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分别

    从苍碧城赶到格罗伦港并不是一条很短的旅程,陆希本来以为至少要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可这个被称为“星灵战车”的玩意奔跑的速度远远超过了陆希的想象。不到四天,车内的乘客们便已经可以从窗外看到格罗伦港的海湾和城墙。

    感受着腥咸的海风吹打在脸上的感觉,聆听着海鸟的低鸣声,陆希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有生以来离诺尔达森林最远的地方。

    星灵战车奔跑在大路上,当城门在地平线后出现的时候,陆希明显感觉到了车体的减速。

    车体上的七彩蔷薇纹章在海岸的阳光下发shè出璀璨的光辉,城门口的卫士们赶紧立正,目送着马车穿过了他们的队列。

    格罗伦港虽说是个zì&港,但理论上仍旧屡属于娜蒂雅联邦,这也是天空之国在大地上唯一的口岸和对外窗口。这里地处格尔纳河与卡鲁迪特湾的冲击平原,交通发达,航运便利,久而久之,便成为了盖伯亚大陆最大的海港都市之一。每一年,来往于天空和地面的商队都在这里集散和中转,将贸易的活力血液输送向全世界。

    陆希曾经来过这里好几次,可高额的物价却让他每次都蛋疼菊紧。相比起来,林谷小镇虽然有些简陋,但毕竟物美价廉人傻好忽悠,不是要萌得多吗?

    马车在穿过大道,绕进了城东的小路,在一座僻静的小旅馆前停了下来。

    奥鲁赛罗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丢给了陆希。

    &还有些公事要处理,今天你就先住在这里。去办一个住宿手续,然后自己逛一逛吧。记着,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到港口与我会合。”

    奥利维尔则向奥鲁赛罗行了个得体的礼。

    &师,再次感谢您的慷慨,这次旅程,我一定会终身难忘的。”

    &手之劳罢了,“奥鲁赛罗用一种很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奥利维尔一眼,“说不定很快,我们就会以一种预想不到的方式见面呢。”

    披甲的车夫挥动缰绳,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陆希不由得暗骂:“我还以为至少有五星级宾馆和豪华大餐呢。就这么把我给打发了?亏我还刚刚对你有了点好感。”

    旅馆小而僻静,也没有什么奢华的摆设,但房间打扫得非常干净,床铺也显得很整洁。陆希办好手续,放下了行李下了楼,却发现奥利维尔坐在旅馆门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哼着不着调的小曲。

    &怎么还在啊?”

    &呼,”奥利维尔缕了缕自己的金发,起身一手揽住了陆希的肩膀,一手指向远处夕阳下的海港:“来到格罗伦,怎么能不去尝尝这里天下闻名的海鲜大餐和白葡萄酒呢。露西吾友,让我们就去往这里最豪华的海景餐厅,一边品位着美酒佳肴,一边观赏着海滨rì落,共叙我们的友谊之歌吧。”

    &位也是需要物质做基础的,我和你这个出生就裹着羽毛毯子的大少爷可不一样。”陆希打掉对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冷冷地道:“不过,如果你请客我就去。”

    &什么的最讨厌了。难道我们的友谊还要为那些金银俗物所左右吗?”

    &什么时候成我的朋友了。”陆希撇了撇嘴。

    &呀哎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傲娇?”

    &才傲娇,你们全家都傲娇!”陆希勃然大怒。

    虽说发生了这样的小插曲,但仅说蛮力,陆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奥利维尔的对手,于是他就这样被金发笨蛋生拉硬拽地拖走了。两人走到了海岸区,很快就发现了一家叫“海岸夕阳”的露天海景餐厅。

    名闻天下的海鲜大餐还是挺不错的。作为头汤的牡蛎nǎi油汤虽说差强人意,但主菜的龙虾和烤金枪鱼还是不错,佐上涂了海虾酱的面饼和海菜沙拉倒也算得上美味。陆希觉得:如果价位后面的零少上一点,这顿饭应该算是完美的。

    除此之外,奥利维尔又点了一瓶白葡萄酒。从他选酒时熟练的动作和专业的神态可以看出,这个家伙恐怕没少来这种高档的地方消费。

    &吉亚帝国肯定是个很富裕的国家吧?”

