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罗马2真好玩

    (系统:恭喜宿主击杀龙裔兽人一名,获得经验值1321。)

    (系统:任务“抓根宝退散”完成度4/10,由于此次被击杀的龙裔血统不存,奖励八折,获得经验值800。)

    哈,什么叫血统不纯?所白了,所有的龙裔不都应该是龙族的杂种吗?呃,这种说法虽然听起来还伤人尤其还会得罪老爹他老人家但的确是事实嘛。血统不纯是个什么鬼?那血统纯的杂种是什么样子请务必让我见识一下行不行?我要上诉!我一定要上诉!就算是官司横跨了多个次元宇宙一直打到你那个老板那里,我也绝对有道理!

    (系统:恭喜宿主用控心咒操控了一名黄金位敌人的精神。当然了,用来影响别人精神的幻想用的居然是cosplay,还是最著名的不作就不会死的场景cosplay,再次证明了宿主是个抖M的事实。不过还是要为这80%以上的还原点个赞美!额外奖励经验2500,任务“优雅地控心者”,完成度4/5。)

    随便你怎么说了,作为堂堂的主角,堂堂的位面之子,就算是个M,我也一定是全世界最沙发果断的M。

    (系统:敌军全军溃散,全部难民已经进城,任务“我的地盘我做主”完成,难民伤亡率小于5%,完成度卓略。获得经验值30000,技能点20,技能点,额外奖励经验值15000,技能点5。称号“黑漫城女神”升级为“黑漫城的守护女神”。)

    好吧,就像我说的那样,加了几个字果然是反而变得更挫了……

    (黑漫城守护女神:黑漫城好感度+7,黑漫城范围内全属性+10%。)

    如果说加了几个字会让有强迫症的陆希觉得很不爽,但后面增加了的属性,却让陆希呆滞了三秒钟,随即浮起了一阵狂喜。

    以他现在的实力。全属性都增加10%会是什么样的效果?这意味着他能够多放三四个对军级战略级魔法还不用担心头疼;意味着他可以仅凭身体素质和剑术,而不是各种幻术和小花招就可以和真正的黄金高位武技实力者堂堂正正地纠缠;意味着他可以和最资深的诺尔达精灵猎手和战舞者比试跑酷,甚至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腾挪闪跃也绝对不在话下。另外一方面,好感度的增加自然也代表自己进一步地提升了在黑漫城中的地位和声望。这便意味着,自己似乎能够用更轻松的方式整合黑漫城中的力量了。

    “似乎是大宇宙的意志也在要求我成为拯救黑漫城和联邦的英雄啊!”陆希用云淡风轻的表情抬头45度仰望天空,感慨万千。然后,他的身后就传来一个疲惫又无奈的声音。

    “是啊是啊!英雄先生。不过,在你准备拯救世界之前。能不能体谅一下为你担心的人的心情!”

    前学生会主席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叉着腰站在陆希的身后,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中担忧的神情刚刚褪去,充满了明显的元气和责怪。当然,如果是往日的她,这个时候或许已经会拿出学生会主席时代留下来的所有威势,一边跺着脚给人以更大一边用极具魄力和威势的声音和表情大声吐槽。作为团队良心的上限,赛希琉当然也是唯一一个一直在试图拯救陆希的常识和节操的人,可惜每次的结果都是反而被对方忽悠。让自己的三观也受到极大的冲击。能够坚持到现在依旧是个浑身都充满了责任感和正能量的好女孩,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赛希琉,声音不但不大,甚至还显得有些哀怨和疲惫,明显是紧张过度之后的后遗症。看样子,她刚才是真的很担心的。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刚刚进城,你就跟着司令部的来人跑了,把所有的麻烦的杂事都推给了我!我和这里那个脑满肥肠的事务官打了一个上午的嘴皮子官司,这才把大家的住宿地和这几天的补给拿了下来。刚准备休息一下,就发现小迪娜不见了。好吧,我又带着大家满城找了半天,连午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小迪娜就跑过来,告诉我你这家伙正带着两个不满员的旗团准备在城外的平原上迎击一大群的半人马和座狼骑兵!你知道那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你知道一边担惊受怕,一边还要组织大家出兵的时候,我会是什么滋味吗?你一个人跑到外面逞英雄倒是简单了!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好吧,这会不是吐槽,而且说道最后的时候。赛希琉的眼睛都红了,眼泪虽然还没有出来,声音虽然也没有哽咽,但周围的人都明显是听到了她的颤音。好吧,事实上,如果说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多人看着,学生会主席小姐似乎是真的会哭出来也说不定。

    陆希从来没有想过,这他心目中仿佛天鹅一般骄傲的赛希琉,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嗯,或许说,当傲娇系的姑娘真的在自己面前卸下来所有坚硬的外壳和伪装,展现出女孩子那种水晶般清澈却又脆弱的内心世界时,杀伤力才会如此地巨大吧。

    陆希认为自己确实是被萌到了,但是在被萌到的同时,拥有10级名口啊不,拥有突破界限的巧舌如簧的他,却也不由得手足无措了。他扰了扰头皮,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赛希琉身旁的妮可和莉姆。不过前者却笑吟吟地摊开了手,完全看不出心情。后者则干脆面无表情地将头扭到了一边,明显是在生气。陆希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走到了赛希琉面前,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好容易才忍住用手去擦拭对方眼眶中泪水的冲动,然后用极为认真的口吻道:“正是因为有赛希琉在,嗯,我才敢这么无法无天地去冒险吧?”

