些废物,一个纵身便施法飘到了二楼,从窗户进了建筑内部。

    这个大礼堂的二楼其实是一个连同外面阳台的U型悬空走廊,通过阶梯连同着一楼的大厅。盖泽特上了走廊,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正在大厅中央的交战现场。

    除了那些要么晕厥要么挂掉要么涌向门口试图逃生的被卷入“群众”之外,现场所有的伏兵都已经现身了。十几个侍者打扮的刺客拿着手弩,冲着大厅中央的目标倾泻着昂贵的破魔矢。这种炼金工坊出品的特制手弩,折叠以后可以藏在大衣之中,其机身中藏着一个弹仓,一次性可以装填五十支以上的弩弹。通过机械运动,最快可以以两秒钟三发速度连射。

    十几个刺客的齐射,一时间竟然形成了密集而致命的弹幕。

    “蠢蛋们!已经说了多少次,要慎重,要小心,出手不能太重!要是真的把那小丫头打死怎么办?那个人的怒火会让我们全部都死的苦不堪言的!”盖泽特一时间差点被这一幕吓得背过气去。

    可是,他再定睛一看,却赫然发现,他们攻击的目标并非塞希琉,而是两尊将近三米高的人形傀儡。相比起敦实“矮壮”的现代傀儡,这两台的外观总体上要更具备修长高耸的流线美,更满盈着神话时代那种华丽过度的装饰,完全可以放在某些高档沙龙会所,甚至于皇宫中当装饰,但就不像是兵器。

    只不过,作为一个施法者,他却看得出来,和那两台“装饰品”相比,就算是联邦最好的战争傀儡,都特么是连专有称呼都没有的白色杂兵。

    两台傀儡一左一右地站在了塞希琉的身侧,各伸出一直臂膀,展开了一人多高的巨大塔盾,如同两面城墙一般遮住了女魔法师身边所有的空隙。可以打穿大多数魔法师护盾的破魔弩,连续不断地砸在了盾牌,以及两台傀儡的身上,带起了丝丝的火光。魔力的碰撞间,流光溢彩的光幕闪烁跳动着,但却不能让这两尊远古的钢铁巨像有分毫动摇。

    此时,站在傀儡中央的塞希琉,已经露出了意兴阑珊的表情。她随即意识到,这表情对自己的对手实在是太不尊重了,也实在是太不符合自己以前的人设了,一定是某个无良的花心小坏蛋给影响了——实际上,若真换成那家伙,这时候搞不好已经开始打呵欠了——还是个好女孩的前学生会主席小姐顿时出离地愤怒了,她虽然抢船、炸房子、绑架,胁迫国家公务员上山,而且还用酒瓶子开人的瓢,但依然还是一个好女孩。她才不承认从小到大就是个乖乖女的自己已经被那个无法无天的反体制分子通化了呢!

    于是乎,愤怒的主席小姐动了一下手指,几个还射得不亦乐乎的刺客便当场发出了惨叫声,捂着腹部忽然出现的巨大的伤口当场毙命。

    其余的刺客毛骨悚然,赶紧收起了自己的连弩摸出了匕首。

    “噹噹噹!”数十下金铁交击的争鸣声几乎是在同一秒钟响起的,震得整个大厅似乎都颤动了一下。然后,又有两个刺客的脖子被近乎于无法目睹的刀锋割开了脖子,他们甚至连惨叫都没叫出来,便捂着致命的伤口倒在地上。奔涌而出的鲜血将还在抽搐的身体完全染红了。

    就是这一个瞬息间的攻防转换,门阀派精心培养的刺客部队便有半数失去了战斗力。而且,剩下的几个看样子也活不过两秒钟。

    这些精锐的刺客只能下意识地挥剑格挡,但实际上连敌人是谁都没看清。只不过,目力和感知都比他们强了好几个数量级的盖泽特却在上面看了个正着。

    那同样也是一台炼金傀儡,但却只有一米五上下的高度,和自己的同伴比起来,当然显得分外的“娇小玲珑”。之所以是“同伴”,因为这小家伙也是同样的外形风格,略显浮夸的神话时代的华丽,而且形态更加修长纤细,甚至有些单薄。它的身侧伸出了四只胳膊,但前臂完全就是锋利的刀刃。

