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日阴之刻

    “是啊,天shit啊不,天XX闪总是需要九头XX来配合的。”陆希叹息了一声,用无精打采毫无干劲的语气道:“所以那个日冕是什么?拔刀术吗?因为拔刀之前是藏在鞘里的所以很冕吗?然而我必须告诉你,拔刀术都特么是11区拿来装逼的‘礼仪用’剑术,只不过偶尔还可以在街道和室内用来偷袭或者反偷袭,姑且还算是有那么一点点实用价值吧。可放在真正的战场上,那就是谁用谁棒槌了。和忍者啊忍术啊查克拉啊阴阳术啊一样,都是11区的二次元非主流文化操作的结果……等等,话说回来,天XX闪的传承总是需要一个使九头XX的人做祭品的呢,我不会就是这个角色吧?哇,卡琳,你这么狠?谋杀亲夫都谋杀得那么理直气壮?对你的下限真的又一次刷新了!”

    “所以小陆希你这么长篇大论地一顿胡说八道到底是在扯什么鬼啊?”卡琳没好气地道:“而且那个拔刀术又是什么鬼啊?打仗的时候武器不出鞘,我就没见过这么作死的人?”

    “所以说了这都是礼仪用剑术,而且被11区的二次元非主流文化炒火了吧?当然了,如果你真的能把拔刀术拉出一道真空领域出来,那说不定还真的能见神杀神见佛杀佛呢。”

    “剑只要挥舞到极速搅动气流,那这个所谓的真空自然就可以做到了,又不一定是非要借着拔剑的动作来增加速度吧?虽然仔细想想,这么做的难度其实还是蛮大的,但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嗯,只要我再保持这样的锻炼强度,迟早有一天也会做到那种地步吧。当初那个被我们大卸八块连个囫囵尸体都没有留下的蛇魔碧池都能做到,没道理我就做不到吧?”

    根本就做不到吧?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做到吧?呃,我指的是我的家乡人,在正常情况下的家乡人。

    “当然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士们追求的都是极度的剑速。以及最为圆润精妙的招式。说白了,就是尽量在敌人击中自己之前先击中敌人,讲究的都是所谓的先发制人,就算是小陆希要研习的赤潮也是这样。白虹涌泉中几乎所有的剑式也都是这样的。可偏偏只有这个日冕,却是反其道而为之,讲究地却是后发制人……话说,小陆希,你那种脑袋被龙踩了的表情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没看到我这是一幅云淡风轻破碎虚空的表情吗?当然,不是拔刀术应该就没有什么版权纠葛,这一点实在是让吾心甚慰啊!对了,卡琳,你准备什么时候丢掉炽阳之心这种给新手用的道具。所谓一草一木皆可为剑,真正的高手,就要做到这个地步才算得上和谐嘛。”

    “啧,每次都用这种我完全听不懂的方法来胡说八道转移话题。”世界第一公主殿下没好气地撇了撇嘴:“总而言之,这样反其道而行之的战法,与其说是剑术。倒不如说是一种剑意吧。后发制人,见招破招,但也并不是指的我们的剑招很快,或者一定是能攻敌必救。相反的,某种意义上,这剑式用出来的时候,其实还特别慢呢,要是真被普通人看过去,还以为是软绵绵的健身剑术呢。可其实呢,它注重的是剑意而绝非拘泥于剑式。当年祖母给我演示了一遍,但却让我忘掉她所有的招数,只让我懵懵懂懂地记住那个感觉就对了……话说,小陆希。你这种脑袋被龙踩出了脑浆,然后又自己用嘴吞回去的表情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我只是在想啊!相比起刀疤十字的伪正太,果然还是那个特喜欢灌私货卖弄三把刀‘历史’知识的老包衣更高大上一些。虽然那家伙的人品着实不怎么样还特别道貌岸然,但小说写的可是真心不错的呢。哪怕是我最反感的,私货最多的。最历史虚无,洗地洗的最丧病的《一个太监闯……,啊不对,应该是《从太监到水晶宫之主》,细论起来也能找到一点批判现实主义的影子呢。他老人家人品依然如此了,书也如此,胡诌出来的剑意竟然也这等玄妙,果然是妥妥地想要逆天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们的世界真的不会因为版权问题而毁灭吗?”

    “所以说啦,不要再说这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了嘛。话说回来,一个太监真的能开得了水晶宫吗?怎么想都不合情理呢。”

    “是啊,所以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那家伙其实是混进去的。真正不合理的地方其实不在这里,而是主角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居然能和那么多人杰称兄道弟,据说他的很多行事作风还代表了作者对所谓美好生活的无限神往,于是便很能满足普通人的yy心理,于是莫名地便被奉为文学价值最高的作品……话说回来,咱们是不是跑题得太厉害了?”