    好吧,这句明显是在拍马屁的话却第一次起到了反效果。赛希琉微微一怔,随即恶狠狠地在陆希的脚背上一跺,留下一句“陆希?贝伦卡斯特,你就是个混蛋”之后,扬长而去。

    “这个这个……莉姆。你说这种情况……哎呀,为什么你也要来啊?而且不是手刀也是踢我的脚,而且是同一个地方,而且还是三次?”

    在面无表情地做完以上的事情之后。莉姆也扭过了头,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陆希龇牙咧嘴捂了捂自己的脚面,哪怕是穿了神行者护胫,他依旧觉得那地方一定已经是肿了。可即便如此,诺尔达精灵姑娘依旧是似笑非笑地站在旁边无动于衷。如果是在往日,不管陆希是受了什么样的伤,最紧张的一定是她才对。

    “好吧……如果你也想上来踢两脚,我是不会反抗的。”

    “精灵和人类最大的不同是,即便是生气了,我们也不会因此而使用暴力。”妮可笑吟吟地道。

    “但是是会动刀子和弓箭?”

    “对啊,对于我们来说,世界上一切的生物都分为两种,能讲道理和不能讲道理的。能讲道理当然就没有必要使用拳头,打一架也不能解决问题;不能讲道理的话。拳头的杀伤力又太小了一点。这么一区分,世界不就简单多了吗?这一点,陆陆不是很清楚的吗?”妮可不由得笑了起来:“总之,陆陆只需要知道,别看人家没有像那两个女孩那样上来踢你,别看人家一直这么笑着,可不代表没有生气哦。”

    “好吧好吧……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道歉就是了。”陆希不由得高举起双手准备投降:“真是的,以前更危险的事情我也没少做啊?怎么这次的反应会这么大?”

    “陆陆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呢。”妮可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用有些夸张的动作摇了摇头,然后闭着眼睛摇了摇手指:“她们可没有因为你做危险的事情而生气,更何况,陆陆是为了救援那些难民才奋勇作战的吧?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啊!说实在话。又有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有勇敢无畏,怜悯弱小的男孩子呢?可是啊,陆陆,赛希琉小姐、莉姆小姐,嗯,当然还有我。可都不是那种懦弱无力,只能在家里洗衣服做饭,然后担惊受怕地期盼着你能平安归来的那种女孩子哦,嗯,这种女孩子估计你也不会喜欢。一切的事件,一切的危险,哪怕是危及到生命的险境,我们都是希望能和你一起面对的。”

    “这……呃,这种说法和我受到的教育不太一样啊!”陆希扰了扰头皮,不由得道:“我受到的教育好像都是在说,纯爷们就要成为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之类的,要将所有危及到所爱和所关心之人的危险都扼杀在萌芽中之类的,纯爷们就不能让女孩子遇到危险之类的。”

    “那不过是大男子主义的抠脚大汉们的自我满足罢了,也不知道他们找的是共度一生的爱人还是宠物。”精灵少女冷哼了一声,轻描淡写地便冲着绝大多数男人的择偶观开了一记地图炮,这才道:“总之,回去之后,陆陆可是要好好地给赛希琉和莉姆小姐他们道歉哦。”

    “……虽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我肯定是会给他们道歉的。”陆希摊开了双手,用认命的口气道:“不过,就算是要道歉,那也得等几个小时之后了。”

    “哦?”

    “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那位据说正在宴请各国使者的司令官再没什么反应,那就连我都会为他的‘沉着冷静’而五体投地了。”

    “嗯,这倒也是。陆陆在城外打成一团混战,而我们在城组织军队,找半身人先生借马,然后逼迫西城门的守军开门,已经闹出了很大的骚动了。司令官居然这么半天都没有反应,还真的很沉得住气呢,或者说是迟钝得让人叹为观止呢。”妮可点了点头,随即露出了危险的笑容:“我说,陆陆,如果你的那位司令官大人真的是个不可救药的废物,不如就想办法闹一场政变吧?以陆陆在黑漫城冒险者和原住民心目中的声望,再加上刚才这一场大战刷出来的地位,就算是软禁了那位司令官大人接管全城的指挥权,也一定可以成功的吧?”

    “……这个时候动手,后遗症会很多的。”陆希如此地回答,潜台词很容易让人理解成“如果后遗症能接受他就会动手”的感觉。他随即一怔,然后恶狠狠地道:“话说你作为一个堂堂的诺尔达精灵,这么强的攻击性真的好吗?你看小迪娜,明明就是一只卓尔精灵,却一直都那么乖。刚才还安安静静地不说话呢,这才像个好淑女呢。”

    “这个……老师,我只是在想,如果要政变的话,要用什么样的毒药才会让一个高位的施法者无法反抗呢。”(~^~)

    PS:  妮可的言论只代表她自己,和作者一点关系都没有。事实上,大家都看出来了,露西女神其实是个M,喜欢的都是那种有主见有三观可以当情人也可以当战友的妹纸,无论她们外在的表现是天然呆、治愈系、三无、傲娇还是女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