    &何以见得?”奥利维尔将酒杯放下问道。

    &不是说自己是个乡下小贵族吗?据我所知,这种消费,恐怕不是一个吃地租的乡下小贵族轻易负担得了的吧?”

    &里哪里,我们家只是比较特殊,有个很有钱的亲戚罢了。实际上,维吉亚和其他国家一样。权臣们争权夺利,考虑着怎么弄死政敌;贵族们成天醉生梦死,一方面想着怎么少给zhōng&交税,一方面想着怎么从老百姓手里刮更多钱;老百姓则成天祈祷领主老爷们被雷劈死,一边盘算着怎么杀掉地主们的一两条狗来解解恨。”奥利维尔用手指摸着水晶杯的杯沿,看着里面晶莹的液体玩味的说。

    &还真佩服你这么面不改sè地评价自己的祖国。”

    &为爱与和平的守护者,诚信是最起码的品德。”

    &么时候你又有了这么个称号……啊,算了,”知道对方肯定会继续抽疯,陆希赶紧转移了话题,“之后你有什么打算?事实已经证明,紫枫之心不过是个国际玩笑,那你老爸交给你的任务不就完成不了了吗?”

    &没有关系,我回去向他道歉就是了?”

    &道歉?”

    &果他不肯原谅,我就拿着鲁特琴在门外跪着,一边哭一边唱悲剧咏叹调;他不至于就不让我进家门吧?”

    “……这还真像你这个家伙能干出来的事。”

    &么露西吾友,你又有什么打算?”

    &么意思,我不是已经要去当奥鲁赛罗大师的助手了吗?”

    &呵,果然啊,你对这件事情还没有什么概念,真是天真啊。不过,天真的露西也很可爱就是了。”

    &么就说人话,要么我就在你肚子上捅一刀然后扔到海里去,最近可是鲨鱼jīng力最旺盛的交配期哦。听说他们最喜欢金灿灿细皮嫩肉的东西呢,你的菊花一定很受欢迎吧?”陆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托你不要用这么可爱的笑脸说着这么残忍的话。呃,我们言归正传。你未来的顶头上司,甚至是未来的老师,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识联盟的博士,联邦的议员,一个什么岛的领主,嗯,应该还是个很厉害的法师吧。当代的黄老邪嘛,这些我都知道啊。”

    &然不知道黄老邪是谁,不过总觉得很厉害……嗯,但恐怕你不知道:奥鲁赛罗大师是娜蒂亚联邦四位大魔导士最强的一位,是人类最顶尖的奥术大师;而且,他也是炼金术、魔纹学和机械工程学方面的权威专家,随便哪项研究成果都是各国趋之若鹜的至宝。”

    &倒是知道他涉猎很广,不过,听你这么描述倒是觉得,这老头还真是了不起。”

    &仅仅如此,虽说他只是挂了一个联邦终身议员的名头;但是,zhōng&魔法学院的院长帕隆大师是他同学,联邦军务部长兼副委员长拉瑟尔大师以及十四名上院议员是他当讲师时的学生;就连联邦常备军团中,也有三位将军担任过他的扈从。”

    &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幕后大魔王……”陆希不由得咂舌。

    &就是这样一位人物,到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弟子。”

    &不是说他有好几个当议员的学生?”

