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世界的真实

    对于鸡群来说,当老鹰在头顶上盘旋,亮出了铁爪,却就是没有扑击而下的时刻,往往才是最让人恐惧的。这就被压倒广场上行刑的犯人一样,刽子手用阴冷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脖子,但偏偏就是不见大刀挥下来,这段时间已经是死亡之前最可怕的一次煎熬,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得多。

    于是乎,当地面上黑海和海盗们看着漂浮在半空中,魔光闪烁,威风凛凛的魔法师的时候,就体会到了这样的感觉。能够成为娜迦祭司艾特夏拉和海盗王蒂奇?普朗克的核心部下,这群人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乌合之众,绝不会因为那魔法师是个年轻绝美的少女便小看对方。而这群姑且也绝对算得上是身经百战,对超凡实力者的概念和战斗力有着充分正常了解的精英坏蛋们,其实是有通过魔法准备期的声光效果来判断其威力的。

    海盗们和黑海们开始疯狂地叫嚣起来,声音之中充满了歇斯底里的惊惧和恐慌,像极了冲着狮子大声惨叫的绵羊。他们开始冲着悬浮于半空的“少女”魔法师投掷标枪,发射弩弓,但却都被对方无形的魔力护罩直接弹开了。

    “原来本主角已经进化到了已经能把这种平均白银高端的敌人们,当做杂兵秒了啊!”没有被误解实力,但却又一次被误解了性别的陆希如此地感慨了一声,虽然是在这样一个被强敌大军环绕的场景下,但也依旧志得意满地感慨了一声。

    他在感慨中挥下了手臂,落雷就这样直接降临到了地下城中,轰隆隆地砸中了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然后爆裂开来。就算是精英的海族狂信徒和海盗,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也毫无抵抗之力,数重落雷之后,便已经人人都化作了焦炭。当然,在死亡之前,他们甚至还有人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大有一种“鞋子终于落下来了”的解脱感。

    释放完了这一次拉轰的大招攻击,年轻的魔法师这才轻盈地落了地,踩在地上的动作潇洒而轻松,仿佛她整个人都完全不会受到重力影响似的。而被他用奥术之手拉到了空中,救下了小命的女孩子也随即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就仿佛是没有体重的羽毛似的。

    “果然……身体已经完全被魔咒支配了。不过灵魂应该还没有湮灭,倒不是一点抢救的余地都没有。”魔法师的视线在那个仿佛人偶似的小女孩身上扫过,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才看到了一边的阶梯口上。一位同样穿着法袍的少女也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那里,闭目不语,双手伸出,掌心正对着阶梯的出口,光晕和魔法符文在空气中忽明忽暗。

    “疾风,这个门可以关上吗?”陆希看了看这座散发这不吉祥光晕的阶梯口,问道。

    “这是远古密斯特拉式的空间门结构,已经失传将近2000年了。现代所有操作次元门的方式都无法和其共鸣!”疾风一边分析着这介乎于空间次元和物质之间阶梯通道的术式结构,一边给出了一个很容易让大家小心肝噗通噗通的回答,好在她随后便话锋一转:“不过……我可以现场解析,应该是能将大门关闭的,但需要时间!”

    她的话音尚未落去,阶梯口便传来了巨大的咆哮声,两名仿佛披甲大猩猩似的狂战魔挥舞着那足可以把一头犀牛轻易捶死的巨拳,嚎叫着从楼梯最上方出现。很显然,这座地下湖中的小插曲,以及这座空间阶梯的出现,已经引起了地表上那群正在忙着屠杀海盗的恶魔们的注意力。

    “呯!”随着一声枪响,一头狂战魔的脑袋直接爆成了血污,另外一头则被一柄被当飞刀甩过来的长剑贯穿了脑门。两头恶魔的嚎叫声就仿佛是被凌空打断似的,它们庞大的身躯从阶梯上翻滚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泥土上,抽搐了几下,这便不动了。

    妮可打开了自己的导力枪的弹仓,往其中填入了第二发子弹,而莉姆则已经一个健步跳到了死掉的狂战魔尸体边,左手将红莲拔了出来,右手的狮咬随手一挥,剑气呼啸而出,当场便将又一个出现在楼梯口的三首地狱犬劈成了相当对称的两片。然而,在同一时刻,一头弗洛魔外加上一头悍魔已经扑了下来。前者如同大鸟一般腾空而起,径直便冲着那扇已经打开宝库大门过去了;悍魔着挥舞着自己那仿佛用熔岩凝结而成的拳头,砸向了正在解析空间术式构造的疾风。