    “那不是因为小陆希先胡说八道,才把我们给绕进去的吗?总而言之啊,‘日冕’的核心便是后发制人,随心所欲,绝对不能因为拘泥于固定的剑式剑路,而忽略了真正的思想和行动。我大概了解过这些概念,对剑意还是有一些体悟的……但你也知道,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没有招数也没有发力技巧,也就没有照本宣读熟能生巧的余地。真的想要完全掌握,光靠练习是不可能的。”

    “所以?”陆希斜着眼睛看着对方,依然无精打采,觉得自己或许已经猜到什么了:“你总不会是想让我用九XX闪来捅你,逼迫你用天shit……啊不,逼迫你用日冕来防守反击吧?”

    “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小陆希呢。这就是我觉得先祖们实在是丧心病狂的原因。不过小陆希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说不定在精神结构上,和先祖们也还是有不少共通之处的嘛。”世界第一公主殿下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但眉眼中却尽是“我的男人就是这么算无遗策牛掰到没朋友”的莫名自豪感。

    “不不不,这可真不是我脑洞和你的先祖一样,而是因为这种古典的展开已经发生过好多次了。我最近有那么一丢丢审美疲劳什么的,另外由于版权问题现在本人正处于自我厌弃状态中,所以请务必不要和我说话好吗……”

    卡琳压根就当自己没有听到,继续道:“总之。祖母告诉过我,‘日冕’的剑意太过于玄奥,哪怕是你知道了它的核心概念,也都难以在实战中真正地发挥出来。当然。这更不可能是平时的训练或者胡思乱想就能领悟的……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在实战中突破了。”

    所以说了,我就知道会是这种发展。可这种玩法风险有高有没有科学依据,偶尔虽然有成功的案例,但若是和失败的比起来。那就更没有意义了。用统计学的概念来说,这纯粹是一种玄学,比特么的靠脸的大建公式还不靠谱……陆希的心中虽然有无数次草泥马正在奔腾,但嘴里没有说话,继续用那云淡风轻到快要破碎虚空的眼神“悲愤”地盯着对方。

    世界第一公主殿下也压根就当自己完全没有看到,仍然继续道:“小陆希掌握古典奥克兰骑士剑术的基础的,然后又是这么一个冰雪聪明的超级天才,应该是能很快掌握九头龙……啊不对,赤潮的吧?啧,连我都被你带糊涂了。我并不苛求你马上能掌握招式的发力和用劲技巧。但只要是将招数模拟出足够的完成度,那就已经是世间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了。”

    “然后借此逼你爆种升级吗?这种古典的展开我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不过,你就不怕玩脱了?要是爆种没成功,被我一剑捅死了算是怎么回事?你死了不要紧,你死了之后奥克兰会怎么样也不要紧,还连累我和小伙伴们莫名其妙地成了奥克兰的通缉犯,这就很要紧了。”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啊,如果我突破不了,说明我的天运也就到此为止了。祖父母都做到的事情我却做不到,凭什么能证明自己能够做到他们也没有完成的功业呢?当然了。没有了我的奥克兰对我也根本毫无意义,我管它去死!”

    ……果然是朕既国家啊!而且说得如此地堂而皇之理直气壮。虽然是在密室里,但陆希依然觉得,这位旁若无人的抖s女王。就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同样敢发表如此肆无忌惮的恶劣言论吧。然而,一个注定应该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腐朽封建统治阶级第一代言人兼总大将这么理所当然地耍流氓,为啥我这个受过先进的阶级史观教育,工人阶级出生并且准备向垄断复合型财阀资产阶级发展的,代表进步力量的先锋派。却反而觉得好对方好特么容光焕发霸气外露魅力爆棚啊!如果本人是那种M属性和忠犬属性比较重的逗逼,现在已经毫不犹豫地求女皇陛下收下自己的膝盖了吧?

    “当然了,也正是因为是小陆希,我才会愿意的啊!如果换成是其他人,我可不敢保证他们会不是趁机想杀了我的。”

    好吧,这话让陆希有了一丁点的感动,但他嘴上却道:“……也就是说,你全心全意愿意相信的人,只有我一个人而已?虽说身为君王注定是孤独的,但这听起来依旧还是蛮辛酸的吧?”