    &生和弟子是两码事。学识联盟的资深魔法师们,谁不在大学里挂了一个讲师或者教授的职位,名义上的学生满世界都是。弟子则不一样,魔法师们正式的弟子,代表了其知识和力量的传承,甚至可以看作是思想和灵魂的延续。所以,任何一个魔法师在择徒时,恐怕比娶老婆都要慎重。”

    陆希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卷入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漩涡里。

    &起血缘,学识联盟更看重思想和道统的传承。如果你成为了奥鲁赛罗大师的弟子,那么你就将正式成为娜蒂雅联邦的贵族,也是他一切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听起来会是一个很光明的前景,但陆希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试想一想,一个一穷二白的毛头小子,突然成为一笔丰厚财产的继承人,必然就会成为有心人的众矢之的。只要一个小小地不谨慎,瞬间就会被暗流底下的明枪暗箭撕得粉身碎骨吧。

    香蕉你个肺……天国的母上大人,我还是继续在森林里当宅男算了。

    &过,你也不必太担心,”奥利维尔露出了微笑,安慰道,“毕竟名义上,你现在还是他的助手。在这其间,你必须要努力学习,强化自保的力量。奥鲁赛罗大师教徒的本事根本用不着怀疑,另外,他的藏书和笔记对魔法师来说可是比金山还要贵重的宝藏。只要你变得足够强大,证明你配得上奥鲁赛罗继承人之名,那么所有的责难怀疑和明枪暗箭,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然觉得压力一下子大了起来,”陆希看着奥利维尔,不由得露出了苦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么多,但还是要感谢你,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呀哎呀,露西吾友,我可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帮我自己哦。”

    &这话怎么说?”陆希不由得一怔。

    奥利维尔没有说话,带着银河美青年的似笑非笑的飒爽笑容,上下打量着陆希的脸蛋,一直看得后者寒毛直竖。那笑眯眯的蓝sè瞳孔里shè出的目光侵略xìng十足,仿佛是在对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美女,让陆希顿时有一种菊花不保的危机感。

    这家伙,难道真是个基佬?

    陆希寒毛倒竖,但却没有避开那两道危险的目光,如果真这么做了,一定代表自己输了吧。想到这里,陆希冷笑三声,同时伸出两根指头,狠狠地向奥利维尔的双目插去。

    &露西吾友,你这是做什么?多危险啊!”就像陆希所预料的那样,奥利维尔果然躲了过去。

    &心,我知道你一定可以避开的。”

    &果避不开你要怎么说啊?”

    &我一定会用叉子的。”

    &以我说,请不要用这样的笑脸阐述这么可怕的事实。这么违和的混搭真的不是我能消受得起的啊!”奥利维尔悲鸣道,他停滞了一下,又道:“况且,我一直都坚信: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法师的。也许过不了几年,你不是以奥鲁赛罗大师为荣,而是大师以你为荣。有一个**师做朋友,这难道还不是帮我自己吗?”

    陆希困扰地摇了摇头,道:“你也知道,我十六年都学不会半点的武技,连jīng灵们都放弃了教育的打算,你凭什么会认为我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法师呢?”

    奥利维尔沉吟了一下,笑道:“我就是这样确信。嗯,也许是直觉吧。”

    &直觉?”陆希呲之以鼻,“这不科学。”

    奥利维尔神秘地一笑:“小露西,你难道忘了吗?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施展过身手,你却一眼就说我身兼奥克兰和维基亚两派骑士武技所长。这难道不能说明问题吗?”

    糟了,露馅了。陆希微微一愣,心中有些紧张起来。

    &倒不是怀疑别的。很多强者往往只要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实力和所学。那么至少说明:在眼力上,你已经可以和那些最顶尖的强者相提并论了。”

    我总不能告诉你:是系统告诉我说你是21级的皇家骑士和17级的圣骑士吧?陆希心中的紧张稍缓,没好气地回答:“那是因为我是天空女神娜蒂亚和生命女神艾露恩百合出来的私生子。你信不?”

    奥利维尔这次是真的乐了:“你看,这样无视神魔,桀骜不驯的态度可正是天生的魔法师的材料哦。学识联盟虽然口头上说天空联邦是天空女神的恩赐,连国名也叫娜蒂亚,但他们骨子里依然是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我现在是更相信你能成为一名伟大的法师了。”

    陆希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一些开心,又有一些苦恼:“算了算了,为了不辜负你的期待,我真的只好努力了。不管这么说,多谢你了,奥利维尔。”

    这似乎还是陆希第一次正式的直呼奥利维尔的姓名,后者满怀欣慰,笑颜更加的闪亮:“哪里哪里,我们是拥有并肩作战这样钢铁一般羁绊的同伴,是有兄弟般感情的亲友啊!”