    然后,又是一声枪响,离宝藏大门最多只有几米远的弗洛魔发出了哀叫声从空中栽了下来,一头砸在了……呃,断了一条腿正在哀嚎的海盗王蒂奇?普朗克的身上。至于那头英勇无匹的悍魔,则当场就被萝莉薇塔一记大锤子轰隆隆地砸在了面门上,整张威猛狰狞狂拽酷爆的脸似乎都瘪了好几分。

    然而,更多恶魔的咆哮声也在阶梯口响起。

    “需要时间?”在场的佣兵和冒险者们看了看正紧闭着双眼施法的疾风,纷纷亮出了自己的兵刃,准备冲上去堵门。他们很清楚,如果真的让更多恶魔冲下来,打断了疾风的施法,那么大家都只有死路一条。与其这样,还不如奋力一搏,只要能争取到足够关门的时间就是可以了……在这一刻,或许是因为某位主角的脑残啊不,战争技能光环的影响,本来挺趋利避害的佣兵和冒险者集团们,此时此刻竟然仿佛一个个都圣堂骑士附体了似的,似乎都准备冲出去死战到最后一步。

    “其实没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的……”陆希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从怀里抓出来一大把牙齿,刚准备做点什么装个****,却只听见一阵沉闷的机簧颤抖声赫然响起,随着这相当让人不快的嘎吱嘎吱的转动声,那介乎于物质和次元之间的阶梯也随即开始崩塌。是的,并不是向普通机关阶梯那样合起来,而是直接崩溃成了一地的瓦砾碎片。紧接着,阶梯最上端的那个空间门也如同气泡一般,摇曳了片刻便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几个恶魔愤怒的吼叫声。

    已经亮出了兵刃冲到了门前准备拼命的勇士们忍不住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为好。需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并不是遇到食人猛虎的时候躲起来瑟瑟发抖当缩头乌龟,而是在跨过了无数内心深处的心理纠葛,终于战胜了自己,准备直面猛虎让自己死的比较有尊严的时候,却发现来的其实不过是一只刚刚睡醒的肥美短。

    怪我咯?疾风耸了耸肩,破解术式的速度很快难道也是错不成?

    相比起尴尬的小伙伴们,脸皮向来是普通人九倍以上的陆希则用非常自然的动作又将牙齿塞了回去,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总之,不管怎么说,必须要感谢大宇宙意志安排的命运,以及天上的女神姐姐们保佑的,小伙伴们的队伍中尚且没有伤亡,而宝库的大门也已经完全打开了。另外,还必须要感谢这两位已经只剩下半条命的娜迦祭司和海盗王啊!

    陆希觉得自己实在不是恩将仇报过河拆桥的贱人,对于他们这样的损己利人的高尚举动也是十分的感动,为了表示感谢,于是便决定再打断他们两条骨头,再拖到宝库里讨论一下后续问题。他仅仅只是使了一个眼神,村民A和村民B便已经非常心领神会地走了上去。格兰特踢开了那个已经断了气的弗洛魔,先直接往蒂奇?普朗克的脸上糊了一剑鞘,然后再给对方止了血。至于布尔则更直接了,直接往那娜迦的肚子上狠狠地踩了一蹄子,对方顿时翻了个白眼,就这么撅了过去。

    必须要说明的是,作为权贵资本家的跟班和打手,这两位真是越来越有眼力劲儿了,长此下去一定能成为很有素质的万恶统治阶级的职业鹰犬吧?陆希决定以后还是管他们叫狗腿A和狗腿B吧。

    陆希和他的小伙伴们便这样拖着两个已经晕厥掉的boss穿过了空间门,在留在最后一个,还在冲着大门上的古朴花纹感慨不已,整个人已经被专业考古学者的研究之魂支配的亚瓦鲁教授,被他的两个学生拖着穿过了大门之后,石拱门上的空间涟漪便这样一抖,在大家的面前当场消散。

    首先映入大家是一条长廊,虽然看上去貌似是非常封闭的环境,但走在其中,却并没有呼吸困难的感觉,甚至可以说空气相当地清新,让人有一种行走在旷野的感觉。长廊的石壁上似乎充满了肉眼不可见的缝隙,宛若星辰和夜空一般的光晕从石壁的后方投了出来,给整条长廊都洒上了一丝朦胧的美感。