    “真是胡说八道。君王可以高高在上的,但绝不能是孤独的。一个孤家寡人的君王,哪怕是再雄才大略,他和他的国家也都注定是悲剧。我可以完全信任的战友和同伴可是很多的呢。只是青年近卫军,我就能拉出五位数愿意为我粉身碎骨的追随者出来呢!”世界第一公主殿下叉着腰,大声傲然道。这话和这做派气质都傲天到了极致,但陆希却必须要承认,她的确是如此坚信的。

    所以说,这才叫真?王者嘛。阿尔托莉亚,你就不想哭吗?不觉得自己很撸瑟吗?

    诶……我为什么觉得阿尔托莉亚应该哭啊?

    “不过啊,我大部分可以完全相信的战友和部下,要么是没有资格研习白虹涌泉剑术……毕竟这是皇室的秘传剑术嘛。”

    “我也不是圣泉皇家的人……”

    “你是圣泉皇家的家长,马上登上至尊之位的奥克兰女皇的男人。没有谁比你更有资格了。”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我们都知道卡琳是个超任性的世界第一公主殿下并且马上就要变成超任性的世界第一女皇陛下了。她说有,那就姑且算是有吧。

    卡琳继续道:“要么就是天赋和能力都不够。我们都知道,上乘的战技,无论是武学还是魔法,毕竟都是专门为天才准备的。”

    陆希必须承认这话还是很在理的。无论是剑与魔法的世界观,还是家乡的武侠世界观都是这样——千万不要拿郭巨侠做例子。人家资质可一点都不差。就凭他一天能对着树翻来覆去劈上几千掌的耐心和坚毅。光是这心性就完爆百分之九十九所谓的天才了。江南七怪毕竟是市井出生的三流任务,自己没读过书,当然也不懂教育了,可即便如此。也把人家的基础打得牢固无比。这才有了郭巨侠一接触上乘武学,就几年从菜鸟变宗师的飞跃发展——而在场的这对时不时秀恩爱的现充狗男女,不管是不是靠着系统作弊混来的,至少在旁人看来,都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天才。这才有了研习白虹涌泉这“天下第一剑”的先决条件。

    “当然。就像小陆希你说的那样,这种研习方法确实很凶险,稍有不慎就会受伤甚至死亡。不过,当初的祖父母其实也是用这种方法突破的。咱们总不能输给他们吧?”

    他们是因为被逼上了梁山,名义上是至尊,但其实是被架空了的吉祥物,不但内部有一大票听封不听调的诸侯,还面临着强敌压境国破家亡的窘境。他们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增加自己的筹码,各种玩命的事情自然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做出来了。否则,以那两位老人家的英明神武。又怎么会出现之前的那次连累许多小伙伴惨死的魔像事故呢?

    然而,我们还没到那么山穷水尽的地步吧?有必要玩得那么心跳吗?

    “而更重要的是,虽然我们的手段显得很凶险,但放在小陆希身上,也一定会尽量不伤害我吧?反之当然也是如此。如果我们都失败了,就算是受伤,甚至面临生命危险……就算是真的要死了,我也宁肯死在你手里。反之,同样也是如此。我这么说,小陆希便可以理解了吧?”

    ……啧。明明是那么酸溜溜而且文艺腔十足的台词,但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的语气却平静得毫无波澜。或许,正因为是如此的理所当然的态度,却反而让陆希的心更加沉了下去。

    陆希望着卡琳的眼睛。一瞬间都仿佛要被那双平静得仿佛湖面的眼眸吸进去了似的。他轻轻地哼了一声,慢吞吞地抽出了黎明骑士之剑:“好吧,那我们这就开始吧。”

    “咦,你这就明白了了?赤潮可是我现在都没有掌握的剑技呢,我以为,就算是以小陆希的天才。也至少得花上几个小时才能掌握呢。”

    “因为我殴得天才程度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呢。身为一个主角,要是连过目不忘的本事都没有,岂不是会显得很low吗?而且啊,咱们孤男寡女地共处一个密室,明明是会有很多很有趣的玩法的。不如抓紧时间,快一点把打打杀杀的正事搞定,然后再做点大家都喜欢做的事情,不是更好玩?”

    “秘籍研习完毕以后开始打麻将?在这里?”卡琳的大眼睛亮了起来,流光溢彩,风情万种,微微一笑,百媚横生。

    “对,就是打麻将……哇,所以说卡琳你还真是豪放。这么大耻度的话也说得那么眼不条心不乱的。”

    “……啧,不就是打麻将吗?算是哪门子的豪放和耻度啊!”

    “对啊,说白了不就是打麻将而已嘛。我为什么觉得是大耻度呢?一定是脑袋又被龙给踩了吧?”(~^~)

    PS:  果然是刚过完年,状态不太好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