    &是这样可就太好了。”陆希笑着说,“我们那里有句话,叫亲兄弟明算账。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还有二十金奥铢的尾款没付。”

    &铁般的羁绊的友谊,难道还抵不过金钱的侵蚀吗?绝望了,我对这个拜金横行的世界完全绝望了!”

    &噜噻!我对金钱的执念,可是比钻石还要坚固啊!”

    出了餐厅,天sè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夕阳的昏红光晕,仅在海平线上剩下一个微弱的痕迹。海鸟也渐渐偃旗息鼓,纷纷回巢。

    &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奥利维尔对陆希说道,“今天还有最后一班开往维吉亚的客船,我这就要回国了。”

    陆希叹了口气。虽然这是一个间歇xìng抽风的金发笨蛋,但不知何时,自己也有些习惯他的呱噪和耍宝了。算起来,这还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结识的第一个同龄的朋友。当然,基友什么的,哪怕自己是伪娘,陆希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重!”

    &也是。”奥利维尔乐呵呵地说,“如果在联邦呆不下去了,就来维吉亚找我吧。我会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热情来招待你的。对了,我们那里有个店,里面的美女招待们都是女仆打扮,还可以和她们玩躲猫猫……”

    &走了。”陆希当机立断地回头就走。

    &西吾友,不给一个临别的拥抱吗?”奥利维尔用哀怨的声音冲着陆希喊道。

    陆希已经走了老远,顺便头也不回地给了一个中指。

    &嘿。”奥利维尔笑着耸了耸肩,“这一次,可真是收获颇丰啊。”

    金发的青年迈着轻快的步子向港口方向走去。他没有在客船的候客区等待,径直穿了过去,一直来到了私人游船的停泊口。

    他来到了一条三桅,船头雕着龙头船像的大船旁边,沿着栈桥走了上去。

    船上的水手们并没有阻拦,却反而弯腰行礼。

    一个棕黑sè头发的英武青年看到奥利维尔,明显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但嘴里却没好气地道:“您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在森林被哪个jīng灵拿去做成花肥了。”

    &呀,穆拉吾友,面对多rì不见的亲友,你难道不该用一种更热情的方式来迎接我吗?”

    &果真是朋友,那请您好歹体谅一下我们为你担惊受怕的心情好不好?”

    &拉啊拉,这种傲娇又是不同的类型,我果然还是最爱傲娇啊!”

    &果不像被我像个虫茧一样挂在桅杆上,就给我好好地说话!”英武青年的额头已经上出现明显的青筋。

    &我会反省的,请务必不要这么做。”奥利维尔打了个冷颤,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他立直了身体,表情渐渐严肃了下来。

    &克兰那边怎么样了?”不得不承认,当奥利维尔正经起来的时候,竟然有了几分杀伐决断的霸气和威严。

    &刚得来的消息,皇太子迪里奥斯已经在三天前去世。奥克兰人的朴告明晚就应该传到这里。”

    &阳王也上年纪了,再加上这样的打击……估计最多两年,奥克兰的局势就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奥利维尔笑道。

    &们也应该提早做出准备了。”

    &是自然,就看父亲大人愿不愿意听了。”

    &那边又如何了?”

    &然不出所料,诺尔达森林现在群魔乱舞,感觉半数的地穴魔物都跑出来了,现在,木jīng灵们正在焦头烂额呢。不过,魔物虽多,被消灭也是迟早的事……只是如此一来,在其他方面的jǐng戒就会少很多了。”

    &没有去提醒一下jīng灵们吗?”

    &为什么要提醒他们?”奥利维尔用怪异的目光瞟了英武青年一眼,仿佛他问了什么愚蠢的问题,“这对我们是件好事啊!”

    “……是,在下失言。”

    &了,这一次,我还真的遇到了那个人呢。”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少年呢?”

    &前还是一只可爱的小猫,不过,未来会变成什么样,我可是拭目以待了。哦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