    再往前走几步,眼前的景致又是一片豁然开朗。在大家的眼中,长廊的尽头是一处相当宽阔的平台,长宽都超过了数百米,足足可以容纳数万人的集结。可是,那平台并不是一座被岩石的天花板和墙壁包围的地下石厅,也绝非是一座被削平了的山峰,更不是单纯的平原。这样一座看上去至少有数百万吨的巨大石台,就这样凌空地悬浮在了高空中,就如同那些构成了娜蒂亚天空联邦主体国家版图的浮空岛一样。

    浮空岛悬浮于云海之中,眨眼望去,便是一片璀璨的蔚蓝,于是奥法大师们便嚣张地自称为自己是最接近神国的人。可是,若是你入目所及的周围是一片被辉煌的宇宙和星辰所,即便是那些自诩为真理最近的人时,又将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是的,这一大块漂浮在空中的平台,亦或者说是广场,就是这样悬在宇宙中。他们的正面是巨大的蔚蓝色的球体,黄色的、褐色的、绿色等颜色组成的巨大版块漂浮在蓝色之中。远处的光球在大地的尽头闪耀着,仿佛是这个巨大空间中唯一的光源。群星在阳光的间隙间洒在阳光,无数的斑驳将光晕洒在了广场上,就仿佛将整个空间都笼罩在了一片薄薄的纱巾之中。

    “这,这是……”陆希望着广场外的蔚蓝色星球,很快便从板块的形状上找到了相当熟悉的样子——目前已知主要文明所在的盖伯亚大陆,南方的索斯内斯大陆,以及夹在两片大陆之间,仿佛镶嵌在大地核心,宛若蓝宝石似的辰海。

    “那么,这就应该是主物质位面,也就是大家所在的星球的全貌了吧?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地看到整个星球的全貌呢。那么,我现在应该是在外太空?亦或者,这只不过是某位大神制造出来的一个空间碎片,只是外界取得是近地轨道?话说回来,大家都是盖伯亚、索斯内斯、远西、远东之类的叫着,好像就惟独没有给整个星球起个靠谱的名字呢。或者说,到目前为止,主流文明圈实际上还缺乏真正的星球概念。”

    我们所生存的主物质位面其实是一个球体,这其实已经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包括陆希所认识大部分的长辈,比如奥鲁赛罗老师,蒂法里奥老爹等等,当然也包括了疾风这样博学多才知识丰富的好妹纸。当然了,这还并不是一个所有小民百姓都清楚的常识。很多人现在还坚定的认为大地是由大地之母神盖伯亚驮着,行走在大海之上呢。

    不过,我们的世界是星球,那么世界之外,又是什么呢?陆希相信,除了自己之外,应该是没有人拥有更清晰的概念了——当然,在今天之前,这个概念其实也并不是太坚定。毕竟这是一个有神祗有恶魔有魔法有次元穿梭,有苍穹天国也有无尽深渊,更有无穷无尽的各种各样亚位面的世界。说不定就是蛋清包裹着的蛋黄呢?蛋黄是星球,蛋清是星空,蛋清里的一些气泡和渣滓,便是日月星辰外加各种包括天宫神国和深渊地狱在内的亚位面,反正这样的世界设定他又不是没有见过。

    当然,到了现在,当陆希看到了这个宇宙的清晰样貌(哪怕只是近地轨道上),明白宇宙终究还是那个宇宙,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总之,非要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讲,星球是主物质位面,神祗们应该是比普通凡人更高层次的强大生物,能够在规则上掌管自然规律,亦或者能通过凡间万物的精神活动中得到养分。所谓的二次创世,应该就是在世界崩溃时候的星球救护工程。接过了太阳神职的光辉女神赛罗克希亚并非太阳本身,而是拥有掌管太阳能量的权限和力量,就像灾厄之王本身并不是灾厄,而是引来灾厄能让他得到力量,也能为自己的徒子徒孙找到了新的沃土。

    嗯,这么说起来,像无尽深渊这种所谓的“位面”,搞不好就是在旁边某个到处都是熔岩火山没法住人的星球上呢……因为大家都是不懂得科学的原始笨蛋,也不会修宇宙飞船,所以果然便只能通过神秘学的力量,玩点次元跳跃啥的了。

    一想到这里,那群修建了宇宙飞船,踏上了星辰大海远征的泰坦们,果然才是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格调的种族啊!

    “嗯,能够如此这般解构世界真实的鄙人,果然才是真正的主角啊!虽然以上的一切都只是推测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