    可实际上,这傀儡那小胳膊细腿的样子,就像是太的矮衣架。若是呢忽略了那四柄利刃,其实真没啥威慑力。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台傀儡,动如鬼魅,迅若闪电,就像是一个最顶尖的职业刺客般高效而致命。和它相比,家族精心培养的暗杀部队,就像是一群业余的童子军。

    在这一刻,有两名“女仆”却不知道何时已经飞到了塞希琉的上空。她们外表都只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姑娘,青春靓丽,却面无表情宛若毫无感情的人偶。她们挥舞着搞不好比自己的体魄还要沉重不少的大铁锥,凌空向下面的塞希琉砸去。

    炼金傀儡护住了魔法师的身侧,几乎无懈可击。那么唯一的突破口,自然就是上空了。

    “愚蠢……上面的防守才是最坚固的!”

    恩,实际上塞希琉并没有说这句台词。毕竟考虑到人设,某个“无良的花心小坏蛋”才更适合说呢。

    总之,塞希琉只是抬头看了天上的那两个“武装女仆”,其实是米瑞达尔隐休会的幽灵咯。说白了,就是通过向深渊献祭自己身体和灵魂某部分,获得超越常人的战斗力。

    “其实,比琉火教的那些恶魔祭司差远了。”塞希琉想。如果照着陆希的说法,琉火教的邪教徒们是正版,这帮人顶多就算是连授权都没有的二流同人咯。

    嗯,虽然是事实,但我也不能表现出不屑啊鄙视啊嘲笑啊这样的态度,我是一个尊重对手的好女孩。塞希琉想。

    于是,在她右手边的傀儡抬起了另外一只手臂,钢铁的四指收入了手臂中,绚丽的光芒从它的手腕中喷出,凝结成了近两米的光之刃。

    这台远古的傀儡,就如同一位古代剑圣似的,冲着上空挥出了猛烈的一斩。

    大铁锥就像是纸糊的舞台道具似的,被平滑地斩成两片。而那光刃的去势依然未减,直接便将还在高空中没法闪躲的“女仆”拦腰劈成了两截。

    她们的半截身体落在地上,抽搐挣扎着,一时间没有马上断气,却也没有发出凄厉的惨叫。看样子,痛觉也是她们付出的祭品之一。只不过,即便是做到了这个地步,她们的身体也依旧是血肉之躯,在被带有神圣降魔属性的光刃斩开之后,也只能等血流尽而死,不存在只剩下半拉身体还能用牙齿反杀这种事呢。

    精心安排的伏兵损失了一半,却连目标的毫毛都没有伤到。躲在阳台立柱后面的盖泽特看的耳龇目裂,想起之前商量好的“一定不能出手太重不能伤到对方”这个安排,更觉得自己是个小丑,忍不住大声怒骂道:“她的傀儡!我告诉过你们,她最擅长的就是炼金术,所以绝不能让他展开……我们的次元闭锁法阵为什么没有压制住她的施法?你们的魔法都特么是找睡一晚上都只用花半个米拉的下等妓(喵)女学的吗?”

    “小伙子们很努力了。只是,这丫头身上带着上等的宝具,可以中和次元闭锁法阵的压制。而且,也没人对我们说过,那丫头的傀儡是这种远古的神制品,而且一下子就能携带那么多具呢。”一个不满的声音在盖泽特的耳边响起。

    那是一个一直站在阳台上观战的黑袍人。他中等的个子,头戴兜帽脸挂面具,倒是看不清面貌。只听声音的话,应该是一个上了年级的老年男子;而看打扮,却正是伏兵中那几位修行了“外道魔法”的法师的一人。

    “倒是你啊,鲁道夫,如此失态成何体统,要是被蒲公英家的那个小狐狸看到,却只会让你的外祖父和舅父丢脸呢。”

    让人意外的是,对方老气横秋高高在上,完全就是一副教训不成器晚辈的态度。而鲁道夫却完全不以为意,反而露出了苦笑甚至有些哀求的表情:“七舅姥爷,我们没多少时间耽搁了。请您快点出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