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主角之路就是让别人无路可走

    就如同最开始所预料的那样,当沸腾的火焰开始在城堡的下层剧烈燃烧起来的那一刻,陆希脑海中的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一大片击杀的系统提示音,但好歹还响起了一阵让人浑身都舒畅酸爽的第九套广播体操的音乐,顿时让陆希有了一种久违了的兴奋感。

    &统:宿主的部下安吉放火成功,顺利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敌人堵在了寝室中,烧死敌人若干,奖励经验>

    说白了依旧是嫌一次性死的人太多了统计起来太麻烦嘛,反正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所谓有一就一定有二,对于系统酱这种下限已经刷破了无数次元宇宙的存在,没节操的事情只要做过一次,再面不改色地做上九万次也不奇怪。当然,陆希自然是一点也不怀疑放火会成功,但居然这么成功,却着实是有点超乎他的预料了。这意思难道是说,作为超级专业刺客的星灵妹纸安吉,在跟踪探路刺杀方面是大师,在放火方面也是大师不成?

    &统:恭喜宿主放火一次性烧死敌人超过100名,触发任务支线任务“水火无情”。任务胜利要求:通过火灾、洪水、山崩、火山爆发等等“自然灾害”累计消灭敌人5000人。任务完成度>

    &然灾害?也就是说,我用魔法制造出来的火焰啊地震啊之类的就属于人为灾害咯?喂喂,这种判定标准也实在太模糊了吧?”陆希觉得这个任务的槽点实在太多了。说白了,到底什么是“自然灾害”什么是“魔法灾害”也实在不好界定。就好比如说,自己勾引一群敌人跑到了某条河中。再顺手用魔法炸开了上游的大坝,那被水淹没的敌人到底算不算是死在自然灾害中呢?

    说白了。这种判定根本也就只能看系统当时的心情了,所谓“系统说是就是,不是也是’系统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喂喂,这可是典型的开历史倒车的人治啊魂淡!

    &以前我就觉得了,你这家伙每次给任务的时机都有点略微妙啊!主线任务姑且还和现实状况有那么一丢丢关系,但支线任务却貌似连一点科学规律都没有,分明就是看你这家伙的心情吧魂淡!”

    &统提示:任务“水火无情”完成度>

    哎呀?我槽都还没吐完,才这么一瞬间就又有九个倒霉蛋被烧死了?我可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陆。过来看看这个!咱们可能有麻烦了。”妮可正站在房间一侧的一个大桌子上,拿起了一叠文件,向陆希扬了扬,应该是有了什么重大发现。

    兽人军官的房间居然保留了书桌和书架,而且还没被拿去劈柴,如果放在平时,听起来就是一件充满妖气的事情。要知道,“传统”的兽人战士们就是一群热衷于锻炼肌肉,却偏偏鄙视脑力工作者的匹夫莽汉。哪怕是一军统帅甚至是氏族可汗,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也大有人在。当然,“龙之心”阿索格的燃刃氏族毕竟是个特殊的个体,基层军官和一般士兵或许还只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肌肉兄贵。但偌大一个要塞的最高统领就不可能一点文化都没有了。

    文件的内容是用兽人语,另外还夹杂着少量诺尔达精灵语单词杂烩而成的。当然,这也是兽人社会的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兽人语的历史虽然堪比奥克兰语和诺德语,但几千年下来却一点进步都没有。依旧还是一种非常原始的语种,根本没办法表达太过复杂的内容。

    兽人中唯一的有文化有知识的群体。萨满祭司们倒是在用他们远古的“主人”——格尔萨人留下来的格希语来编撰文件,记录历史。可悲的是,这种远古的语言和深渊语、龙语一样,同样也是具备一定的魔力和精神侵蚀力。精神力和集中力不够的个体根本无法学习,这就将绝大多数兽人,包括不少氏族可汗都先天性地隔离在了“文盲”的群体内。

    于是乎,某一位兽人的金帐可汗便相处了一个“天才”的主意:普通的叙述性文字用兽人语,遇到兽人语无法解释的事物和个体时,就用别的语言单词替代。之所以选择诺尔达精灵语,是因为其发音特别婉转优雅,听起来逼格就比人类和矮人的语言高上不少。而诺尔达语又是三大精灵族的语言中最容易掌握的,虽然学起来也能难,但姑且也在兽人笨蛋们的承受范围之内。

    不过,没有自己语言的民族,终究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强大的民族的。如果那位雄才大略野心勃勃的燃刃可汗,真的想要带领兽人脱离蒙昧的原始部落状态,迈入统一的文明帝国时代,第一要务或许就是要重整兽人的语言吧?

