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失落的传说(上)

    黄金王吉尔萨拉德,普通的老百姓会以为这是个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上万年的文明变迁史,这其中还经过了神魔大战,二次创世,诸神离开,奥克兰称霸,启明战争,诺德崛起,联邦建国等等重大的历史事件。当年统治着森林的古精灵帝国已经分崩离析,彻底成现实世界的少数民族;在高山和岩壁中建立庞大都市的泰坦巨人更已经难觅行踪,只留下了几乎和珍惜动物没什么两样的亚种族裔;诸神们更是已经在二次创世后离开了主位面,偶尔只能以精神传递下凡。

    黄金血脉统治世界的时代早已经结束了,现在早已经是黑铁之民的时代。那个神话时代,蒙诸神洪恩统治凡世的人,早已经是埋在考古学中的神秘过往,就连存不存在都无法说得清楚。

    然而,他并非只是传说,而是实际存在的。在那个时代,诸神端坐于世界之巅,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世间行走,维持着诸界的平衡和繁荣。诸神的盟友泰坦巨人在高山之中建立了华丽而现今的都市群,正在寻找着通往星辰大海的远征之路;巨龙翱翔于天空,在云端中嬉戏,并受诸神委托,监视着凡世的变化;黄金血脉的凡尘精灵和美人鱼虽然人口稀少,却各自降服了其麾下庞大的白银族裔,木精灵、野精灵、娜迦和亚龙人,统治着森林和海洋,建立起了庞大的帝国。

    身为青铜之民的矮人、兽人、翼人的文明刚刚兴起,还是在文明夹缝中生存的少数民族和“蛮族”,但同样属于青铜之民的萨曼夏尔人、闪密尔人、维特人、诺德人,却终于在诛神纪元的晚期,建立起了不亚于黄金血脉统治们的文明国度。并且真真切切地将诸神纪元推向了最繁华,也是最文明灿烂的时代。他们虽然有着那么多互不统属的君王,有着细微差别的外观,国度也分布在世界各地;然而,在诸神和黄金之民的眼中,他们就是同一个种族。

    这个诸神命名为“人类”的种族,便是黑铁文明人类的祖先了。当然,为了和后世的“人类”做一个区分,学术界通常管这种上古人类为“先民”或者“旧民”。前者带有尊重,后者或多或少有着一丝歧视和鄙夷,纯看当代统治者需要哪种史观了……反正太阳底下就是没有新鲜事。

    可是,先民的王国虽然很多,却在诸神纪元最繁荣的时代出现了一位真正的共主,这便是那位被后世叫做“黄金王”吉尔萨拉德的盖世雄主。

    在后世的传说中,他的母亲是统治今日的风暴海角,当年还被称为亚丁半岛中部的乌尔克王国的女王希尔德伽尔,而他的父亲,则是诸神之王,太阳王赫忒希斯。好吧,这种关于诸神在凡间留下血脉子嗣,而拥有半神之躯的他们最终变成了盖世英雄的史诗传说,在那个漫长的神话时代,其实是相当多的。只不过,连堂堂神王都卷入了这种桃色新闻,那新闻就当真是整个时代的大新闻了。

    总之,或许是因为父系的血脉太过于强大,这个年轻的乌尔克王子,也必然会成为历史上最强大的半神“凡人”。

    他是半神,拥有甚至超越黄金之民的寿命。而在她的母亲希尔德伽尔去世的时候,登基为王的他还不过是一个少年。

    我们都知道,没有爹娘教育的人很容易变成熊孩子;熊孩子若是为王,便会成为不顾人民疾苦的暴君;而这位暴君却又是神子,拥有远远超越凡人的力量时,便将成为那种让他的敌人和百姓都为之绝望的魔王级人物。吉尔萨拉德在位的前二百年,他轻而易举地荡平了所有内部的叛乱,以及无数想要占便宜的邻国,甚至还不断扩大着自己国家的版图。于是,他又莫名得有了雄主般的评价。在此期间,他的外貌,也不过是由一个十二三岁的熊孩子,长成了十七八岁的大龄熊孩子而已。

    国势如此地鼎盛,但老百姓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越来越绝望。被吉尔萨拉德压迫的人民们终于忍无可忍,开始向上天申诉,乞求伟大的光明之神,万物之主,太阳神赫忒希斯管一管自家的熊孩子,要是能把他收了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就算是众神之王也觉得颜面无存了,本来众神是不应该直接干预人家的统治的,但他依旧准备出手解决这个由当年的自己制造的风流债。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位古神劝告赫忒希斯,蛮横的暴力并不会让一个熊孩子真正体悟到自己的错误,却可能会毁掉一个将来注定将立下不朽功勋的伟大英雄。

    众神之王在考虑了许久之后,让自己最宠爱的女儿,爱与希望女神菲茵下届,寄希望她真的能够感化这位不着调的神王之子。

    菲茵女神是爱与希望的守护神,被誉为天界最美丽的女神——关于这一点,在诸神纪元某个时代,还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一群闲得蛋疼的凡间君王们准备做一次选举最美丽女神的竞选。由于那个时代,诸神经常以真神行走于人间,留下了许许多多画像,见过她们本尊的也不少,这次选举应当会是很有说服力的吧。

    最终进入大名单分别是智慧女神帕拉斯、美神阿芙洛狄忒、月与狩猎女神狄安娜、噩梦之神贝拉特梅娅,剩下的便是爱与希望之神菲茵了。

    智慧女神帕拉斯压根没理会这一茬,狄安娜就当是在看热闹,菲茵则似乎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于是,进入最终角逐的便成了阿芙洛狄忒和贝拉特梅娅。所有参与了评选的君王们都被这两位女神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拉拢,成为了她们的票仓。这些投票者纷纷都成了某一位女神的死忠脑残粉,却又都无法说服对方,到了后来甚至直接视对方为异端仇敌,差点就演变成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

    最终阻止了这场快要从闹剧变为惨剧的,便是菲茵女神了。她的神力化解了笼罩在双方头上的莫名执念和冲动,让这些凡人君王们终于恢复了理智。君王们羞惭万分,决定应该将最美女神的荣誉交给菲茵,而其余的女神,包括差点酿成大祸的阿芙洛狄忒也认同了这一点。当然,贝拉特梅娅或许有别的想法,但她最终也没有发表什么别的意见。

    于是乎,当这位天界最美女神降临在吉尔萨拉德面前时,这位刚刚进入青春期的他,并不顾对方理论上是自己姐姐的事实,当场便坠入了爱海。

    骄傲的黄金王是如此地蛮横,并不会因为对方是高高在上的神祗而有半点的恭敬。实际上,包括他的父亲太阳神赫特希斯,在他心中也缺乏应有的尊敬。于是乎,他狂热地向自己的姐姐发起了求爱的攻势,而且还特么是霸道总裁式的,甚至考虑过动用武力霸占对方。

    但是,菲茵只提出来了一个要求,若想要得到她,吉尔萨拉德必须暂时抛弃王位,和她一起浪迹天涯,去过五十年普通人的生活。否则,他得到的只不过是个女神的驱壳,而绝非真心和灵魂。

    五十年对于神之子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而他虽然是乌尔德的国王,但一个熊孩子也从来不可能珍惜轻易得到的东西。他离开了黄金装饰的宫殿,追随着自己的姐姐行走于乡间小巷、居住在陋室野外……这位从小就没有经历过任何磨难的熊孩子,开始明白了什么叫世界的真实。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治理,或者说压迫下的土地和人民,竟然是如此的贫穷、痛苦乃至于绝望。他赫然发现,那些仅仅是因为很会哄自己开心,就被提拔到重要岗位上的官员重臣,在民间又是何等面目可憎。他最后才恍然,自己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他戴上了黄金假面,和菲茵一起行侠仗义,自己造起了自己所建立国家的反。他刺杀自己亲手提拔的诸侯和重臣,盗取自己的金库,将金银分给平民百姓。他又经过了激烈的战斗,讨伐了为祸一方的远古魔兽芬巴尔,成为了世上最令人瞩目的游侠英雄。

    然而,十年的游侠生涯,却让吉尔萨拉德明白,民间的行侠仗义是不可能真正改变国家和人民的现状的。他和菲茵离开了乌尔克,开始了漫长的游学生涯。他拜访世界各地的贤者和图书馆,如同海面一般疯狂地吸取着各种各样的知识。在这期间,他甚至得到了智慧女神帕拉斯亲自的教导。

    是的,终于成熟了起来,找到了属于神子应有责任的吉尔萨拉德是如此耀眼如此强大,便连居于云端的众神也会为他的风采所倾倒,愿意为倾尽所能帮助其成才。

    在数十年后,当吉尔萨拉德返回乌尔德的时候,已经是一位英武沉着,文武双全,雄才大略的青年了。当他再一次登上王位的时候,居于后位的,便是他的姐姐,也是一直陪伴着他的爱与希望的女神,菲茵。

    是的,在这时光中,见证者吉尔萨拉德行侠仗义,一点一点地成长,看到他从一个青春期的熊孩子真的变成了具备着责任感、使命感和悲悯之心,具备着英雄气概的战士,爱与希望的女神菲茵真的爱上了自己的弟弟,甚至为了陪伴他一生一世,自愿放弃了永久的生命和神格,让自己又一次堕落成了凡人。