    这一叠文件看上去很厚,但其实也就只有几张纸。轻薄便于书写和报春的亚麻纸是精灵发明的,在人类的文明世界自然随处可见的,但在奥格瑞玛却依旧是靠走私才能得到的稀罕物。于是乎,苦逼的兽人们只能用厚实笨重的羊皮纸,不但携带不便,字迹写上去还不太清楚,极端一点的情况下甚至还必须用木板和石板刻。

    一大叠羊皮纸拿在手里,感觉不是握着一叠文件,而是捏着一卷抹布。

    &这样也在努力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们也真是不容易啊!就算是到了天国也要努力读书哦,争取早日考上大学。为了获得交学费的资格,努力奋斗吧,骚年!”陆希看了看已经被自己抹了脖子,躺在一旁死不瞑目的兽人军官,诚(jia)心(mu)诚(jia)意(yang)地向对方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感佩和激励,这才一目十行地翻看起上面的内容。

    第一张是一副军事地图,包括了黑漫城在内的整个黑水河流域的地图。还清晰地标注了联邦在黑水河流域所有的兵站、哨岗和垦荒农场的位置。看到这里,陆希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点奇怪吧?”妮可站在一旁道:“联邦在黑水河流域一地啊的布防情况。兽人居然可以了解得这么详细,说明他们已经在很早以前就做好进攻的准备了。现在。联邦的主力遭到重创,一时半会也拿不出任何增援的部队。我想,兽人和亡灵的联军对黑漫城的总攻,应该很快就会到来了。”

    &以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陆希苦恼地狠狠抓了抓头皮,方才放火成功的喜悦感已经便烟消云散:“黑漫城如果被攻下,维克尔、米兰、夏尔、高庭诸王国,以及南方龙爪半岛的肥沃原野都将无险可守。兽人和亡灵的大军完全可以推进到宝石海岸破坏阳戟湾的航路贸易,向西甚至可以威胁奥克兰帝国的西部边疆。如此,可就真的天下大乱了。”

    &陆陆。连奥克兰都打起内战来了。天下不是早就大乱了吗?”精灵少女眨巴了一下眼睛,歪着头用无辜的语气道。

    &以说啦,人艰不拆可是起码的做人底限啊!”陆希叹息了一声。

    第二张羊皮张上的内容倒不算特别重要,是“龙之心”阿索格写个这个城堡统领的私人信件。陆希这才知道,这个连名字都没报上来就被一刀一箭口暴锁吼的城堡统领名叫叫卡撒贝尔,竟然还是阿索格可汗的外甥,竟然还是一个十几岁的骚年。当然,在陆希看来,反正兽人的外貌长得都差不多。都是龅牙厚嘴唇蒜头鼻铜铃眼睛什么的,而且刚才的光线也实在太暗了,第一时间很难通过肤色深浅来分辨对方的年龄。

    &然是应该高考的年纪嘛,怪不得这么热爱学习。”陆希扫了一眼墙角的书架。上面摆着《第一皇朝的覆灭》、《奥克兰炎龙皇朝通史》、《诺德战记》和《启明录》等等大部头的文史书籍。通常来说,一个喜欢读史,并且尤其热爱军史的年轻人。未来不见得一定是为优秀的大人物,但至少会成为雄才大略的名将和领袖的可能性。而且。那个死掉的兽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白银8阶了。警觉性和直觉也都很敏锐,这不是妥妥的天才主角模板吗?

    说不定我又抹杀了一个未来的大人物呢。嗯,果然传说中的主角之路,就是要让其他所有的预备役主角都无路可走吗?

    在信中,阿索格除了说了一些家常话之外,还重点关注了一下外甥的学习情况,并且推荐几本他认为值得拜读研究的著作,其中竟然还包括了陆希的老师奥鲁赛罗的书。看得出,燃刃氏族的可汗,对这位比自己小不了多少岁的外甥抱有很大的期望。除此之外,可汗还谈到,自己将于近日返回奥格瑞玛,在金帐会盟各部氏族可汗,如果一切顺利,围攻黑漫城的军队数量将会远远超过之前法拉哈尔斯战役中的兽人参战者。

    到了那个时候,燃刃氏族可汗,恐怕就会是堂堂正正的金帐可汗了吧?陆希思忖着,仔细检查了一下信件的末尾。落款日期是前天,说不定那位未来的兽人大可汗,甚至有可能是未来的兽人统一建国之父,现在已经在前往奥格瑞玛的路上了。怪不得他会把黑漫城的前线军务交给那个叫莫乌格的兽人将军打理。

    可惜,这家伙倒是没有细说自己的行程安排。否则,陆希倒是真的会考虑在某个必经之处的山谷隘口来一次伏击,把这位雄才大略的兽人可汗的野心,以及整个兽人种族的梦想都扼杀在襁褓之中。

    呃,会理所当然这么想的我,已经是个反派boss了吧?话说,会组织秘密结社准备统治世界的人,果然就应该是个狂拽酷霸的反派bos>

    陆希收起了地图,将阿索格的信放到了那个死掉的兽人骚年统领的身边,然后拿起了最后一页羊皮纸,一行行文简单拙劣的兽人文字就这样映入了眼帘:“雷爪氏族千人长艾基诺?闪矛将率领2000军队于7月13日午时抵达你部要塞休整,请做好接待工作。”

    “……呃,7月13日?那不就是今天吗?”

    &以人家才说是有麻烦了嘛。2000人哦,陆陆有想过怎么对付他们吗?”

    &这2000人真要是现在就赶到了,咱们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洗洗睡了便是。你看,别人明明说的是午时嘛,所以说,我们其实还是有时间的。”陆希一边用笃定的语气和云淡风轻的表情如此地说着,一边抽出了黑蔷薇和世界树权杖,扭头便以注会的速度向外面冲去。

    精灵少女则发出了一串如同银铃般清澈的笑声紧紧地跟在陆希的身后,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未来的生命女神大祭司小姐,依旧是没什么紧张感。

    反正是元气天然呆嘛。你们都知道这种属性的操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