    在菲茵的辅佐下,乌尔克王国开始史上最繁荣的治世。吉尔萨拉德不但将国力和身为君王的自己的声望推向了顶峰,国家也开始了强势的对外扩张。在年轻的黄金王眼中,给人民带来贫穷和痛苦的,不仅仅是昏君的无所作为,更有列国之间的纷争和战乱。

    于是,这个扩张统一的战争便持续了超过了五百年。而当他放眼世界已经没有敌手的时候,所有的人类君王已经跪拜在黄金王面前。即便是精灵和人鱼,甚至是高高在上的真龙和泰坦,也都向这位诸神纪元中最伟大的征服者和君王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诸多的黄金血脉向这位半神半人的王者卑躬屈膝,于是,便有了“黄金王”的称号。

    人类君王们向至高的万王之王宣誓效忠,并称:“世间一切的荣誉、神秘和宝藏,都应该属于至高的您。”

    这便是后世黄金王宝藏包罗万象的悠久历史传说。

    随后的一千多年,便是诸神纪元最为兴盛,也是最后繁荣的伟大时代,那是有黄金王和爱与希望女神共治的伟大时代。现在想一想,极盛之后便是堕落和毁灭,历史的规律,还真让感觉万分唏嘘和无奈。

    然而在那个时候,伟大的黄金王时代的治世似乎无法动摇。即便是在他的心中有过的阴郁、冲动、暴怒、贪婪和嫉妒等等恶念的时候,也有皇后菲茵在幕后,默默地抚慰和劝说着丈夫,让他永远不会失去理智、英明和公正的判断力。

    用一个恶俗的比喻来说,黄金王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菲茵女神便是完美的剑鞘。

    然而,作为天界最美的女神,当她放弃了神格那一天起,也放弃了自己超脱于凡俗的力量。那被称为“天界最美女神”的绝美动人之资和属于高等神祗的血肉,便如同失去了保护的财富,必然将会受到了邪魔的觊觎。为了保护爱妻,吉尔萨拉德连续击杀了四十三个袭击了菲茵女神的强悍远古巨兽和魔神,并用他们的灵魂结晶制成了四十三枚宝石,镶嵌在一个护腕上,赠给了爱妻。当她佩戴着这件至宝的时候,便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哪怕是那些从远古的创世时代便存在下来的古代强大魔神,也都不例外。

    可是,这并非是完全无懈可击的。

    某一年,黄金王离开了乌尔克,来到黑土丘陵,联合了精灵和萨曼夏尔人的军队,准备攻打了当时盘踞在龙爪半岛上的奈瓦尔人,这也是整个大陆范围内唯一没有向黄金王臣服的先民势力。当时,这群无法无天的海盗民族以半岛为核心基地,掠夺着辰海沿岸所有的港口和航路。

    黄金王率领着大军进入了这片半岛,和奈瓦尔人进行了漫长的拉锯战时间。他很想速战速决,但对方却压根就没有拉出来和大军硬肛的想法,********就知道躲猫猫。于是乎,这场看上去“异常简单”的半岛的征服战争,却就这样拉长了。

    而另外一边,乌尔克的国内,代替离开的丈夫监国的自然是皇后菲茵女神。那段时间,在强大的黄金王率领帝国最强大的军队和将军们远征离国的时候,一头不知道从那个次元钻出来的庞大魔物抵达了世界。他可以呼风唤雨,所过之处便是大雨倾盆,狂风四起,天地震动。土地肥沃,四季如春,堪称帝王之基的亚丁半岛,变成了现今这个一年一半时间都被海风侵袭的风暴海角,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普通人组成的军队根本无法讨伐那头庞大的魔物,于是,菲茵女神便只能亲手出马。然而,失去了神格、神位和神力的她,已经失去了讨伐诛邪的强大力量,只能和这头来自外次元,名叫艾努的庞大魔兽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女神询问艾努到底来自哪里,如何才愿意离开,不再伤害这里的人民和国土。魔兽则表示,自己的唯一的目的便是回家,但灵魂和身体已经被禁锢在了这个陌生的次元中,要解放自己,除非是拥有神性和魔物血肉之灵的宝物。

    这个世间,唯一融合这两种截然不同精华的,便只有女神手中所佩戴的宝钻手镯了。

    菲茵将手镯借给了艾努,帮助其打开了空间的通道,这也是她一生中唯一取下了手镯的短暂时刻。

    然而,在返回乌尔克的时候,菲茵女神忽然感受到了身体地强烈不适,很快便一病不起。无数的名医贤者,甚至包括智慧女神帕拉斯亲自下凡,都无法治愈她的疾病,连她得到了什么样的病都查不出来。

    等到黄金王终于征服了龙爪半岛,凯旋班师回朝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望着他露出了最后一抹笑容,然后与世长辞的妻子。

    那便是黄金之王治世时代终结的序曲,亦是引发了一切事件,包括最后诸神之战,结束了神话时代的终焉序曲。(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